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5章 龙归大海
    陈凌也只是想要她安全,仅此而已!

    陆红霜随后又道:“据我所知,现在的大千世界里,科技横行。武术早已没落,怎么你会这么强?”

    陈凌道:“很简单的道理,以前没有科技时,大家拳术相当,水平便被限制。现在这个时代,火器厉害。练武之人,要么不练,要练就要练到不惧火器。所以水平自然就提高了。”

    陆红霜道:“那像你这样的高手,大千世界里多吗?你在大千世界里算什么水平?”

    陈凌不由自主摸了摸鼻子,最后道:“你觉得呢?”

    宁小妹则一笑,道:“陈大哥你在大千世界里也一定是顶尖绝顶的高手了,天下第一!”

    陈凌哈哈一笑。陆红霜翻个白眼,觉得宁小妹只要一提陈大哥就有些花痴。这流氓有这么大的魅力吗?

    陈凌则有些脸红,他再无耻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天下第一。当下正儿八经的道:“比我强的人有很多……”

    且不说他们这边的闲聊。

    在长达八个小时的追逐后。

    凌飞扬一众人终于在罗生门市区的一家图书馆里堵住了克瑞斯特尔一众人。

    克瑞斯特尔一众人赶路累了,虽然累,但克瑞斯特尔还是将吉格尔又玩了一次。吉格尔为了生存,也只有曲意逢迎。

    凌飞扬一众人出现在克瑞斯特尔他们的面前时,克瑞斯特尔一众竟然毫无察觉。

    图书馆里!

    凌飞扬一身白衣,白衣如雪,目光如寒锋电芒!他淡扫向克瑞斯特尔一众时,他们除了惊骇失色,竟然不敢看凌飞扬的眼睛。

    克瑞斯特尔一众如临大敌,纷纷抽出了兵器。

    在这个尸灵遍地的世界里,冷兵器比枪要管用,。一枪点射,尸体不死。而大型火器因为没有能源和电源,又是生产不出来。

    小型火枪,威力捉急!

    “全部活捉,别杀了他们。”凌飞扬对周淮安淡冷说道。

    “是,王爷!”周淮安领命,当下眼中绽放出精光,陡然一步踏出。如雷霆电闪,一步之间已经到了克瑞斯特尔面前。刷!一个玄妙擒拿手,瞬间缠绕向克瑞斯特尔持短刀的手腕。

    克瑞斯特尔下意识后退一步,刀尖上撩,便要撩断周淮安的虎口。周淮安手势倏然一手,鬼魅消失。待克瑞斯特尔刀势用老时,手臂忽然抖大枪,瞬间点射而出。一指点射在克瑞斯特尔的短刀之上。

    克瑞斯特尔瞬间如遭电击,短刀被电流一震,脱手飞出。周淮安接着又前踏一步,身子闪电旋转,背对克瑞斯特尔,一肘反点在克瑞斯特尔的胸腹上。

    克瑞斯特尔闷哼一声,摔飞出去,猛吐一口鲜血。

    从周淮安出手,擒拿手,缩手,弹射,进步缠,海底肘!一连串的搏斗技巧鬼斧神工,电光石火。克瑞斯特尔仅仅在两秒之内便被周淮安击飞在地。

    与此同时,范思密与布罗以及夏西亚也终于持刀砍向了周淮安。三刀都快如电光石火,分三个方位将周淮安笼罩住。

    周淮安之所以进步转身缠,也就是为了应付他们三人的进攻。一肘击飞克瑞斯特尔的同时,周淮安一脚顺势一扫,便扫翻了范思密。接着身子一斜,躲开布罗的刀势。

    而面对夏西亚的一刀,周淮安几乎是同时作出的反应。一掌横切向夏西亚的短刀。

    他竟然是要以肉掌对短刀的锋芒!这简直就是疯子的做法。夏西亚虽然不是绝顶高手,但是力气却也是很强的。一刀下来,斩金截玉。就算是陈凌的肉掌也承受不住短刀的锋芒。

    夏西亚发下狠心,要一掌切开周淮安的手。他就不信这个邪了。

    可是事实证明,夏西亚终究是太天真了。

    眼看周淮安肉掌接近夏西亚短刀的锋芒,周淮安的横掌变竖掌,贴着刀的锋芒,一抽一抹,一弹!

