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9章 甜蜜的恋爱
    而且,说句不装13的话,陈凌如今的本领,比香帅也只高不低了。

    随后,陈凌又道:“凌兄,你是古瞋国的人?”他之前早有怀疑。这时候听凌飞扬说起来,也是肯定了心里的想法。

    凌飞扬点点头。道:“没错!”

    陈凌道:“古瞋国在历史上突然沉没,我们一直觉得是千古谜团。没想到这里面还另有玄机。只是当初,为什么古瞋国会突然沉没呢?这当中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陆红霜与宁小妹是第一次知道这神皇宫的神秘面纱,当下也满是期盼的看向凌飞扬。至于黑王,它听不懂中文,因此显得很茫然!

    凌飞扬道:“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当时我也没还出生呢。我听我们的老祖宗在文案里记载过。当时忽然之间,天崩地裂,跟世界要毁灭一般。我们是被外来科技活生生轰沉的。加上当时碰巧赶上了地壳的运动。”

    “外来科技?外星人?”陈凌顿时迷惑住了。

    凌飞扬道:“不是什么外星人。根据老祖宗的记载,我猜测出当时是有战斗机发射导弹之类的过来了。”

    陈凌脑子中灵光一闪,顿时明白了。道:“我知道了。”

    “陈兄知道什么了?”凌飞扬奇怪的问道。

    陈凌道:“几十年前,岛国人发动二战。他们曾经对二十四道拐,也就是你们所在滇地发动攻击。想要炸毁二十四道拐。后来因为雾气太浓,不知怎么的,几架战斗机一顿狂轰乱炸,结果二十四道拐丝毫无伤。这件事被誉为当今最诡异的事件。而我也恰巧知道二十四道拐那处地方,在云雾浓的时候,时空分子会出现混乱。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古瞋国之所以会沉没,就是因为岛国二战的战斗机发射的导弹穿越了时空分子,轰炸到了你们。”

    也就是说……导弹穿越,把千年前的古瞋国给轰没了。因果循环,谁也说不清楚。

    听起来匪夷所思,但却是唯一的解释。

    凌飞扬一众却是没听懂陈凌的意思。陈凌便又解释了二十四道拐的历史意义,以及那儿的诡异,及后来岛国二战的诡异事件。如此种种,终于让凌飞扬与陆红霜和宁小妹有些明白了。

    但是这里面有个头疼的事情。

    导弹穿越轰了千年前的古瞋国!

    这个时间上,类似鸡生蛋,蛋生鸡牵扯不清啊!

    仔细想,越想越头疼。也想不清楚。真要去追究,连人类进化史都要牵扯出来。谁也说不清楚,注定是笔糊涂账。,

    这个中千世界的存在,本来就诡异!

    “血月是什么时候出现的?”陈凌随后不由问道。

    “古瞋国沉没百年后,我们的国民就一直生活在黑暗中。我们用了三百年的时间才算恢复生机。而血月也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没有血月时,人要活下来很难。因为光合作用嘛,没有太阳,人特别虚弱。可是有了血月,我们大多人都开始变的强大,也因此经过数百年的繁衍,古瞋国开始人口又多了起来。神皇宫也是由我们的老祖宗成立。当时,老祖宗以强大的武力征服了一切。”凌飞扬缓缓的说。又道:“后来,我们也发现了血月的不对。人死后,被血月照射,居然会活过来,成为尸灵。尸灵的出现,当时对神皇宫造成了一场毁灭性的灾难。之后,老祖宗为了对付尸灵,去了大荒深处一趟。后来的记载,也没说过老祖宗去大荒深处到底得到了什么。但是老祖宗出来后,便让神皇宫的贵族全部服下了他的血液,并教了一套驱尸术,从此以后,我们便可以控制住尸灵。”

    “驱尸术?”陈凌喃喃念道。

    凌飞扬点头,道:“没错,就是驱尸术。陈兄,这套驱尸术老祖宗有规定,绝对不能外传,所以我不能教你。”

    他说的很直接,并不拐弯抹角。

    陈凌也是一笑,道:“老祖宗的规矩不能坏,我理解。”凌飞扬面现感激之色,道:“多谢陈兄理解。”

    末了,陆红霜忽然开口,道:“敢问王爷,大荒到底是什么?”

