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4章 长华公主
    同时,陈凌张嘴还吐出了一道气箭射向千斤大锤。

    水汽与铁腥气接触,叱的一声立刻被蒸发。

    陈凌的气箭何等厉害,若是攻击一般高手,立刻就可要了人命。但气箭遇上这雷霆万钧的千斤锤,却是没有一点作用。

    不过虽然如此,气箭与吼声还是让大锤的来势在眼睛看不见的余光下缓了一缓。不待大锤落下,不待大锤力道用老。

    这时候陈凌双手叠放。结了一个心印,手指连连变化,快得如电光石火,梦幻泡影。

    陈凌这一瞬间地手势变化,就连神皇与凌飞扬都看不清楚,只觉得陈凌地手指,一连变化了约莫有五六十下。

    陈凌这次对付昭华太子算是用上了全身解数。他要靠着手印调动气血,就算是坐着,也要将力量发挥至极限。

    一弹指,就是六十刹那。

    陈凌的变化,真地在刹那之间。

    面对昭华太子毁天灭地的攻势,直接出手的是一拳心印胎拳。

    砰!

    蓝鲸心跳,一拳硬撼千斤锤。但陈凌收手更快,因为即使是心印胎拳也抵挡不住这千斤锤的碾压之势。

    砰砰砰!

    陈凌手势变化,闪电之间,胎拳之后一连串变化!

    电光石火的变化,谁也无法看清。

    但场中却清晰的响起三声爆响。

    陈凌胎拳之后,连砸两记须弥印!

    轰轰轰!

    哗哗哗哗!哗哗哗哗!

    在昭华太子剧烈的爆发,地面碎石起飞,大锤呜呜怪啸的浩大声势之中,凡是在场的人,却在其中,都明显的听见了另外一种哗哗哗哗,好像水响的声音!

    这种水响的声音,给人的感觉,就是站在几公里外听黄河奔腾,耳朵里面隐隐约约的听见了水响,虽然细微,但是细细品味,却是浩大无边!

    “这是什么声音?”神皇微微一动。

    凌飞扬色变,道:“血在响!”

    这种声音,正是陈凌一发劲,体内的血液奔腾,声音透体而出的爆发!

    陈凌的气血之力已经被催生到了极限。这三拳的变化更是大千玄妙,无人能出其右的变化。

    轰隆隆!

    在众人的眼光之中,昭华太子的千斤锤飞了出去,他本人也蹬蹬蹬后退出数步。

    而陈凌,至始至终都没站起来。他所坐的椅子也是完好无损!

    全场寂静!

    寂静的可怕,没有一丝的声音。陈凌的手微微颤抖,渗出丝丝鲜血来。他手腕一翻转,便将气血平复,血液也不再流。

    砰!千斤锤飞出,直接砸向了皇后娘娘。神皇陛下身后的高手顿时横了出来,一手硬接千斤锤。这高手接住后,蹬蹬蹬后退数步。

    好大的余威!

    由此也可见陈凌的力量恐怖到了何等的程度。

    陈凌长松了一口气。皇后娘娘与两位公主,两位皇子都只看到昭华太子大锤毁天灭地捶下,随后大锤瞬间飞了出去。

    但神皇与凌飞扬却都是惊骇失色!他们看见了陈凌在这一刹所展现出的神乎其技的打法。

    先是以声夺人,然后是气箭缓第一重。调动全身恐怖气血,心印胎拳是第二重阻挡!

    接着两记强猛无匹的须弥印,终于完全瓦解了昭华太子的攻势。陈凌的速度快到不可想象。他三次出拳都是提前截住了千斤锤,没让千斤锤的力量真正施展出来。

    昭华太子半蹲着,也不顾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只是拿两只眼睛死死的看着淡淡坐在原地的陈凌,心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惊骇。

    他刚刚施展碾步,冲到陈凌面前之后,突然出锤。这样的威势。昭华太子自认为世间没有任何人能够坐着抵挡这一锤。

    可陈凌偏偏用肉拳,坐着抵挡住了。

    “太子你好功夫,你这一冲之力足足可以把三人三骑,冲撞成肉饼。正所谓当者披靡!我若没有混元之力,也不敢轻摄你地锋芒。”陈凌看向太子,淡淡说道。

    昭华太子面色沮丧,道:“我不如先生太多,服了。”说完抱拳作揖。随后,回到了座位上。

    长华公主也是喜欢武术的人,她看着陈凌,美眸中绽放出异样的光芒来。

    玉华公主也更是充满惊叹之色。

    “先生果真是好功夫,朕看当今之世,也唯有伽蓝王才可与先生一较高低了。”神皇真心实意的赞叹起来。同时,他心中有了计较,那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任这么一个人才流失。

