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3章 王爷
    更要命的是,现在没有了天府联盟一众人的踪迹。即使再派高手过去,显然也已经来不及了。

    胡子春沉默一瞬后,眼睛一亮忽然道:“陛下,微臣心中有一个人选,一定可以完成任务,去将这群人杀了。”

    神皇陛下眼中绽放出精光,随后道:“你是说……”

    “对,就是他!”胡子春知道,显然陛下和自己想到了同一个人。

    神皇陛下眼神变的复杂起来,道:“如果让他去,朕也知道是万无一失。可是朕跟他积怨已久,如何能开这个口。”

    “不管怎么说,王爷也是神皇宫的人。他一定不会坐视不理。陛下,西侵的大计已经刻不容缓,我们何不刚好趁这个机会与王爷重修旧好?”胡子春说道。

    神皇陛下陷入默然。

    胡子春立刻揣摩圣意,道:“陛下,只要您允许,微臣愿意代劳。”

    神皇陛下沉吟一瞬,随后道:“好,你着手去办吧。务必要知道新能源的下落,那些人一个也不能放过。”

    胡子春点头,随后恭敬退下。

    胡子春这位内阁大臣离开宫殿之后,立刻有人抬轿子载他回府。

    神皇王朝内,一切都是古代的制度,就连街道都是。

    所有人的打扮也是华夏古代制!

    如果陈凌突然出现在这里,一定以为这儿是在拍电视剧,或则以为自己穿越了。

    胡子春回府后,第一件事便是召见他的第一幕僚秦守新。

    秦守新四十来岁,一副师爷的打扮,黑色长衫。

    “你代我修书一封给飞扬王爷,就说是陛下的意思,希望他能去将新能源事件完美解决。”胡子春道:“新能源的事情陛下很担心,没想到玄月道尊也将事情弄砸了。这些道派中人,就是没办法信任。”

    秦守新惊愕道:“老爷,您说修书给……谁?飞扬王爷?那位战魔王爷?”胡子春点头,道:“没错!”

    秦守新道:“可是飞扬王爷和陛下?”

    胡子春道:“飞扬王爷怎么了?他和陛下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当初也不是因为皇位,而是一个女人。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该了结的也该了结了。我看陛下和飞扬王爷也就是都拉不下脸来。”

    秦守新见老爷有些不耐烦了,当下便连连道:“好的,老爷,我这就修书。”

    胡子春点头,又道:“还有,你着重写下新能源的来龙去脉。另外也要交代天府联盟中出了一位绝顶高手。这样飞扬王爷的兴趣会大一些。”

    秦守新点点头,道:“好的,老爷。”顿了顿,道:“不过老爷,据说天府联盟中的那位高手将玄月道尊和石琅邪都杀了。只怕真是位先天级的高手。飞扬王爷前去会不会……”

    “你觉得呢?”胡子春冷笑道:“这么多年来,你见过飞扬王爷遇到对手了?玄月道尊和石琅邪强则强矣,但当初飞扬王爷早说了他们,空有力量,莽夫一个。你要知道,飞扬王爷这么多年来,在大荒中经历了多少生死厮杀?战魔这个称号是白来的?”

    秦守新随后便也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他也听说过那位战魔王爷,是绝对的神皇王朝武力第一人。

    就算是玄月道尊这种九级强者看见了飞扬王爷,那也只有跪地匍匐的份儿,大气也不敢出一个。

    如果天底下还有飞扬王爷杀不了的人,那只能说这个人已经不是人了。而是……神!

    在一片荒芜的中千世界里。

    这里是一片大山!

    大山已经全部荒芜,褐色的草丛生。如果仔细看,应该能看出这里以前是山明水秀的好地方。

    在山下有一个道观!

    道观前后都很整洁,并且,在这荒芜的地方,居然还生存了不少的绿色植物。

    道观的青石铺一路延伸到山脚下。

    这里没有一个尸灵敢前来打扰。尸灵对这里有种本能的畏惧。

    道观里同样干净整洁,还有一股檀香的味道。

    大殿里,一名男子盘膝坐在蒲团上。他穿了一身白袍,当真就如电视里潇洒如玉的翩翩佳公子!

