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4章 千里明月
    玉华道:“那就要看我父皇到底是怎么想的。我记得父皇以前还是很在乎兄弟感情和我们之间的感情的。现在他也不大在乎了,一心只有权力。姐姐还为此不开心,我倒觉得这是意料中事。”

    陈凌这次真的讶异了,不是讶异别的,而是讶异玉华的睿智。她看起来没心没肺的,怎么比长华,比神皇看问题还要透彻?

    玉华见陈凌目瞪口呆,便也嘻嘻一笑,道:“夫君,你是不是觉得我怎么变聪明了?”

    陈凌点头。

    玉华道:“我还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呢。你也肯定觉得我就是一个小孩子,对你也就是一种单纯的喜欢。觉得我喜欢玩,甚至连和你上床也是贪着享受对不对?”

    陈凌的心思被她完全说了出来,不禁呆住。

    玉华道:“老实说,我是挺佩服夫君你的。不过说不上崇拜吧,反正我挺喜欢你的。要说爱这个高度,我没姐姐那么傻。你有那么多女人,谁爱你谁受伤。我只要跟姐姐在一起,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陈凌这下是对玉华真的要刮目相看了。他同时也感到一阵汗颜。“对不起!”陈凌犹疑半晌后,说道。

    玉华嘻嘻一笑,道:“如果不是姐姐对你情有独钟,我不会喜欢你的。我自然要都顺着她,她是我最爱的姐姐呀!”

    “好啦,夫君,我要走了,你不用送我了。我估计你马上就可以带你的陆红霜和宁小妹离开了。你不要忘记你答应我姐姐什么知道吗?否则姐姐伤心,我也会恨死你的。”玉华说完便大大捏捏的开门离开。

    陈凌忽然有种感觉,人不可貌相。

    人永远也无法从表面去认识另一个人。看似温和无害的人,内心也许有看不到的峥嵘孤傲。看似懦弱的人,爆发起来,会凶残到你不敢相信。

    看似很笨的人,也许心里跟明镜一样。不过是他在看你聪明如傻子的笑话。

    神皇宫!

    养心殿!

    这养心殿的设置很奇妙,机关重重,人员自由穿梭的埋伏。这也是神皇为什么要在养心殿见陈凌的原因。如果在养心殿提早埋伏,陈凌肯定不会进来。这种高手,这么点敏感都没有还叫什么高手。,

    而在陈凌与长华离开后。

    神皇很不满意凌飞扬的表现,冷淡的道:“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凌飞扬深吸一口气,点点头,道:“皇兄,臣弟已经知道了彼岸阁的下落。这彼岸阁就在……”说到这儿欲言又止。神皇理解,也是一阵兴奋。毕竟彼岸阁是传说中的道家神器啊!

    当下,神皇挥退了身后的两名高手,贴耳到了凌飞扬的嘴边。便也在这时,不动声色的凌飞扬忽然动了。

    一刹那,神皇感应到了冲天危机。他的眼中精光绽放,疾退!

    凌飞扬人还未动,神皇皮肤突然察觉到,身体周围本来平静的空气,似乎细微的震荡了一下,这种震荡敏感程度,就算天生再敏感的人也察觉不到。但是神皇就立刻知道,他的弟弟居然对他出手了。

    果然,几乎是皮肤感觉到空气轻微震荡的同时,凌飞扬两只乌黑铁青颜色的手,已经擒拿到了神皇的手腕处。

    凌飞扬的手,本来洁白细腻,没有一点疤痕,但是发劲瞬间,却变得好像鬼爪一样,恐怖到了极点。

    凌飞扬出手就是擒拿大杀招,青龙起水!

    就在凌飞扬突然擒拿的一下,神皇的身体已经来不及闪躲,但是他的手却好像没有骨头一样,一下缩进了袖子里面。

    手一缩进袖子,凌飞扬擒拿落空,但并不放松,而是如影随形,乘势而上,电光火石一般,两手捏着神皇的袖子上飙。02秒的时间就抓到了神皇的肩膀处,踏步硬按。

    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但是凌飞扬脚下的地板花岗岩已经龟裂出了无数的缝隙,就好像被压路机推过一样。

    由此可见凌飞扬这一手连环擒拿加按的力量有多么大。

    就在凌飞扬按肩上身的刹那,神皇背膀肌肉剧烈的翻动。

    大蟒翻身!

