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5章 本源
    沈默然脚尖一抬一踢立刻将这条蛇踢飞出去。接着,另一条蛇也咬牙沈默然。沈默然明明已经看着这蛇的头部都烂了,并露出森森白骨。可这蛇依然咬了过来。

    这样子,活像是生化危机里被感染了病毒的动物。沈默然本想看个究竟,但是伸手瞬间,感应到了危机。立刻将这蛇也踢了出去。

    这次踢的位置很巧妙,是在他们这边的岩壁上。沈默然出脚,力道将蛇的全身都震碎,绝对是死的不能再死。沈默然随后走将上前,他又看到了诡异的一幕。这条蛇确实已经全身被震碎,但是它并没就此死透。哪怕它的头部已经在岩壁上撞的稀巴烂,但它的身体还在扭动。

    沈默然不禁抽了口凉气,这个鬼地方,太古怪了。

    他让众人注意安全,然后便准备继续上路。偏在这时,后面的向导华子突然啊了一声,然后跌倒在地。楚云飞与他最近,立刻看到他被一条黑蛇咬中,那黑蛇同样已经身体腐烂,却依然牙齿尖利。楚云飞准备伸手救他时,陡然感觉到一丝危险。似乎是因为自己的手要接触这蛇而产生的危险感觉。

    这蛇的身体有毒!楚云飞立刻断定。沈默然对华子的安危自然是不放在心上。他与楚家兄弟和鬼灵冷漠的看着华子在地上抽搐打滚,最后滚进了河流之中。

    华子在河流里挣扎了几下,然后便隐没不见。再无踪迹!

    沈默然继续上路,他的感觉非常不妙。必须尽快找到彼岸阁,离开这个地方。很显然,这个河水里有古怪。

    便也在这时,沈默然看了自己的手指。他之前用手指探究了河水,不过瞬间,他也知道自己没事。他人仙的身体,百毒不侵。这种河水只怕要长时间滋养,才会让死物如丧尸一样。所以,河水对他造不成任何威胁。还没有什么毒能让他沈默然一碰就死的。

    这一路过去,还是不断有河水里的蛇类,鱼类出来攻击。全部都已是尸变的,不过他们对沈默然一行人并未造成任何威胁。

    走过这一截狭窄的地方。前方豁然开朗,却是一个矿场。这里以前似乎是开采的地方,但是沈默然走过去,所见的是巨大的一个坑,坑里到处是煤炭,还有隐隐可见的骸骨。

    骸骨全部七零八落,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人的骸骨。初步看起来,这里应该是本来工人在热火朝天的开采,可是突然灾难降临,将这里全数给毁了。

    古瞋国是沉入了这抚仙湖底!这个推论是华子说的。沈默然不禁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他觉得这里的情况似乎是被导弹袭击了。

    千年前的古瞋国是被导弹轰沉的?这太荒唐了!

    楚云飞两兄弟也发出了疑问,沈默然也回答不出来。而鬼灵则是沉默,他不说话,只听沈默然的命令。

    便也在这里,对面忽然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是从河流对面传来的。

    沈默然立刻想到一个可能,对方是陈凌他们。不过他没有立刻出声,他怕遇到时空错乱中的自己那一拨人。虽然这不太可能,但谨慎总是没错的。所以沈默然在关键时候,一扬手,让楚云飞两兄弟千万别出声。

    而这时,对面忽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对面是谁?”这个声音沉稳,凝重。

    俨然就是陈凌的声音。

    沈默然松了口气,忽然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荒唐。现实就是现实,怎么可能会产生另一拨的自己。

    看来还是受了小倾那丫头片子的影响了。

    “是我们!”楚云飞得到沈默然的允许后,回答道。

    陈凌的声音传来,道:“你们没事?太好了。这里很古怪,我们必须合作一起,才有可能找到出口。”

    说完,他们便从另一边朝这里绕过来。

    大约两分钟后,两队人马终于汇合。

    陈凌一行人款步而来。沈默然眼尖,立刻发现陈凌一行人少了一个人。那就是轩正浩!

    当下,沈默然向陈凌问道:“轩正浩呢?”

