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6章 姐弟大厮杀
    如今的他,再也不是当初,有什么烦心事,跑一跑就能想通,如今的混元已经是他最大的壁障。只要这个关头突破,他的修为将无人能挡。但这也是他最难跨过去的,很大的可能是根本就无力突破,或则说,要真的为了倾城而去杀了师姐。在杀师姐的过程中,学会放下。

    再次游回到海滩上时,陈志凌觉得身上所有力气都消耗干净了。他躺在海滩边上,疲乏至极。仰望的天空,漫天的繁星啊!

    是不是人死后,就会化为星星。

    都说有天煞皇者,那么我会是那一颗星星?

    陈志凌觉得累了,这样很好,可以暂时的偷一下懒,什么都不去想。他渐渐的闭上了眼睛。

    这种天气,常人在这里早得冻死。可是陈志凌不在乎。便也没睡多久,忽然听到了脚步声。陈志凌坐起身来看了过去,却是莫妮卡在月色下朝这边走了过来。

    莫妮卡显得很安静,她在陈志凌身边坐下。一阵香风跟着袭来。

    莫妮卡没有说话,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但她很懂陈志凌此刻的痛苦。

    突然之间,陈志凌又停止了动作。他看到了莫妮卡眼角的泪水,顿时连声道:“对不起,对不起。”莫妮卡泪中带笑,将他搂的更紧。

    欢爱过后,陈志凌与莫妮卡一起回公寓。他洗过澡后,便在卧室里一睡不起。确实已经太累了。

    第二天醒来已是下午一点。

    换上干净的白色衬衫,白色外套。随后,吃过午饭,陈志凌与轩正浩选择离开了洛杉矶。目标自然是无名岛。

    无名岛是在南洋热带那边的一个岛上,陈志凌根据李红泪提供的资料和坐标,乘坐丽妃号前往。

    这个无名岛上四季如初夏,到处都是热带从里。里面有丰富的矿产和热带水果以及热带猛兽。

    丽妃号是从水面降落,这种喷气式飞机的优点就是可以将水面当做跑道。

    下飞机之前,陈志凌对轩正浩道:“你就在飞机上。我一个人进去就后。如果你自己发现危险,就乘飞机直接离开。”

    来之前,陈志凌就已经下了决心。不管如何,一定要把倾城救走。而从昨天师姐的语气中,他知道师姐这次未必就会放水。谁又会用自己的生命来给另一个人放水呢?

    虽然以前陈志凌和流纱被黑衣大主教抓过,那时候流纱也是甘愿牺牲性命来成全他。但那终究是瞬间的感动。

    如今这种情况,生死玄关之前,流纱到底是怎么想的,陈志凌不敢确定。

    陈志凌只知道,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倾城出事。倾城比他的命重要的多。

    入目的先是一片热带丛林,陈志凌进入了丛林。这时候还只是下午一点,日头在这儿显得有些毒辣。陈志凌走进丛林里,发现地面的土壤有些粘脚。看来这里是刚下过雨,这种土壤就像是乡下下过雨一般。走上去,让人心情都是十分的不爽快。

    陈志凌干脆脱了鞋子走了上去,白衣赤足,他的脚在土壤上行走,却是晶莹如玉,不沾染一丝丝的尘土。

    这片丛林中气候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燥热,陈志凌一眼望去,居然还看到了香蕉树。

    大约五分钟后,陈志凌离开了丛林,面前霍然开朗。前方有几棵椰子树,椰子树却没有结椰子。

    左边临海,阳光灿烂!

    但是这个岛上并没有多少人类居住的痕迹。陈志凌一路找寻过去,始终没有看见岛上的人烟。他不禁拿出手机给流纱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通了。“师姐,我已经来了,你在那儿?”

