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5章 该死的
    伊斯源看了过去。在巷子口上,首领钝天已经悄然而至。依然看不清他的面孔,总觉得就像是有水雾迷住了一般。这样的混沌给人一种未知的恐惧。

    伊斯源深吸一口气,与克里斯汀互视一眼。两人并不多话,狭路相逢勇者胜。他们现在瞬间抛开一切的恐惧,决定与钝天决一死战。如果没有这份决断,他们又焉能至如今修为。就算是林玉秀,在危机时刻都能突破。

    首领缓步走向两人,克里斯汀抽出腰间软剑,一抖,软剑硬如直剑。阳光无法照射进来。软剑上散发出刺骨的寒意。

    “杀!”伊斯源一声厉吼,整个身子的气势绽放出来。双眼血红,身体内的气血与生命之源融合,翻江倒海!

    他一步之间便已电闪雷霆来到钝天的面前,一拳出。这一拳,涵盖了他所有的武道精神,勇往直前,斩破天地的奥义!

    这一拳将空气拉出火浪来,压迫的气势让人窒息欲狂。

    这一拳也正是光明神拳,所有的雷电力量,碾压力量都在其中。你有万般法术,我只一拳破之!

    轰!地面的灰尘被摧得疯狂起来。瞬间已到首领的面前。

    同时,剑光如匹练,一剑东来,剑光惊起九重天!一剑横斩而下,封死首领的任何进招退路。

    首领的气势却没有任何变化,千钧一发之际。首领终于动了,砰砰!

    两拳出!

    一拳硬砸在伊斯源的拳头上,顿时,伊斯源只觉一股震碎天地的螺旋劲,亿万伏电流降临拳头之上。啊……

    他一声惨叫,只觉拳头已经碎裂,螺旋劲力直接灌入到手臂之上。他不由自主的蹬蹬蹬退后三步,三步就是十米,十米的距离方才将首领的力量化解。但是他的拳头却已经骨折碎裂了。再也捏不紧了。

    而克里斯汀呢?首领的另一拳由下至上,鬼魅的贴线炸出,直接炸在了他握剑的手上。顿时,软剑飞出,整条手臂都骨折。克里斯汀狂退。

    这两人眼中闪过惊骇之色,退的飞快。首领前进的更快,同时掐住两人的咽喉,卡擦卡擦,两位光明教廷白衣大主教眼珠凸出,就此咽气。

    做完这一切,首领转身离开。,不再多看两人一眼,仿佛杀死的只是两只蚂蚁而已。

    当两名白衣大主教的死讯传到梵迪长老耳朵里时,梵迪长老震怒。他即刻召集了伊芙尔,隆吉安长老,以及圣骑士长奥蒂斯,最后一名硕果仅存的白衣大主教逆星河开会。

    梵迪长老在会议上怒声道:“钝天小儿辱人太甚!之前大长老,黑衣大主教的仇已经忍了。如今我已让伊斯源和克里斯汀退走,。他居然还是穷追不舍,将他们杀害,这是欺我教廷无人!”

    “召集所有蜂巢的高手,我要血洗造神基地,我要杀了钝天这个小儿!”

    隆吉安忙劝道:“大哥,千万不可。目前造神基地手下高手众多,硬拼起来,即使能赢,也是损伤无数。如此一来,我们如何跟天墓里的众位领袖交代啊!”

    梵迪长老是人老成精的家伙,其实刚才的愤怒也就是做做样子。总要有个表态不是。“那你们说怎么办?难道就任由钝天小儿嚣张?”他说的气呼呼的。

    伊芙尔道:“梵迪大哥,目前来说,造神基地声势日浓。钝天这个人的修为已经到了一个不能想象的地步。天墓的领袖们已经快要苏醒,我认为我们如今最要紧做的不是夺魔典,也不是抢夺任何神器,而是做好准备工作,迎接领袖们出山。”

    奥蒂斯也道:“是啊,长老。只要领袖们出山,钝天与造神基地又何足为惧!”

