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6章 龙归大海
    陆红霜何其敏感,立刻察觉到陈凌的目光。她不由羞怒,狠狠的瞪了陈凌一眼,便出了屋子。

    陈凌悻悻的跟在后面出来。

    陈凌还没开口,陆红霜便道:“我送你们到比克首都外面,我就离开。”这次说的却是不容置疑。

    宁小妹失望极了。

    陈凌对宁小妹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有我在,她跑不了的。”宁小妹对陈凌盲目的崇拜,当下便又欢快起来,甜甜的点头,道:“嗯!”

    随后,众人继续上路。这次由陈凌背装备。并且他觉得精力过剩,道:“要是你们两谁累了,我可以背你们。”

    “你就是个流氓!”陆红霜闻言没好气的道。

    宁小妹有些不解,道:“红霜姐,你为什么要说陈大哥是流氓啊?”在她心里,陈大哥是最正人君子的了。

    陆红霜当然不好说陈凌耍流氓的事情。只好说道:“反正他就是流氓,你别被他的表象给欺骗了。”

    宁小妹肯定的道:“不会的,陈大哥绝不是流氓!”

    陆红霜翻了个白眼。

    三个小时后,众人再度进入拉尔斯市。并没有什么危机之感,陈凌觉得也许自己的猜测一切都是错的。神皇宫并未这么快知晓事情。

    三人一狗走的有些累了,在途中,黑王又找到了水龙果和一些别的果实。众人找了先前歇宿的餐厅,进去休息。

    吃过水果和少许的饼干后,众人就这么坐着入睡。条件是极其艰苦的。

    陈凌入睡的很快!他可以睡的很熟,也可以在危险来临时第一时间惊醒过来。

    不知道睡了多久!

    餐厅里一片黑暗,透过窗户有血色的月光照射进来。

    黑王也已熟睡。

    宁小妹的睡容恬静。陈凌则盘膝而睡,像是个打坐的道士。

    这时候,陆红霜忽然睁开眼睛。她看了眼陈凌和宁小妹,还有黑王。随后,她轻盈起身,脚步非常轻的朝外走去。

    她是真怕陈凌会醒过来,毕竟陈凌的修为太变态了。可喜可贺的是,一直到了屋外,陈凌都没有动静。她这才长松了一口气,想必陈凌虽然修为厉害,但是只要不遭受攻击还是不会醒的,。他也是人,不是神啊!

    松口气的同时,陆红霜心中却也有些怅然若失。这种心情是典型的患得患失,但最终她还是咬了咬牙,出了屋子,狂奔而去。她的速度非常快,她想要逃离这里。她怕再这样下去,就会失去了独创天涯的勇气。

    陆红霜奔跑在这条寂静的街道上,偶尔能看见尸灵闪过,这些尸灵就像是孤魂野鬼。实际上,他们何尝不是可怜之人。

    只是突然,前方一道人影出现。陆红霜几乎撞进了这个人怀里。她疾速停住脚步,看清来人时不由吃了一惊。

    来人正是陈凌。

    陈凌一笑,道:“你要是真能走了,我却没察觉到。那我觉得我应该去找块豆腐给撞死了。”

    陆红霜被陈凌发现,心中顿时五味陈杂。好似松了一口气,总之心情很复杂。

    “干嘛一定要走?”陈凌随后叹了口气。顿了顿,道:“从第一次见你,我就知道你戒备心很重。你何必要活的这么累?”

    陆红霜没想到陈凌还会煽情,她心情烦乱,道:“你根本不懂。”:

    陈凌道:“我是不懂,你不说我当然不懂。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谁还没点伤心往事呢。”

    “难道你也有?”陆红霜不由看向陈凌,问道。

    陈凌淡淡一笑,道:“你应该看过我出手,我的搏斗技巧如何?”

    陆红霜不由自主的回答道:“神乎其技!”