    流纱的声音依然冷淡,道:“来的倒挺快,你朝右边走三百米,那里有一个木屋,我就在那里。”

    “好!”陈志凌说完挂断了电话。

    随后,陈志凌又接到了轩正浩的电话。“我已经乘坐飞机离开了,刚才感觉很不对劲。应该是有人来抓我。你要注意你师姐了,生死存亡之下,她可能不会对你留手。

    陈志凌点点头。

    命运真是弄人,自己最尊敬的师姐,这一刻居然与自己隔阂至此。

    生与死,谁又能真正勘破。陈志凌并不怪师姐,换成是自己是无名岛主。被考验的是师姐,那么自己也不会就这样甘心受死。

    对生命的渴求,是每一个正常人的正常需要与渴望。

    陈志凌也没有资格要求流纱就对自己付出生命来成全。

    既然如此,这样便也很好。谁生谁死,便全凭本事吧。

    陈志凌如此想着,毫不犹豫进了右边的丛林。途中有毒蛇试图攻击,结果还没靠近,就被陈志凌两指夹住丢了出去。

    很快,陈志凌看见了流纱所说的木屋。

    那木屋是被八根柱子支撑在半空中的,不沾地上的湿气。

    像是空中楼阁一般。足有三室一厅。

    陈志凌也终于看见了流纱。

    师姐,他最尊敬亲近的师姐。师姐就在木屋前的栅栏处,穿了一身黑色的劲装,英姿飒爽。师姐的优雅高贵荡然无存,换而之是一层冰冷,并带了一丝魔气。

    师姐的眼神如寒冰。

    “师姐!”陈志凌在流纱面前十米处站定,缓声喊道。

    流纱冷声道:“自从我接到首领的命令,我就明白了首领的意思。在首领的眼里,我不过是一颗试炼你的棋子。没有任何实质作用。、”顿了顿,道:“我也想过,我是你师姐。我们曾经亲密无间,我应该为了你,成全你。”

    陈志凌说不出话来。

    流纱继续道:“但是后来,我又突然想通了。凭什么?生命只有一次,我的人生里,我卡佩流纱才是主角。为了所谓的情谊就拿性命来成全你?我能得到什么?我死后亦不过是黄土一呸,你会为我悲伤吗?恐怕不会。三两天后,你也就偶尔想起有这么个傻师姐。就像现在,你也从来不曾去想过师父。”

    “你我皆是修道之人,便也都知道人死如吹灯拔蜡。未见得有六道轮回,未见得能再世为人。我这只有一次生命的人生,为什么要拿来成全你?所以,我下了决定。今日,你我就各凭本事。若你有本事杀我,我死而无怨。你若不幸死在我手上,也别怪师姐心狠手辣,不念情义。”

    陈志凌闭眼一瞬,心中感到无比的难受。为什么真的会走到这一步?

    “还有,陈志凌,收起你的软弱。若不是你婆婆妈妈,我们断然不会有今天的对决。你若早是混元,何至于此!”流纱道:“我今天不会对你有任何的留情。”

    “师姐,就算我没有进入混元,你也不是我对手。”陈志凌缓缓道:“你不用这般强硬,故意说些话来刺激我。你说到底还是想让我下狠心来杀你,你想成全我。”

    流纱不语,随后突然道:“废话少说,动手吧!”

    说完,流纱突然跃下栅栏,朝陈志凌走来。她脸色冷如冰霜。

    陈志凌心中不确定流纱的意思,为什么她会派人去抓轩正浩?为什么现在又故意激自己杀她?

    师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杀了我,自然就能救出倾城。否则叶倾城必死无疑,动手吧!”流纱说到最后一句话时眼中寒光大盛,陡然;凌厉的气势发动,发丝如利剑。脚步加快,在地上一蹭,一步如闪电雷霆。瞬间踏至陈志凌的中线,接着一记如来神拳砸向陈志凌的面门。

    拳劲凌厉,气势浩瀚!

    眨眼之间,陈志凌便觉得眼前一黑,泰山压力已经来到。

    流纱这一拳真正没有丝毫留情。陈志凌也才意识到,在这种压力下,师姐的修为俨然也已经到了如来巅峰。

    电光石火,陈志凌倒踩莲花退出,躲避开流纱的如来神拳。他一退,流纱疾步跟上,杀招连出,当真是犹如攻击不共戴天的仇人。

    发怒的流纱所展现出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陈志凌心中一旦留手,便是发力不继。流纱手做如来神拳势,身体穿梭,好像星辰光华,钻一线缝隙,以雷霆万钧之势,瞬间轰到。

    陈志凌真的不确定流纱的心意了,他知道这时候自己再留手下去,也许就这么死了也说不定。他不想拿死来冒险。这一刻突然就懂了流纱的意思。,

    师姐真是这般歹毒,故意做出大义凛然成全自己。让自己心神不定的留手,最后找准机会杀了自己。因为她知道她不是自己的对手?