    啪嗒一声!

    短刀断裂!周淮安眼中神光闪过,掌势顺着进发,一掌击飞夏西亚。

    最后便只剩下一个布罗。

    布罗眼见这情状,已经吓破了胆,持着刀,不知道该不该劈。周淮安却不跟他客气,直接一脚踹翻了他。

    随后,周淮安回到了凌飞扬的身边。

    “就是这么一群饭桶,居然让玄月道尊和石琅邪栽了跟头?”凌飞扬冷笑一声。

    五分钟后,克瑞斯特尔,范思密,布罗,夏西亚屈辱的跪在了凌飞扬的面前。至于吉格尔,凌飞扬倒未为难她。只让她乖乖待在一边。

    “想活命,就老实回答本王的问题。”凌飞扬说道:“本王耐性不好,不喜欢废话,明白吗?”

    凌飞扬说的是华夏话,克瑞斯特尔却是不懂。于是一脸迷惘。

    凌飞扬也醒悟到了这个关键问题,不由有些头大。他冷冷扫视众人,道:“没一个人听的懂本王的话吗?不懂就没有价值,本王留你们何用!”说完之后,杀气隐现。

    “我能说中文!”这时候吉格尔站了出来。

    吉格尔的母亲是华夏人,所以她自幼便也学习中文。

    凌飞扬松了口气,便开始询问。一切由吉格尔来回翻译。

    “新能源在哪里?”凌飞扬第一个问题就是问新能源。问的是克瑞斯特尔。

    “在科密州府的乡下一个矿场里。”克瑞斯特尔很没有节操的迅速回答出了这个至关重要的机密。

    “你们找到新能源是打算干嘛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的机器还能用吗?”凌飞扬道。

    “回王爷!”克瑞斯特尔说道:“机器这么多年一直用黄油保养,未曾生锈。只要新能源找回,便可以发动。”

    “都是些什么机器?”凌飞扬继续问道。

    克瑞斯特尔不想说出来,但不知道为何,面对凌飞扬的威严,他竟然不敢说一个假字。当下一五一十说出了战斗机,系统导航导弹等等。连威力都说了出来。

    凌飞扬听后不由倒吸一口冷气,这件事果然事关重大。一旦被这些人找到新能源,那么神皇宫还不给他们直接飞到天空中给就地轰炸了?

    太可怕了!

    凌飞扬问完了这些问题,又道:“你们还有的同伙呢?为什么不一起走?如果你们那位高手在的话,本王这次抓你们也没那么顺利。”

    克瑞斯特尔当然不好意思说是他抛弃了同伴。他支支吾吾的,凌飞扬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吉格尔连忙道:“王爷,因为那位高手不幸中了尸毒。我们想要快点把新能源的消息带回去,所以……”

    凌飞扬是个人精,立刻就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他鄙夷的看了吉格尔这群人一眼,道:“所以你们就任他自生自灭对吗?”

    吉格尔说不出话来。

    凌飞扬摇摇头,道:“不敢想象。如果不是有那位高手在,凭你们这群饭桶,早死了无数次了。可你们倒好,抛弃的还真是一点都不脸红。”同时,他的心也沉了下去。他这次出来最重要的是想会一会这个高手。如今这个高手竟然中了尸毒……

    失之交臂啊!

    “那位高手到底是何许人也?”凌飞扬向吉格尔问道。

    吉格尔如实回答了陈凌的那番说辞,是从大千世界里掉下来的。

    “这样一名绝顶高手,竟然死于尸毒,可悲可叹!”凌飞扬心中一阵惋惜,随后道:“不管如何,本王也要回去看一看这位高手的遗容。”

    十个小时终于过去了。

    陈凌的尸毒与霸王血完全融合!

