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2章 神皇宫
    用名著钢铁是怎样练成的话来说,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为人卑劣、生活庸俗而愧疚。这样,在临终的时候,他就能够说:‘我已把自己整个的生命和全部的精力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奋斗。不过陈凌肯定不是为了扯淡的解放什么,他只是为了所爱的人,为了自己而奋斗努力。同时,也带着一腔豪气,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在滇城里,陈凌还看到了清澈的湖水,两边的垂杨柳。这里没有一只尸灵,俨然就是太平繁华盛世。

    凌飞扬没有停留,直接带陈凌坐马车前往神皇宫。

    大约半个小时后。陈凌忽然感受到了外界的一种森严之感,这时候马车也停了。

    陈凌与陆红霜,宁小妹分别探出头来看外面。

    抬眼便看见前方百米外灯火辉煌的地方,神皇宫三个大字出现在眼前,建筑不算巍峨,但绝对辉煌宏大!

    皇族之气毕露无遗!

    陈凌瞬间想到了曾经在燕京看到紫禁城的感觉。不同的是,燕京的紫禁城带了历史的味道。而这个神皇宫却是活生生的。还没进去,便有森严之感传来!

    同时,陈凌还看到神皇宫外面列了两队仪仗队!两千来名士兵列队。

    这种情状非常的壮观,罕见,队形也非常的工整。士兵全部甲胄在身,他们连绵排列,举枪凝神。枪自然是古代大枪!

    红色地毯一路延伸出来。

    并且有乐声奏起,雄浑威武,荡人心魄。

    “恭迎王爷!”

    突然,仪仗队全部下跪!士兵也全部单膝下跪!

    这个欢迎的架势确实有些大了,神皇陛下也算是给足了凌飞扬面子了。

    陈凌一众下了车。凌飞扬也下了车,陈凌却突然看见凌飞扬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内阁大臣胡子春与禁卫军的统领亲自上前来迎接凌飞扬。一顿寒暄过后,胡子春对凌飞扬道:“王爷,陛下已经在长春殿里设了宴,专门为您接风洗尘的。”

    凌飞扬脸色淡淡,道:“好,本王知道了。”顿了顿,又回头与走上前来的陈凌一众汇合,他向胡子春道:“胡大人,刘统领,本王要跟你们郑重引见一下。这位是陈凌陈兄弟,本王最好的兄弟。”说着便亲热的揽住了陈凌的肩膀,一副哥两好的架势。

    胡子春与那禁卫军统领刘勇便看向陈凌。陈凌面色淡淡,抱拳道:“两位好!”

    陈凌说话时,心中有些怪异的感觉。这两位大人该不会觉得自己是山野匹夫,不懂礼数吧?

    不管怎样,陈凌还是没有多想。目光淡淡,虽然这两人都是大权在握的权贵。但实在还是没有资格让陈凌来低头。

    陈凌在大千世界里的权势,无论是军衔还是个人势力,以及现在的气势,那都是强大无匹的。

    胡子春与刘勇看了眼陈凌,便也立刻感觉出这个男子的不凡。自然不敢有丝毫的小看。

    且不说这些,一众人当下便进了神皇宫。

    神皇宫里四处华灯盏盏,皇宫园林,湖心亭,梅树林,红墙绿瓦,走廊如玉带。

    每一处建筑都别具匠心,大气精致典雅!

    宫中还有各类宫女行走,侍卫巡夜!不过服饰也不是汉唐的风格,这么多年过去,服饰已经比较现代化了。

    陈凌看的暗暗生羡,帝王啊!掌控所有人生死,想要那个女人就要那个,。想要谁死就谁死,这权力果真就像是有毒的罂栗,让人一感受到,就心生向往。

    将来自己若能功成身退,不知道能不能找这么一处世外桃源。建立自己的王朝呢?

    陈凌一顿遐想,最后摇摇头,太做白日梦了。自己的老婆们可不是古人,也接受不了这种。

    长春殿中,灯火亮如白昼!

