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6章 狩猎大会
    这股平静一直在持续,欢快,宁静!

    陈凌惊讶的看着长华公主,没想到她对古琴居然有如此深厚的造诣。

    便也在这时,琴音世界的平静过后,琴音拔高忽然如怒涛拍岸,仿佛下起了暴雨,风暴肆虐着,将海都要掀个底翻,似乎是要摧毁一切。

    琴音越来越急,铿铿声如雷,仿佛风暴已经席卷上了天空,又仿佛感觉到天地在颤抖,火山在爆发,大地要裂出口子。

    这个音拔的太高太高,似乎已经无力回旋了。便也在这时,悠扬的笛声响起,琴音跟着突然回旋。两股乐声交杂在一起,激昂回荡,听起来让人心神激荡,久久不能自拔。笛声和琴声的糅合一刹,简直就是神来之笔,配合之默契可说鬼斧神工了。

    妙音,绝对的天下妙音!

    此等绝技,若是在大千世界里演出,至少是朗朗的级别了。甚至要更强!

    由此也可见,这两位公主即便去了大千世界。也能靠双手挣的盆满钵满了。

    琴音与笛音停下时,陈凌心底深处有种强烈的意犹未尽之感。同时还生出一种念头来,如果能有这么一对姐妹花做老婆,平时饮酒快活,闲谈风月。那还真是比神仙还要享受了。

    陈凌随后便微微苦笑,将这不切实际的念头甩开。

    人在面对尘世种种诱惑时,总是会心头丛生许许多多的魔头。如果自制力不够,则会被魔头摆布,从而不可自拔。

    正所谓,一念智则般若生。一念愚则般若灭!

    长华公主和玉华公主款款向陈凌走来。

    玉华公主娇俏可爱,直接来到陈凌面前坐下,亲昵的挽住他的胳膊,道:“陈凌大哥,好听吗?”

    陈凌由衷点头,道:“此曲只应天上有。”

    “那你怎么奖励我和姐姐?”玉华公主说话之间,松开陈凌的胳膊。

    这时候长华公主也坐在了陈凌的身侧。

    长华公主则给陈凌满上一杯酒,也给她自己和妹妹满上。

    陈凌顿时头大,道:“两位公主什么都不缺,我却是没什么好送的。”

    玉华公主嫣然一笑,道:“来,陈凌大哥,我敬你。”

    陈凌端起酒杯,长华公主也端起了杯子。三人互敬,然后各自一饮而尽。

    不知道怎么回事,陈凌觉得血液有些沸腾。兽血沸腾的那种。他马上猜出这酒可能是壮阳之类的酒物。虽然没有毒,但是也会让自己起反应。尤其是在两大美女的环侍下。

    烛火也显得朦胧起来,似乎一时之间,空气里都充斥了一种**的因子。

    三人几杯酒继续下肚。玉华公主醉眼迷离,忽然道:“陈凌大哥,你就留在我们神皇宫。我和姐姐都做你的妻子好不好?”

    陈凌暗自一惊,正题果然来了。他淡淡一笑,道:“公主你喝醉了。”

    玉华公主格格一笑,道:“才没喝醉。我和姐姐迟早也要嫁人。陈凌大哥你这般英雄了得,又是相貌堂堂。我和姐姐能嫁给你是最好的选择了。你不喜欢我们吗?”

    陈凌苦笑,便转头对长华公主道:“我看时间也不早了,玉华公主似乎也有些醉了。我该告辞了。”

    长华公主的双颊泛着潮红,桃花眼中含着脉脉情意。但她的思维肯定是清晰的。她道:“我妹妹说的话也是我的意思。我们这里不比你在大千世界,两女侍一夫着实稀松平常。你若愿意留下,我和妹妹禀明父皇,父皇看重你,也一定会成全。”

    陈凌狠狠咽了口唾沫,听着两女献身的暧昧话语。他这时候没有变身狼人真的已经很难得了。心内的魔头越发凶猛,就有一个念头在驱使他,将她们两人抱到床上,一龙戏双凤。这是何等痛快的人生享受。

    人活着,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束缚,顾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更好吗?

    遵循你内心的**,来吧!

