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5章 正浩
    他在自己被冰封的这段日子里,付出了多少的艰辛和努力啊!

    陈志凌的昏睡是在疗养身体,谁也没有吵醒他。如今他混元修为,身体有什么伤痛,气血会自觉的去疗养。

    比任何医疗手段都管用。

    在场的人,谁也没有去想起莫妮卡和轩正浩。流纱也不太清楚莫妮卡和陈志凌的关系。因为之前西昆仑的事件时,莫妮卡是戴了高分子面膜的。而流纱也不会打探陈志凌身边的人。

    所以,此刻谁也不知道莫妮卡真正的面临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

    那就是弗兰克的报复。

    有时候,仇恨也是一种执念,也会加快人的修为。如今的弗兰克也已经到了如来中期的境界。

    当初他就是通灵中期,进去关了大半年。在被莫妮卡刺激后,更是偏执下,修为进境快的不可思议。

    冰封静室的绝对封闭下,往往能让他们这些高手有更多的顿悟。在这种静室里,要么疯掉,要么成佛。

    弗兰克离开冰室后,他也从接他出来的西斯群耳里得知了原因。西斯群是m国队的成员,他也观看了这场比试。他在得知弗兰克可以放出来时是最高兴的一个。

    西斯群一直在洛杉矶逍遥快活。这家伙觉得在基地里,生命朝不保夕,所以特别的会享受。每天都是温柔乡里。

    他对莫妮卡一直不满,最直接的不满就是当初波兹岛的任务,明明已经胜利了。却被莫妮卡给破坏了。理由居然是莫妮卡喜欢上了陈志凌。

    太tm坑爹了,就算是电视剧里现在都不好意思演出这种傻逼剧情来啊!

    所以西斯群今天迎接弗兰克出来最是高兴,他要等着看莫妮卡的好戏。这个臭婊子……

    弗兰克得知是陈志凌救他出来的事情后。这令他更加感到格外的耻辱。

    弗兰克激怒下,第一个想的就是去杀了陈志凌。他深爱莫妮卡,老婆被这家伙抢了,如何不怒。可是他还只靠近陈志凌所住的公寓,立刻就打转。

    为什么?

    尼玛,里面有沈出尘在,有流纱在,哪里有他撒野的机会啊!

    弗兰克和西斯群当下回了m国队的公寓,他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西斯群刚才拦不住暴怒的弗兰克,也是吓得要死。现在弗兰克终于冷静,他也是长松了一口气。

    两人离开造神基地时是下午三点,西斯群开着车带弗兰克先去理发店里剪了一个清爽的寸头。然后便朝莫妮卡的公寓开去。

    这个行踪却是从中情局那儿问到的。中情局的负责人马丁斯诺得知弗兰克出来后,自是高兴无比。因为从前弗兰克就是他的得力干将!

    马丁斯诺也清楚莫妮卡和陈志凌的事儿,但是与弗兰克的感情比起来。陈志凌和他的交情就不值一提了,当下查了下,便告知了莫妮卡的地址。同时,马丁斯诺也劝弗兰克别太冲动,和莫妮卡好好说话。

    弗兰克嘴里应是,眼中绽放寒光。

    虽然基地有规矩各队伍之间不得允许不可交战,但是偏偏没有规定说本队之间不得互相厮杀!

    所以就算弗兰克杀了莫妮卡,也不算违规!

    况且现在的弗兰克,那里还在乎这些。如果可以,他想将陈志凌给杀了。夺妻之恨下,生命算什么。

    弗兰克与西斯群来到莫妮卡的公寓前,并不露任何杀意。这样一来,莫妮卡也感应不到危机。

    况且,弗兰克也没想过要杀莫妮卡。

    弗兰克没有想到的是,公寓里,轩正浩也在。

    弗兰克让西斯群守在外面,他进公寓办事。

    这时候是下午五点,夕阳无限好!

    公寓的客厅里,阳光的照射进来,一切都显得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莫妮卡做了一顿肉酱意面来请轩正浩吃,肉酱意面刚刚在餐桌上放好,弗兰克便一脚踢开门,闯了进来。

    此时莫妮卡正在解掉围巾,抬头看去,立刻看见满面怒气,双眼血红的弗兰克。她立刻吓的脸色煞白。

    轩正浩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他本来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妙。之所以不走,就是因为要保护莫妮卡。因为就算弗兰克不杀莫妮卡,难免会侵犯莫妮卡。

    弗兰克被陈志凌戴了绿帽子,这没什么好说的。但是弗兰克如果反过来给陈志凌戴绿帽子,那么轩正浩是不允许的。

    弗兰克看到轩正浩时,更加恼怒,道:“这个杂种又是从那儿冒出来的?”

