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4章 滴落的血
    这缠丝手是陈志凌曾经被海蓝欺骗去取东皇神钟时跟那无名道长所学。当初陈志凌一时不察与无名道长交手,他的十八缠丝手差点困住了陈志凌。若不是陈志凌用蛮力打击,让无名道长缓了一缓,便可能栽了下去。

    而今天,首领只能用百斤力气,那么缠丝手就正好排上了用场。

    钝天首领面对这样的情况,突然之间,手臂猛烈一抽!手指握成胎盘状,豁然一抬!然后碾压下来!滚雷阵阵,竟然也是心印胎拳。他的心印胎拳比陈志凌的更加浑厚,威严,厉害,浑然天成。

    陈志凌面对钝天首领的碾压胎拳,双臂一绞,向上缠绕,这一上缠,竟然又把首领的胎拳缠在了当中,让钝天首领压不下来!

    短短二十秒之间,陈志凌与钝天首领的对决已经惨烈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其中所耗费的心力和生死险关,非常人能够想象。

    而陈志凌也展现出了他作为天才武者的实力,居然在首领面前丝毫不落下风。钝天首领面对这样的情况,进步踏身,另一手瞬间一记崩打直奔陈志凌的小腹!

    陈志凌丝毫不理会,转步又一是缠。

    两人位置对换,均没有脱离一米圈子。

    陈志凌手臂的筋肉好像绞钢缆,只要一碰到钝天首领的拳劲,立刻进手绕缠,用劲把缠法用到了极致!

    无论钝天首领怎么凶猛的攻击,都被陈志凌的手臂缠绕住!硬是攻击不进他的身体!

    陈志凌此时的动手完全没有任何的招法,是完全随着钝天首领的动手进行缠绕!把十八种的缠绕拳术用到了一个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境界。

    退缠,进缠,左缠,右缠,上缠,下缠,里缠,外缠,大缠,小缠,顺缠,逆缠……

    一时之间,似乎是陈志凌稳稳的占据了上风。

    但是很快,就又不对劲了。因为钝天首领很快也用出了缠丝手,反缠陈志凌。两人一来一去,变化极快。钝天首领这样的高手,如何能够不举一反三,被陈志凌缠了几手,立刻找出其中关键点。

    两人瞬间就像是太极云手一般互推,每一招都是险到了极致。但是又很快被对方化解。

    指来掌去,你来我往。两人很快斗到了最酣处,其中的惊险与诡异绝伦,让沈默然这样的高手也是看得屏息住了心神。

    这个时候,沈默然对陈志凌再无任何轻视的意思。这个家伙,缺的只是时间。给他时间,他的成就绝不会低于自己,也有可能不会低于首领。

    至少打法上,恐怕天下之间,没有任何人敢说就能赢他。

    这个时候,陈志凌也绝不轻松。他虽然一直阻挡住了首领的进击,可是此时,他的眉毛上开始滴血,脸蛋上开始滴血,额头上汗水涔涔。

    他本就是白色头发,这样子打下去,却是给人一种油尽灯枯,走到尽头的错觉。

    他似乎是在用生命来绽放他人生最后的辉煌和精彩!

    而首领却是始终脸色沉着,并无任何异样…………

    陈志凌与首领依然在激烈的酣斗,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首领始终脸色沉着,但陈志凌脸蛋上的血液滴落的更甚,整个人好似一个血人一般。

    白色的头发,血液的滴落。

    阳光下,陈志凌此刻就像是一那个奔日的夸父,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知疲倦,无怨无悔!

    莫妮卡与叶倾城均是看的心痛欲绝。虽然叶倾城看不懂其中的精妙诡异,但是她看着自己的丈夫如此的艰辛,如此的坚持,心中的疼痛是常人难以理解的。

    她爱的人陈志凌,这一辈子,从未做过让她失望的事情。他永远展现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坚韧来。

    道左与流纱看的也是暗暗担忧,同时对陈志凌佩服得五体投地。就算是沈默然,也是暗暗生出佩服之情来。

    只要是武者,此刻都要忍不住对陈志凌喝彩一声好字。他的精神,值得所有人尊敬。

    还有,他与钝天首领的搏斗,其中的凶险着实已经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就像是围棋中的打劫一样,你一子下,将我逼入死地,看似已经输了。但是我再落一子,马上又起死回生,反守为攻!