    凌飞扬微微一叹,道:“大荒在神皇宫后方。神皇宫之所以驻扎在大荒那儿,就是为了守住大荒。大荒里面无边无垠,许许多多的猛兽,怪兽。它们每隔几年都会引发一次荒潮。荒潮来临,神皇宫必须派大军去镇守,每次荒潮都是我们神皇宫的灾难。哎,这些不说也罢,说了只会扫兴。”他的眼神有些闪烁,不愿再多说下去。

    陈凌脑子中灵光一闪,暗想,莫非神皇宫要攻打天府联盟。不是因为统治。而是快要抵挡不住荒潮?

    算了,陈凌摇了摇头。这些与自己都很飘渺,干自己屁事。还是快点找到彼岸阁再说吧。

    这夜,聊到这里也算是尽兴了。陈凌与陆红霜和宁小妹休息。凌飞扬一众在另一边,陈凌则与陆红霜和宁小妹在这边。

    宁小妹有些闷闷不乐,陈凌干脆伸出手,将她揽在臂弯里,道:“睡吧,天塌下来还有我呢。”

    陆红霜看在眼里,还没来得及不是滋味,也被陈凌一把拉到了怀里。陆红霜想要挣扎,却又心念一动,觉得这样甚是舒畅。便也就此安然闭眼入睡。

    陈凌倒是坦然,似乎根本没别的心思。而宁小妹和陆红霜心里都是小鹿乱撞。

    没过多久,陈凌的均匀呼吸传来。两女才知道是自己想多了。却也没有失望,只觉这样陪伴在他身边,很是温馨。

    这个臂弯,绝对是最安全的港湾。而女人,很多时候只是想要有这样的港湾。

    有句话叫做,狗行千里吃屎,狼行天下吃肉!

    这句话对应陈凌来说很实用,他就算是在这中千世界里,照样是可以活的风生水起的。

    此刻陈凌其实并没有睡着,他揽住宁小妹,是因为怜惜她,心疼她。而揽住陆红霜,却是因为喜欢她。

    待宁小妹睡着后,陈凌忽然轻轻的在陆红霜的脸蛋上吻了一下。

    这个吻,很轻。但却很**。吻到她的脸颊时,那柔润的弹性,湿冷的碰触很是异样。陆红霜立刻醒了,她却没有睁开眼,脸蛋有如火烧。陈凌的手悄然握住了她的玉手。

    陆红霜这时候也终于确定了陈凌的心意,她内心里说不出的喜悦。想说什么,碍于小妹在,终是什么也没说。但这一刻,却觉得,即使是要进比克首都,她也是愿意的。

    更有种从此刀山火海,也要陪他闯的心思。

    睡了五个小时后,凌飞扬那边打算继续上路了。宁小妹这一觉睡的很香甜。陆红霜同样也是,睡着的时候做了很美丽的梦。梦里,她和陈凌骑在一匹白色骏马身上,在一望无垠的碧绿色草原上驰骋。那样的令她心醉!

    众人吃过早点后,继续上路。

    凌飞扬的伤势依然没好,陈凌那一拳实在是震伤了他的肺腑,想要好转,至少要一个月的调养。

    这一路上,没有尸灵困扰。又有陈凌和凌飞扬这两大强者,同时也不愁食物。因此对于陆红霜和宁小妹来说,倒有些像是游山玩水了。

    宁小妹同时有些担心,担心克瑞斯特尔回去后会搬弄是非。

    陈凌和陆红霜立刻安慰她,陈凌更是保证,绝不会有事的。陈凌和陆红霜也了解到宁小妹是比克国的华裔。她的父母已经早在九年前的政变中死了。现在只有一个爷爷在。爷爷是天府联盟的将官,不过目前已经退休了。

    同时,陈凌也明白了一件事情。宁小妹视天府联盟为祖国。对天府联盟,对总领长有着非一般的虔诚和忠诚。

    宁小妹在私底下甚至可怜兮兮的求陆红霜和陈凌,千万不要加入神皇宫。

    陈凌也郑重的保证,道:“我和你红霜姐绝对不加入神皇宫。”

    陆红霜当时便翻了个白眼,道:“你是我什么人啊,居然替我保证!”

