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2章 黑王
    黑衣美女冷冷道:“我若不还呢?”

    陈凌冷声道:“只怕由不得你。”

    黑衣美女道:“你也是男子汉,大丈夫。送给我之前,可没说要条件。现在要反悔,这是男人的作风吗?”

    陈凌心里也火了,低声下气说了半天,什么也没得到。当下更不客气的道:“少tm给我说这套。我之前给你,是因为我觉得我们都是人类。在这个炼狱世界里活着不容易。但是你明明知道有活路,动动嘴就可以告诉我,你却丝毫不肯吐露。所以,这水龙果,老子就算丢了喂给狗,也不给你。”

    黑衣美女眼中露出寒意,道:“你这意思是我连畜生也不如?”

    她这一发怒,顿时有种令空气都凝固的寒冷之感。而且隐隐的杀气变的外放,竟然是动了杀意。

    这杀意一动,黑色藏獒也立刻感觉到了。他放开腐尸小男孩,全身毛发倒竖起来,怒视向黑衣美女。

    这畜牲现在跟陈凌是绝对的同仇敌忾。

    黑衣美女忽然缓缓开口,道:“我叫陆红霜,你记好了。”

    陈凌微微意外,这会儿怎么又主动说名字了。转瞬之间马上又明白了,这女人是要自己记好她的名字,然后知道自己死了是被谁杀的。

    一股子怒意从陈凌心中生了出来,冷冷一笑,道:“看来你今天是非杀我不可了?”

    陆红霜道:“是你自己找死!”

    陈凌哈哈一笑,道:“我明白了。”

    陆红霜道:“你明白什么?”

    陈凌道:“你先前见我拿了水龙果,便想来杀了我直接抢走,因为在这个地方,没有任何法律的约束。弱肉强食嘛!但你觉得杀我还需要一个理由,所以问我是不是想跟你上床。只要我一答应,你就会心安理得的觉得我是个好色之徒,可以杀掉。结果,我让你意外了。所以你觉得很不开心,于是态度很冷。”顿了顿,道:“你这个女人,简直就是脑子有病,神经不正常。纵使我说想上床,也是你先提出,你有什么资格杀人?若是我见了你,二话不说欲对你不轨,你再想杀,这还勉强说的过去。”

    “说完了吗?”陆红霜不为陈凌言语所动,冷冷的问。

    陈凌道:“说完了。”

    陆红霜道:“那就受死吧!”说话间,她手朝腰肢一搭,便是要抽出短刀。

    陈凌眼光如电,那里容她抽刀。玲珑步法展开,一闪之间,一步踏至陆红霜的面前,龙爪手展开,截她手脉。

    刷!

    陆红霜忽然电闪后退!

    退的好快好快!陈凌这一截脉竟然截了个空。

    陆红霜这时候双眼中露出惊人寒芒,双短刀抽出,寒光秋水,刀锋寒芒!

    陆红霜同时眼中闪过讶异的看向陈凌,陈凌刚才这一踏步,一截脉,终于让她知道陈凌是位厉害的高手。她是在那一刹,展开神妙的步法,加上心力激变,等于是施展了全身解数,方才躲避开去。

    陆红霜不敢小视陈凌了。

    陈凌也不敢小视这娘们了,刚才一抓,虽然没用动用全部力量,可是也太出他的意外了。

    且说这时,陆红霜动了。她脚在地上一蹬,如一道电光电芒,瞬间踏至陈凌面前,上下两刀横拉。一拉之下刀气猛烈,杀机森然。

    这一拉,稍有不慎,立刻就是血溅当场。这其中的力量可以将一个人瞬间开肠破肚。这个女人是当真下了死心要杀自己。

    艹了!

    陈凌所有的怒火被全部激发出来了。没仇没怨的,这女人就因为言语不合便要杀了自己。若遇到的不是自己,是另外的人,可能就这么冤枉死了。同时,陈凌也在想,到底死在这女人手上有多少怨魂?

