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3章 阴风入体
    香港!

    陈志凌着实不太喜欢应酬的生活,所以后来拜访了老爷子,便谢绝了其他的应酬,老实待在家里过起了悠闲的生活。

    这个年只要国完,首领只怕要下任务了。因为时间越来越紧迫了。

    大年三十这天,陈志凌的大楚门与倾城集团的员工,老总们一起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团年宴。同时谢绝了任何媒体的采访曝光。

    轩正浩没有来参加,他最近十来天如着了魔一样的待在酒店里研究魔典。就算是陈志凌去请他,他也不给面子。他说的很简单,他讨厌这种应酬。

    年三十的晚上,陈志凌这边接到了一个人。正是轩正浩收养的轩冰云。

    小女孩才十来岁,打扮后,非常的漂亮美丽,跟许彤有的一比了。陈志凌开车载着她,趁着夜色去见酒店套房里的轩正浩。

    当陈志凌将轩冰云领到轩正浩眼前时,轩正浩微微吃了一惊,他依然在写字台前研究魔典。轩冰云见到他却是欢喜无比的喊道:“叔叔!”

    轩正浩呆了一瞬,他合上魔典,沉默半晌后,方才露出一个笑容给轩冰云,道:“你来了?吃饭了没?”

    “还没!”轩冰云有些可怜兮兮的说。

    轩正浩道:“嗯,你打那个电话,想吃什么让他们送过来。”说完指了指边上的电话。

    轩冰云点点头,颇为乖巧。

    陈志凌见状,微微叹了口气,知道轩正浩始终没那么容易拥有感情。当下道:“正浩,那我就先走了。”

    “等等!”轩正浩站了起来。他将魔典拿在手上,又丢了几百块钱在桌上,对轩冰云道:“冰云,这是饭钱,吃饭后自己睡觉。”

    “好的,叔叔!”轩冰云说。

    轩正浩便又对陈志凌道:“有话跟你说,我们出去谈。”

    陈志凌点点头。两人却是乘坐电梯来到了天台顶楼。

    陈志凌道:“那边公寓已经收拾好了,你可以带轩冰云过去住。你如果觉得轩冰云是个麻烦,我可以让她跟许彤去作伴。”

    轩正浩道:“她怎么会没事?”

    陈志凌道:“沈默然没有为难她。反而给她留了一笔钱。”

    轩正浩道:“那倒真是个怪事了。”陈志凌却知道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宋嫣的功劳。宋嫣虽然脾气坏,毛病多,但心肠不坏。

    顿了顿,道:“算了,不说她的事了。她是你带来的,就住你那吧,我太忙,没时间管她。”

    陈志凌点头,道:“好!”

    轩正浩随后道:“魔典我研究出来了一些东西,加上你给我的噬魂法戒增幅了我的精神力。我昨天终于看出了一些端倪。不过却是随机看到的。在明天的下午三点,河北石家庄一辆接送幼儿园的校车会翻,死十个孩子,重伤一个。”

    陈志凌吃惊道:“真这么神奇?”

    轩正浩道:“神奇吗?如果不是我精通精神力,而且精神力与生俱来超强。再加上噬魂法戒的增幅,换了任何人来都无法看出其中的端倪。”

    陈志凌道:“如果明天你说的事情发生了,那这魔典岂不是为你量身定做的?”顿了顿,道:“你说我要不要去连夜赶过去预防你说的事情发生。毕竟是十条无辜的生命。”

    轩正浩道:“绝对不行。应该发生的事情如果被你阻止了,这就是真正的逆天而行,其中到底有什么因果,谁也不知道。”

    陈志凌道:“如果知道我要发生什么事情,我却不能改变,那这魔典岂不是鸡肋?”