    陈凌内心的魔头狂起,可是很奇怪,他的本心却很清明。他微微笑了,眼神中精光一闪,瞬间将所有魔头镇压下去。

    到了这个境界,若还能被魔头迷惑,那真是道全部修到狗身上去了。

    陈凌扫了一眼长华公主,这时候玉华已经靠在了他的身上。

    陈凌对长华公主道:“你和你妹妹都是聪明人儿,只是为了你的父皇的权益。从而牺牲自己的人生幸福,值得吗?”

    长华公主微微一怔。

    陈凌又道:“我始终觉得,人这辈子,活着只有一次。应该珍惜,不应该有任何的将就。当然,我这么说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谁都会有无可奈何,身不由己。”

    长华公主嫣然笑了。她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觉得我和妹妹是因为想帮父皇留下你,所以才来这般对你。”

    陈凌道:“难道不是吗?”顿了顿,戏谑一笑。“我也没天真到认为我就这般大的魅力,可以让两位公主殿下如此之快便对我情有独钟!”

    “这个魅力,你绝对有!”长华公主起身,道:“你完全不必妄自菲薄。”

    顿了顿,长华公主继续道:“我和我妹妹观人不少。你的气度比之我父皇还有飞扬王叔丝毫不差。今天的主意与我父皇无关,完全是我和我妹妹合计的。人生苦短,如果遇到良人,就该出手。否则错过了,便是遗恨此生。”

    陈凌顿时呆住。

    长华公主又道:“我知道你还有两位可人儿,没关系。一并娶了呀,你是如此英雄人物,妻房没有十个以上,如何配得起你的身份。”

    艾玛!

    陈凌内心一阵激荡,这娘们儿也太善解人意了。男人所求,就是这么一知书达理的媳妇啊。

    “我来自大千世界,那里才是我的家。在那里我有自己的事业,妻子,女儿。所以我不可能留在这里。”陈凌激荡归激荡,这时候站了起来,语音清澈的说道。同时又道:“也请公主帮我把话带给神皇陛下。我是不可能留下来的。”

    长华公主眼神复杂的看向陈凌,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陈凌微微一笑,道:“告辞了!”

    他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公主府。回去的时候并未坐马车,而是徒步走回去,他来时记了路。本来记性好,倒也不会迷路。

    回到侯府的时候。陆红霜与宁小妹,以及黑王正百无聊赖的聊着天。

    陈凌一回来,宁小妹便站了起来,显得神情愉悦。陈凌上前亲昵的捏了下她的脸蛋,问道:“你们吃过饭了吗?”

    “正打算要吃呢。”宁小妹红着脸回答道。

    陈凌道:“刚好,我跟你们一起吃。”

    陆红霜闻言奇怪道:“你不是去赴宴了吗?还吃的下?”

    陈凌道:“就喝了几杯酒,没怎么吃东西。”

    陆红霜哦了一声,便吩咐下人开饭。

    饭厅里。

    三人围着吃饭,黑王自己在一边吃。

    陆红霜问陈凌,“还要喝酒吗?”

    陈凌道:“一起喝点吧。”

    陆红霜点点头。

    三人便一起喝起酒来。陆红霜不免问道:“公主请你去做什么?”

    陈凌道:“也没什么,她们小孩子家,稀奇我的功夫。”他自不会说去抵制了多大的诱惑,从而让陆红霜感激涕零。

    倒是因为喝过壮阳酒,他下面有些不消停。好在他自己搬运气血,完全可以控制住。

    吃过饭后,陈凌独自去见凌飞扬。由管家安排马车。

    凌飞扬的王爷府豪华气派,不过里面并没有女眷。凌飞扬一直未娶妻生子。

    陈凌前来,凌飞扬高兴无比。亲自将他迎进了府里。

    进府入座,烛火明亮。下人送上热茶。

    陈凌不免关切问道:“王爷,你的伤势如何了?”

    凌飞扬微微苦笑,道:“你那一拳的劲力确实不小。我要恢复至少也要二十天以后。急不得!”

    陈凌汗颜,道:“那可真是对不住了。”凌飞扬哈哈一笑,道:“不说这个。你今天来肯定还是为了彼岸阁的事情对吧?”