    “所有的血仇,血债,只等领袖们出山。到时候不管是大楚门的陈志凌,还是造神基地的钝天,都要为此付出血的代价来。”隆吉安恶狠狠的说道。

    众人便都劝梵迪长老消气,最后梵迪长老便也只能勉为其难接受。

    可不能怪哥不报仇啊,是你们说不赞成的。

    陈志凌与轩正浩在m国时间晚上七点到达。

    直接便乘坐的士前往造神基地,莫妮卡也在基地等待。汇合之后,彼此都是安好无事。莫妮卡告诉陈志凌,在洛杉矶的一条巷子里,发现了两具尸体。经过中情局认定,确实是来自光明教廷。因为他们血液里有生命之源存在。

    对于光明教廷,m国方面也并没有任何感情。教廷根本就是独立的,对m国也没有感情。

    莫妮卡不由奇怪的问陈志凌,道:“你们怎么知道教廷的人要出手?”

    陈志凌道:“是正浩猜出来的。我们的情报根本没注意到。”

    轩正浩道:“这些都没什么好说的,之后我会制定一个计划整顿香港方面的情报网。以后绝不能让任何势力的情报眼线渗透进来。要把香港打造成大楚门的一个铁桶江山。这样对我们来说,才是最安全的。”

    陈志凌点点头,道:“这也是让我们头痛的地方,你如果能够想出办法,那是最好。”

    随后,话不多说。陈志凌前去见丽斯,接受这次基地下达的任务。

    洛杉矶!

    陈志凌和轩正浩以及莫妮卡一起离开了造神基地。

    至于任务,陈志凌已经知晓。

    这个任务很诡异,没有任何时间,地点!

    具体任务是,到无名岛,杀无名岛岛主,救走叶倾城。

    想到倾城,陈志凌心里就会有种异乎寻常的思念与疼惜。可以这么说,陈志凌对欧阳丽妃,对莫妮卡这些女人都爱。但是从内心情感来说,只有叶倾城才是他的刻骨铭心,没有任何人能够取代。许晴不能,小倾也不能。

    他曾经为了叶倾城而痛苦颓废过,也为了她的爱而欢喜若狂过。在和她结婚的那一天,他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的上倾城。

    对于能救叶倾城出来,陈志凌充满了激动和期待。

    可是,无名岛在哪里?无名岛岛主是谁?这一点他却是不知晓。丽斯什么都没说,也不肯多给一点点的提示。这让陈志凌很蛋疼,好在还有轩正浩。

    轩正浩没有立刻给出答案,只是道:“我们先去吃饭。吃饭后再好好想想。”

    陈志凌则想,轩正浩有魔典,实在不行可以看魔典。轩正浩却是打断了他的美好想法,道:“即使我看到了,也不会说出来。再则目前我还没想好怎么应对魔典的副作用,暂时魔典是绝对不能用了。”

    陈志凌闻言,便也打消了这个念头。他也发现,有了魔典,会让自己变的太过依赖。而魔典终究是识破天机的行为,于天道平衡不符合,所以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还是不要用的好。

    三人去了一家牛扒西餐厅吃了牛扒和意粉,吃过后,喝了一杯这边的罗宋汤。对于西式罗宋汤的古怪味道,陈志凌觉得特别难喝。但是莫妮卡却又很喜欢这种味道。

    吃过饭后,陈志凌三人离开餐厅前往莫妮卡的公寓。

    到达公寓时,是下午六点。

    夕阳又已近黄昏。轩正浩忽然提议道:“我们去海边聊聊,在哪里,我的思路会好很多。”

    陈志凌也不反对,这样的天气,在海边一定是极美的。

    可惜的是,想象终与现实有些差距。来到海边时,夕阳已经落幕,海的那边,只剩下残霞红云印染天际。

    海风吹拂,带着一丝寒意。海滩上有几对情侣,零零散散的。这个季节,终究不是海边度假的季节。

    陈志凌三人在沙滩上席地而坐。

    轩正浩忽然问莫妮卡道:“现在首领基本上没有给基地里的其他人下任务了,对吧?”