    轩正浩道:“魔典的奥妙不是这么简单,我继续研究研究。现在先要看看,我到底算的准不准。”

    陈志凌点头。

    这一夜,轩冰云就睡在了轩正浩的房间,轩正浩干脆开了另外一间套房去睡。

    陈志凌特意让李红泪去注意河北石家庄的新闻。

    第二天下午三点三十分,李红泪传来消息。河北石家庄一辆小车翻塌,十名幼儿当场惨死,重伤一名,司机逃走。

    听到这个消息时陈志凌呆住了,他充分体会到了魔典的变态神妙之处。居然真的可以看穿未来发生的事情。如果用它来买股票和彩票,那岂不是要发大财!

    陈志凌立刻跟轩正浩打电话说了这件事。

    电话里,轩正浩的声音显得有些嘶哑,道:“你去深水埗那边的中佳商场的三楼看一看,四点时分,八点钟方向,会有一块玻璃掉下来砸中一名白发老年人。老年人被送进医院三个小时后抢救无效死亡。”

    陈志凌心头一紧,立刻出门驱车赶往深水埗。这儿离深水埗不远,赶到的时候时间刚好。陈志凌快步来到三楼时,三楼是专卖运动装和童装的。他好不容易来到阳台处,然后打开了窗户。

    今天的阳光给人很冷的感觉。

    才四点不到,便有种夕阳淡薄之感。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陈志凌看了下手边,四点差三分。时间一分一秒流逝,陈志凌看着下面的车水马龙,尽管是大年初一,但是街上的人依然不少,香港的繁华依然不减。

    一切都安然无恙。

    四点钟时分一到,陈志凌看到下方的陆地上并未出现任何白发老人。难道是轩正浩的魔典出了差错。便也在这时,一块玻璃从上空落了下来。陈志凌闪电扫了一眼,下面依然没有白发老人。不过不管如何,陈志凌陡然闪电伸手,趁着玻璃落下的瞬间,他双指一夹,如老虎钳一样,稳稳的将这块宽接近一米的玻璃生生的夹住了。

    便也在这时,陈志凌看见一名白发老人从商场里走了出来。商场下面的人听到陈志凌楼上的女人的惊叫声。这女人惊叫是因为玻璃是她弄掉的,吓的不轻。

    下面的人则立刻抬头。包括那名白发老人,那白发老人蹒跚着拄着拐杖。这一抬头,老人脚下却不注意,摔了下去。脑袋撞在马路上的坚硬地面之上。

    当场…………死亡!

    也就是说陈志凌接住玻璃,反倒让他提前……死了。

    陈志凌打电话给轩正浩,说了这个结果。轩正浩的声音显得异常虚弱,道:“不奇怪,注定发生的事情都有轨迹。他死了还好,如果不死,只怕你也要遭受到不轻的后果。严重点说,就是损坏你的气运。”

    “你怎么了?生病了?”陈志凌突然听出轩正浩的不对劲。

    轩正浩道:“昨晚睡觉好像阴风入体,非常的凉,大概是感冒了。你帮我找个医生过来吧。”

    陈志凌道:“好,你等一下。”

    陈志凌很快找了医生前去酒店看望轩正浩,轩冰云在一旁找了热毛巾帮轩正浩敷着额头。

    医生在给轩正浩检查了之后,立刻道:“这是重伤风的感冒,必须送医院。拖延久了,会烧坏脑子。”

    陈志凌吃了一惊,当即背着烧的迷迷糊糊的轩正浩上车,与轩冰云一起将轩正浩送往协和医院。

    高级病房里,夜晚八点。

    香港的夜景辉煌璀璨。

    陈志凌有事要忙,自然不能陪着欧阳丽妃她们。欧阳丽妃也理解他的事业。

    轩正浩经过输液之后好了许多,只不过脸色有些苍白。轩冰云在一边守着她,给他削着苹果。

    “冰云,你出去一下,我和陈叔叔有话要说。”轩正浩忽然对轩冰云说道。

    轩冰云愣了一愣,随即点头,离开了病房。陈志凌一笑,道:“你怕她听见,会给她带来不利?”顿了顿,道:“看来你终究还是关心她的。”轩正浩淡淡道:“你想多了,今天我跟你预料的两件事,说的不好听点就是泄露天机。如果再让冰云听到,会对我更加不利。也幸好事件虽然发生,但是结果没有改变。否则只怕这两下,就能要了我的命。”

    陈志凌吃了一惊,道:“果然是因为你泄露了天机而生的病?”