    “先生之勇,当世少有!”神皇陛下随后道:“朕决定奉先生你为我神皇宫第一任布衣候。”

    陈凌一怔。他正想要拒绝,神皇却不给他机会,站了起来,道:“朕待会下旨,今日宴会便到此为止吧!”

    神皇说完便离场,而胡子春,以及凌飞扬众人便都起身恭送陛下与皇后娘娘。

    神皇与皇后娘娘走后,随后昭华太子也上来对陈凌道:“适才对先生多有得罪,还望先生海涵!”

    他这时候还真是彬彬有礼的翩翩佳公子。

    陈凌淡淡一笑,道:“太子客气了。”

    昭华太子一笑,道:“不知道晚上先生有没有时间,我想请先生与王叔到我太子府一叙。”

    太子的邀请,陈凌也不好拒绝。当下点头,道:“好的。”

    太子随后便与凌飞扬见礼,然后离去。

    之后二皇子昭瑞,三皇子昭青也相继来跟陈凌客套两句,然后离去。

    而长华公主前来,则也直接约陈凌明天到公主府一叙。她会和小妹一起设宴款待。

    陈凌不由头大。

    这长华公主也颇大气,不似陈凌想象中的公主,全是娇羞,不欲见人。陈凌也明白,在神皇宫,尚武之风盛行。所以风气也很开放。

    众人都走后,陈凌与凌飞扬也出了长春殿。凌飞扬对陈凌刚才的出招惊叹赞叹不已。

    陈凌却不理这茬,道:“凌兄,陛下要封我为布衣候,这该如何应对?如果这里没有彼岸阁的消息,我是要立刻离开的。”

    凌飞扬眼中闪过一丝为难,道:“皇兄是见了你这人才,喜欢的不舍得放手。但是目前,我们还需要仰仗皇兄来寻找彼岸阁。所以陈兄你还是不要把气氛弄的太僵的好。”

    陈凌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刚才没有直接拒绝。只是怕到时候要离开会很棘手。”

    凌飞扬道:“陈兄,你放心吧。这事我会去跟皇兄说明。”

    陈凌松了口气,道:“有凌兄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凌飞扬的伤还没好,应酬许久也是累了,便与陈凌分别。

    陈凌则回了宁秀宫。

    陆红霜与宁小妹和黑王百无聊赖的待在宁秀宫里,陈凌一回来,她们才来了精神。

    陈凌进门便问陆红霜,道:“你们吃过了吗?”陆红霜点头,道:“御膳房送来了吃食。”顿了顿,道:“你累不累?不累的话带我们去这皇宫里到处逛逛吧?”

    陈凌点头。宁小妹便也站了起来,陈凌看向她时,她朝陈凌甜甜一笑。

    三人一狗出门,陈凌让两名宫人在前面带路。

    那宫人也是有上面的命令,需要满足陈凌的任何要求。当下自是不敢拒绝!

    陈凌三人游览于皇宫之中,各处园林,鲜花锦簇,假山,池塘,绿水,亭台楼阁。一切都是美不胜收。若不是天上血月不正常,这里边与大千世界没什么两样了。

    陆红霜游玩的很开心,宁小妹则有些惆怅,私下悄悄问陈凌,什么时候回比克首都。

    陈凌也无法给出一个具体时间,只能保证,如果在这里找不到彼岸阁的线索。那么就一定会去比克首都。

    宁小妹这才微微放心。

    随后,陆红霜又来了心思,向陈凌央求道:“我们出去逛逛吧。我来的时候看到滇城很热闹。这里就像我小时候看一些华夏电视剧里一样,太好玩了。”

    陈凌点点头,随后道:“不过我们三人也不好出去。还是等飞扬王爷休息好了一起出去。不然我们也没钱啊!”

    陆红霜点点头,她自也是明事理的人。

    便也是在这时,有宫人匆匆忙忙的来。一来便向陈凌下跪,道:“陛下圣旨已到宁秀宫,请先生速回!”

