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7章 杀机惨烈
    倒栽碑从上贯下,劲风罡气下贯之剧烈,把陈志凌的头发都刺激的根根怒立。

    陈志凌的气血太盛,本来就不能多做精巧功夫。刚才玲珑步变化已经是极限,这时候面对“倒栽碑”这样恐怖的威势。他“啊呀”一声,喉咙里面爆发出震天巨响。好像晴空霹雳。

    陈志凌这时候不拼命已经不行,流纱歹毒之至,为了活命却是无所不用其极了。他一声厉吼之后,凌云大佛的气势涵盖而出,须弥印由下至上轰然迎向流纱的倒栽碑。

    就像是大地崩塌,只留一条缝隙地时候,一个拳头从爆破的空气中冲了出来。越来越大,最后竟然把所有的一切都遮盖住了。顿时令流纱感到日月无光,混沌破灭,陈志凌的拳头如整座须弥山被来自洪荒中的第一大佛凌云佛搬起来,朝自己猛然轰来。

    这一拳须弥印之威,在陈志凌一怒之下全力发出,真的就好像苍穹崩塌一般。

    流纱的修为也是如来巅峰,她从上之下的打击,陈志凌唯有动用最强须弥印。否则这下真要交代。

    轰轰!

    两拳对砸!地面尘土飞溅,山崩地裂一般。流纱终究不是陈志凌的对手,蹬蹬蹬倒退数步,气血狂乱,美眸血红。

    这时候她一头金发散乱,真像一个十足的魔女一般。那里还有之前贵族公主的丝毫风范。为了活命,即使是如流纱,也展现出可怕的狰狞来。

    她的智计被用到了极致,居然两次带给了陈志凌危机。但是她与陈志凌的修为和实战经验毕竟是差距不小,即使是诡计,终究也没占到便宜。

    陈志凌一拳击退流纱,便一个弓箭步闪电跟上。他不能再继续这般下去,否则必死无疑。必须将师姐擒下来,然后去找倾城。即使到了这个地步,他心中也没有任何要击杀师姐的意思。

    如果能放下,早放下了!

    这个弓箭步的速度超越了极限,只因他知道,不可能再让师姐有任何变化。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便也在这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砰!

    一声枪响是那般的突兀。

    陈志凌弓箭步起跳,人在凌空,这时候危机大盛。子弹的狂猛与光速让人来不及思想,陈志凌只觉腰间奇痒无比。他身子疾速一沉一扭。

    轰!

    人也扑了出去。一颗子弹射中了他的后肩下方。

    这颗子弹爆炸力奇强,陈志凌动用了所有气血之力方才将其挤压出去。虽然如此,他的血肉已经绽开,鲜血淋漓,奇痛无比。就在这一瞬,他能感觉到背上鲜血跟不要钱似的流出,气血的力量也在流逝。

    同时,流纱立刻又攻击上来。掌风凌厉,杀气如狂魔。

    危机,危机!

    陈志凌遭遇到了最强大的危机,就算是面对林玉秀时也没这般恐怖。

    而且那隐伏的枪手又再瞄准,陈志凌一咬牙,双眼血红,悲愤到了极点。双手双脚齐用,白驹过隙的身法展开,朝丛林中窜去。

    他狼狈而逃,流纱在身后紧追不舍。而那名神秘枪手也是鬼魅跟进。

    陈志凌像是受伤的野兽和孤狼,绝望的奔逃。

    最让他心痛的是,师姐真的是想杀了自己。不是在演戏,而是真的要杀。她所做一切都是在给枪手找机会。这是预谋已久的,就是要杀了自己。

    鲜血在流失,陈志凌的速度越来越快。终于,在霸王血的催动下,他将流纱和那枪手彻底甩开。稍作喘息,陈志凌双眼的血红渐渐消失,他在树林中狼奔豕突,然后终于找到了止血的菱叶草。

    陈志凌将衬衫撕扯掉,然后把菱叶草放到口中咬碎,最后敷在了背部的伤口上。他运用气血,勉强将血止住。之后又用衬衫撕成布条,把伤口裹住。

    也是在这时候,手机响了。陈志凌拿出手机,却是流纱打过来的。

    陈志凌没有说话,但手机还是接通了。

    “师弟,你在哪里?”流纱淡冷的问。

    “告诉你,等你来杀我吗?”陈志凌淡冷的道。

    流纱冷冷一笑,道:“怎么,你好像很恨我?”