    陈凌点头,道:“我想等狩猎大会过后便向神皇陛下辞行。彼岸阁的消息我就不等了。你若查到,便托人告知于我。”

    凌飞扬脸上顿现难色,道:“陈兄,你真一定要走吗?我皇兄确实十分看重你。”

    陈凌点头,道:“小妹是天府联盟的人。凌兄你是神皇宫的人。你们两边都是我在乎的朋友,亲人。所以基于你们的立场在,我不会去帮任何一方。所以凌兄,我希望你理解我。”

    凌飞扬听陈凌这般说,不由有些感动。他一咬牙,道:“好,陈兄,狩猎大会一完。我和你一起去见皇兄,务必让他谅解。”

    陈凌松了口气,道:“如此多谢了。”

    随后,陈凌告别了凌飞扬。

    而凌飞扬也受到皇帝陛下的召见,请他入宫。

    凌飞扬一刻不敢耽搁,即刻入宫。

    这次是在养心殿里。

    神皇陛下独自一人见凌飞扬。

    养心殿里灯火明亮。

    凌飞扬单膝下跪,道:“臣弟见过皇兄!”

    神皇陛下一袭明黄衫,威严至极。他挥手道:“免礼平身,你我兄弟之间私下里不需要这些俗礼。”

    凌飞扬道:“谢皇兄!”

    若是以前,神皇说不必俗礼。他会真听,现在却是不敢了。若是真不行礼,皇兄虽不会说什么,但内心里肯定不会高兴。

    皇帝的话,你必须揣摩着听。否则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飞扬,朕看这陈凌似乎是非走不可了。适才长华与玉华亲自试探了他。他的意志非常坚决。”神皇脸色不悦的道。

    凌飞扬微微一惊,随即立刻道:“皇兄,陈凌一心只为彼岸阁。他始终是要回大千世界去的。”

    “他怎么回去?”神皇问。

    凌飞扬道:“找到彼岸阁,便可穿梭回去。”

    神皇道:“中千世界历史数百年,从未有人听说过彼岸阁此等神物。他来要找,便可以找到吗?他若找不到,该如何做?”

    凌飞扬怔住!

    神皇道:“他一直心心念念要离开神皇宫。离开神皇宫是想要去哪里?”

    凌飞扬听出神皇陛下的语音很冷,当下打了个寒战,道:“陈凌大概还是要继续寻找彼岸阁的。他可能会去天府联盟,或是去蓝氏。”顿了顿,道:“但是皇兄,他已承诺过臣弟,绝不会帮任何一方。”

    神皇冷冷道:“他承诺过,你就相信?”

    凌飞扬道:“臣弟绝对相信陈凌的人格。”

    神皇道:“但是朕不相信。朕也绝不会冒这个险。如此一个强大的高手,若不能为朕所用,朕便一定要将他扼杀在摇篮里。”

    “皇兄!”凌飞扬急了,道:“皇兄,你若如此做,岂不是将他逼向天府联盟。还请三思!”

    神皇道:“总之,飞扬,朕不想再多说。他若肯留下来,朕不会亏待他。他若想走,想去天府联盟。绝没有这个可能。你去把这件事处理好,如果处理的不好,朕来处理!”

    “皇兄……”

    “你下去吧!”神皇不再多说,转身道。

    凌飞扬失魂落魄的出了神皇宫。他太了解神皇了。神皇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那么就一定会有计划。当初神皇谋定夺得帝位所展现的智谋是恐怖的。

    如今神皇坐拥整个江山,下面高手如云。他真要留住陈凌,只怕陈凌很难逃出去。何况陈凌还带着陆红霜和宁小妹。

    凌飞扬最痛苦的是辜负陈凌的信任。如今真个已是骑虎难下。无论是陈凌还是皇兄,两边都非常固执的坚持己见。都没有妥协的意思。

    陈凌丝毫不知道危机已经在降临。他知道神皇的意思,却绝对想不到神皇的决心是这般的大。

    虽然如此,神皇对他目前还是采取拉拢手段。狩猎大会正在如火如荼的准备着。

    陈凌晚上沐浴过后,回房睡觉。他非常期待陆红霜能前来。

    结果等了半天,始终没有等到。最后陈凌忍不住让一名丫鬟去将陆红霜请来。说是有要事相商。

    当时陆红霜正在跟小妹卧床会谈。丫鬟传来陈凌的意思,陆红霜心知肚明,便对宁小妹道:“不管他的。”宁小妹却很认真,道:“快去吧,红霜姐。陈大哥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找你呢。”