    宁小妹顿时急了,道:“红霜姐,你要加入神皇宫?”

    陆红霜哈哈一笑,揽住宁小妹的腰肢,道:“傻丫头,我当然不会啊。我会永远陪着你啊!”

    “真的?”宁小妹欢喜的不得了。

    陆红霜点头,道:“当然是真的。”

    宁小妹顿时感动的眼眶都红了。她自小就没有兄弟姐妹,现在陈凌和陆红霜都将她当做亲妹子来疼,她顿时有种幸福到要晕眩的感觉。

    在行进的过程中,陆红霜也私底下找了一次陈凌。当时宁小妹和凌飞扬一众人一起行走。陆红霜拉住陈凌,道:“有话跟你说。”

    宁小妹和黑王却也没有在意,继续在前行走。

    这是一片荒芜的山脉,血月当空,夜色里透着诡异苍凉。陆红霜拉着陈凌,等到到了这里没人看见的地方,想要松手时,陈凌却将她的手紧紧握住了。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陆红霜不由有些恼,陈凌这才松了手。

    陆红霜不会来问什么你是不是认真的。她了解陈凌的为人,不会是什么登徒子,浪荡子。他的拳法重如厚土,大如皇天。拳意天下无双,她知道他绝对是真英雄,大丈夫。

    “我决定跟你去比克首都了。”陆红霜说道。

    陈凌微微一怔,随后便是欢喜,道:“那太好了。”

    陆红霜接着道:“要是找不到彼岸阁,你会跟我和小妹永远在一起吗?”

    陈凌点头,道:“当然。”

    陆红霜嫣然一笑,她没有再问别的。比如你在大千世界里有没有妻子之类。那是一个雷区。她只要知道陈凌的心意就好了。至少在这个中千世界里,他是属于她的。

    她内心里反倒希望他永远也不要找到彼岸阁。

    “要是找不到彼岸阁,我和小妹一起永远陪着你。那你岂不是要美死了?”陆红霜随后一笑,道。笑声如银铃一样飘荡在夜空里。

    陈凌哈哈一笑,自然而然的揽住了她的腰肢,道:“那便是神仙也不做了。”他此刻也不想去说一些煞风景的话。这段时间的相处,内心里还真是喜欢她的。

    陆红霜随后抬眼,她的唇是那样的红润诱人。眼眸如点漆。

    陈凌忍不住吻了上去。

    恋爱中的女人是最美丽的。这一句话是绝对的至理名言。

    “走吧!”陆红霜忽然大步朝前。她并不是那种很纠缠,很黏的女子。此刻倒却是想跟陈凌保持距离,细细去体会这恋爱的幸福!她刚走出几步,忽然回头,认真的道:“不管怎样,陈凌,我宁愿和小妹一起分享你,你也不准伤害她。”

    哈,这是明目张胆的允许他齐人之福了。陈凌却也明白她的心思。小妹真的是任何人都不忍心伤害的。他点点头,道:“小妹是我们两的妹妹,我和你一样疼爱她。但是什么一起分享的话你别说了。她待我也是像兄长一样。”

    这个回答让陆红霜欣喜无比,她觉得陈凌似乎更加的珍贵了。因为他很懂爱……

    陈凌不免好奇陆红霜,道:“你之前是因为什么原因不想去比克首都?”出于男人的醋意,他不自觉的问道:“难道里面有你以前爱过的负心男人,所以……”

    不怪陈凌这么想,尼玛所有言情都是这个调调啊!陆红霜见陈凌有点认真,连忙道:“当然不是。”

    陈凌有些不依不饶,道:“那为什么?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陆红霜不由哑然失笑,觉得这男人现在好像更加真实。没那么虚伪的大度。当下道:“好啦,等到了王爷住的地方,空闲下来跟你说。现在我们快点去赶上小妹他们。”

    “等等!”陈凌忽然拉住陆红霜的手,说。

    “干嘛?”陆红霜不解的看向陈凌。陈凌却又忽然搂住她柔软的腰肢,寻上她诱人丰润的唇。

    这吻,甜美如百年的醇酒!