    陈志凌道:“谈不上,你有你的选择,我没有权力指责你。我只是感到有些悲哀,原来就算是如师姐你,如陈志凌我。面临生死存亡所表现出来的丑态,和沈默然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区别。”

    我们总是以为自己很特别,以为自己跟其他人不一样。

    但其实,我们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甚至还不如别人。

    年轻的时候,我们以为自己无所不知,其实是一无所知。

    “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到小木屋来,否则我会取下叶倾城的一只耳朵给你。”流纱说完便挂了电话。

    陈志凌呆住了,这居然是师姐流纱说出的话。你真的是我的师姐吗?你怎么可以拿倾城的安危来威胁我?

    十分钟的时间,陈志凌相信流纱会真的下手。这个十分钟多么的精于算计,就是怕自己伤势恢复,不好下手嘛!

    但是虽然知道如此,陈志凌没有别的选择。他深吸一口气,匀速赶往小木屋。路过时,抓住一条毒蛇,然后直接将其要开,生吸了其血。

    他需要补**液。毒蛇的毒在胆囊里,血液却是最好的补品。

    连着吸食了三条毒蛇的血后,陈志凌觉得气血之力好了许多。他曾经是狼牙特种兵,对于丛林生存非常精通。

    十分钟后,陈志凌来到了小木屋前。他并没有露面,而是运用日月呼吸法去寻找那名神秘的枪手。只有解决了这个枪手,自己才有可能对付流纱。

    此刻,对流纱再也没有任何要忍让的心思了。

    既然师姐你有决定,我也不会拿上所有的家人来换取你一条命。

    包括我自己,我也不会把命交给你。

    这个神秘枪手能够一直潜伏而不被自己察觉,陈志凌知道这个枪口肯定是基地里的暗夜幽灵。只有这些首领培养的幽灵才能如此强大。

    感应不出来。

    &n

    bsp;   陈志凌越逢危机越是冷静,先将手机关机。免得关键时候流纱电话打来。就算手机是震动的模式,但这个暗夜幽灵和流纱都是高手,一样能觉察出来。

    随后,陈志凌将心神凝到极点,恢复到早前在西伯利亚感应天地的状态中。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一分钟,终于,他与天地融合在一起。周遭的蚂蚁爬动都在心中。

    他似乎感受到了树叶的情绪,动物的情绪,乃至……暗夜幽灵的存在。

    时间是下午五点。

    阳光温暖,明媚。像是一个平常的午后。

    这个热带丛林,也安静静谧的可怕。

    陈志凌一动不动的感受天地与树林的圆融情绪,终于察觉出了暗夜幽灵的所在。

    就在东南方三十米处的位置。陈志凌心神一动,以白驹过隙的身法朝那边窜了过去。这一发动身形,当真就如天上的云彩变化,白驹闪电穿过变幻的缝隙,一瞬间隐没消失。

    只是陈志凌一动,暗夜幽灵便也动了。暗夜幽灵着实警觉无比,而且身法也快到了逆天的程度。

    丛林中,陈志凌闪电雷霆的穿梭疾追。前面暗夜幽灵只剩下一道模糊的影子,陈志凌咬牙紧追不舍,追的急了,背上伤口处的鲜血溢了出来。陈志凌浑然不顾,如果要保证倾城的安全,要对付师姐。那么就必须诛杀了这暗夜幽灵。陈志凌明白,暗夜幽灵最擅长的是潜伏和跟踪以及枪法,这样一来,他们的搏斗技巧就肯定不行。再则陈志凌也感觉出来,这暗夜幽灵的修为在自己之下。

    这是在彼此追逐中强烈的感觉。

    实际上,暗夜幽灵的培养,始终都是作为潜伏型人才在培养。十年如一日的潜伏,练习身法和枪法。除此之外,他们不再关注其他。这也是造就了他们潜伏技能逆天的原因。

    陈志凌拼命了,他的身法本就是天下无双的白驹过隙。加上霸王血的拼命催动,此刻便犹如是混元中期的高手在追逐暗夜幽灵。

    本来应该没人能察觉出暗夜幽灵的存在的,可是陈志凌却又是感应天地的怪胎。所以终于察觉出来了一丝不和谐。种种因素,一瞬间让这善于潜伏的暗夜幽灵终于暴露,陷入了致命危机。