    陈凌闷了一下,心头一跳,也不知道这布衣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而目前,还真只能接着了。

    一路回去,陆红霜狐疑道:“什么圣旨?怎么突然会有圣旨?”

    陈凌也不点破,道:“去接了圣旨不就知道了。”陆红霜忽然狡黠一笑,道:“我听说神皇陛下有两个美貌如花的公主。该不是要招你做女婿吧?”

    宁小妹在后面立刻嫣然一笑,道:“红霜姐,陈大哥除了你,谁都不会娶呢。”

    陈凌哈哈一笑,道:“谁说的,要是有红霜说的那等好事,我求之不得啊!立刻将你红霜姐给休了。”

    “你要死了!”陆红霜顿时柳眉倒竖,狠狠的拧陈凌的大腿肉。陈凌连连呼痛,陆红霜这才作罢。

    调笑间,很快便回到了宁秀宫。那传旨的宫人见了陈凌,立刻笑脸相迎,又道:“请先生接旨吧。”

    陈凌纳闷的很,要他对一个宫人下跪?这绝不可能。不是矫情,而是气势所在。他陈凌对首领可也没下过跪。以前情势所逼还跪过,如今修为已经到了这步田地,再无下跪的道理。

    好在这时,宫人又道:“陛下交代,先生非本国人士,不习惯这边的礼仪。所以不必下跪!”随后他展开圣旨,念道:“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先生陈凌乃是当今不世出奇才,朕所见甚喜。今特钦封陈凌为神皇宫第一任布衣候,世袭制!赐滇城府邸一座,黄金千两,粮食百担,竹叶青美酒十坛,官女子二十名。钦此,谢恩!”

    随后,圣旨颁布完了。那宫人便对陈凌道:“侯爷,所有赏赐都会在一个时辰之后送到您的府邸。现在宫人已在外面备好马车,您是先随奴才去向陛下谢恩,还是即刻回侯府?”

    陈凌有些懵。自己这一来,就尼玛成侯爷了?还有宅子府邸?怎么跟做梦似的。

    “还是先去跟陛下谢恩吧。”陈凌说道。

    “好,请随奴才来!”这宫人当下便在前带路。

    陆红霜与宁小妹也有些懵,宁小妹急了,道:“陈大哥,你不跟我回比克首都了吗?”

    陈凌道:“当然要回的。你别着急,我答应你就一定会做到。”顿了顿,向陆红霜点点头,道:“我去去就来。”

    陆红霜也显得神情复杂,当下点头道:“好!”

    陈凌很快随宫人在养心殿里见到了神皇陛下。神皇陛下衣着朴素的正在刻着碑文。他的神情专注,不动之间,自有一股浩然大气!

    却不知道他写的是什么字。陈凌在一边没有打扰,耐心等待。

    本来陈凌不得召见是不应该进养心殿的。但是神皇陛下有交代,陈凌来了就直接进来。

    “陈爱卿,你来看看朕这字。”这时候神皇陛下和蔼的冲陈凌说道。

    陈凌并未见礼,他现在来不是来谢恩,而是把话挑明。他也不觉得就比神皇矮了一等。毕竟修为在这里,大势在这里。

    他就是高高在上,稳坐宇宙上面的凌云佛。一旦发怒,将能镇压天地群魔。

    陈凌来到神皇的身边,他看见碑文刻的入木三分,龙飞凤舞,字体带着一股豪气,霸气,似乎要飞起来。比之凌飞扬的多了一层厚重,但却少了一层战斗意志。

    陈凌微微赧然,道:“陛下,我并不认识这些鸟形文字。”神皇便一笑,道:“看朕真糊涂了,这上面八个字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意思。”

    陈凌一震!

    他明白神皇的意思了。神皇要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需要自己来帮他打江山。

    神皇猜到了自己来的意思。

    陈凌深吸一口气,道:“陛下,我很感谢您的看重。不过您与天府联盟以及蓝氏之间的恩怨,我并不会插足任何一方。还请陛下谅解!”

    神皇微微一怔,随后道:“在这边还习惯吗?”

    陈凌不打算拐弯抹角,道:“我很感谢陛下的美意,也很敬重陛下您。但是我绝不会插手任何一方的争斗。我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找到彼岸阁!”

    神皇淡淡一笑,道:“也许你会改变主意。”

    陈凌道:“绝不会!”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