    陈凌并未进去,凌飞扬对他道:“陈兄,你们在外面稍待,我先去见我皇兄。”

    陈凌点点头,知道凌飞扬是特意跟皇帝陛下去打招呼的。虽然凌飞扬之前飞鸽传信提过自己。但现在,他还是要去打好招呼。因为陈凌进去肯定不会跪拜这位陛下。

    想到马上要见到活生生帝王。陈凌心中的感觉很怪异。

    不一会后,凌飞扬出来。引陈凌一众进殿。至于黑王,还是没让其进去。

    进入大殿后,陈凌先是看见两边已经有了吃食。吃食丰盛,每人一张单独的台。器皿也都很精致,带着近代的风格。

    陈凌渐渐心中有了个谱。神皇宫与比克国接轨后,一切都在悄然改变,汲取优良的地方。但是帝皇制,神皇宫的掌权者肯定不会想去改变。人索罗斯家族还拼命恢复了帝王制呢。

    宫女在一边服侍,在大殿上方,陈凌看见了主座上的神皇陛下。

    神皇陛下穿明黄色长衫,很家常的打扮。头发还是留了比较长,挽起打了一个髻。他面色如玉,看起来四十来岁,不言不语间,自有一股帝王的威严。

    陈凌一眼看去,便感觉出这神皇陛下也是一位身怀修为的高手。深不可测的高手,内敛,古井不波。这样的高手才是最可怕的。

    凌飞扬给陈凌的感觉是气势凌厉,强大无匹。这个神皇陛下明显就是不可捉摸了。

    在神皇陛下的身后,有两位大内侍卫。

    这两名侍卫看起来就像不存在一样,丝毫不起眼。

    陈凌扫了一眼,心中却是有一丝的震动。

    这两名侍卫也是绝顶的高手。虽然不如神皇强大,不如凌飞扬强大,但至少也是九级高手了!

    这倒不奇怪,神皇宫里连这点高手都没有,那就是寒碜了。

    这时候,神皇陛下眼神淡然的看向陈凌。眼神中没有透露出任何情绪。

    越是如此,越是让人心慌,越觉得天威莫测!

    不过陈凌并没有显得很局促,按之前想好的礼节,抱拳作揖,道:“陈凌见过陛下!”

    陆红霜和宁小妹也跟着抱拳作揖,她们两人显得蹩脚,不自然。说到底,境界差了太多。

    神皇陛下开口,淡淡一笑,道:“三位远来是客,贵客请入座!”

    凌飞扬便引陈凌三人分主次入座。

    这一顿饭,吃的陆红霜和宁小妹很不轻松,局促之至。神皇陛下的威严着实太甚,以至于她们连吃的什么,喝的什么都不清楚。

    陈凌则与神皇陛下应对得体。气势上丝毫不弱。神皇陛下对陈凌也颇为欣赏,大殿里,不时便传出陈凌,神皇陛下,凌飞扬三人的爽朗笑声。

    夜已深!

    酒宴已散。

    凌飞扬与神皇陛下在上书房里相见。

    “飞扬,你今天情绪似乎不高。”神皇坐在上首,问道。

    凌飞扬心中苦涩一笑,与皇兄之间,终究是回不了从前纯粹的兄弟之情了。今天皇兄虽然隆重迎接,但人却没有亲自出来。这始终是一种隔阂,一种态度。凌飞扬也是成年人,自然不会说出他的感觉来。

    他其实更希望的是青衫年少,没有排场,兄弟两人相视一笑。如此便已足矣!

    “皇兄,我们都长大了。”凌飞扬不禁感叹了一声。

    神皇淡淡一笑,道:“不管怎样,不管有多少的不愉快。但你都是朕唯一的兄弟。”

    凌飞扬也一笑。神皇又道:“你似乎受了伤,怎么回事?”

    凌飞扬道:“不碍事,是臣弟跟陈兄比试的时候,输给了他。”

    神皇微微变色,道:“你居然不是他的对手?朕今天也看出他不是凡品,却没想到居然如此强大。”

    凌飞扬道:“陈兄的拳法大如皇天,重如厚土。只怕当今之世,也只有伽蓝王才是他真正的对手。”

    神皇面现惊异之色,道:“那真是天助我神皇宫了。如今我们西侵在即,得他此等人才,岂不更是有如天助。”

    凌飞扬微微一怔,随后道:“皇兄,陈兄不会加入我们的。他是从大千世界而来,来这里是为了寻找一样物事。臣弟与他比试前曾有约定,若是输了便帮他寻找。”

    “他要找什么物事?”神皇怔住,随后问道。

    “彼岸阁!”凌飞扬说道。

    神皇摇摇头,道:“朕从未听说过。”凌飞扬也知道神皇不可能听说过。因为他也是自小在神皇宫长大。

    凌飞扬便道:“臣弟想将老祖宗留下的一些笔记给陈兄观览,看能不能找出蛛丝马迹。同时还请皇兄命人在民间调查。”

    神皇点头,道:“没问题。朕明日便下旨。”