    好,今天就得好好教训一下你。

    陈凌面对上下两刀横拉,倒踩莲花展开。陆红霜见陈凌闪开,立刻雷霆跟上。双刀挽出刀花,刀身发出嗡嗡之音。陈凌只觉眼前刀光一闪,寒意逼人。只是一瞬,刀已经到了他的眉心处。

    陆红霜的身法和速度当真是恐怖到了极点。只不过,她眼看要杀掉陈凌,可陈凌却消失了。

    凭空消失了!

    接着,陆红霜便觉背后一股浩瀚澎湃的力量袭来。脑袋上一沉,一黑,连呼吸都喘不过气来。这一瞬间,有种天地失色,混沌初开,一个拳头从混沌中出来,掩盖所有光华的感觉。这是一整座须弥大山压来的感觉。

    陆红霜惊骇失色,立刻朝前一扑,接着就地一滚!在这等压力之下,她想到的只有逃走,不敢抗拒。

    原来在刚才,陈凌倒踩莲花避开,便也知道这女人的恐怖厉害。知道她要紧跟上来。陈凌倒踩炼化,玲珑步,羚羊挂角,三种身法展开。一瞬间便到了陆红霜的身后。接着陈凌毫不客气,就是一招须弥印盖了下去。

    须弥印,天下无双,刚猛盖世!

    陆红霜滚了出去,这时候,黑色藏獒毫不客气的扑了上去。黑色藏獒一直紧盯着,这时候简直就是截住陆红霜的去路。

    不止如此,陈凌也立刻扑了上来。

    陆红霜顿时危机四伏,她来不及站起,黑色藏獒攻击过来,陈凌攻击过来。当真是腹背受敌!

    陆红霜也当真了得,接着平地直接朝前一窜。一窜之下,刀光旋转,左手刀斩射黑色藏獒。右手刀随着身子旋转至正面,刀光一闪,便是斩向跟来的陈凌。

    黑色藏獒头一偏,躲开了这出手一刀,不过它的速度也缓了下来。

    陈凌龙爪手擒来,却是面临陆红霜仰躺地面,正面朝上。那一刀刚好斩向他的手心。

    刀光森寒,快若电光!

    惊鸿,危机!

    陈凌龙爪手倏然成拳,犹如乌龟缩头,又突然下沉,这下便让陆红霜斩了个空。陆红霜脚下又若奔雷蹬向陈凌。脚锋如刀锋,凌厉无双!

    陈凌毕竟是一扑之下,变化已经到了尽头。这时候只能一手成拳震荡陆红霜持刀的手。这一荡之下,陆红霜只觉手上有万伏电流击中她。短刀立刻脱手而飞,接着,陈凌扑来时,伸出一脚挡住陆红霜的腿刀。

    这还不算完,陈凌是合身而扑的。整个身子眼看要压在陆红霜身上。陆红霜刀已震出出,另一只手立刻成指刀戳向陈凌的眼睛。陈凌的变化更快。另一手也出,直接按在了陆红霜傲人的上。然后借力一滚,滚到了一边。

    这一摸的弹性真个**到了极致。

    陆红霜顿时怒的如炸毛的狮子,满脸通红,这是羞怒交加啊!

    陈凌刚滚在地上,陆红霜便一瞬间翻滚着骑在了陈凌的身上。提拳怒砸陈凌的脸门。

    不过这个危险当口,陆红霜却是没有在意。提拳怒砸,跟鲁智深打镇关西似的。

    可陈凌终究不是镇关西,他施展出一记窝心捶,窝心捶中藏了心印胎拳。就像拳头中有一头蓝鲸似的,发出咕咚的心跳声。

    陆红霜拳头有千钧之力,但偏偏被陈凌窝心捶挡住。同时,陈凌窝心捶收拢,将她的拳头牢牢固定在手中。陆红霜顿时惊骇失色,她这一拳之力可开山裂石,没想到陈凌这个变态居然硬生生的接住,并反制住了自己。陆红霜恼怒之下,杀意更加猛烈。直接一头猛磕,砸向陈凌的眼睛。这一下也还真是狠毒,不打死陈凌不罢休。陈凌只一个乌龟缩头,一缩一偏,便让陆红霜磕了个空。陆红霜砸空,又立刻嘴一横,咬向陈凌的耳朵。

    她这一番攻击,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陈凌这时候一腿提膝,砰的一下撞在陆红霜的翘臀上。

