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1章 我要挑战你
    流纱微微一叹,道:“师弟,看来你还是没有想出办法来。”

    陈志凌说不出话来。

    “既然如此,那你就依照你答应我的,动手吧。”流纱坦然的说。她当然不会自杀,自杀就是白死了,没有任何作用。首领也不会答应。

    “杀了师姐你又如何?就能让我突破混元?只怕会魔障更深,反而更糟。”陈志凌说道。

    流纱看向陈志凌,道:“我只知道,男子汉,大丈夫。说出去的话便该一言九鼎,你既然已经答应了我,现在就该履行诺言。”

    陈志凌道:“我不会动手的,永远不会。师姐你就当我是背信弃义的无耻小人好了。”

    他陈志凌,也从来不是迂腐的君子。说过的话就是从来算数。如果硬要说是君子,他这个君子也算是会变通,机灵狡诈,心狠手辣!

    但此君子,才是真实的君子。

    流纱不由对陈志凌无语了,就知道老一套不可能对陈志凌有效。流纱也不禁无语,这都什么跟什么。自己一个劲的劝他杀了自己,说出去,自己就跟得了神经病似的。

    流纱道:“至少你动手了,你可以带倾城离开这里。你的时间可以延长。”

    陈志凌道:“首领也没限定时间,我们一样可以待在这里,时间自然就可以延长。”

    流纱道:“你别自我欺骗了,你心里清楚,你若不作出决断,一直婆婆妈妈,就算是给你三年时间,你也突破不了。”

    陈志凌说不出话来。但他的意志很坚决。流纱也不忍心再继续逼他,只要看着自己帅气的师弟为了这件事,连头发都全白了,她就忍不住为他心酸。

    叶倾城不懂这些,她拉住陈志凌的手,道:“回去吧,好好休息一天,不要再想这些了。”

    陈志凌点点头,不再理会师姐,与叶倾城牵着手离开了沙滩。

    回到了小木屋后,陈志凌洗了一个澡。随后叶倾城饭菜做好,两人吃过饭后,陈志凌便上床睡觉。这一躺下,人就像死过去一般,不一会后,居然打起呼来。

    这三天的心力交瘁由此也可见恐怖到了什么程度。

    这三天的历程,比在地狱还要恐怖。

    一夜白头,自古以来似乎最著名的是伍子胥过韶关,生死攸关之下急白了头。

    陈志凌睡了,这一觉睡过去居然足足睡了十六个小时。

    他睡的时候是上午八点,醒来的时候是凌晨两点。

    他一下惊醒过来,这是一种本能的惊醒。他感觉到了危机和后怕。

    有事情发生了,陈志凌环目四顾,居然没有见到叶倾城,也没有见到师姐。

    接着,一件奇异的事情发生了。他发现屋子上面的木桌前坐了一个人。这个人穿着黑色中山装,身材不高,矮而壮实。他一旦坐在这里,立刻让陈志凌觉得呼吸不畅。觉得他就是天地之间的主宰。

    夜色中,门是开的。月光倾洒进来,陈志凌眼睛电木生芒,一切都可以看的看清楚。但他却看不清楚这个黑衣人的脸。

    那是一团混沌!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至高无上的首领钝天。天字一号,只此一家,没有能假扮首领。因为首领的神韵是天底下最厉害恐怖的。

    陈志凌立刻下床站了起来,恭敬中带着不可自觉的畏惧,道:“陈志凌见过首领。”

    钝天首领没有任何情绪释放出来,也不看陈志凌,他的声音空灵飘渺,却又飘荡在耳边。

    “你很令我失望!”首领如是说。

    陈志凌说不出话来。

    钝天首领继续又道:“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杀了流纱。二,你不杀,由我来杀。我不止会杀流纱,还会杀了你所有的家人。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一分钟后你不说话,就代表你选择了不杀。计时开始……”

    钝天首领说完后,便即敛口不言。

    陈志凌却一下子差点瘫坐下去,那一样都不是他想要选择的。

    但是首领的话是天道,一旦说出来就不容更改。

    他让自己做选择,时间只有一分钟。这瞬间,陈志凌便觉得就好像是身边有一个超级核弹在一分钟内要爆炸。无处可躲,无处可藏,无法反抗。

    他下意识的想要下跪求饶,可是他又明白,首领不会接受。下跪只是自取其辱,可是要如何选择,真要杀师姐救家人?