    莫妮卡道:“也有,都是一些正常的业务范畴。也是基地的一个生财手段。”

    轩正浩道:“但是已经没有刻意去磨练你们的修为了,对吗?”

    莫妮卡点头,道:“确实,现在在基地里,压力已经很小。”

    轩正浩道:“很明显,之前首领创造基地,是希望召集大家一起,轰轰烈烈求大道。可是现在首领自己已经找到了仙道之法,所以不需要大家陪着呢。但是首领还有事情要做,于是现在所有的压力都在门主你的身上。你的命格和沈默然的命格都很高,他需要你们的气运。”

    陈志凌点头,道:“没错。”

    轩正浩继续道:“所以,目前的任务,都是想要让你尽快进入混元。加上彼岸阁的即将出现,首领不会再给你很多时间了。”

    陈志凌点头,觉得轩正浩分析的很有道理。

    但是他依然不知道那里去寻找无名岛。

    轩正浩道:“等到首领的事情办成后,到时候沈出尘小姐,弗兰克先生这些人都会放出来。他会解散你们这些人,也不会再束缚你们。而造神基地还有黑袍执法队这些人,这些人就会传给宋嫣。”

    陈志凌认同轩正浩的说法,现在其实已经没有必须要完成十个任务的说法了。因为大气运已经提前降临,将一切既定的规则都给打破了。

    但是在大气运降临时,首领一定图谋了一样巨大的东西。到时候便看自己能不能顺利帮他完成了。

    一旦完成,许晴她们全部会放出来,包括尘姐。

    “这些与我们要找无名岛有关联吗?”陈志凌问轩正浩。

    轩正浩道:“这是推理,从各种数据来分析出一个本元的道理来。想的越远,越能猜测出将来的事情动向。无名岛,无名岛主!其实说穿了,任何一个没有名字的荒岛都能成为无名岛,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成为无名岛主。这个岛可以在西沙群岛,可以在北美群岛,可以在南洋群岛,可以在地球上任何一个地方。这个无名岛主可以是首领,可以是莫妮卡,可以是任何一个人。但是这些繁杂的东西,千变万化,都离不开首领需要你进入混元。如果你能现在进入混元,那么这个任务就算是完成了。因为叶倾城是你的妻子,是你的利益关系。不能给首领带来任何利益。”

    陈志凌陷入沉思。

    莫妮卡在听到叶倾城是他的妻子时,心头颤了一下,终是不可避免的觉得很是酸楚。

    陈志凌却是顾不得了。

    混元!该死的混元,全身的血窍还差八个,八个最后的血窍打开,融会贯通,便是混元。可是要如何进入混元?难道一定要斩情绝性?

    半晌后,莫妮卡平复情绪道:“混元也不是说突破就突破,你不能这样逼他。首领既然说了无名岛,无名岛主,也许机缘就在那里。我们还是应该去找无名岛和无名岛主。”

    轩正浩微微一叹,道:“这样是把事情复杂化。但是我相信首领是学究天人的大神通之人,应该做事有他的道理。那现在就开始找寻无名岛。”顿了顿,道:“我先前说过,无名岛和无名岛主可以是任意一个岛和任意一个人。这样去寻找,显然是寻找不准确。按照数学方程式的命题法,那么现在我们应该要从叶倾城入手。查出叶倾城在那个岛,那么那个岛就是无名岛,那个岛的岛主就是无名岛主。”

    这个说法顿时让陈志凌和莫妮卡眼睛一亮,轩正浩这人的脑袋瓜子简直就是妖孽,就没有他想不出来办法的事情。

    事不宜迟,陈志凌开始与海外四大家族开始联系。也与流纱师姐联系。

    只是在联系流纱的时候,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流纱在电话里道:“你要找倾城?是不是想从她身上知道无名岛和无名岛主?”

    陈志凌不由意外,因为他没告诉流纱这些。流纱是如何知道的。“对,师姐你怎么知道?”