    陈凌道:“我们一边回去一边说,免得小妹出了意外。”

    陆红霜点点头,把小妹一个人丢在哪里,她也是不放心。

    两人边走边说。陈凌道:“我从出道到今天,手上的人命至少有七八百条,这是保守的说法。经历的生死险关至少有五十次,每次都差一点就死了。我也失去过很多东西,就算是今天到这里来找彼岸阁,也是身不由己。人生有很多无奈,不能去改变大的格局,就要去适应。逃避是没用的。”

    “你……”陆红霜有些理解陈凌的感悟,也能想象出陈凌的经历的辛酸与成长。她忽然很想了解陈凌,很想去问陈凌一些东西。但是最终,她没有问。她害怕得到一些不想知道的东西。

    回到餐厅里时,宁小妹还在熟睡。陈凌与陆红霜见状相视一笑,轻手轻脚,并未吵醒宁小妹。

    陆红霜这次很快睡着了,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靠在陈凌的身上。陈凌闭着眼入寐,身子丝毫不动。她看着陈凌清秀的面容,感受到他面颊线条中隐藏的坚毅,不由看的痴了。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凌飞扬一行人火速赶往拉尔斯市。

    在他们快要到达时,陈凌瞬间惊醒过来。

    这是一种极度危机的感觉。

    果然已经来了。陈凌立刻起身,先摇醒陆红霜,又对宁小妹道:“我们走!”

    陆红霜和宁小妹看到陈凌神情凝重,也立刻二话不说的起身。陆红霜主动拿了装备,三人一狗,火速出了餐厅。

    血月依然当空,大地一片荒凉,四周都被血色笼罩。边角花坛上,树木枯竭,有些地方长出褐色的草来。

    对方到底来了多少高手,陈凌并不知道。但对方并没有驱动尸灵来围攻,这一点让陈凌并不用疲于奔命。

    这么逃下去终究不是办法。陈凌突然之间很想会一会来人。他对宁小妹和陆红霜道:“我们现在去会一会来人,如果对方很难应付。你们两人和黑王就先离开。我抵挡他们,你们不用担心,还没人能把我给杀了。”

    本来是可以跟陆红霜和宁小妹先分开,陈凌独自去应战。但有些怕中调虎离山计,于是还是决定一起。

    陈凌这次没有逃,最关键的是他也感受到了空气中一种昂昂的战意。与最强的人斗最狠的战斗,这是一个武者,一个盖世英雄最痛快的时刻!

    他感觉危机,一般有两种。一种危机是虽然危险,却有机会。那么这种情况,陈凌一般都要战。另外一种,那就是比如首领要来杀他了,怎么斗都没机会,那是灭顶的。这个时候,陈凌自然想都不会多想,扯伞逃走!

    “会不会有危险?”陆红霜与宁小妹有些担心,陆红霜说道:“要不我们还是先逃吧。”

    陈凌朝两女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陆红霜担忧道:“现在虽然没有尸潮,但会不会他们牵引住我们后,再引出尸潮来围攻?”

    陈凌道:“感觉欺骗不了我,如果真是这个计划,我能感觉出这种灭顶危险。”

    陆红霜见陈凌心意已定,便也不再多说。再则她和宁小妹也确实见了陈凌的谋断,之前击杀那两名九级强者也是他一手策划的。

    这样一想,便对陈凌又多了信心。

    十分钟后!

    长街上!

    凌飞扬一众人与陈凌一行人终于见面了。

    凌飞扬一身白衣,白衣如雪,出尘若仙。翩翩佳公子,带了一群家奴。

    陈凌则是黑色衬衫,之前的白衬衫已经烂了。他带的包里有白衬衫。

    陈凌的气质丝毫不弱于凌飞扬,同样是黑衣如流光,眼神淡然沉稳。身边两位美佳人,便如盗帅楚留香,潇洒不羁!

    黑王也是昂首挺胸!

    两队人马在相距五米之外的地方各自停下。

    这时候陈凌也看到了后面克瑞斯特尔一群人。

    克瑞斯特尔同时也看到了陈凌,看到陈凌这一刹那,克瑞斯特尔眼中闪过惊异之色。

    吉格尔看到陈凌时,她惊骇之中不知该是喜是悲。这一刻,她知道自己选错了路。可世上还有后悔药吃吗?

    陈凌没有死!