    细胞全部改造成功。

    陈凌一直盘膝坐在一间破败的楼房里。宁小妹与陆红霜以及黑王目光炯炯的看着他。

    这时候陈凌睁开了眼睛,他的眼中绽放出如太阳光耀眼的神光。同时,两女也感觉到了他身上有一股和煦的清气。

    “怎么样?”陆红霜与宁小妹关切无比。

    陈凌站了起来,他也在观察自己的身体。与以前似乎不同了,但具体哪里不同又说不上来。

    但不可否认的是,所有的力量气血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汹涌澎湃的气血,强大无匹的信心全部充斥在胸中。这时候陈凌纵步出了房屋,突然朝天一声长啸!

    啸声直冲云霄!憋屈这么久,这是最痛快的释放……

    虎出牢笼,浅滩神龙终归大海!

    听着陈凌欢快的啸声,陆红霜与宁小妹以及黑王都跟着欢快起来。她们心中的喜悦并不比陈凌少。陈凌是这样的大英雄,如何能够憋屈呢。

    宁小妹与陆红霜和黑王一起出了屋子,看着陈凌。陈凌的啸声中带着奇异的穿透力,让人一听便可以感觉到发声的人,其力量浩瀚无匹!

    宁小妹看着陈凌,她忽然想起小时候在书里看到过的一段话。

    这时候,这段话特别对应她的心情。

    那段话是……传说里,若有奇迹,就能够在森林里看到绿光。那天我们站在那里,日落尽头,绿光降落

    与陈凌在一起,似乎就是一段充满刺激的奇幻旅程。

    陈凌不用再回答陆红霜和宁小妹,她们都已经知道他已没事。

    不过此刻,却是因为陈凌的啸声引来了不少尸灵。

    陈凌心中一动,他朝前方几名尸灵快步走去。

    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意外的惊喜。这些尸灵对他视若无睹,完全不进行攻击。

    陈凌立刻肯定了自己的想法,现在的自己已经完全不害怕尸毒,尸灵也不会攻击自己。这种情况就像是得了天花,痊愈之后就再不会沾染天花一般了。

    随后,陈凌很不地道的将这几名尸灵给消灭了。这下就是完全的打靶子了。以前的尸灵好歹还朝他扑腾,现在就是完全无辜的路人被陈凌扫死了。

    这下陈凌就等于是在这中千世界里拥有了一张免死金牌。陈凌欢喜之余还是觉得有些东西自己没有挖掘出来。

    他刚才一拳扫翻尸灵时,觉得手臂上的感觉有些不同。力量,气血有种异常活跃的感觉。

    陈凌陷入思索,宁小妹和陆红霜跑过来。

    陈凌忽然伸出指甲在自己手上狠狠的划了一条口子。皮肤非常坚韧,不易划破。

    这还不算!被划开的口子比较深,流出鲜血来。但很快,陈凌自己并未运用气血,而血却自动的停了。而且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结痂!

    不到一分钟,陈凌的伤口处已经结痂愈合。恐怕不到半个小时就能恢复如初。

    宁小妹和陆红霜看到这一幕,都觉得神奇无比。

    陈凌觉得肯定还有什么东西是自己没发现完全的,不过应该都是好事,不必纠结。想想自己的运气还真是不赖,这一次居然再次因祸得福了,。

    那么这样看来,以自己的气运,要找到彼岸阁也不是不可能了。

    陈凌这一刻信心十足。

    随后,陆红霜道:“接下来我们朝那里走?”

    陈凌微微一笑,道:“当然是去比克首都。”

    陆红霜眼神顿时黯然下去,道:“我就不去了,既然你已经没事了。那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吧。”

    宁小妹急了,道:“那怎么行,现在凶险未卜,红霜姐,你必须和我们一起。”

    陆红霜浅浅一笑,故作洒脱,道:“我一个人已经习惯了,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一起去比克首都吧。”陈凌说道。

    陆红霜扫了陈凌一眼,没好气的道:“你说去,我就去吗?”