    陆红霜的臀被磕中,顿时剧痛无比你,同时万伏电流加着巨力,将她磕扑了出去。

    她扑出去,本来要摔个狗吃屎。她立刻手掌在地上一按。翻身欲起,这时候,黑色藏獒攻了过来。

    陆红霜暗暗叫苦,一脚踢向黑色藏獒。黑色藏獒躲开,可这时,陈凌也扑了过来。陈凌一把直接骑在了她的身上。骑在她的小腹下方,这姿势,跟男女交合的部位是一样一样的。陆红霜提拳砸陈凌,陈凌一把抓住她的手。

    她又提另一拳,陈凌又将其控制住。一瞬间,陈凌骑住陆红霜的身子,又控制她的双手,让她动弹不得。

    陆红霜急剧起伏,脸上羞怒交加。

    她倒真是个烈性子,居然一口痰吐向了陈凌。

    噗!

    陈凌也一口痰出,他的痰冲击力大,抵消了陆红霜的痰。于是两口痰都砸在了陆红霜的脸蛋上。

    陆红霜双眼喷火,怒得几乎要燃烧了。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

    她活这么大,从未受过这等侮辱!

    陈凌冷冷看着陆红霜,陆红霜怒视陈凌。两人姿势暧昧至极。

    其实陈凌也挺郁闷,这口痰吐出纯粹是本能反应。谁让她丫的先吐的。

    陈凌自然也不愿跟这女人认错,他看了陆红霜一眼,道:“我现在问你几个问题,你老实回答我。答的我满意了,我就放了你。否则……”

    陆红霜怒目道:“你休想我对你说一个字。有本事你杀了我。”

    陈凌冷冷一笑,道:“杀倒不会杀你。你若真不说,我便将你先奸,然后你的衣服,把你扔给那堆尸灵。”

    陆红霜冷笑道:“在这个鬼世界里,没有一个正常人,你要强奸,难道我会怕吗?老娘也正愁没男人享受呢。”

    陈凌冷哼一声,他是个人精,从陆红霜语音里的一丝颤音中判断出她只是虚张声势,色厉内荏。

    当下,陈凌邪邪一笑,道:“也好,是你逼我这么做的。像你这么有味道的妞,我今天非得好好享受不可。”说完便伸手啪啪两下,在陆红霜的双臂上截脉打穴。

    这两下,立刻封住了她的血脉。让她气血运不上来,如果要强行运气血,便立刻血管爆裂。

    陆红霜脸上还有一口痰,她俏丽的脸蛋上此刻表情说不出的惊惧。但她又极力掩饰。这种神情真是有趣到了极点。

    她装作不在乎。陈凌干脆伸出一只手,抚摸上了她的。傲人的,充满了弹性与柔软。

    陈凌触到她时,明显的感觉到她浑身战栗了一下。直觉告诉陈凌,这女人还是个处。陈凌也懒得同情她,刚才若不是遇到的是自己,常人早给她杀了。这女人的身手不弱,放到大千世界里,也是个通灵高手。

    不过她的修为不是内家拳,与黑色藏獒有些相同。都是通过身体肌肉的强大,让肌肉与劲力融合,这是属于明劲的力量,可是她们的明劲已经强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这种明劲的打击力,类似丹劲通灵的力量了。

    内家拳走内里钻透螺旋之力,暗劲之力。

    而陆红霜和黑色藏獒则是摧毁之力。

    陈凌抚摸上陆红霜的……,便也在这时,陈凌忽然看见陆红霜的眼角流露出一滴晶莹的泪水。

    陈凌顿时呆住了,他这辈子最见不得女人流泪。

    当下心中一颤,便收回了手。

    随后,陈凌翻身离开陆红霜,站了起来。陆红霜也立刻站了起来。她并未朝陈凌攻击,因为她的双手被制住了。另外,她也知道不是陈凌的对手。她这时候也才理解了陈凌所说的,比高手还高几个档次是什么意思。

    陈凌微微叹了口气,道:“我来这儿才一天,这里任何信息都没有。我想找条活路,这很过分吗?”