    随后,唇分!

    陆红霜脸蛋如红霞一般,她转身便朝前先行。

    人前她可是不习惯太亲密的。也怕被小妹看出什么端倪来!

    陈凌在后面也跟了上去。

    六个小时的赶路后!

    众人终于到达了凌飞扬所居住的道观!

    大山已经枯萎苍凉。

    进道观必须经过百级台阶。台阶上打扫的很干净,在这夜色里,这儿没有尸灵环绕。空气似乎也好了许多。

    陈凌和陆红霜,宁小妹,黑王跟在后面登台阶时,有种奇怪的感觉。感觉这儿不像是中千世界,倒像是在大千世界里。

    等到进入道观,这种感觉便格外强烈了。

    道观里干净,整洁,大气,檀香环绕,并且有火红的蜡烛!

    道观里祭祀的是三清道尊相。

    凌飞扬进道观后,下人给他点香。他拜了三清,便欲带陈凌一行人进内堂休息。谁知陈凌一笑,道:“入乡随俗,我也拜拜道尊!”

    凌飞扬哈哈一笑,道:“若是不信,也没什么好拜的。只是一个信仰问题,无关其他。”

    陈凌呵呵一笑,道:“拜一拜也没坏处!”

    他说着也接过了香,后面宁小妹和陆红霜便也跟着祭拜。随后,凌飞扬道:“我们先内堂入座,我让下人备些酒菜。”

    说完便带着众人朝里走去。至于周淮安一众也各自下去了。

    内堂里却又是一番景象,这里不再有道观的气息。富丽堂皇,珠光宝气!

    照明的是几颗夜明珠,外加几盏长明灯!

    墙壁上有古字画,更有一副江山如此多娇的水墨画。

    至于桌椅,也都是充满了古代官家的奢华。

    众人分主次坐下,很快,有一名丫鬟模样的女子奉上热茶。

    陈凌一众突然喝上这热气腾腾的茶时,顿时有种再世为人的感动。

    尼玛,在这个中千世界真是太苦逼了啊!

    茶叶不算是好茶,味道很苦,喝过之后却有一丝甜味在舌尖。

    “这却是什么茶?”陆红霜先向凌飞扬道:“王爷,难道现在还有茶树能生长吗?”

    凌飞扬微微一笑,道:“这茶是属于神皇宫的贡茶,不是很多。仅有的一片茶园,皇兄每年都会让人给我送上一些。”

    “那这可是十分珍贵了。”陆红霜嫣然一笑,道:“我们今次算是有口福了。”

    凌飞扬哈哈一笑,道:“陆姑娘说笑了,若是看的起这茶。走时,我给你捎上两包。”

    陆红霜连忙道:“太贵重了,红霜不敢要。”

    凌飞扬笑道:“有什么贵重的,朋友之间,不必在乎这些。”顿了顿,向陈凌道:“陈兄,你说是吗?”

    陈凌一笑,道:“那我们却之不恭了。”

    凌飞扬哈哈一笑。

    众人闲聊一回后,又有下人前来恭敬作揖,道:“王爷,酒菜已经备好!”

    “好,你下去吧。”凌飞扬说完,便站了起来,对陈凌道:“陈兄,宁姑娘,陆姑娘,请!”

    陈凌一众站了起来。黑王也跟着,凌飞扬则见怪不怪,他已经知道这黑王不是凡物。

    酒菜在另一个偏厅里。

    八仙桌上摆满了一桌酒菜。其中肉类有八个,素菜有四个,色香味俱全,看起来琳琅满目。

    宁小妹与陆红霜顿时惊奇,陆红霜道:“王爷,这些食物您是从那儿弄来的?”

    宁小妹也道:“在我们天府联盟,有机蔬菜只有两种。肉类只有猪和羊能成活,都属于很珍贵的东西。平民大多只能吃粗粮和腌菜以及少量的肉类。”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