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0章 放不下
    陈志凌道:“那想出来了吗?”

    流纱道:“想出来了。”

    陈志凌道:“哦?”

    流纱道:“我缺的是积累和时间。混元修为不是大白菜,虽然目前出了许多,但是光明教廷是先天优势,是因为生命之源。属于转基因食品,没有可比性。他们的混元修为与真正的混元同等修为比起来,有本质的不同。而沈默然找的几个人,那是用数年时间找遍天下,方才找出来的。那些人也都是数十年的积累。”

    陈志凌看向师姐,便知道,师姐差的是时间的积累和机缘。有朝一日,一定能进入混元。这并不是说混元好悟,而是因为师姐的心性淡泊,看破生死。她心内没有魔障,自然能一路高歌猛进。

    而混元对陈志凌之所以难,也是因为他的魔障太猛。

    那么一旦突破混元,他所有的血窍一通,力量将再无滞碍,霸王血可以继续进化。那时候,要猛就猛,要精巧就精巧,招式混元贯通,再无任何阻滞。

    与沈默然虽然有距离,但也绝对已经有了一拼之力。

    “你呢?”流纱问陈志凌。

    陈志凌顿时一愣,他还没有任何头绪。流纱一见他神情,便也知道了结果。

    “我去照顾倾城,你今天就在这儿好好待着吧。”流纱说完,便转身离开。

    陈志凌知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是间不容缓,不能再有任何侥幸心理了。首领是天道,他说过的话比帝王一言九鼎还要厉害。

    一旦完成不了,他就算是不想动手杀人,但是因为话已说了出来,就一定会杀!

    陈志凌盘膝而坐,闭上眼睛开始感受天地运行,与周遭融合在一起。

    感应天地的玄机被他悟破。这时候细细去体会,立刻感受到了海水的情绪,沙滩的情绪,海风穿过树叶之间那种微妙的惬意。另外,他还感觉到了沙滩三十米外,地底下的蜈蚣穿梭的情况。

    随后,陈志凌改外视为内视,查看自己的身体。血液的运行,气管上的斑斑点点,五脏六腑的颜色,心脏的跳动,血窍之间的运行。

    一切都像一个精密强大的仪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但是这又如何?

    内视可以自己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治疗身体的任何暗伤。但是依然无法突破混元。

    混元到底是什么?

    天地初辟本无主,万物皆混沌!

    混沌中的混元,一切都看不清楚,内里有无限的大。

    封神演义中,鸿钧道人斩三尸成道,成就了混元圣人。

    元始天尊,老子,通天教主,女娲娘娘,这些人也都是终其一生悟了混元,成就了混元圣人。于是在神话演义中,成就了他们至高无上的地位。一旦悟了混元,便是开宗立派的祖师爷。

    而混元与演义小说中有什么关联吗?

    关联就是,即便是演义小说中,也是取了天地变化中的混元为至尊之强。

    那么内家拳中的混元又是什么定义?

    身体血窍全通,周遭血液强大无匹,由血窍与心意圆融互通。身体内储存强悍无匹的气血,血窍就是一个个精巧的水坝,要开就开,要闭就闭,如意圆通的转换。将这股恐怖的力量要恐怖就恐怖,要精细就精细,这便是混元了。

    这其中,血窍的全通是一个难题。隐蔽的血窍,如果心意不通透,根本发现不了。

    另外,要浑然天成的如意控制血窍,又需要一个心意的忘我。心意一动,血窍要开就开,要闭就闭。

    普通人经常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比如说要耳朵动,不是所有人能动。要血液涌上脑门,需要情绪事件的刺激。而高手则可随意控制身体。

    混元对身体的控制就已经达到了见微知著,恐怖至极的地步。那个时候的人体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将是恐怖无比的。

    再厉害的军队,不听从将军的吩咐。这支军队都可能打败仗。只有最厉害的军队,又完全由将军如臂驱使,那样这支军队才能战无不胜。

    在这个前提下。那么又涉及到打法,也就是将军的用兵能力。

    孙膑,韩信,戚继光,岳飞这些人带领最厉害的军队打起来,肯定要比平常的将军厉害得多。

    打法厉害的人,如陈志凌,沈默然,首领。就算是与等级高的人对打起来,也有可能获胜。

    一个化劲高手都有可能杀掉丹劲高手。也由此可见,打法是多么的重要。

    陈志凌的打法不弱于沈默然,甚至可能会更强。一旦他悟透混元,直接到达混元中期。等于是他手下的兵将全部变的厉害,那样对战起来,如何能不厉害。

    打法上,陈志凌,沈默然,首领这些人就是绝对的战将中的孙斌,韩信,戚继光,岳飞。之所以戚继光始终排在岳飞前面,是因为戚继光与岳飞同样威名赫赫。但是戚继光圆滑做人,善于奉承,又能做实事。最后也得善终。

    而岳飞则是太过孤傲自我,终究落得凄惨下场!