    不行,不能,绝对不能!

    陈志凌的脸上冷汗涔涔而出。

    首领的手指开始敲击桌面,每一下的敲击都在静夜里发出刺耳的声音。每一下的敲击都令陈志凌心中如遭重锤。这声音就像是死亡魔鬼的脚步声,又像是催命的符咒。

    十秒过去,二十秒过去了,三十秒过去了。

    五十秒过去了……

    陈志凌一直不说话,他的眉头紧皱,眼神中满是挣扎,汗水继续涔涔而下。

    一分钟过去了。

    陈志凌一直没有说话。

    “你没有机会了。”首领看了陈志凌一眼,然后站起,朝屋外走去。

    陈志凌一下瘫坐在地上。

    首领说自己没有机会了,没有机会了,没有机会了。

    他脑海里只有这五个字。

    首领是天道,他的话,没人能够更改,他的主意下定,那么自己的家人,流纱师姐全部已经必死了。

    就算是现在自己去下跪求他,他也不会再有更改,因为他是天道啊!

    首领离开了木屋。

    便也在这时,陈志凌忽然站了起来,眼中爆发出骇人的精光。

    没有人能杀我家人,谁敢动我家人,全部都要死。

    我不会放下!

    就算你是首领,你是天道,你若要动我家人,那么我也要亮剑。这一刻,陈志凌的气势爆发出来,他大步跨出了木屋,以白驹过隙的身法追了上去。

    “站住!”

    陈志凌朝钝天首领一声厉喝。

    这是他第一次咆哮首领,首领的威严,从来都让他不敢抗拒。就像是平民百姓不敢对天子冒犯。但是此刻,陈志凌却吼了出来,如炸雷一般。

    钝天首领转身回头面对陈志凌,他的眼神淡淡,却并不说话。

    陈志凌这一声吼出,就像是陈胜吴广揭竿起义,一扫心中所有的畏惧。意气畅快到了极点,原来自己的心中从来不是无所畏惧。至少面对首领,从来不敢有违。

    自己也认为自己是永远不可能超越首领。

    便是在这一刻,为了家人,陈志凌吼了出来。这一刻他的气势,高度俨然已经不弱于首领。陈志凌与首领目光对视,这是第一次,陈志凌居然看清楚了钝天首领的脸。

    他的样貌普通至极,显得有些忠厚。但就是这样一个人,驰骋天地之间,所向无敌。就算是沈默然见了他,也不敢抬头。

    而陈志凌这一声吼,无形中便在气势奠基上超越了沈默然。

    这是属于陈志凌的格局。

    陈志凌静静的看着首领钝天,眼神中没有丝毫畏惧。

    钝天首领也看着陈志凌,他微微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在如此巨大的压力下,依然没有被压垮,而是反抗起来。果然不愧是天煞皇者!

    钝天首领道:“这十年来,你是第一个胆敢如此对我说话的人。你在违逆天道,我虽然需要借助你的气运。但是你的气运与我的天道气势比起来,不值一提。所以,今天是你的死期!”说完后,他的眼中绽放出一丝森寒的杀机。

    钝天首领是真正的动了杀机。他已经下定决心杀了陈志凌,没有人敢如此对他说话,即使是陈志凌也不能。

    陈志凌并没有任何脸色的变化,他的眸子中实在平静到了极致。钝天首领发话要谁死,比阎王爷还要厉害。谁可以在他手下超生?就凭陈志凌吗?显然不可能。

    陈志凌闭上了眼睛,面对首领的威严,他闭上了眼睛,心如平湖秋水。他感觉到此刻无所畏惧的自己已经心意畅通,凌云大佛的气势真正做到了涵盖天地,奥义直指洪荒宇宙的地步。

    他身体内八个隐藏血窍轻而易举的被心意察觉到,气血冲击,很快,最后八大血窍全通。

    这一刻,陈志凌的混元修为……终于突破了。突破的毫无征兆,但却是真正的突破了。他突然张口吐出一口气,这一口气便是将体内所有淤积的意志,浊气全部吐出。

    他的身体周遭如云如雾一般,月光倾洒在他身上,让他此时飘然若仙一般。清秀帅气的他这时候底蕴,大势都已攀升到了极点。所有狂暴的力量都可以感觉已经如臂驱使,收发自如。身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发出欢快的情绪。