    这样的打法,已经到了绝顶的境地。每次陈志凌用精巧,玄妙的手法扳回死局时,都让众人惊叹。原来还可以这么打!

    可以说,这一场搏斗,给在场的基地成员的教育意义是非凡的。他们会在无形之中提升自己的搏斗技巧。

    这就是两个绝顶宗师的打法现场教学版本。

    陈志凌也不记得自己是多少次破解钝天首领的必杀招式了。

    他陷入一种无法无念的境界,闭上眼睛,一切回击全凭灵性,凭反应抵挡,回击。一切都是浑然天成,闭上眼睛,能够感受到钝天首领最真实直接的意图。不为任何幻想,假动作所蒙蔽。

    两人就这般对决,足足打了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之内,其中陈志凌面临险境,危机足足有三百八十五个。开始每一秒钟都是危机,后来是每一分钟一个危机。每一次,陈志凌都完美化解,并反击。

    钝天首领则也是大智若愚,轻巧化解。

    两人心力迸发到了极点,各自小心翼翼。居然是谁也拿不下谁来。

    一场打斗能够打上一个小时,绝对是世所罕见了!

    一般的高手对决,最多五分钟便可分出胜负。打法相当时,还有运气成分,地理环境,心理环境所影响。

    而今天,地理环境不存在问题。心理因素,陈志凌已经达到无法无念的地步,谁也动摇不了。

    于是这便成了两人一直僵持的原因。两人打法上都太厉害,经验丰富,怎么都能破解对方的招式。

    而且更重要的是,陈志凌开始还疲于应付,心力衰竭。但是时间越久,他却越是游刃有余,因为钝天首领的套路他已经熟悉了。

    不过陈志凌也没有大意,依然小心防守,稳定回击。

    陈志凌在滴血没错,可这点血对他强大的身体来说,根本是毛毛雨。

    越打越僵,越斗越激烈。

    两个小时后,钝天首领忽然喝了一声停!

    陈志凌闻言,旋即睁开眼睛。

    
    r />

    钝天首领淡淡道:“你赢了。”说完转身便走,朝造神殿走去。

    众人看得莫名其妙,尤其是各高手,因为他们没有看见陈志凌占到一丝上风。可是为什么钝天首领却说陈志凌赢了呢?

    陈志凌目睹钝天首领离去的背影,终于长松一口气。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时候心神一松,只觉脑袋一黑,一股巨大的黑幕遮天盖来,他便就此昏死过去。

    这很好理解,钝天首领的威严何其厉害。陈志凌一直无法无念,还可感觉不到。但是一恢复过来,那种压力,以及心力的消耗,这些副作用立刻生效。他如何能不昏死过去。

    沈默然看着陈志凌晕倒在地,又看了眼首领离开的地方。他若有所思,但旋即很快就明白了首领为何要说陈志凌赢了。

    因为很简单,陈志凌的气运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包括自己和首领。首领要用天道破气运,这个前提条件是他的打法要比陈志凌厉害。

    可是这一番打斗下来,钝天首领越打越发觉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打法上,陈志凌并不比他差。

    打法上几乎是伯仲之间,那就要拼气运了。再拼气运这么拼下去,首领难免会因为气运不如陈志凌而不幸落败。

    所以首领想通了这个问题,便提前说陈志凌赢了。这样也挽回了他的面子,不至于真的被陈志凌侥幸取胜。

    陈志凌被道左拦腰抱起,送到了华夏队的公寓里。莫妮卡并没有跟过去,有叶倾城在,她觉得自己自然没有资格在陈志凌身边停留,连关心的资格都没有。

    众人离去后,陪在莫妮卡身边的则只有轩正浩。

    莫妮卡信步走向温泉处,轩正浩跟在身边。莫妮卡奇怪的道:“你怎么不去陪着陈志凌?”

    轩正浩道:“他没事的。那么多人陪他,不差我这一个。”

    “那你也不应该陪我啊?”莫妮卡淡淡一笑。

    轩正浩道:“因为我和你都有一个难题要面对,还因为,我要保护你。如果陈志凌醒来后,发现你出事,他肯定会很伤心。”

    “你保护我?”莫妮卡不禁失笑,道:“你一点修为都没有,是我保护你还差不多。”顿了顿,道:“弗兰克这次终于可以出来了,我替他高兴。但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他,这是我的难题。你的难题是什么?”