    克瑞斯特尔怎么也想不通陈凌为什么会活蹦乱跳的站在他面前。但这时他也知道,如果想活命,只怕只有指望陈凌了。

    陈凌扫了一眼克瑞斯特尔一众,然后便再也懒得看他们了。这群人,从来都不是他在意的人。

    陈凌的目光落在了凌飞扬的身上。

    “阁下就是击杀玄月道尊与石琅邪的高手了?”凌飞扬淡淡的问道。,他的目光波澜不惊。

    陈凌虽然不知道那两家伙的名字,但是现在也知道凌飞扬问的就是他们两人了。当下迎向凌飞扬的目光,同样淡声道:“没错!”

    “好气度!”凌飞扬不由对陈凌赞赏道。

    陈凌淡淡一笑,却不多说。

    凌飞扬道:“本王听说你中了尸毒,还以为你会遭逢不幸,心中惋惜得紧。”

    这句话说的不伦不类,但是陈凌却懂他的意思。

    陈凌也懒得再说废话,道:“既然你我之间难免一战,我们就不绕弯子了。你出手吧!”

    “痛快!”凌飞扬眼中闪现出精光来。他道:“果然不愧是高手,不管胜败如何,你都值得本王敬重。还未请教阁下高姓大名?”

    “姓陈,名楚!”

    凌飞扬也一抱拳,道:“在下凌飞扬。”他这时候不再自称本王,显然是有了结交之意。随后又道:“打是一定要打,但是打之前,我们来个约定如何?”

    陈凌道:“哦?”

    凌飞扬道:“你若赢了,本王放了你的人。任你们离去。本王若赢了,以后你便跟着本王,与本王做个异性兄弟,如何?”

    陈凌便也看出这凌飞扬是个义气中人,很是率性。到了陈凌这个地步,观人之术是不会错的。既然凌飞扬是君子,他自然也就是君子。当下也一笑,道:“这个约定不好,第一,首先你抓的人不是我的人。你要杀要剐,我没有一丝一毫的意见。而我若赢了,我自然是要离去的,难道你还有本事留住我吗?”

    克瑞斯特尔一众闻听陈凌的话,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但是他们也没资格指责陈凌。是啊,人家有什么资格为你们这一群再继续要生要死?你们又做过些什么?没有人天生就欠你们的。

    “好,你说,你要如何?”凌飞扬倒也直接爽快。

    陈凌心中一动,道:“你若赢了,日后我听你差遣。我若赢了,你帮我找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凌飞扬微微一怔,问道。

    陈凌道:“分了胜负再说吧。”

    陈凌说完便迈步站了出来。

    这时候,周淮安却突然跳了出来,道:“我先领教阁下高招!”

    说完,他便雷霆发动攻击。

    周淮安身体一动,瞬间电芒来到陈凌面前。他的手爪暴伸,宛如一头长臂神猿,凌厉的爪风直插陈凌的咽喉。他这一出手,筋梢发动,爪建奇功,手臂伸长,人未到,长臂直接舒展探拿过去。

    他手腕运气,脉络向外扩张,倏然一鼓,一弹,就变得扁扁平平,好像四处晃动的眼镜蛇。

    同时,他的臂肘弹抖,又好像是梨花大枪一扎出去,枪头乱游,对着的虽然是陈凌的咽喉,但真正的落点却覆盖了他整个头部,脸部,甚至下面的胸膛,小腹。

    一瞬间,陈凌整个上半身是完全笼罩在周淮安一爪袭来的手势中。

    就这简简单单的一爪,包含了梨花大枪的枪意,又连带着手腕缠丝,手指上却是鹰爪慑拿的劲,而且周淮安运力,手臂通背,一伸而出好像扁担,非常之长,竟然越过了打击的有效距离。

    周淮安在见到陈凌时,便知道陈凌是真正的高手,丝毫不敢大意。一出手就施展出了浑身解数。

    他这样的功夫,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这也是通背拳中最高的运力技巧,两臂的骨头运通背部,来回滑移,在打击距离之外,突然杀到,打人个冷不防。

    周淮安这一手神乎其技,看的陆红霜与宁小妹叹为观止,心也悬了起来。包括克瑞斯特尔一众,也都觉得,如果是自己面对这一爪,只怕是已经糟了。

    就算是凌飞扬眼中也露出赞许的神色。他没想到周淮安还要出手,而且一出手居然爆发出了如此强大,神妙的招式。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