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2章 心意已决
    吃完饭后,陈凌前去见凌飞扬。他也需要跟凌飞扬说清楚。

    在这里就是这点不方便,没有电话。说个什么,商量个什么,还得必须亲自上门去说。非常的没有效率,浪费时间。

    大半个小时后,陈凌的马车终于来到了凌飞扬的王府。

    通报之后,凌飞扬便亲自迎了出来。

    陈凌与凌飞扬相携而进王府,在正厅入座后。陈凌开门见山,道:“凌兄,我看此处大概也是不会有彼岸阁的下落了。两天之后,完成顾倾国和连剑的丧礼。我就要离开了。”

    凌飞扬怔住,随后道:“真要走?”

    陈凌点头。

    凌飞扬没有再多说,点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陈凌也看出凌飞扬的为难。这事也不怪凌飞扬,就算是自己,也觉得很为难。但是陈凌今天来只是说出来,对凌飞扬有个交代。

    也并不是就要他一定要帮忙斡旋。陈凌离开王府后,长吐一口气。在这神皇宫里虽然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但是这种皇权在上的氛围让他心里很不畅快。一直心头似乎都有神皇的阴影在。在决定离开的时候,他才有种大无畏的感觉。

    这天晚上在卧室入睡的时候,陈凌明显的感觉到有人进来。听声音,是陆红霜的。陈凌心中有些矛盾复杂,她怎么来了?她今天的情绪并不对。这时候来是……

    房间的烛火早已灭了。外面守夜的丫鬟自也不会拦阻陆红霜。陆红霜顺利进房,人一进来,陈凌便感觉到了一阵香风袭来。

    陈凌正想着的时候,便看见陆红霜站在了床前。

    “什么都不要问我,爱我!”陆红霜在陈凌耳边呢喃道。

    “你爱我吗?”陆红霜伸出手抚摸陈凌的脸颊,突然柔声问。

    陈凌吻了她娇唇的唇,道:“爱!”

    痛快过后,陆红霜秀发散乱的伏在陈凌的胸膛上。陈凌忽然想到什么,道:“你该不会是想离开我吧?”

    陆红霜抬起头,看向陈凌,语音带了一丝惆怅,道:“若我离开,你会怎样?”

    陈凌的手伸进她的股间,那儿湿润泥泞不堪,他恶狠狠的道:“你要是离开,我就将你先奸后杀。”

    陆红霜脸蛋腾地一下红了,虽然已经这么亲密。但这时候激情退却,陈凌这个动作这么无耻,还是让她娇羞不堪。也将她所有的惆怅都击退的无影无踪。

    “我不会离开你,但是有一天,无论我是决定离开还是留下,你都不要阻止我,好吗?”陆红霜忽然很是认真的说道。

    陈凌微微一怔!

    “谁都不是谁的附庸品,只有喜欢与不喜欢,愿意不愿意,值得不值得。”陆红霜道:“我是成年人,我对自己的任何行为都能负责。”

    陈凌忽然间有些懂了陆红霜今天的献身行为了。不是她害怕失去自己,所以才会献身。而是她有了她的决断。

    陈凌叹了口气,道:“好,我答应你。”

    “谢谢!”陆红霜也是松了口气。

    这一夜,睡的相安无事。些许惆怅在陈凌心中,陈凌并未再度对陆红霜索欢。再则陆红霜初次也经受不住几次承欢。

    两天后!

    顾倾国与连剑终于下葬。

    到今天为止,来这个中千世界已经足足半个月了,事情毫无进展。

    陈凌下定决心离开神皇宫,前往比克首都。去比克首都一是因为宁小妹,二是询问彼岸阁的下落。

    这么大的中千世界,他觉得总应该有人知道彼岸阁的下落。

    因为彼岸阁既然确定在这里面,那么彼岸阁的出世也是需要一个机缘的。尼玛,你老躲着,一点线索都不给。茫茫人海,尸海,哥去哪里找你啊!

    也就在陈凌决定离开神皇宫,前去向神皇陛下辞行时。刚巧,宫里的宫人前来传旨,神皇陛下召见凌侯爷!

    陈凌心中打了个突,皇帝陛下这时候找自己又是所为何事?

    无法揣摩出来,陈凌也懒得多想。当下随宫人上了马车,前往神皇宫。

    这一次,神皇陛下并没有在长春殿见陈凌,而是在养心殿。

    神皇陛下身后的两位高手站得如挺拔的标杆,威武至极。神皇陛下则是身穿明黄衫的龙袍,不怒自威。

    陈凌进了养心殿,殿内的大门立刻被宫人关闭。神皇高高在上,陈凌抱拳作揖,这是他对神皇最大的礼节。

    “跪下!”便也在这时,神皇忽然冷声说道。

    陈凌微微一怔,今天的神皇不对劲。这一声跪下包含了他所有的龙威,令人听了便感到心惊胆寒。

    陈凌没有跪下,反而冷视向神皇陛下,道:“普天之下,能让陈某跪下的人还没有。”

    神皇眼中绽放出寒意,却不追究陈凌的跪与不跪,而是寒声道:“你自己做过什么,难道还要朕来说明?”