    神皇这么多年同样是苦修武道,对于打法也没有丝毫放松。所以他这一瞬的反应疾速,快如电光,并且妙到毫巅。这也是神皇为什么敢对付陈凌的原因。因为神皇也是绝对的强者。

    凌飞扬发动攻击,始终占了上风。神皇做梦也想不到他的弟弟居然会对他出手。

    凌飞扬一按之下,神皇背膀肌肉瞬间扭转绞缠,身体翻涌,如大蟒翻身,化解了大部分劲,但并不能完全的卸开。凌飞扬便借着神皇没有卸开的劲,顺势朝上,向外就势一绷。

    凌飞扬随意就着势向外一绷,有绷山倒海的意。砰的一下,神皇瞬间被绷飞出去,眼看就要摔倒。神皇欲再度变化,凌飞扬那里肯给他机会,箭步抢将上来,照着神皇胸腹一按。神皇立刻摔倒在地,同时感觉到胸腹有如针扎,疼痛入骨,动弹不得。

    凌飞扬这下暗劲渗入,神皇短时间内绝对不能再动手。凌飞扬一把将神皇提了起来,一手掐住神皇的脖子。

    说到底,神皇虽然自认实力强。但久不与人动手,现实和理论终究有差距。凌飞扬这一下偷袭,占据上风,并化解神皇一连串的躲避,最后方能出其不意,一举将其拿下。

    “你好胆!”神皇羞怒至极,眼中寒意逼人。

    凌飞扬面色淡淡,道:“放了陆红霜与宁小妹,让陈凌离开。”

    神皇厉声道:“为了一个外人,你居然敢如此对朕?”

    凌飞扬寒声道:“没有什么不敢。不敢是因为你是我大哥,而不是因为你是‘朕’。既然现在你只想当这个朕,我还何惜你这个大哥?”

    这时候的凌飞扬气吞日月,气势凌天。这时候才能在他身上感受到属于战魔王爷的风采。

    没有什么我不敢,只有我不想。

    本质上,凌飞扬与陈凌有颇大相似之处。

    “朕若不放呢?你敢杀朕?”神皇一字字道。

    凌飞扬冷冷一笑,道:“皇兄,你太不了解我了。这世上还没有我凌飞扬不敢的事情。你立刻放人,若是不放。我便教你什么丰功伟绩,什么千秋大梦都成一场空。你莫要逼我,你最好莫要逼我。”

    “就为了一个外人?”神皇的声音中带着不甘与怒气。

    “对,就为了一个外人。”凌飞扬语音里包含着一股子怒气,道:“陈凌是我带进来的,我应承他帮他找彼岸阁。我答应他了你明白吗?可是凌天宇,你有为我想过没有?你有想过,要我言而无信,我心中可痛快?你从来都没有。你永远都是一个最自私的自私鬼。你眼里只有你自己的利益,你那里会管我是否背信弃义,那里会管我的任何承诺?既然如此,你凭什么又要求我要一直对你敬忠?就因为你是什么狗屁神皇陛下?告诉你,当初我若是想做这皇帝,轮不到你。我帮你,不是因为你是皇帝,是因为你是我兄弟,。兄弟你明白吗?你当然不会明白。因为你只知道你是皇帝,就算是你亲生女儿,必要时你都可以杀。”

    神皇沉默下去。

    他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忘了自己的名字叫凌天宇。这个名字,他听着好陌生。

    “好,我答应你,放他们离开。”神皇最后终于说道。他没有再称呼自己为朕。

    “我要亲眼看见他们离开,让他们安排马车。我给你面子,只在你左右,不挟持你。你最好不要妄动。”凌飞扬随后说道。

    一辆皇家马车驾出了神皇宫。马车里是凌飞扬与神皇凌天宇。

    两队仪仗跟在马车左右。

    而陆红霜与宁小妹已经被送回了侯府。

    陆红霜和宁小妹确实没有吃什么苦,进宫之后只是被禁锢住,并没有任何虐待。

    陈凌见到她们时,并没有多大的意外。直觉里觉得凌飞扬能够搞定。

    这边陈凌也已经收拾好了行装和马车。陆红霜与宁小妹一回来,两人便扑进了陈凌的怀里。

    随后,陆红霜看见门外的马车,便明白过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是要离开了吗?”