    陈志凌一直从上午待到下午五点,然后进境修为却毫无进展。

    夕阳的余晖洒在沙滩上,美丽无比。

    海风吹拂,空气中带着咸湿的味道。

    这个时候,叶倾城踏着夕阳的光芒而来,她给陈志凌带来了丰盛的晚餐。

    两人便就坐在沙滩上,叶倾城给陈志凌乘好饭,幸福甜蜜的看着他吃。

    陈志凌便问道:“你吃了没有?”叶倾城怔了一下,道:“我待会回去再吃。”

    想来是她做好饭后,第一个想到了自己。陈志凌心中一暖,随后道:“我们一起吃吧。”

    叶倾城拗不过他,便只好一起吃了。

    这顿饭吃的自是你侬我侬。期间叶倾城说起小妙佳的乖巧,以及种种趣事糗事,让陈志凌不禁捧腹,也对小女儿更加的想念。

    吃完饭后,叶倾城不可避免的问陈志凌,修为的进展。陈志凌微微一笑,道:“你别担心,我很快就能找出方法来。”

    叶倾城是聪慧的女子,知道自己越担心,就给丈夫越大的压力。她只能这样想,陈志凌这两年多来,这么多艰难险关都挺了过来。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她点点头,然后收拾碗筷离开。

    陈志凌继续待在沙滩上冥想。

    天色渐渐黑了,冷月高挂天际。海边有了寒意。这里的夜晚气候反差很大,陈志凌始终光着上身坐在沙滩上一动不动。

    一直到了凌晨,陈志凌一直待在此处。

    这时候叶倾城在流纱的陪同下出

    现在陈志凌身后的树丛中。是叶倾城一定要来看的,这大晚上,穿过丛林很是危险,所以流纱只能陪着。

    其实下午送饭时,流纱也是送她过来的,只不过流纱送到了就躲到了一边,没打扰小两口。

    陈志凌的身形伟岸,像是一个苦行僧一般不眠不休,不知疲倦。

    叶倾城想去劝他回去休息,她这时候似乎更能体会到陈志凌这些年成功背后所付出的艰辛。

    她往前跨了一步,流纱出手拦住了她,对她摇了摇头,示意不可。然后,又拉着叶倾城回返。叶倾城也未挣扎,她知道流纱师姐也是为了陈志凌好。

    离开陈志凌一段距离后,两人朝回走。流纱说道:“倾城,这两天是非常时期。就让他待着吧。他这么聪明的人,一定能想出办法来的。”

    叶倾城点点头。她只是心中好生为陈志凌心疼。所有的压力,所有的危险,都是他一个人在承担,没有人能为他分担。叶倾城这时候真希望自己也能有流纱一样的本事,那样便可以和他一起并肩作战。

    第二天早上,陈志凌依然在原地。叶倾城来给他送了早餐,一起吃过后,叶倾城离开。

    这个时候,陈志凌已经到了一种入魔般的地步。但现在,他不会像以前直接进入魔障,需要莫妮卡来唤醒。他只是始终想不通,想不透如何放下。越是想要放下,越是放不下。这样的苦苦折磨自己,短短一天多的时间,居然令到他形容憔悴,疲惫不堪。

    然而,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帮到他。

    第二天依然就这般过去了。

    陈志凌没有任何的进展。

    明天是第三天,第三天一过,也是答应流纱的期限已到。

    如此冥想三天没有进展,似乎只有在狠心的用行动去诛杀自己的亲人,在这个过程中找到放下的真谛。

    陈志凌越是痛苦,就越代表他无法放下,无法下手。越痛苦,就越离混元渐远。除非当他冥想混元时,感到的不是迷惘,不是痛苦而是肯定。那才是有希望。他这般痛苦冥想下去,其实就算是冥想到死,冥想一年,两年都没有任何效果。

    混元难不难?