    危机时刻,陈志凌心窝一憋。心脏猛缩,已经感觉到了师姐拳劲带起的劲风,好像锥子。直刺自己的心脏输出血管的部位。

    拳头实体没有到,但拳头前面的劲风先已经刺到。

    流纱地如来神拳势打出。拳头前面的劲风不似一般拳师大浪潮似的推涌,而是凝聚成锥子一样地凌厉无声的风。

    这样锥子般无声的拳风。是因为出拳的速度太快了。而且手臂推出的一瞬间。臂肌皮毛内裹,使拳前面的一小段空气聚而不散。如裹着子弹一样锥打出去。

    明劲上的功夫,能练到这样地地步,可谓是到顶了。也是踏斗布罡的功夫。

    流纱短暂之间利用陈志凌的心灵漏洞,居然将两者的差距拉平了。

    啪!流纱的如来神拳势,拳头已经点进了门户,打到陈志凌的心窝口上,几乎是毫厘不差地撞到衣服上。一下得手,流纱杀意更甚,她地拳头前面敏感皮肤似乎在百分之一刹那地时间,感觉到了陈志凌心窝前胸口皮肤的温度。

    就在流纱如来神拳势的劲粘到皮肤,将进未进的时候,流纱就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好像被无穷的大力朝旁边拨了一下。

    这一拨旋转的力量,根本不可抗拒,就仿佛地球的自转。不但她的必杀的拳劲朝旁边滑过去,而且连她自己的身体都被带动得好像要做陀螺一样旋转。

    原来陈志凌在危机时刻,他的手肘,已经横拦到了自己心窝口,同时双手抱势,朝旁边一带。就好像推着十万斤的大石头磨盘旋转一样。

    这是太极拳中的“搬拦势”,先拦后搬。陈志凌在千钧一发之时,不差毫厘的粘走,化掉了如来神拳击心窝的一记必杀手。

    流纱几乎脚步不稳,身体就要旋转,她心中猛的惊起,心脏扑通一炸,全身血液奔流,似乎百川归海,都凝到丹田,瞬间一个泥牛镇海的架子站住马,扎住身体。随后踏步倒踩七星,后退七步,身体又如星光北斗般穿梭,逃离出去。

    陈志凌没有继续攻击,如果继续攻击,流纱必死无疑。他在这瞬间,本来要攻上去,但最后却还是忍住了。

    他真的做不到杀死师姐。

    流纱站稳后看向陈志凌,目光闪过古怪之色。道:“为什么不杀了我?”

    陈志凌说不出话来。

    “如果没有倾城,没有你家人的束缚。你愿意用你的死来换取我的活路吗?你老实告诉我?”流纱凌厉的问。

    陈志凌依然说不出话来,他无法坦然的说我能。他也是惜命的人。

    “也罢,我知道你也怕死。我自然也怕死,尤其是仔细想过后,就更怕死。但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我也不是你的对手。你又无法对我下手,那还不如我自行了断。”流纱说罢便陡然举掌朝自己天灵盖上击去,劲风凌厉,绝对不似作假。陈志凌吃了一惊,这是条件反射,那里顾得她是不是计。只知道迟一点点,师姐就要香消玉殒。

    当下陈志凌连忙一步跨出,以昆仑蚕丝牵的手法电芒抓捏流纱的手腕。

    刷!

    一道电芒自下而上!

    却是流纱眼中毒光闪动,陡然一脚如刀锋踢出。这一脚好快,根本就是预谋已久,悄无声息。若是被踢中,当场就死。陈志凌的注意力在流纱的手,被牵动了心神。这一下攻击实在是始料不及。他惊骇失色,血族玲珑步瞬间展开,绕着流纱的刀锋绝杀躲了开去。

    而流纱自杀的手势立刻转换成大摔碑手中的倒栽碑,狠辣的劈砸向陈志凌的脑门。

    劲风凌厉!

    杀机大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