    陆红霜不语。

    陈凌再度一叹,突然伸手,将她的血脉解开。随后道:“算了,你走吧。”

    陆红霜第一件事便是将脸上的唾沫抹干净,随后又向陈凌道:“我可以走了吗?”

    陈凌点点头,意兴阑珊的道:“走吧!”

    陆红霜转身去捡了两柄短刀,便要离开。走出一截,忽然停住,将那颗放入兜中的水龙果取出,对陈凌道:“给你!”

    她一抛而出,陈凌伸手接住。水龙果已经被压坏了,不过还能吃。

    陆红霜给了水龙果,转身便毫不犹豫的走了。

    陈凌郁闷不已,便将水龙果和黑色藏獒一起吃了。

    等吃过水龙果后,那陆红霜也已经走的无影无踪了。

    黑色藏獒始终保护着它的腐尸小男孩,那小男孩在血月照射下,又变得格外凶猛。不过任凭它如何,也没伤到黑色藏獒分毫。

    黑色藏獒的肌肉筋骨,似乎已经到了普通刀剑难伤的地步。陈凌也注意到一个情况,那就是陆红霜的肌肉筋骨并不是和藏獒一样。陆红霜的身体很有弹性,和内家高手是一样的。

    可陆红霜与藏獒的劲力又是一样。真是奇怪啊!

    可惜藏獒不会说话,不然陈凌也能从它嘴里知道一些东西。

    陈凌吃过水龙果后,觉得身体舒畅了很多。他望了望天色,血月依然当空。四周一片黑幕,偶尔能看见尸灵。

    这天没有要亮的意思,可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该不会这天永远不会亮吧?

    陈凌悚然一惊,接着用英文问黑色藏獒,道:“这天会不会有亮的时候?”

    黑色藏獒迷惘的看向陈凌。陈凌便知道它没听懂,于是换一种方式问:“你知道太阳吧?”

    黑色藏獒这次总算懂了,点了点头。

    陈凌问道:“那太阳会升起吗?”

    黑色藏獒摇头。

    “永远不会?”陈凌不甘心的问。

    黑色藏獒点头。

    陈凌觉得有些发狂了,永远的黑幕……1…………永远的黑夜!

    这tm不是人过的日子啊!

    想想,永远处于黑夜之中,没有期待,这多令人煎熬,发狂。

    陈凌沉默半晌后,便恢复了神思。不管如何,都要尽一切努力去寻找彼岸阁。这世界里,一定有活人在,有军人在。从陆红霜的表情中,也是可以肯定的。

    陈凌随后又对藏獒道:“伙计,我也不知道你的名字。我叫陈凌,以后咱两结伴就是兄弟。不如我给你取个名字,以后好称呼,你看怎样?”

    黑色藏獒点点头。

    陈凌便道:“叫小黑怎样?”

    黑色藏獒不满的摇头。

    “大黑?”

    ……

    “旺财?”

    ……

    “旺财也不喜欢?这个名字在我们华夏很流行的。那叫钱多多?”

    ……

    “钱多多也不喜欢。大黄?”

    ……

    “大黄也不喜欢?那就叫你黑王,黑王够威风霸气了吧?”陈凌跟它开够了玩笑,终于给了个建设性的名字。

    藏獒大概也是怕陈凌后面起的名字会更不靠谱,于是点了点头,同意了这个名字。

    于是,陈凌便和黑王继续上路了。

    那腐尸小男孩被黑王吊着,这小畜牲也真是不知道黑王良苦用心,总是不停攻击。陈凌真想将这小畜生劈死。虽然小男孩不是本意,因为他脑袋已死,现在是本能。可陈凌真想宰了他。不过想归想,陈凌也只是想想罢了。如果自己真宰了这小畜生。黑王只怕会和自己成为生死大敌。

    于是陈凌也只能容忍这小畜生了。

    从拉米奇镇到拉尔斯市,不可避免的要经过一条穿山公路。这条穿山公路连通高速,可以直接穿往到其余省市。

    陈凌与黑王出拉米奇镇时,遇到了几波尸灵。为什么要称为尸灵?这是因为这些腐尸的行动速度绝不是普通的僵尸,速度都不比壮汉慢。故此便是尸灵。

    陈凌将这些尸灵一一解决。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