    轩正浩道:“沈出尘也要出来,我当初和华夏队闹的不愉快你也知道。就算沈出尘不找我麻烦,但是相处起来,总是尴尬。还是等陈志凌醒来后再说吧。我看他至少要昏睡个三天三夜。”

    “我要回公寓了。你去不去?”莫妮卡随后问轩正浩。

    轩正浩道:“你不去接弗兰克出来?”

    莫妮卡道:“不用了,见面了,脸上都不好看。陈志凌这次救他出来,我和陈志凌也算不欠他的了。至于感情上,谁都有选择的权利不是吗?”

    轩正浩道:“感情?这个东西太深奥了,我不懂。走吧,我也跟你一起回公寓。”

    钝天首领的话是金口玉言,说放了沈出尘和弗兰克,当场便命人放了。

    狭小的空间里,沈出尘似乎已经有很久没有见过光明了。这大半年来,她每天都处于一种安静的状态,不是压抑仇恨,而是练出一层静气,感悟力量的运行。

    短短的大半年里,她的修为俨然已经达到了混元的地步。她本就是聪明人,一旦得了机缘,修为进境就会快的不可思议。之前要操持天纵,心怀仇恨,心中束缚太多,反而影响了修为。

    但在这大半年里,她抛开一切的修炼,顿时将雪龙蛊练到了第九层最高境界。修为也已经到达了混元之境。

    此刻的沈出尘,长发披着,一身白色运动服。她身上有种异乎寻常的干净气质,比之以前的优雅从容更多了一份静气与大气。

    石门打开!

    这冰室天地中是封闭的,沈出尘仍然被冰室外面的灯光所照耀。她眼睛微微刺眼,回头看向外面。

    印入眼帘的便是饱含热泪的道左沧叶和流纱。

    流纱是欣喜,道左沧叶看见她,顿时就是心中激动。

    他爱慕了她这么多年,从未改变过。

    “橙子,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再待在里面了。你自由了。”道左沧叶饱含深情的说。沈出尘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她走出石室时,满眼的不可置信。

    她在走出冰室,看到外面明媚的下午阳光时,这一刻,热泪不禁滚滚!

    谁说英雄儿女不落泪,只是未到情动处!

    沈出尘这一刻有种白素贞走出雷峰塔的心情。只有失去过自由,才知道阳光的珍贵。

    道左沧叶与流纱在沈出尘身后。随后沈出尘回头与流纱拥抱在一起,又与道左沧叶轻轻拥抱。

    道左沧叶感受到沈出尘柔软的娇躯的热度时,灵魂都已在战栗。

    随后,沈出尘疑惑的问道:“为什么我会出来?难道小弟已经完成了十个任务?”

    流纱忍不住为师弟自豪,语气中也难掩自豪之情,道:“不是,是师弟挑战首领,赢了首领后,方才放你出来。”

    “什么?”沈出尘震住了。

    随后,流纱便将事情原委说了出来。包括陈志凌悟混元,战首领,如今昏死未醒。

    “带我去看他!”沈出尘听后,立刻说道。

    华夏队的公寓里!

    公寓里一直有专人打扫,换洗床单,进来就可以住。卧室里,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床边的床头柜上有着泛清香的百合花!

    叶倾城一直坐在床边,痴痴的凝视陈志凌,泪水总是忍不住掉。她本来不是喜欢哭的人,但是看着陈志凌的头发,想起他的所作所为,那样的拼命,那般作为全是为了保护自己这些属于他的家人,她就会忍不住心疼落泪。

    沈出尘进来时,叶倾城连忙抹了眼泪。她看见沈出尘自也是高兴,连忙饱含感情的喊道:“尘姐,见到你真好!”沈出尘不自觉的握住了倾城的手,她又看向床上的陈志凌。

    这一刻,她再次心酸落泪。

    印象中英俊帅气的小弟,战无不胜的小弟,为何会成了这个模样。一头头发全是白色,额头上也多了皱纹,睡起来就像是一个中年人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