    陈凌仍然是一身白色衣衫,显得清秀沉稳。可是不知怎地,沈默然觉得这个陈凌的眼眸很冷。冷中带着一丝漠视。这种漠视他太熟悉了,漠视生命。

    因为他也是这样一个人。可是这份漠视出现在陈凌眼里真够古怪的。虽然如此,沈默然也没有多想。毕竟那些非人类的想象在现实面前说出来都显得有些可笑。

    陈凌面对沈默然的提问,不紧不慢的道:“没有看见他。我们莫名奇妙掉进来后,便没有看见他。”顿了顿,看向沈默然,道:“你有没有看见他?”

    沈默然摇头,道:“我也没有。”顿了顿,道:“你似乎并不悲伤?”

    陈凌道:“我们自己尚且自身难保,与其悲伤,还不如看有没有法子逃出这里。”顿了顿,也看向沈默然,道:“沈先生,你说呢?”

    沈默然微微一笑,道:“没错!”他就是喜欢这份无情。但是他同时也知道陈凌不对劲,因为他沈默然无情是天性凉薄。可是陈凌无情洒脱就不对劲。

    但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沈默然也不知道。不过这时候,他悄悄向后面的鬼灵他们做了手势,要他们一定要高度警戒。

    同时,沈默然也扫视沈出尘,朵拉绮雯与小倾。

    这三女也全部都显得没有感情,冰冷沉默。就好像突然之间,全部变了性格一样。

    “你们从那边走来,有没有什么发现?”沈默然向陈凌问道。

    陈凌淡淡说道:“没有。你们呢?”

    沈默然道:“也没有。”

    然后双方便开始缄口不言。陈凌又道:“既然如此,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快点找出口吧。我来的那边没有出口,我们还是换个地方找。”

    沈默然一指左边,道:“那边有岔口,我们可以去那边看看。”他说着话,但脚步却没有动。

    陈凌看了沈默然一眼,又淡淡道:“我们对那边不熟悉,劳烦沈先生你在前面带路吧。”

    沈默然道:“我也不太熟悉,你的运气好,还是你走前面吧。”

    陈凌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那好吧!”他说着便从沈默然面前经过。随后又从楚云飞面前经过。沈出尘等人也跟在后面。

    便在这时,陈凌突然动了。他周身散发出冰寒气息,陡然一掌劈向楚云飞。

    杀机从沉敛平稳到突然爆发,一切都没有丝毫征兆!

    陈凌一掌劈出,快如电光。只一瞬间,楚云飞便觉得眼前一黑。砰的一声,楚云飞竟然连躲的念头都没有生出来,这名如来中期的高手被陈凌一掌拍中脑门,当场脑浆迸裂惨死。

    一切发生的太快,根本不容人思考。

    沈出尘与朵拉绮雯也迅速向鬼灵攻击,鬼灵则最是警觉,立刻窜开,躲避了这两大混元高手的攻击。沈出尘与朵拉绮雯追上鬼灵,又是一顿猛攻。

    双方瞬间厮杀起来,刹那间杀机大盛,石破天惊!

    陈凌杀了楚云飞,立刻对付楚天翔。

    在那一瞬间,沈默然干了什么?他没有去截杀陈凌,也没有去救楚天翔,反而是脚底一成,追击向了小倾。沈默然的速度快到了逆天的地步。小倾感觉到危机,秀气的眉头一皱,立刻转身就跑。白驹过隙的身法在她如今的修为下,快如电芒。而且她对这地形有种天生的熟悉,这是因为长期在森林里奔跑的缘故。

    小倾一瞬间奔逃出去,沈默然却是咬死了小倾,紧追不舍。两人一前一后,在这岩洞里展开了生死追逐。

    纵使是沈默然的修为,却也没办法将小倾快速抓住。当初首领抓通灵的小倾都费了很大的功夫。这也足可见小倾逃跑的速度有多快了。

    同时,陈凌快速击毙了楚天翔。然后与沈出尘和朵拉绮雯围攻鬼灵。鬼灵眼中厉芒一闪,身子扭曲,立刻就朝沈默然追小倾的位置逃去。这家伙逃跑起来的速度居然不比小倾慢。陈凌展开白驹过隙的身法追将上去,也是一前一后。对地形的不熟悉,让他始终无法追上鬼灵。而鬼灵的身子小巧,占了不小的便宜。

    这场战斗来的突然,沈默然与鬼灵逃了出去。而小倾最后始终没有追上,被她隐没到了另外的地方,黑暗中,再也追不上了。

    沈默然与鬼灵汇合,鬼灵在沈默然面前脸色沉重,道:“主人,楚家两兄弟都已死了。”

    这里依然是河流旁边,景物没有多大的变化,岩壁,地面湿漉漉的。

    沈默然眼中闪过森寒杀意,同时感受到了一丝痛苦的滋味。他和楚家两兄弟相处这么久,怎么都会有些主仆情分。如今这么窝囊的被杀了,而且他居然还和鬼灵落到要逃跑的地步。他即痛又怒!