    对于心有执念的,比通天还难。这样的执念,是大道必不可少的东西。只有大执着,才能走完唐僧取经的十万八千里,不为途中妖怪美色所扰,不为途中的恶魔怪力所挡。

    但是如果这个执念是朝了东边不是西边,那么越是执着就越是难以到达西天。

    陈志凌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

    这个执念成为了阻扰他到达西天的关键点。

    第三天,下了一场瓢泼大雨。

    在雨中,叶倾城与流纱在他身后默默的看着。三人都淋成了落汤鸡,叶倾城看着陈志凌一个人在痛苦的深渊里,她的泪水再也止不住。

    陈志凌始终一动不动,就像成了一座雕塑一般。

    世间之苦,就是一个痴字。

    流纱懂陈志凌,她无法去责怪他的痴。他若不痴,自己又怎会如此在意他这个师弟。,他若不痴,没有这份情义,如何会有这么多兄弟,红颜知己甘愿为他赴汤蹈火,粉身碎骨呢?

    苦者来到高僧的面前,说,大师,我心中很苦。

    高僧问,你为何而哭?

    苦者说,我心中有一些人,一些事放不下。

    高僧说,既然如此,何不放下。

    苦者说,我放不下。

    高僧拿起茶杯,茶杯里注入滚烫的水。然后让苦者拿起茶杯。苦者拿在手中,一会后立刻将茶杯丢掉。

    高僧淡淡的说,痛了,就自然放下了。

    痛了,就真的放下了吗?

    显然陈志凌不是,他是那个万里独行,有无上大毅力的苦行僧。即使有着刀子在地上,每踩一步,都要血肉模糊,但依然却肯定朝前走的人。他就是不肯放下,如何都不能放下,宁死不放。

    所以,他会朝流纱跪下,让流纱杀了他。只因他放不下,只因他是这世间最痴的一个痴子。

    为了正义,不惜性命的去血拼。从当初的血战龙玄,九死一生。到岛国,万人指责,却一意孤行的杀戮。

    到沙漠中,宁死不肯放弃海青璇。

    到与休斯顿面临生命之源的危险时,他依然抢先喝了。

    到与林玉秀的决战中,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每一次都是死亡威胁。可他依然按着心中的信念勇往直前,正是这份痴,感染了他身边无数的人。

    他虽然没有进入混元,但他这一生的磊落与执着,就算是他的仇人也得说一声佩服。就算是冷漠如首领,也会说,如果要做朋友,还是得选择陈志凌。

    第三天过去了。

    热带雨林的天气说晴就晴,说下雨就下雨,像是多变的姑娘一样。

    天色亮的时候,叶倾城与流纱来到沙滩上。

    突然,叶倾城在看到陈志凌的样子后,再也忍不住痛哭失声。就算是流纱也被震撼住。

    因为陈志凌的头发一夜之间,全数白了。

    他在这瞬间,还是坐在沙滩之上,他的背部显得有些佝偻。

    从背影看,他居然已经像是一个老人了。

    叶倾城快步跑了上去,来到陈志凌的面前。陈志凌看向叶倾城,看到她眼中的泪花,顿时吃了一惊,连忙问道:“你怎么了?”

    叶倾城看着他的白发,看着他憔悴的样子,顿时心如刀割。心疼的伸出手抚摸他的脸颊,泪水如断线的珠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陈志凌也马上发觉到可能是自己出了问题。他稍一闭眼感觉,立刻知道自己是因为时间到达,混元没有突破,内外煎熬,导致头发全白了。

    不过这并不是大问题,他的身体气血,营养全由自己控制。只要将头发剃掉,控制住气血与毛囊,立刻就可以重新长出新的黑色头发来。

    “别哭了,傻丫头。”陈志凌道:“这是小事一桩,等我把头发剃了,重新长就是黑头发了。”

    “真的?”叶倾城泪眼婆娑。

    陈志凌点头,在她脸蛋上捏了一下,笑道:“当然是真的,骗你我就是小狗。”

    流纱也走了过来,对叶倾城道:“倾城,你放心吧,我们到了这种修为,是可以控制身体的气血与各种毛囊的生长。他没有骗你。”

    流纱也这么说,叶倾城方才长松了一口气。

    陈志凌站了起来,连续三天三夜的打坐,并没有让他腿部肌肉僵硬或抽筋。即使坐着,血液一样可以畅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