    暗夜幽灵逃跑路线也不傻,始终在丛林周遭穿梭,等待着流纱的救援。眼看与暗夜幽灵只有不到二十米的距离。这时候,流纱终于也出现了。

    流纱在陈志凌身后三十米的地方追赶,流星赶月。她的气势凌厉,让陈志凌感觉到了背后的寒意和危险。

    丛林里此刻正上演着惊天逆战,更是师姐弟的反目,令人痛心。

    三人一前一后追逐,陈志凌要雷霆击杀暗夜幽灵,流纱始终赶不上陈志凌。

    树林里,风声呼呼,草木皆被三人身形发力而被劲风摧残。

    这是一种秋风扫落叶的狂猛,三人身形所过之处,脚下草木皆被践踏得不成形状。眼看陈志凌与暗夜幽灵只有十米的距离马上就要追上。那暗夜幽灵也是发了狠,他们虽然受命于首领,但也是活生生的人。一样的爱惜性命。暗夜幽灵头也不会,朝陈志凌一连开出三枪。枪枪精准无比,封死陈志凌躲避的退路。陈志凌危机中展开奇异的血族玲珑步,终于堪堪避开。而暗夜幽灵干脆窜上树,再度对着陈志凌连连点射。这家伙的枪法已经到了和莫妮卡媲美的程度,陈志凌再厉害也不能不顾忌,连续几次躲闪,虽然全数躲开。但这时,师姐流纱也追了上来。

    流纱双眼如寒霜冰雪,发丝飞扬如通天魔女。她从陈志凌身后赶上来,顿时杀机冲天,一指犹如所有光华聚集成一点光芒点射向陈志凌的脑门。同时脚下又是撩刀势,这一撩脚,战阵惨烈,杀机惨烈。

    陈志凌只觉后脑勺发凉,师姐这一指当真毒辣。同时胯下也是奇痒,明显就是师姐的撩刀势追杀而来。上下连杀,每一招都是致命杀招。加上暗夜幽灵的狙击,陈志凌在这短暂的时间段,绝对已经到了最危急的地步。陈志凌头也不回,却是朝前一滚,灵鼠滚油锅。接着又闪电一扭,血族玲珑步,倒踩莲花齐齐施展出来。

    这一下,他的气血之力摧残到了极致。狂猛冲天,劲风摧残得树叶纷纷飘落,那草屑更是纷飞如利剑。

    气浪在空气中拉出炽热的火浪来!

    陈志凌这几下变化完全不顾身后流纱的攻击手段,也瞬间逃离了流纱的攻击范围,眨眼之间就到了暗夜幽灵所藏匿的脖子粗的树前。

    轰!

    陈志凌飞身而起,一脚蹬了过去。这一脚的劲力狂猛雷霆,重达七千斤的力气。

    混元中期的实力!

    脖子粗的树瞬间被摧毁,拦腰倒了下去。那暗夜幽灵眼睛也快,知晓陈志凌的意图,顾不得攻击陈志凌。他知道自己这一落下,绝对就会在凌空之时被陈志凌杀掉。所以在这一刹那,暗夜幽灵奋力跃向了另一棵树。

    流纱在后面追来,杀招连出。陈志凌一脚蹬树,身子扭转,借蹬树的力量,将所有前冲之力化解。浑然天成一回身,双眼陷入血红。

    这一招的旋转力量,正是古战场中屡试不爽的战阵绝杀,回马枪。以腰为马,手为长枪。

    陈志凌的拳头就如混沌破裂中,突然穿出的流星,掩盖所有光华,一瞬间就已扑击向流纱的面门。

    回马枪之精髓被陈志凌演绎到了极致。陈志凌的守株待兔,正好逮住急于杀敌的流纱。流纱的如来神拳终究慢了,不及陈志凌手快。

    一瞬间,本来是要斩杀陈志凌于拳下。却陡然变成了陈志凌的炮拳令她眼前闪电一黑,劲风刺骨炸裂,摧得她脸门生疼,毛孔中感觉到了拳力的刺骨。

    这时候流纱也真正意识到了作为陈志凌的敌人,用敌人的姿态面对自己这个师弟时,师弟所展现出的鬼马实力是多么的恐怖。

    但流纱终究是流纱,不可能一点招数都没有,这么轻易认栽。危机中,流纱身子后仰,脚前冲,撩刀势,由下朝上攻击向陈志凌的胯下。

    国术之精髓,一旦动手,撩阴抓胸,杀敌为先,无所不用其极。这时候的流纱的身子就像是跳芭蕾舞,仰身弯腰,踢腿,身子的柔韧度比任何芭蕾演员都要显得专业而恐怖。

    柔软中,撩刀势却又刚猛雷电之至!

    想她流纱,比天才沈出尘的修为都要高,如何又是没有灵性,没有杀招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