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8章 师姐,你杀了我吧
    本来陈志凌还有诸多变化,一举击杀师姐。可是这撩刀势攻来,不得已,他力量用到了老,变化已经来不及。只能化炮拳为肘拳,朝下一点,砰砰!

    两声闷响,肘拳挡住撩刀势。流纱趁这空当,如受惊的蛇,一下窜了回去,陈志凌劲力回复过来,要待追击。

    暗夜幽灵枪声又响了起来。这次居然是双枪,砰砰,一连六颗子弹闪电交叉点射而来。陈志凌身子连闪,快如流星,玲珑步展开,几个起伏,进入到了丛林之中隐藏起来,不露一丝混元气息。

    一瞬间,他躲在草丛后面。整个身子与气息都与天地花草融为一体,就算是流纱和暗夜幽灵也丝毫感觉不出来。

    流纱回过神来,她还是有些心有余悸。短暂的交手,居然几次在生死之间徘徊,自己这边若不是有暗夜幽灵来牵制师弟,只怕自己早死了好几次了。

    流纱不禁想起初见陈志凌时,他才是丹劲修为,离自己差了十万八千里。可如今,这才短短两年,他就已到达了如此的高度。着实可怕,着实恐怖。

    陈志凌一动不动,他没有走远,这一点暗夜幽灵知道,流纱也知道。

    情况对他其实很不利,这一点陈志凌很清楚的明白。但是他没有露出一丝焦躁和不耐烦来,他就像是一个最优秀的猎手潜伏着,只等敌人露出一丝丝的破绽,就要雷霆出手。

    流纱凝立当场,突然冷冷说道:“师弟,你大概忘了我的话了吧。我不是告诉你,你十分钟不到,我就要割掉倾城的耳朵。不知道她少了一只耳朵,你还会不会那么喜欢她呢?我出来的时候,她血流不止,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事。”

    陈志凌听在心里,流纱的每一个字都如沉闷的雷击中他的心房。让他感到呼吸沉闷。他惊疑不定,不知道流纱是否真的下手了。

    来之前,他以为是了解师姐流纱的。但现在这几轮较量下来,他觉得师姐流纱是那般的陌生。以至于此刻,他不知道她说的是否是真的。

    但不管真假,陈志凌都没有露出任何马脚来。他不能败。

    “师弟,你可真够能隐忍的。果然不愧是我的师弟。现在你心爱的女人就在小木屋里血流成河,无人帮她包扎,你就真的忍心?你想象一下,她是那样的美丽清冷,可是却少了一只耳朵。”流纱继续道:“师弟,你不是一向自诩情义无双的吗?为什么不出来,只要你出来受死,我立刻去照顾倾城。你难道不肯为了师姐我,为了你的妻子来做一些牺牲吗?”

    陈志凌默不出声。

    丛林中,阳光透过树叶折射下来。树叶的缝隙在阳光照射下斑驳流离,就像是撕碎的纸屑一般。

    在国内,正是春节期间。

    可是这里的气候却如夏季一般,炎热,多雨,并有蚊虫肆虐。

    流纱道:“师弟,你还记得吗?这两年来,我帮过你多少次。什么事情,只要你有需要,师姐没说过一个不字。难道你忘记了吗?你和倾城结婚,我给你送的礼物价值数亿。师姐待你难道不是真心?你在沙漠里差点死了,为了救你,师姐给你念大真言术足足一天一夜,耗尽心神。这些你难道一点都不知道吗?你家人被抓,要对付沈默然。师姐带了汉森,拼死血战,汉森也死了,我怪过你吗?我也是拿了性命去拼,你都忘了吗?你要建立大楚门,我为你出谋划策,出钱出力,四大家族如果不是我搭桥牵线,你能促成吗?我们被光明教廷的黑衣怪物抓了,我用命来保住你,你忘了吗?我为你做的事情,你仔细去想一想。这些你都忘了?如今,我的修为不如你,所以首领想要牺牲我来成全你,如果你是我,你甘心吗?我流纱难道生下来就应该是你陈志凌的附属品?因为你的不争气,你的放不下,无法突破混元,便要我来陪葬来成就你,这公平吗?”

    “陈志凌,我流纱这辈子最对得起的人就是你。就算是你为了我的命,而去死,我也不欠你。只有你欠我,你欠我的,你明白吗?”