    轩正浩微微皱眉。随后,他站了起来,道:“弗兰克先生,看来我需要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华夏队的轩正浩。”

    这个意思很清楚,我是华夏队的。跟你m国队没关系,你要是对付我,那就是破坏基地的规矩。那么你就会遭受灭顶之灾。

    弗兰克扫了一眼轩正浩,他也不是傻子,也明白轩正浩的意思。当下也觉得杀轩正浩太不值当了,这家伙死了,自己也跟着陪葬。那得让陈志凌笑死了。

    “你立刻给我滚!”弗兰克毫不客气的冲轩正浩道。

    轩正浩道:“我是奉我们的队长的命令在这里保护莫妮卡小姐,所以我是不会离开的。不知道今天弗兰克先生想做什么?”

    弗兰克不屑道:“保护她,就凭你?”

    轩正浩道:“我猜测一下,弗兰克先生现在一定有恃无恐。因为我们队长也不能对你怎么样,大家都要受到基地的约束。而莫妮卡小姐又是你m国队的人,要杀要剐,可真就全凭你了。”

    没错,这正是莫妮卡的处境。陈志凌一心要救出弗兰克,算是一种补偿。但是他却没想到弗兰克也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男人。

    “你说完了就滚!”弗兰克道:“我和莫妮卡还有私事要谈,要做。”

    莫妮卡娇躯微微颤抖,她感觉到了弗兰克的怒火,以及弗兰克的恐怖修为。

    轩正浩道:“其实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弗兰克冷声道。

    “弗兰克先生,我所说一切,是站在你的角度考虑问题。你如果敢动莫妮卡小姐,后果不堪设想。”轩正浩淡淡说道。

    他说的这般笃定,倒真是让弗兰克感到有些不安。

    当下便问道:

    “怎么个不堪设想法?”

    轩正浩坐下后,忽然道:“这份肉酱意面的味道应该不错,我们不妨边吃边谈。”

    弗兰克冷声道:“我没兴趣,你如果没有话可说,就可以滚了。”

    轩正浩微微叹息,道:“弗兰克先生,您可真没情调。我这么跟您说吧,莫妮卡小姐的性格您应该最清楚,虽然平常很柔,但内心的刚烈您想必清楚的。您如果逼她,只怕她不会让你如愿,甚至会用生命来捍卫。”

    顿了顿,轩正浩继续道:“过了期的感情,再怎么挽回都没办法。越逼越难堪。如果莫妮卡小姐出事了,对我们队长来说,那就是死了一个心爱的女人。但是他依然会好好的活着。因为他还有很多心爱的女人可以来抚平伤痛。而且,我们队长现在的修为到达了混元。心意畅通,你若是真伤害了莫妮卡。我们队长连首领都敢挑战,何况是区区你弗兰克?如今首领需要依靠我们队长的气运。只要我们队长执意跟首领申请杀了你。相信首领顾全大局,一定会愿意牺牲你。我们队长连首领都可以战胜,如今修为更是达到了混元中期,真要灭你,只怕三秒钟都不用。”

    这后面一段绝对是轩正浩胡扯的,实际上首领焉会受人胁迫。但是外人不会这么认为,外人会觉得陈志凌如今地位不同以往,有恃无恐!

    弗兰克的脸色很难看,随后咬牙道:“难道我会怕了他陈志凌?”

    轩正浩微微一笑,道:“您当然不怕。夺妻之恨,那个男人都不能忍。尤其是您这样的英雄人物。只不过,您最恨的应该是我们队长,他趁人之危,趁您不在的时候,横刀夺爱,这太可恨了。所以,如果不能让我们队长后悔,您的一切报复看起来都是个笑话。”

    弗兰克眼中绽放寒意,道:“你什么意思?”