    陈凌点点头。道:“我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切都是凌兄在其中斡旋。”

    “你们先上车吧。”陈凌随后说道。他并不急着走,他要等一个人。这个人正是凌飞扬。

    陆红霜与宁小妹便也不再多说,当下上了马车。

    陈凌一直站在马车外面默默等待。

    路灯明亮,血月当空。两旁的树木枝叶繁茂,这条道一直延伸向前方的林荫小道。

    便也在这时,皇家仪仗队前来。

    随后,宫人的声音响起。

    “皇帝陛下驾到!”

    皇帝的马车停下,随后宫人说道:“有请凌侯爷上车说话。”

    陈凌当下便登上了马车。一上马车,陈凌便看见凌飞扬和神皇坐在一起。神皇的脸色难看,陈凌也立刻看出神皇受了伤。能够让神皇受伤,不用多说,陈凌也猜出来是凌飞扬所为。能让神皇改变主意,不用多说,那也一定是凌飞扬胁迫了神皇。

    陈凌想到凌飞扬对神皇如此敬重,今天为了自己,居然冒天下之大不韪,他心中顿时感动莫名。

    神皇见了陈凌,只是冷哼一声,并不多言。

    凌飞扬与陈凌微微一笑,道:“陈兄,既然你都已经准备好了,那便启程离开吧。我会送你一直到城外。”

    陈凌看了一眼神皇,又看向凌飞扬,道:“事已至此,凌兄,你不如和我一道去比克首都。等找到彼岸阁后,你我一起再去大千世界。在那里有我的根基,我可以保证你在那里所享的尊荣不会比这里差。”

    凌飞扬微微一笑,道:“多谢陈兄美意。只不过你我兄弟一场,就不谈这些利益纠纷了。俗气,我若是为了荣华富贵,便也不会冒犯我皇兄了。”

    陈凌顿时语塞。随即脸色微微一急,道:“但你如何还能在这里待下去?”

    凌飞扬一笑,道:“一切我都自有计较。时候不早了,陈兄还是尽早离开吧。若有彼岸阁消息,我会想办法通知你。”

    陈凌看了凌飞扬一眼,便也知道自己是无法动摇他的意志。

    当下微微叹了口气,朝凌飞扬抱拳,然后下了马车。至始至终,都没有理会神皇。

    陈凌一众的马车在前行驶,一路畅通无阻的出了滇城。而神皇的马车也一直紧跟在后面。

    马车里,陈凌一言不发。他很是为凌飞扬的处境担心。

    出了滇城之后。再走出十余里地,前方已经进入官道。神皇的马车停下,陈凌在前面察觉,便也让马夫停车。

    他下了马车。这时候凌飞扬也下了车。神皇则未下车。

    凌飞扬走向陈凌,抱拳道:“陈兄,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我就只送到这里了。你只要出了滇城,神皇宫便再也没本事对付你。皇兄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不会再派人来对付你。”

    “你真不跟我一起走?”陈凌深吸一口气,问道。

    凌飞扬一笑,道:“神皇陛下始终是我的兄弟,你不必担心我。我若不想死,没人能杀我。”

    陈凌微微叹了口气,忽然大声冲神皇所在的地方道:“神皇陛下,凌飞扬是我陈某的至交兄弟。谁若敢害他性命,天涯海角,陈凌必定取其首级!”

    这是陈凌唯一能为凌飞扬所做的。陈凌隐隐知道凌飞扬会怎么做。玉华也做出了这个担忧。如今玉华的担忧,前面的已经全部印证。

    神皇陛下在马车里听了陈凌的这般威胁,眼中更是寒意绽放。羞辱,这凌飞扬和陈凌合伙起来给他的羞辱实在是前所未有。这么多年,高高在上的他那里受过这等羞辱。

    凌飞扬很是洒脱的冲陈凌挥手告别,然后转身向神皇的马车走去。

    陈凌便也不再继续做小儿女姿态,转身便欲上马车。便也在这时,那边一匹骏马扬尘疾奔而来。

    陈凌看了过去,夜色中,却是长华公主星夜赶来。

    长华公主一身白色甲胄,英姿飒爽到了极点。她骑到近前,勒缰停马。然后利落的下了马,脸蛋红扑扑的来到陈凌身前。

    “陈凌大哥,你要走了?”她并没有喊夫君。也只有玉华才喊的出来。

    陈凌点点头,心中也有些许的伤感,道:“我不得不走。”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