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8章 可否独善其身
    但是很快,状况就发生了。“滚开!”顾梦婕一声厉喝,然后一个耳光抽到了一名黄毛青年脸上。

    顿时,场中发生了变化。黄毛青年是一伙的,大家全部围向了顾梦婕,怒问她怎么打人。并开始对她毛手毛脚。

    这些人看见顾梦婕这种气质和美丽,其实早就觊觎了。以为她既然这么大半夜来玩,肯定就是玩的开的人。哪知道轻轻碰了下,就炸毛了。

    陈志凌见状,立刻两脚一抖,轻巧的将溜冰鞋甩落。然后快步冲了进去,将顾梦婕拦在身后。

    “我们走!”陈志凌对顾梦婕说道。顾梦婕点点头。

    但是黄毛青年一伙却是不肯了。

    对于这种小角色,陈志凌懒得废话,直接三拳两脚将其全部放倒,干脆利落之极。

    然后便和顾梦婕离开了溜冰场。

    出了溜冰场,顾梦婕穿上大衣后,发丝朝后拢了下,微微兴奋的道:“哥哥,你刚才真威风。”

    陈志凌不禁无语,顿时明白这丫头刚才去就是故意找事的。

    “我们去吃烧烤,喝啤酒吧。”顾梦婕又提议道。

    陈志凌道:“你喝酒了怎么开车?”

    顾梦婕道:“没关系,我本来就还要去找家宾馆睡几个小时的。连夜这么开,我也熬不住啊!”陈志凌一想也是,便答应了。

    找了一家露天烧烤摊。

    陈志凌点了两串鸡爪,十串脆骨,等等……

    吃着烧烤喝着啤酒,还是一件非常惬意畅快的事情。

    顾梦婕一直没有提两年前的约定,这让陈志凌松了一口气。喝酒聊天,顾梦婕也大多讲她大学里的趣事。

    但是顾梦婕的酒量确实不佳,没多久居然就醉的人事不省了。

    陈志凌无奈,结账后,便将她扶到车里。给她系好安全带后,便开车去找酒店。

    将顾梦婕安置在酒店套房入住后,陈志凌便关门离开。

    他刚刚出了酒店,还没走几步,后面却又传来顾梦婕的声音。“哥哥!”

    陈志凌讶异回头,便看见她连大衣也没穿,就这么跑出来了。

    陈志凌这时也明白,她是装醉的。

    这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了,酒店前面是广场,广场上一个人影都没有。顾梦婕跑到了陈志凌的面前,陈志凌看向她,不由道:“外面冷,快进去休息吧,免得着凉了。”

    顾梦婕却是定定的看着陈志凌,陈志凌有些赧然,道:“怎么了?”

    顾梦婕忽然苦涩一笑,道:“哥哥,我知道你已经有了妻子。但是你能满足我一个愿望吗?”

    “你说!”

    “我可以吻你一下吗?”顾梦婕的脸蛋微微一红。

    陈志凌怔了一下,随后点头。顾梦婕踮起脚尖,一如两年前的火车站送别,吻上了陈志凌的唇。

    并不是简单的吻,而是很快撬开了陈志凌的牙关。

    这个吻,香甜浓密。陈志凌到最后也只得被动享受了。吻毕后,顾梦婕说了声哥哥再见,然后飞快的跑回了酒店。

    陈志凌发了下呆,转身离开。

    他离开的时候,顾梦婕又从酒店里探出头来看他的离去背影。

    她知道,以后也许很难再见到他了。

    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怀了?当年她被诬陷,他保护她离开,说相信她,那时候,她便记住了他宽阔的臂膀,喜欢上了他身上的味道。甚至是迷恋!

    后来两年的约定,她牢牢记住。她时刻关心着他的一举一动,知道他擂台战龙玄,还去找了录像来看。那一场战斗,她看的热泪盈眶。后来知道他去了岛国,做了不可思议的事情,知道他就是超级英雄。也知道与他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知道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远。

    但终究,这份喜欢却是越来越浓,如一杯珍藏的红酒一样。

    听到他到了自己的家里,她立刻放下所有的事情,飞奔回来,星夜赶路。不为任何,只为了见他一面,仅仅只是想见他一面……完成两年来的夙愿!

    陈志凌与叶倾城第二天回东江。

    东江最高规格的迎接!