    陈志凌说不出话来,他突然觉得呼吸不畅,好难受。是心中的疼痛,泪水突然就不自觉的流了出来。

    曾经他最尊敬亲近的师姐啊!如果有人要对她不利,他愿意用生命去保护。他放不下的人中也有师姐啊!

    如果师姐一开始不是这般穷凶极恶,先说这番话,他真的会就此让她杀了,来成全她。

    为什么,原本如此亲近的人,居然会走到此时此刻这种地步。他的心真的痛了,痛到泪水哗哗而下。

    他可以忍受所有的**痛苦,不怕敌人的强大,百折不挠。却接受不了师姐的绝情。

    便也在这时,陈志凌一咬牙,站了出来。

    四目顿时相对,流纱看向陈志凌,陈志凌看向流纱。流纱的眼中带了一丝讶异,尤其是在看到陈志凌虎目中的泪水时,对她来说有着不小的震撼。可是很快,她便抛弃了这种情绪。

    流纱的声音依然冷,她注视他。道:“你想通了?”

    “我可以把命给你,死之前让我见一次倾城,可以吗?”陈志凌缓缓说。

    流纱沉默一瞬,随后道:“好!”

    流纱也没有完全相信陈志凌,道:“就在小木屋,你去吧。我并没有割她耳朵,刚才只是骗你而已。虽然今天不得已要与你生死相见,但是要对倾城下手,我做不到。”

    如果是之前,师姐流纱说这番话时,陈志凌还会相信,感动。但现在她说这番话时,陈志凌心中却只有恶心。她这是怕自己反悔,故意煽情。

    他在心中默默的道:“师姐,你就真这么怕死?无所不用其极的怕死?”

    也不理会这些,陈志凌转身便展开白驹过隙的身法朝小木屋而去。

    流纱和暗夜幽灵立刻跟了上去。

    陈志凌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议,想来他也不太相信流纱的信誉了。怕在他背后下手与开枪。

    夕阳西斜!

    再美的夕阳,也无法体会出此刻陈志凌心中的苍凉。

    流纱和暗夜幽灵赶到小木屋前时,刚好看见陈志凌已经进了小木屋。

    流纱和暗夜幽灵一打眼色,并不停留,而是守住了小木屋的门口和窗口。

    窗户已经钉死。

    按理说,这种小木屋,陈志凌即便不从出口

    逃走,随便其余的地方也是可以撞开的。

    但是流纱和暗夜幽灵却就是诡异的守住了出口。

    实际上,流纱和暗夜幽灵也知道。陈志凌不可能救走叶倾城,他一个人还可以纵横驰骋。如果带上了叶倾城,那就是必死无疑。所以他说要来见叶倾城,然后受死,这份诚意很大。尤其是在他进入小木屋后。流纱觉得陈志凌是真心想送死了。

    暗夜幽灵守住了窗口。

    便在这时,意外的情况发生了。

    蓬的一声巨响!

    陈志凌进入小木屋并未去看倾城,而是直接从窗户轰了出来。

    这一下悄无声息,又突然爆发。绝对让枯廋的暗夜幽灵猝不及防。陈志凌冲出,与他近在咫尺。陈志凌当胸就是一拳抡去,身子也撞向了暗夜幽灵。

    暗夜幽灵身子疾退,陈志凌紧跟其上,轰轰轰!一连三拳,三拳都如电芒雷霆,第三拳,暗夜幽灵终于躲不过,硬接一拳,疾退出十米开外,然后转身就逃。

    陈志凌感觉到暗夜幽灵被自己这一拳的打击,震伤了内腑。绝对的受伤不轻。

    陈志凌没有时间去追击暗夜幽灵,转身便抢进了小木屋。小木屋里很是宽敞,有老式桌椅,木床,家具等等。

    他一进来,流纱便也抢了进来。流纱正是要去挟持叶倾城。陈志凌一眼便也看到了叶倾城被关在了一个铁笼子里。

    居然是关困兽的铁笼子。叶倾城在里面本来安静清冷,但是在见到陈志凌这一瞬时,顿时激动莫名,眼中泪花涌现。这是她朝思暮想的男人啊!

    流纱闪电抢至铁笼子前,伸手如电掐住叶倾城的脖子,然后凌厉的冲陈志凌道:“再过来我杀了她。”

    陈志凌冷哼一声,陡然脚一跺。整个木屋突然就剧烈颤抖起来,半边立刻摇动,似乎要坍塌下去。也是这一跺之力,陈志凌扑将上去,一拳砸向流纱的脑门。

    快如雷霆闪电。

    这一幕,让叶倾城看的心惊肉跳。她不明白为什么会到这个地步。流纱不是陈志凌的师姐吗?为什么两人居然到了眼下不死不休的局面?