    陈凌微微一笑,道:“红霜,你和我,还有小妹,黑王,我们四个现在是生死患难的好朋友。这个中千世界里,不管别人如何,但我希望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相互扶持。我还要找彼岸阁,也需要你的帮忙啊!”

    宁小妹握住陆红霜的手,道:“是啊,红霜姐,陈大哥一个人在这里孤零零的,你不帮他,他多可怜啊!”

    “他可怜?”陆红霜翻了个白眼。

    陈凌连忙道:“很可怜的,陆女侠你就行行好,帮帮我吧。”

    陆红霜道:“去去去去,边儿玩去。”

    陈凌见耍赖不行,便又正色道:“红霜,如果我找不到彼岸阁,注定也要待在这里。咱们几人一起也是相互有个照应。如果我找到了彼岸阁,我们可以一起出去。你说是吗?”

    陆红霜有些向往,又有些为难,道:“但我曾经发过誓,绝不再进比克首都。也不去蓝氏。”

    “为什么?”宁小妹与陈凌同时好奇的道。

    陆红霜摆摆手,道:“不说也罢。总之我真不能去比克首都。”

    “小妹,我单独跟她说两句。”陈凌说完便拉住陆红霜的手,朝屋子里走去。

    陆红霜微微挣扎一下,没挣扎开,也好奇陈凌到底要说什么。便随他进屋了。

    “不管你说什么,我是不会去比克首都的。”进屋之后,陆红霜很认真的说道。

    陈凌看向她的眼睛,她的眸子里如有一泓秋水。陆红霜跟他对视一瞬,立刻脸蛋微红。

    “这样居无定所的日子有什么好过的,你应该去过点正常人的生活。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至于还要发誓不去比克首都。比克首都的全体人民都跟你有深仇大恨,你这女人,怎么这么矫情呢?”陈凌丝毫不客气的说道。

    陆红霜闻言顿时大为不悦,狠狠瞪了眼陈凌,道:“你懂个屁,你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资格这么说?”

    陈凌显得不屑,道:“我是不知道,不过我想来想去,你就是矫情。懦弱,不敢面对现实。”

    陆红霜道:“懒得跟你说。”便要离开。陈凌一把抓住她的手,道:“陆红霜,你必须跟我去比克首都。”

    “凭什么?我欠你的啊?”陆红霜不悦的说道。

    陈凌的心思很简单,一个女孩子,长期居无定所在这样的环境下,太tm凄惨了,。所以陈凌烂好人的心理发作,一定要拯救她。再则,陈凌其实也是喜欢她的。自然希望她能过的好好的。

    “这样吧,等我找到彼岸阁,我带你离开这个中千世界。如果我找不到彼岸阁,到时候我陪你浪迹在这个中千世界,怎么样?前提是你要陪我找彼岸阁。”陈凌说道。

    陆红霜脸蛋顿时红了,道:“我才不要你陪我呢。”但是心中却突然如小鹿乱撞,陈凌的提议真是太诱惑了。她这些年,心里也算是古井不波了。但是面对陈凌,还是不可避免的就像回到了少女时代。

    “你慢慢考虑吧,不过你想一个人离开是绝不可能的。”陈凌说道。

    陆红霜忍不住道:“为什么?”

    陈凌看向陆红霜,一字字说道:“不放心你,这个理由充分吗?”

    陆红霜感受到陈凌的眼神,她不自觉的觉得陈凌的眼神中有情意。但其实陈凌的眼神就是一种比较真诚的。

    陆红霜脸蛋微红,微微不自然的道:“有什么不放心的,我这几年一个人过的也挺好。”

    陈凌不由头疼,觉得这女人真是倔强啊!有种想打她屁股的冲动。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