    陈志凌的名声在东江几乎已经是家喻户晓了,他与叶倾城回来的这天,东江市交通拥堵,市民几乎无法出行。无数的老少青年,都只为了见到陈志凌的样貌。

    陈志凌却是有些厌烦这种应酬了,但他也不能摆谱。在与东江的干部们吃过饭后,他便推脱了所有应酬,和叶倾城去祭拜父母与爷爷,乃至唐佳怡。

    在爷爷和父母的坟前,陈志凌呆了很久。他想,爸妈,你们若在天有灵,一定也会为我高兴吧?爷爷,你若活着,能看到现在我的一切,该有多好!

    还有唐佳怡。他想着,如果唐佳怡活着,孩子也该和妙佳一般大了。

    沈默然,这笔账,我一定会跟你仔细的算。

    处理完这些,同时,陈志凌让李红泪对当初东盛死难兄弟的家属进行调查补偿。

    佳凌酒吧也被杭国伟那帮公子哥主动的交了出来。这群公子哥现在也清楚,想找陈志凌雪耻,只能等下辈子了。

    陈志凌之前在东江买的房子还在,他回来之前,便已经交代李红泪派先遣部队将其打扫干净,所有被褥都焕然一新。

    陈志凌和叶倾城当晚便住回了自己的家里。

    住在这两室一厅里,陈志凌和叶倾城都有种回到了从前的错觉。

    两人一起去超市里低调的买了食材,回来开火。

    吃过饭后,陈志凌动情的拥着叶倾城,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不要今天的成就。就和你一起生活在这个城市,这间房子里,那也一定很美好!”

    叶倾城顿时眼眶泛红,紧紧的拥抱住陈志凌。她真的懂他的心,懂他对自己的爱,所以,其他的,她都不想去在乎,追究了。

    ……

    反正任何事情,都有陈志凌担着。

    刘胜就这么被放了,他光明正大的回到了翠屏村。一开始他还不肯出去,陈志凌只是对他说了一句,为了那两个畜生而赔上一条命,不值得!

    刘胜之后会正式进入大楚门,这样一来,便没有任何人敢来找他的麻烦。陈志凌让他回翠屏村,不过是去收拾下该收拾的东西。

    事实上,刘胜被放出来,还是让很多村民觉得大快人心。因为张英和刘卫虎干的事确实太畜生不如。

    这样一来,陈志凌这个的名声便被传的更盛。甚至被人私下里喊做了陈青天。

    陈志凌是不太在乎这些东西,但是他在东江待了两天。两天之内,却又遇到了许多人来伸冤。有的人甚至是从几百里外的地方赶过来的。

    这样的连锁反应是陈志凌始料未及的,而他所听的几桩冤情也都是让人气愤之极的。有一个因为政府欠钱不还的小企业家上访,最后被逼打到关进精神病的,来找陈志凌的是这企业家的老奶奶。

    这种事,陈志凌既然知道了,当然要管。也是一句话,让当地政府还钱,放人,而且追究当事人。陈志凌还让李红泪派人直接去杀了一个主要贪墨人员。

    连续处理了六桩事情后,陈志凌也打算要回香港了。

    这天晚上,陈志凌和叶倾城还在东江的房子里。他收到了顾正扬的电话。

    “陈志凌!是我!”

    “顾叔叔,您好!”陈志凌尊敬的喊道。

    顾正扬微微一笑,道:“你这么聪明的人,应该知道我打电话来是为了什么吧?”

    陈志凌道:“因为我最近处理的事情吗?”

    顾正扬道:“没错,你这样做,杀人,放人都在你一念之间。似乎是你才是最不守法的那一个。我本来以为你处理了刘胜的事情,会有所收敛,没想到……”顿了顿,道:“你喊我一声叔叔,所以我也不希望你太过自我。你要知道,你现在一举一动都可能会被无限放大。你如此做法,也会让很多人诟病。认为你在作秀,你不应该是这么不聪明的人。再则,我们的制度确实存在问题。但这个问题不是我们这个国家独有。每个国家都不是完美的。你处理了一桩,两桩事情又如何?改变得了什么吗?”

    陈志凌沉吟着不说话。

    顾正扬道:“如果我说话重了,也是当你是自家人,希望你不要介怀。你现在年纪轻轻,身居高位。如果不摆正心态,叔叔怕你会走上邪路。”

    陈志凌突然开口,语音平静,道:“顾叔叔,谢谢你的好意。”顿了顿,道:“我这次在回来的路上,我们经过一个小城市。我的妻子突然让停车。我很不理解,她下了车,走到马路的对面。您猜她做了什么?”

    顾正扬微微一怔,道:“给乞丐丢钱?”