    钝天首领没有动手,他要等这个年轻人完全突破,然后再杀。

    他培养陈志凌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让他突破混元。可是现在,他在陈志凌突破混元的时候,却要亲手杀了他。真够讽刺的。

    但钝天首领不会因此觉得可惜,怜惜人才。他不止会杀了陈志凌,还会去诛杀了陈志凌的家人。只因他说出去的话,就必须做到。这样才能保证他的气势永远强大,永远第一。只要杀了陈志凌和陈志凌的家人,那么钝天首领的大势在这种威严的衬托下,就能更上一层楼。

    就比如他本身已是战神,一直在至高地位,很久没有出手。而现在终于有国家挑衅,他出手一举漂亮的灭杀了对方的国家。因此,战神之位就更加的巩固,威严也因此更甚,如日中天一般。

    比起这战神的威严来,一切的谋划都已不重要。只有保证了战神的威严,也就是他大势的说一不二,那么才有后面的谋划。

    这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道理。没有了这个一,一切都不需要再提。

    陈志凌领悟了混元的妙境之后,他再度平视钝天首领,开口也并无求饶,现在的他不会向任何人求饶。

    “钝天首领,你自诩天下无敌,天道大势,无人能够违逆。可敢与我一赌?若我输了,一切由你处置。若你输了,今日之事,就此划上句号。”陈志凌说道。

    钝天首领看了陈志凌一眼,随后道:“你说!”他没有不接受的道理,他怎能说不敢?不敢就是怕了,那大势就是狗屁了。当然,他也可以做出不屑一顾的姿态不接受。可是那是在实力相差太远的情况下。眼前的年轻人已经与他大势相仿,也就是有了赌的资格,所以他必须赌。

    陈志凌道:“我们划一个直径一米的圈子,两人站在里面。只比打法,谁若动用一百斤以上的气血之力便算输。谁若跌出圈子,也算输。你可敢赌?”

    “好!”钝天首领只说了一个字。

    陈志凌又道:“既然要赌,就赌大一点。我们在造神基地里,召集了大家伙作证。我若赢了,你放了沈出尘和弗兰克出来。”

    “可以!”钝天首领诧异的看了陈志凌一眼,又道:“你若输了,你和你的大楚门,你的家人,全部都要死。包括沈出尘,莫妮卡。”

    “可以!”陈志凌一字字说道。

    “三天之后,正午十二点,准时比斗。”钝天首领说完后转身便即离开。

    陈志凌目睹着他离开,眼中的光芒显得悠远寂静。

    与钝天首领这一赌,真可谓是人生第一次绝世大赌,赌上了所有的生家性命。可是此刻,他却没有害怕,反而是一片茫然。混混茫茫,无所畏惧。

    就像是世间之上,已无他可惧怕之事。

    钝天首领离开之后,陈志凌凭着感觉在小木屋的后面找到了流纱和叶倾城。她们两人都已被首领摁晕。

    流纱在看清陈志凌时,不由惊喜莫名。她不能看的真切,但是却发现陈志凌的身体产生了一种质的变化。

    清气环绕,目光宁静,不再有任何的彷徨,沮丧。而是镇定,掌控一切的淡雅。

    不再气势如虹,而是渊源流长!

    “你突破混元了?师弟?”流纱语音颤抖。

    陈志凌点头。叶倾城也是大喜。

    “我们进屋说话。”陈志凌将叶倾城拉了起来,紧紧握住她的手。

    小木屋里,月光清幽。

    “钝天首领已经走了。”陈志凌说。

    “你为什么会突然突破了混元?”流纱奇怪的问道。她实在太好奇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志凌淡淡道:“突然想通了一些事,我要做的不是放下。而是勇气,我要保护我想保护的一切。我绝不会放下,谁敢来动你们,即使是钝天,我也绝不允许。”顿了顿,道:“就在刚才,钝天首领让我选择……”

    他便说了刚才的所有情况。

    等到流纱和叶倾城听到陈志凌居然要与钝天首领比斗时…………流纱呆住了。叶倾城还没多大感觉,在她印象里,任何比斗,自己的老公都没有输过。

    流纱问陈志凌,道:“你有把握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