    这男子闭目时,天地跟着寂静,沉静。仿佛宇宙星河都在环绕着他一般。

    便也在这时,一名青衫男子拿着一封书信进来了。

    青衫男子一进道观,白衣男子便睁开了眼睛。青衫男子恭敬的抱拳作揖禀报道:“王爷,神皇宫送来加急文书一封。”

    白衣男子眼神中微微有了波动,抬眸道:“呈上来!”

    青衫男子道:“是,王爷!”说完便将书信递了过来。

    白衣男子接过书信,他站了起来,打开书信看了起来。

    好半晌后,白衣男子微微一笑,道:“皇兄始终还是拉不下脸来。不过这次既然肯让胡子春来本王,看来也是有心让本王回神皇宫了。”

    青衫男子不免好奇的问道:“王爷,您想要回神皇宫?”

    白衣男子微微一叹,道:“本王和皇兄多年感情,当初两人龃龉也是因为一个女人,被逼到了那个境地。即使本王当初如此大逆不道,皇兄却不也是一直没有怪罪吗。”

    青衫男子道:“王爷,您若真打算回神皇宫。属下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白衣男子道:“淮安,你我主仆二十多年,有什么是不能讲的。你但说无妨!”

    淮安姓周,周淮安自小便是蒙这位王爷收养教导,可说王爷待他是恩重如山。

    周淮安的修为已然到达了八级强者,而且他跟所有九级强者不同的是,他随王爷去过大荒,生死恶战过那些大荒异兽。实战经验可说绝对丰富。

    白衣男子便是战魔王爷凌飞扬!

    周淮安当下便道:“王爷,陛下虽是您亲兄弟。但他终是神皇宫的主人,这么多年来厚待您,也未必就是因为您是他的兄弟。事实上,谁又有本事能奈何王爷您呢?”

    凌飞扬淡淡一笑,道:“本王明白你的意思。你的武功是本王教的,在打法上,本王给你演示过很多。一个真正的高手,不可能是莽夫。所以,你说的这些,本王当然明白,当然懂。只是你始终不明白本王和皇兄之间的兄弟情分。”顿了顿,道:“对了,这次有些意外。居然有人将玄月道尊和石琅邪给杀了。据悉还是他们两人一起去追杀天府联盟的。能够将他们两人击杀,看来这次天府联盟中确实是出了一个高手。这个高手已经勾起了本王多年未起的战斗意志,很难得。”

    周淮安看到凌飞扬眼中绽射出精光,精光中多的是喜悦。这是一种寂寞百年,一朝终于有了对手的喜悦。

    随后,凌飞扬又是一叹,道:“希望这个人不要让本王失望。”

    周淮安也有些跃跃欲试,道:“王爷,到时候您可否让属下打个头阵!”

    凌飞扬怔了一下,随后道:“这个人能同时杀了玄月道尊与石琅邪,力量肯定在你之上。就看打法了,打法不行,也不会是你对手。也好,到时候让你试试手。”

    “多谢王爷!”周淮安大喜。

    凌飞扬一笑,接着又道:“你去召集苏锦以及四大家将,让他们用最快的时间查出天府联盟的人的下落。出事地点是在皮尔州,顺着这条线去查。”

    “是,王爷!”

    皮尔州内。

    陈凌一众人藏身的法国西餐厅内。

    陈凌依然在盘膝被动接受细胞改造,陆红霜忽然问道:“你的身体还需要多久才好?”

    陈凌睁眼,回答道:“至少还需要十个小时。”

    陆红霜道:“我总觉得有些不安,这十小时内怕是要出什么幺蛾子。”

    宁小妹与黑王闻言全都看向了陆红霜,黑王倒是听不懂,所以有些迷惘。宁小妹则是担忧起来。

    陈凌沉声道:“我也觉得没底。问题出在哪里?”

    陆红霜道:“只怕神皇宫里有什么特殊的手段,能很快得知这里的情报。”

    陈凌道:“那两个九级高手来的很快,说明是神皇宫就近派的人。如果神皇宫知道了我们这里的情况,再度就近派人……”

    那将会是危险无比!