    陈志凌道:“对!那对乞丐应该是对夫妻,两人都是侏儒。女的拉着滑板上的男的,艰难的前行,确实看了让人侧目。倾城丢了一百块钱。后来我问倾城,我说那对夫妇很可能是背后有利益集团,你给的钱最后也到不了他们手上。而且,你的一百块钱也改变不了他们的现状?您猜倾城怎么回答?”

    顾正扬呆住。

    陈志凌继续道:“倾城说,那有什么关系。我多给了一百,总不是坏事。也许她们可以吃顿好的,也许不用挨打。难道就因为改变不了现状,所以就可以成为我心安理得的看着她们可怜巴巴的样子吗?我做我认为应该做的事情,这样就够了。”

    顿了顿,陈志凌继续道:“顾叔叔,我知道,很多人现在都看着我,觉得我沽名钓誉,在作秀。但是那有什么关系?我也知道我所做的,改变不了这个浑浊社会的法则?但是那有什么关系?我只做我应该做的事情。刘胜的妻子和奸夫做出如此畜牲的事情,连亲生女儿都不放过。最后还毁尸灭迹,我看着那女孩婷婷的日记,我心中在滴血。难道您觉得,我应该避免让人说我作秀,袖手旁观。您觉得我应该说,我改变不了大环境,所以就心安理得的袖手旁观?如果做好事,做慈善会被说成作秀。那么我希望,只要能让人得到好处的作秀,这种秀越多越好。他人怎么看我,无所谓,不管我在什么位置,我可以出手帮忙的,永远都会出手。”

    顾正扬呆住,半晌后,他苦笑道:“本来我觉得是你着相了,现在看来,一直是我看不透。在所谓的规则内,被规则同化,乃至麻木!好,陈志凌,你很好,难得你一直还有这份赤子之心!”

    第二天,陈志凌与叶倾城乘坐飞机回返香港。来时车队显骚包,回去自然就不用了。

    回到香港后,陈志凌与叶倾城在海边别墅住下。一切似乎又回到了正常的轨道。

    陈志凌与欧阳丽妃通了一次的电话,得知她在那边一切都好,方才放心。陈志凌答应她,等过一段时间,便去接她回来。欧阳丽妃本来想拒绝,但陈志凌却是不由分说,并让她一切都不要担心,他会解决。在英国终究不太安全。这是陈志凌最担心的。不过经过首领对教廷的警告,大气运降临之前,教廷应该不会妄动。

    与欧阳丽妃通过电话后,陈志凌又给轩正浩打电话。他还是很关心关于伊芙尔和奥蒂斯解药的事情,可别穿帮。

    轩正浩懒洋洋的回答道:“解药已经寄过去了。”

    “寄的什么?”

    轩正浩道:“大补丸。”陈志凌微微一惊,道:“他们去验证不就完蛋了?”

    轩正浩道:“随便他们,反正吃了继续流鼻血。不吃也流,总归来说,他们还是心里不踏实。”

    陈志凌无语,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但是轩正浩这么笃定。他便也懒得操心了。轩正浩办事,他放心。

    这天早上,陈志凌意外的接到了佟青青的电话。佟青青这个电话打来不是叙旧,而是有事求他帮忙。

    陈志凌微微叹了口气,还真是没有个安生的日子,便道:“好,你说吧。”佟青青立刻大喜,道:“陈大哥,你真好。”

    陈志凌呵呵一笑。

    佟青青又道:“电话里说不清楚,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出了点问题,希望陈大哥你帮忙解决。”

    陈志凌道:“我也不是医生,出了问题找我也没办法。”佟青青欲言又止,随后道:“你一定可以的。”

    陈志凌道:“好吧,你带她过来。”

    今天的天气很阴沉,似乎在酝酿一场暴雨。

    叶倾城的生活很安静和享受。在陈志凌的身边,她觉得很满足。

    佟青青在一个小时后开车前来,和她一起来的是一位半紫不红的女明星,叫做郝倩倩,二十八岁,长的挺高,身材傲人。她这身材做模特很棒,脸蛋也好。

    郝倩倩穿了一身皮大衣,围了围巾,好像很冷的样子。

    香港这边天气一直不太冷,她则冷的有些过分了。

    陈志凌不太熟悉郝倩倩。实际上,这位郝倩倩的运气当真是不好,早年演三级片,三级片又有些过时,没有红起来。她接收潜规则,等等,但就是那么莫名其妙,总是无法红起来。接过一部红剧,剧红了,她依然没红。

    佟青青一看见陈志凌,立刻嫣然笑着喊道:“陈大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