    流纱在这一刹其实完全可以杀了叶倾城,但是她没有。而是迅速收手,一闪身,疾逃向另一边。撞开木屋,电逃而去。

    不能让她再逃了!

    这是陈志凌一瞬间的想法,他顾不及倾城了。倾城现在不会有危险,但是留着流纱活着,那就是后患无穷。

    他脑袋转的飞快,人已经展开白驹过隙的身法追了上去。

    他初进木屋时,本来是打算从窗口出去,暗杀暗夜幽灵,因为流纱和暗夜幽灵都以为他是想死,想去看倾城。就会放松,但是陈志凌进去只是一个过度,一个麻痹作用。想从窗口潜伏出来暗杀。哪知道一进去,就发现窗口被钉死。而且他闻到了一种香味儿,这种香味儿让陈志凌想起了失魂香。他深知这种药物的厉害,便知道师姐果真是歹毒,准备好了药物。自己进来若跟倾城叙话,时间已久,想不死都难。

    所以现在,陈志凌便要趁着暗夜幽灵受伤远遁的时间,去将流纱给诛杀了。

    从来没有这样一刻,他居然是如此的想杀了师姐。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他居然想要杀师姐!

    但毕竟,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陈志凌在丛林中将身法展至极限,流纱的身法始终与他有差距。很快,在一片丛林围绕的灌木丛中,陈志凌从后而上,扑向流纱的背部。一掌平平推出,朴实无华,却是阴毒至极。流纱陡然身子一矮,接着前冲,灵鼠滚油锅。

    她势子用尽,刚要跃起时,陈志凌如影随形又是一掌。流纱无奈,回身仓促对了一掌。一掌相碰,流纱连连后退。接着,她眼前一黑,却是陈志凌犹如杀神追至,一下掐住了她的咽喉。

    陈志凌将流纱白皙的脖子掐住,提了起来,抵住树杆。他的双眼血红,欲将这恶毒的女人杀之欲后快。

    流纱的呼吸越来越难受,她抵抗不了陈志凌的力量。就在她气息越来越微弱的时候,陈志凌脑海中陡然闪过种种景象,如浮光掠影一般。

    “怪物,你没感受到一种气数未尽的感觉吗?你没感觉到,将会有意外发生吗?我的修为比我师弟高,你还是尽快吸收我的鲜血,恢复你的肉身,好迎战即将到来的决战吧。”

    “师弟,你不用怕,你也不会死。我推算了一下,从月寒,到这时他才动手。时间的推延,是他的时机,也是你的气数。你的气数未尽,所以我猜想,首领是要到了。生命之源与首领千丝万缕,这个老怪物也感觉到了威胁,所以才吸收我的鲜血。他不得不这么选,因为我的血液比你强。所以,这是属于你的气数,你将来的路还很长,所以你不可以死。”“师弟,好好保重,不要哭,不要伤心。因为你是天煞皇者呀!”

    “师姐!师姐……”

    陈志凌的回忆终止,看向眼前的师姐,她的脸色酱紫,眼看快要不行了。陈志凌陡然触电般的松了手。流纱委顿在地上,陈志凌惊慌失色,连声大喊道:“师姐,师姐!”怕她呼吸不过来,陈志凌什么也不顾,对准她的嘴,便将空气度给她,又为她推宫过穴。

    好半天后,流纱的气息终于平稳下来。

    陈志凌扑通一下跪在流纱的面前,道:“师姐,对不起,你杀了我吧。我不是人!”

    流纱看向陈志凌,这时候,她眼中的暴戾与杀气终于消失了。转而为之的是叹息,“陈志凌,为什么你永远都要放不下?”

    陈志凌的泪水流了出来,他这一辈子,流血不流泪,。千军万马,斩尸百万,血流成河,从来不曾落过一滴泪。可是现在,他的泪水像是言情小说里的女主角,怎么也止不住。“师姐,你杀了我吧……”

    其实,陈志凌突然懂了。

    师姐从来都没有变过,她知道她用再多的诡计,也是无法杀了自己。所以她就是要营造出她已经为了活着不顾一切。从而让自己下狠心来杀了她。

    师姐的用心良苦,就在刚才,师姐的计划真的成功了。他差一点点就杀了师姐。

    可是陈志凌突然明白过来,这世界上,对他最无私,最好的,永远都是师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