    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所以陈凌一众人也不敢就如此心安理得的待在这里。

    陆红霜道:“还有,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那两名九级强者会这么准确的找到我们?神皇宫的人从来不懂什么高科技。再则这个中千世界里,一切科技都已灭绝。那两名高手却像是拥有全景摄像头似的。太古怪了!”

    陈凌脸色微微一变,道:“只怕是我们身上被沾染了某些与尸灵相同的气味。他们能指挥尸灵,便也一定对这些气味有特殊的感觉。”

    陆红霜当即起身,道:“我们立刻走,这里不能待了。”

    宁小妹则二话不说,收拾包裹。

    “迅速离开皮尔州,加急赶路。”陆红霜说道。

    “我看不如这样……”陈凌沉吟起来,忽然说出四个字,“祸水东引!”

    “什么意思?”陆红霜不解的道。

    陈凌道:“你说离开皮尔州,还是想要去比克首都对不对?”

    陆红霜点头,道:“你的目标也是比克首都,小妹也是要回去的。我们当然要朝比克首都赶去,不然岂不是南辕北辙。我们的食物和水太少了。”

    陈凌道:“我现在不需要别的,只需要十个小时的时间。回拉尔斯市,回拉米奇镇。只要我们的方向不是比克首都,那么神皇宫的人就不会着急杀我们。他们会根据这种特有的气味去追杀克瑞斯特尔一行人。我这么说是基于两个论点,第一,神皇宫就近派人,人不会多。第二,神皇宫看来很担心新能源的事情被天府联盟知晓。”

    陆红霜眼睛一亮,终于明白陈凌说祸水东引的意思了。她冷冷一笑,道:“那就希望克瑞斯特尔他们好运吧!”

    说完,便对陈凌道:“我背你。”

    陈凌点点头。

    也只有陆红霜背陈凌,因为黑王虽然挺高大的。但尼玛再高大也是头狗啊,陈凌一个成年人骑上去,两腿都没地儿放。

    而宁小妹修为弱,拿装备正合适。

    至于消灭一般的尸灵的任务,那就交给黑王了。

    三人一狗,迅速上路。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将身上的气味驱除掉。但是这里没水,如何能成?衣服上沾染了气味。众人总不能不穿衣服吧?

    陈凌被陆红霜背上时感觉怪异极了,而且陆红霜还得托着他的臀部,这是因为他的手上没多少力气,不能牢牢抓住陆红霜的肩头。

    血月当空!

    夜色中,陈凌一行人的速度行进的并不慢。陆红霜将身体的起伏频率放的很低,尽量不颠簸到陈凌。

    宁小妹跟随在身边,小丫头显得很是恬静。陈凌看向她时,她会立刻抬头回以甜甜一笑。一笑之间,两个小酒窝便露了出来。不得不说,宁小妹也是很乐观的性格。

    至于陆红霜则是冷艳,与宁小妹是截然不同的性格。但两女对于陈凌来说,都有着不同的魅力。

    陈凌干咳一声,呼吸显得急促。低声道:“我也不想啊!”陆红霜也不是不明白事理的人,便也知道男人有这反应也是情理之中。

    宁小妹听到陈凌咳嗽,立刻关切的问道:“陈大哥,你是不是不舒服?”

    陈凌连说没有。宁小妹这才松了口气。

    陆红霜刻意加快脚步,对陈凌低声警告道:“你赶快收敛你的心猿意马,再这样我把你丢给尸灵吃了。”

    陈凌郁闷的道:“好,我试试。”两人嘀咕之间,宁小妹赶了上来,她嫣然一笑,道:“你们聊什么秘密呢?”

    陆红霜咬牙道:“他太重了。”

    宁小妹连忙道:“要不我来背陈大哥吧,红霜姐你休息一会。”

    陆红霜道:“不用了,他祸害我就够了,省的再祸害你。”宁小妹道:“啊?”这句话听的她云里雾里。陈凌却是懂陆红霜的意思,自己对她耍流氓也就够了。不要再去对宁小妹耍流氓了。

    陈凌其实也挺害怕这种情况发生,他看见宁小妹,总是有种不自觉的怜爱,犹如亲妹妹一样的怜爱。但是对陆红霜却会有种超乎寻常的性痴迷!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