    陈凌心中第一个想法就是,长华和玉华的事情被神皇知道了。不过陈凌绝不是自乱阵脚的人,他的眼中没有一丝波澜,心跳也没有一丝的异样。淡声道:“陛下的话,我不懂是什么意思。”

    神皇陛下厉声道:“陈凌啊陈凌,你真当朕是傻子不成。朕的两个女儿被你做了什么,你以为朕看不出来?别人不知道,朕是她们的父亲,虽然她们什么都不说,但是朕看出来了。你果真是好手段啊,让两个傻丫头还替你保守秘密。”

    陈凌怔住,他也立刻判断出神皇的话绝不是在试探。而是真的知道了。

    也是,如果是自己的女儿跟别的男人呆在一起。自己也会格外注意女儿。当时长华和玉华刚刚破瓜,走路的姿势怎么都会有些不对。

    这时候陈凌再怎么也无法理直气壮了。“陛下,当日情况情非得已……”

    “不管你是什么情况,朕问你,你现在打算怎么办?”神皇陛下冷声问道。

    陈凌本来要说离开神皇宫的,这时候那里还说的出来。干了人陛下的两位公主就拍拍屁股想走,似乎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啊!

    陈凌心中暗暗叫苦,这事太坑爹了。

    “你果然不知道怎么办,你也没想过要怎么办。”神皇勃然大怒,道:“陈凌,你太放肆了。莫非你以为你有一身通天修为,便可以将朕这神皇宫不放在眼里。”

    陈凌拱手抱拳,道:“陛下息怒,陈凌绝无此心。”

    神皇冷冷看向陈凌,道:“你说你无此心,那朕问你,你侵犯朕的两个女儿,你说朕应该将你如何惩罚?”

    陈凌深吸一口气,道:“当日之事实属无奈,两位公主中毒,我用血液给她们解毒。没想到最后令两位公主身体如中春毒……陛下口口声声要追究我,难道您的意思是要我眼睁睁看着她们死在我眼前?陛下,我今日所说,句句属实,如有一句虚假,当叫我修为不存。”

    这毒誓发的绝对够狠,像陈凌这种人,修为比生命还要贵重。

    神皇的眼神终于缓和了一些,他相信陈凌。这是基于陈凌的人品。陈凌的拳法拳意,神皇是知道的。是个正人君子。

    “但是不管如何,朕两个女儿的名节是坏在你手上。”神皇道:“朕便念你是救她们,可以不予追究你的罪责。但是她们名节坏在你身上,这是铁打的事实。”顿了顿,道:“朕会在稍后宣布,将长华和玉华许配给你,不日完婚。你可有意见?”

    一团乱麻!最坏的情况果然发生了。

    陈凌深吸一口气,快刀斩乱麻的道:“陛下,我来中千世界,与这彼岸阁有生死存亡的关联。耽搁不得!至于我与两位公主,已经私下有约定。若我找到彼岸阁,便带她们一起离开。但今天,我来也是向陛下您辞行!我的时间已经不多,必须尽快前去比克首都。”

    神皇眼睛眯成一条缝,脸色阴寒的可怕,道:“你要现在去比克首都?”

    陈凌迎上神皇的目光,不卑不亢的道:“正是,还望陛下成全!”

    神皇陛下道:“换做你是朕,你会成全吗?”

    陈凌道:“不管陛下如何决定,陈凌非走不可!”

    神皇看着陈凌,他终于体会到了陈凌的浩瀚心志。这人这么站着,这股浩瀚的拳意已经丝毫不惧自己的龙威。

    神皇眼神复杂,道:“比克首都难道就有你彼岸阁的下落?”

    陈凌道:“不一定有,但也许有。为了这个也许,我就得去一趟。还请陛下成全!”

    神皇缓缓道:“长华和玉华少不更事,被你言语迷惑。朕是她们的父亲,却是不会信你这一番鬼话。你要找彼岸阁,朕已命人在找。你觉得要去比克首都,或是蓝氏寻找彼岸阁。也可以,朕已在策划西侵。你先与长华和玉华完婚,再随朕将天府联盟与蓝氏打下来。到时候,举国之力都会帮助你去找彼岸阁。这岂不是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陈凌心中一震,神皇打的真是好算盘啊!

    但陈凌绝不会这么做的,一是因为宁小妹。他答应过宁小妹。二是时间,时间不够。打下天府联盟和蓝氏岂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他也不愿为了神皇的私欲而去大兴杀戮之事。

    “抱歉,办不到!”陈凌缓声道:“陈凌来神皇宫这段时间,承蒙陛下看重厚待,感激不尽!今天特意向您辞行,告辞!”说完便欲离开。

    “你以为你走得了吗?”神皇的脸色非常难看,冷声一字字说道。

    陈凌面向神皇陛下,叹了口气,道:“陛下,你最好莫要逼我。你是长华和玉华的父亲,就算看在她们的面子上,我也不想撕破脸皮。你刚才在外面调派了无数高手,弓箭手。现在他们已经埋伏在这养心殿里,只要你一声令下,便要令我万箭穿心。陛下,难道你以为这么大的动作,瞒得过我陈凌?”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