    轩正浩道:“我的意思很简单,男人嘛,要报仇就应该来个最狠的。若有一天,让我们队长在您面前磕头认错,您玩弄着他的其余女人,这才是最好的报复嘛!现在逼死莫妮卡小姐,又被我们队长约战,然后被打死,这一点意义都没有。”

    弗兰克顿时心中一动,热血上涌。他真心期待有一天可以让陈志凌跪在面前,并且玩弄他的女人。

    “说的轻巧!”弗兰克随后冷哼一声。他知道他永远没机会打赢陈志凌。

    轩正浩道:“既然如此,我便给您指条明路。沈门沈默然天纵英姿,与我们队长是生死大敌。不久之后,首领说过要解散我们这些各国基地成员,不再控制我们。到时候,沈门和我们队长势必有一战,您若去投靠沈门,想必沈门少主爱才若渴,一定会欣然接受的。这是条可行的报仇明路,您自个好好想想。”

    弗兰克眼中闪过炽热之色,陈志凌的强大是他心中的阴影。若有一天,能够将陈志凌踩在脚下,这令他无比渴望乃至热烈期盼。

    轩正浩面色淡淡。

    弗兰克忽然道:“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轩正浩道:“当然是不想你做傻事。你死了没多大关系,但是害死莫妮卡小姐,我们队长会怪我保护不力。至于你加入沈门,也不过是多了个高手。我们的敌人这么多,不在乎了。”

    弗兰克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看来陈志凌这边还真是没把自己当盘菜啊!

    弗兰克暗暗发誓,将来一定要让陈志凌为今天所做付出代价。随后,他突然又看向莫妮卡。莫妮卡始终不发一言,这时候弗兰克看过来。她也只是表情淡漠的看过去,并无任何畏惧,也无任何愧疚。

    “正浩,你回去吧,我有些话也需要跟他说清楚。”莫妮卡对轩正浩道。

    轩正浩微微一笑,道:“好!”他走的时候,顺便拍了拍弗兰克的肩膀,道:“可要想好啊,兄弟!”

    轩正浩的谎话不怕被拆穿,本来陈志凌挑战首领就让众人想不通。多了条谎言规矩,谁知道?谁去拆穿?

    大家都会下意识的相信!

    因为前面那么不可能的事情都发生了。

    轩正浩离开后,弗兰克面对莫妮卡。

    他看着莫妮卡的冷漠,忽然心中觉得感伤无比。当初自己被冰封进去时,她泪眼婆娑。

    这短短半年过去,她的心居然属于了仇人陈志凌。

    “莫妮卡,你真就这么狠心?”弗兰克开口问道。

    莫妮卡看向弗兰克,道:“你刚才进来,是想怎么样?”弗兰克顿时怒了,道:“难道我不应该愤怒吗?”

    莫妮卡淡淡看了他一眼,又淡漠道:“算了,随便你怎么想了。这里是我的家,如果你没别的事情就离开吧。”

    弗兰克道:“你真对他就这么死心塌地?”

    莫妮卡肯定的答道:“对!你当我见异思迁也好,朝三暮四也好。但我告诉你,我就是爱他。”

    “那怕他不止你一个女人?”弗兰克心中抽痛。

    “对!”莫妮卡没有丝毫的犹豫。

    弗兰克啪的一下,一个耳光抽了过去,狠狠的骂道:“贱货!”

    莫妮卡可以躲闪的,但她没有。随后仰头看向他,道:“你现在满意了?可以离开了?”

    弗兰克双眼再度血红,咬牙道:“很好,莫妮卡,你们胆敢如此侮辱我。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我会用余生力量来对付你们,你们等着!总有一天,我要你们跪在我的面前乞求我的原谅。”说完,转身便走。

    来的快,去的也快!

    三天后!

    洛杉矶的天气依然明媚照人。

    时间是早上八点。陈志凌终于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便是叶倾城。

    叶倾城是个性子很静的女孩儿。这几天来,没事的时候,她就安静的坐在陈志凌的身边。

    陈志凌一睁眼,她便惊喜道:“你醒啦!”

    陈志凌一笑,随后撑着坐了起来,环顾一下四周,便明白了自己身在何方。

    “你感觉怎么样?”叶倾城问陈志凌。她惊喜的发现陈志凌的气色好了很多,除了白头发没有逆转。但面容上是容光焕发。

    陈志凌下床,活动了下四肢。感觉精力充沛到了极点,而且霸王血的密度更加强悍。霸王血可以根据身体自动进化。也就是说陈志凌就算不修炼,他也可以在时间的流逝下,自动进入混元巅峰。

    另外,暴龙蛊也是自行修炼。这时候陈志凌感觉到暴龙蛊也已经到了第八层。因为混元的突破,就连暴龙蛊的进展也快了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