    “他才没什么正事呢。”陆红霜说道。

    宁小妹却给陆红霜找来了衣服,推着她起床。

    陆红霜无奈,觉得宁小妹真是单纯到可爱。她穿了衣服,整理好发丝后方才出门。

    待她走后,宁小妹嘴角流露出苦涩的笑容。她又怎会不懂,只觉得心中好生酸涩。,但是她不能表现出来,不敢表现出一丝丝来。

    她其实也很想躺在陈凌大哥的臂弯里,听他谈笑风生。

    但是陈凌大哥爱的是陆红霜,所以她只有装作不在乎,装作不懂。

    陆红霜进了陈凌的房间后,便也不关门,依靠在房门前,道:“什么事情,陈大爷,现在可以说了吧?”陈凌上前,一把将她抱起,然后一脚把门踢上。最后直接丢到床上。

    只是很快,陈凌便有了一丝清醒。他翻身从陆红霜身上下来。微微叹了口气。

    陆红霜便也理解他的挣扎,侧身搂住他的胸膛。轻声道:“我不会后悔的。”

    陈凌握住她的柔夷,道:“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顿了顿,道:“但总觉得这样对你很不公平。”

    “其实我心里很希望你找不到彼岸阁,你也永远不回去。”陆红霜忽然低低的道。

    陈凌道:“我不能不回去。那边有太多的重要的人和事情等着我。刻不容缓,生死攸关。一天找不到彼岸阁,我就一天无法心安。我想到时候带你离开这里,但我也怕你会无法接受我在大千世界里的一些东西。”

    “等你找到彼岸阁,你再告诉我你的事情吧。”陆红霜微微叹了口气。“到了那个时候,我会告诉你,我愿不愿意继续跟你一起。”

    陈凌点点头,最后又道:“对不起,红霜!”

    陆红霜苦涩一笑,道:“哪里有对不起。都是我心甘情愿。”

    陈凌将她搂入怀中,感受着玉人的温软香浓,心中不禁微微感叹。我陈凌到底何德何能,能得这么多红颜知己倾心?

    彼岸阁的事情一直没有进展。

    神皇陛下确实已经下令让民间一起搜寻关于彼岸阁的蛛丝马迹。

    然而这彼岸阁就像是莫名蹦出来的物事,没有人听说过。

    陈凌心中暗暗焦急。这个时候,皇家的狩猎大会也已经如火如荼的准备着。

    整个滇城里都开始张灯结彩,将这狩猎大会当做是新春佳节一般来庆祝。

    陈凌在这两天里则去看了一下大荒的出口,东出神皇宫,当真是无边无垠的黑暗。大荒的出口处驻扎了数万精兵。对于这一块,神皇宫是动了大本钱,守卫非常森严。

    陈凌并未进大荒,但是就算在外面,也隐隐感觉到了这大荒之中的危险。

    到了晚上,陈凌还想找陆红霜。陆红霜却是不肯陪她了。不过虽然如此,两人之间的暧昧气息更多了一重。陈凌有种迟早要擦枪走火的感觉。

    到了第三天早上。

    皇家狩猎大会正式开始!

    陈凌一众也踏上马上前往皇家猎园。陈凌穿了一身凌飞扬送来的甲胄。这甲胄呈现银色,很薄,也非常的紧身和威武。这种甲胄非常贵重,在战场上实用并不大,但在寻常之中却是一种排场礼仪。

    陈凌去皇家猎园的路上是骑了一匹骏马。而陆红霜与宁小妹则是坐马车。黑王跟在陈凌后面。它的存在让骏马很不安,所以只好距离远一些。

    至于骑马,陈凌是提前练过一天。并不算难!

    陈凌一众先在神皇宫前与大部队汇合。神皇宫前,一万名精兵列队,旌旗招展。今天起了大风,风吹的旌旗猎猎作响。虽如此,这些精兵却都是威严十足,气势十足。

    陈凌到了神皇宫外,迎面便看见凌飞扬也是银色甲胄在身,骑在骏马上,显得威武不凡。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