    “多谢皇兄!”凌飞扬说道。

    神皇摆摆手,正色道:“飞扬,你不要先谢谢朕。朕帮他是有原因的。这样东西朕会找,但是他这个人,必须留下,为朕所用。如果一定要走,也至少要助朕西侵成功。你与他说,朕绝不会亏待于他。财富,美人,功名,他要什么朕都可以满足。”顿了顿,道:“你先不要拒绝朕。事在人为,总有法子留下他的。”

    凌飞扬脸色变的难看起来,道:“皇兄,陈凌的性格臣弟清楚。意志坚如磐石,性格刚烈。皇兄你看他今日平和,他若真叛逆起来,对我们神皇宫来说,绝对是灾难。再则,他答应臣弟前来,是因为信得过臣弟。皇兄你若如此,岂不是陷臣弟于不仁不义?”

    神皇的脸色也不太好看,道:“飞扬,朕说了,这事没要你蛮干。你也不要一口拒绝。我们是客客气气的挽留他。你没试过怎么就知道不行。好了,你旅途奔波,也累了。早些回去休息吧。”

    凌飞扬还待再说什么时,却见神皇已经面色沉静,一句话也不想说了。他隐隐感觉到皇兄的威严,顿时也觉得有些噤若寒蝉,不敢再说下去。

    凌飞扬失魂落魄的离开了上书房。

    他在神皇宫里有驻地,是玉华宫。回到玉华宫后,由宫女服侍着,他很快便躺床休息。凌飞扬微微叹了口气,他望着床顶,如何也无法入睡。以前与皇兄在一起,兄弟情深。他还敢跟他吵上几句。

    那时候皇兄对他也是想骂就骂。可如今见他,他倒是和蔼可亲。自己却觉得与他中间有了一道鸿沟。

    皇兄变了。他已经是权力至上,他终究是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什么兄弟亲情他大概也不会在乎了。

    年轻的时候,凌飞扬遍览群书,见过不少皇权争斗的史书。也知道皇家无真情。但他总觉得自己和皇兄是不同的。

    就像每一个人在一开始的时候,总是觉得自己会不同,会特别。可是最后在历史的车轮下,却依然做了与前人相同的事情。

    你必须接受那个事实,你与你觉得普通的人相比,原来并无一丝特别之处,甚至不如!

    陈凌和陆红霜,宁小妹旅途劳累。当晚便也就着豪华的寝宫卧床而睡。

    陈凌单独住了一栋寝宫,陆红霜和宁小妹也一起住了另一栋。每栋寝宫都有好听的名字。陈凌所住的宁秀宫,陆红霜她们所住的叫做碧游宫。

    陈凌是先送她们去碧游宫休息的,看到碧游宫三字时不由失笑。心想神皇宫的人也是没看过封神演义。不知道这里有没有玉虚宫。

    截教碧游宫通天教主!

    阐教玉虚宫元始天尊!

    哈哈……

    且不说这些,陈凌回到宁秀宫休息,床奢华柔软,还有四名宫女服侍着。

    不过这四名宫女姿色也很一般,也是,那来那么多美女呢。

    陈凌很快就入睡了。

    第二天还很早,陈凌便被陆红霜和宁小妹叫醒。醒来时陈凌还是不习惯这天色。永远都是黑的,跟时差永远倒不过来一样。

    陆红霜和宁小妹来这儿都颇为兴奋,想要约陈凌一起出去逛逛。

    那几名宫女便要为陈凌穿衣,陈凌吓了一跳,连忙自己穿衣。入乡随俗下,陈凌一众人也换了神皇宫的古人服侍。陈凌穿了一身白色长衫,可头发是短的,看起来有些另类。不过穿的时间一长,还是有股子飘逸的味道。

    至于陆红霜和宁小妹,头发本就是长的。穿了古人的衣服,便让陈凌看的赏心悦目。趁着宁小妹出去一会的空当,便不顾宫女在场,搂住陆红霜柔软的腰肢,狠狠的轻薄于她。直把她闹得脸如红霞乱飞。

    早餐便是就在宁秀宫里吃。令陈凌意外的是,凌飞扬也过来了。凌飞扬来时,后面也跟了几名服侍的宫人。他一进来,几名宫女便跪了下去。

    “奴婢见过王爷,王爷金安!”凌飞扬挥手,道:“免礼了。”

    陈凌便冲凌飞扬一笑,道:“凌兄,不应该是王爷千岁吗?”

    凌飞哈哈一笑,道:“没有千岁,更没有万岁!”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