    鬼灵又道:“主人,我发现一个问题。”

    沈默然寒声道:“说!”

    鬼灵道:“陈凌的修为似乎已经到了混元巅峰,出手之间浑然天成,不露任何破绽。所以才能一招之间击毙云飞。”

    沈默然坐在了地上,他道:“这不奇怪,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鬼灵不解的看向沈默然,。沈默然的智慧绝对是可以媲美轩正浩的。他之前就发现不对劲,在陈凌要他带路时,他不肯。当时如果他真带路了,陈凌从后面偷袭,加上小倾的飞刀。指不定他沈默然都要交代了。

    而在战局猝发的时候,他果断追击小倾。也是将损失降到了最低。因为小倾的飞刀绝对的恐怖,如果在云飞已死的情况下,突然进入僵持战斗。楚天翔支持不了,那时候他和鬼灵面对混元巅峰的陈凌,还有沈出尘和朵拉绮雯。那么他们不一定会败,甚至会赢。只是沈默然忌惮小倾,小倾的飞刀简直就是悬挂他头顶的达摩克之剑。

    沈默然道:“时空果真已经混乱了,我们遇到的这一拨陈凌不是同一时空段。他们应该是二月十八日下午三点半的那一拨。”

    鬼灵自也不是笨蛋,马上明白了沈默然的意思,他奇怪的道:“那为何他们一定要杀我们?”

    沈默然道:“我也说不上来。很可能是下午三点半产生了一拨陈凌团队和我们的团队。而他们必须杀了我们这一拨二月十八凌晨三点的团队,才能纠正时空错误,从而找到出路。”

    鬼灵道:“主人,您这样说倒是很有可能。我们在百慕大里也了解了这些时空分子的的神奇奥妙。”顿了顿,道:“但我感觉陈凌一群人,似乎修为都有精进,这未免太古怪了。”

    沈默然道:“说明白点,我们是本源,他们是时空复制体。这群时空复制体在分裂出去时,肯定经受了我们不能想象的东西。也许是看到未来,也许是变的毫无感情。陈凌如果一旦剑走偏锋,变的漠视生命与感情,他会变的非常可怕。这也是他为什么突然到了混元巅峰的原因。”鬼灵恍然大悟。

    随后,沈默然又站了起来,他这样的男人那里会被任何东西打击到。他对鬼灵说道:“我们在这里没有食物,没有水。时空复制体也没有食物和水。要纠正时空,就看是他们杀死我们,还是我们杀死他们。现在他们一定很着急杀死我们,所以我们一定要尽快和陈凌他们的本源体汇合,否则此消彼长之下,我们想要获得胜算就太难了。”

    鬼灵点头,道:“是,主人!”

    两人收拾一番,重新上路。

    沈默然的身形依然坚定。当年他是孤儿时,无依无靠,他很坚强。那时候就像是被世界遗弃了。当时是无为大师收养了他,教他功夫。他漠视所有,但对无为大师尊敬异常,待他如亲父。

    可是这唯一的感情,却被无为大师亲手斩断。无为大师将他推下了万鬼窟。

    那一刻,他沈默然再无任何挂念,终于成就了今天的通天修为。

    万鬼窟中,那般艰难又如何,他不是一样活了下来。所以现在,他也不会被打倒。

    陈凌一行人很快也出了隧道,他们比沈默然走运的就是有了华子留下的食物和水。不过现在众人还不累,也不渴,所以没有动食物。出隧道时是凌晨四点。

    周遭同样是河流,岩壁。岩壁狭窄,河流蜿蜒贯穿,没有尽头。可见度不到十米。

    河流里的水是暗红色。

    岩壁上方是无穷苍穹岩顶,像是一个岩洞城市。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