    流纱的声音前所未有有的冷淡,陌生,就像是从来都不认识陈志凌一样。

    “因为我就是无名岛主。首领也给我下了任务,在无名岛等候你,要么你杀了我,要么我杀了你。”流纱缓缓说道。

    仿佛是一个惊雷在耳边炸响,陈志凌顿时震惊不能自己。一瞬间只觉得双腿失去了力气,连站也站不稳。

    “怎么可能?”

    流纱随后道:“无名岛就在……”她说了位置后,又道:“我在这儿等着你。不过我虽然是你师姐,但是生死存亡,我不会让你。你要杀我,拿出你的真本事来吧。”说完便挂了电话。

    陈志凌呆住。他坐在沙滩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怎么了?”莫妮卡和轩正浩均是不解,奇怪的问。

    陈志凌努力平静,半晌后,木然的说道:“无名岛主就是师姐流纱。首领便是要让我杀了她。”

    这太残忍,太残酷了!

    轩正浩却是若有所思,道:“很明显的意思,你放不下的东西,现在首领强迫你放下。你如果能够达到混元,这个任务就不攻自破。你要保全你的师姐,你必须达到混元。”

    莫妮卡也知道流纱和陈志凌的感情,她揪心的道:“可是陈志凌之所以不能悟混元,就是因为他放不下。如果他能放下,早就混元了。”

    轩正浩微微一叹,道:“这件任务,任何人也帮不了门主你。能够破开的就只有你自己。”说完,便对莫妮卡道:“我们不要再打扰他,给他一些时间吧。”

    莫妮卡也明白陈志凌的痛苦,当下点点头,与轩正浩一起离开。

    陈志凌一个人待在海边,时间静静的流逝,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

    一直到下半夜,海滩上再无人影,回头却可以看见洛杉矶那座城市的璀璨辉煌,高架桥的上交相辉映。

    海面上似乎是一个巨大的黑洞,要吞噬一切。天上冷月如钩,漫天繁星。

    放下,放下,放下!

    心里面有很多种声音在大吼。

    如何放下?你告诉我?

    放下,不是我说放下就放下了。这种心意中的放下是任何自我欺瞒都不管用的。

    真正的放下,是流纱的生死与我何干,倾城的生死与我何干!世间的荣辱兴衰又与我何干?

    我自一萧一剑逍遥天地之间!

    世间之苦,洪水滔滔,一切与我何干!

    如果有这份心境,这才是放下。但他陈志凌又怎可能有这份心境。若然有,又岂会因为要杀的是流纱师姐而痛苦不能自拔。

    “我只想好好的活着,保护自己心爱的人,保护自己的朋友和亲人?为什么要这般逼迫于我?那无上至高权力,滔天拳力,不是我最想要的啊!”

    陈志凌抓住自己的头发,他觉得呼吸很难受。

    一边是倾城,一边是师姐!

    要救倾城就要杀师姐,不杀师姐,倾城的下场只怕就是死。首领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这个选择题在这里,他看的明白。

    便也在这时,陈志凌突然起身,朝海面扑了过去。他展开蜘蛛踏水的身法,整个身子匍匐在水面,双手前划,脚朝后蹬。身子如离弦之箭冲出去。

    海水冰寒,他在这海水中比任何鱼类的速度都要快。

    转眼之间,便已在百米开外。但是陈志凌毫不停留,继续朝前奔腾而去。两边的海水都是深邃昏黑,海风吹拂,波涛暗涌。

    陈志凌所游之处,海水微微分开,荡起层层涟漪。

    三百米,三千米,六千米。

    足足十公里。

    陈志凌终于感觉到累了,在海中如此速度前行所耗费的气血之力比在陆地上恐怖的多。

    这时候陈志凌感觉自己似乎已经在海上面了。他又突然下沉入海里,顿时双眼一片漆黑,整个身子进入到有森寒的海水里面。

    他睁开双眼所见,海水里并没看到任何生物,倒是有些浮游植物。

    这一口气憋了足足五分钟,直到再也憋不住,陈志凌才冲了出来,大口的呼吸。这个时候,他如此强悍的体力也感觉到了心里的疲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