    轩正浩道:“当然,我虽然没有修为。但是我的精神力很强,精神好的人,怎会轻易生病。”

    陈志凌纳闷道:“这样一来,这魔典还真没什么用。结局如果改变,报应来的更猛。因果又会加诸在你的身上。”

    轩正浩道:“没这么不堪,还是有很多问题没搞清楚。既然天地生了这么个灵物,就一定有控制之道。不过以后,我即便看出什么,也断然不能说出来了。否则,这报应来的还真是不爽。”

    顿了顿,道:“魔典一出,彼岸阁只怕也不远了。而且魔典在我手上,想要来抢的不少,你让下面的人得多注意一些目前的形势和情况。”

    陈志凌点头,道:“嗯。”

    轩正浩又道:“好了,我也有些累了。你把冰云领走吧,她在我面前晃的眼睛累。”

    陈志凌答应。谁知道等轩冰云进来时,陈志凌要领她走,她却不肯,坚持要在这里照顾轩正浩。轩正浩无奈,道:“好,要待在这里可以,不要跟我说话,不要站起来。不然就走!”

    轩冰云立刻答应,毫不犹豫。

    她这一点让陈志凌很是讶异,她似乎完全不惧怕轩正浩的冰冷无情。也丝毫不怨恨,反而是带着感恩之心。

    陈志凌离开了医院,在三天之后,他将接受来自首领,也是改变他命运的一个任务。

    陈志凌确定轩正浩没事后,便即离开了医院。回到海边别墅时,陈志凌发现偌大个别墅却是只有保姆郑姐在。他想了想,方才记起欧阳丽妃说过带许彤去老爷子那儿玩去了。

    郑姐前来问陈志凌要不要吃宵夜,可以给他煮一些水饺或则汤圆。陈志凌连说不用,他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下后,道:“帮我泡一杯热茶就好。”

    郑姐答应了一声好,转身便去泡茶。

    陈志凌拿起遥控器,打开了超大屏幕数字电视,里面的节目有很多是香港本岛台。一些电视剧陈志凌也没兴趣看。看电视连续剧需要耐心慢慢看,陈志凌现在那里有心情来观赏电视。看了一会便觉得无聊,然后关掉了电视。

    郑姐适时将茶泡了过来,陈志凌不由问道:“郑姐,您怎么没回去过年?”

    郑姐闻言便道:“这边不怎么注重过年。少夫人也给了我许多加班费在,我愿意上班来照顾您。”

    陈志凌哦了一声,忽然又问道:“郑姐您现在是香港这边的户籍?”

    郑姐点头。陈志凌记得她是早年偷渡过来的,后来也在这边嫁人生子,便算就此落地生根了。

    陈志凌喝了一口热茶,又跟郑姐闲聊了一会儿。郑姐说道香港这边的生活压力很大,早年过来是因为大陆那边不景气。现在即使想回大陆也不可能了。总觉得大陆那边没这边这么累,这么大的压力。

    陈志凌笑笑,道:“大陆那边的压力与这边也是相对的。这边洗碗工都有一万港币的月薪,在大陆那边,一万人民币的月薪已经是高级白领。”

    郑姐便道陈先生您说的也是。

    随后,陈志凌道:“我这里没什么事了,郑姐您早些回家去休息吧。”

    郑姐便即为难,道:“少夫人……”

    陈志凌一笑,道:“少夫人那么好的人,会怪你吗?”郑姐讪然一笑,道:“是,少夫人从来都不会对我们这些下人有什么脾气。”

    陈志凌便又道:“反正我也没事,不如我送您回家。”

    说完便站了起来。郑姐顿时受宠若惊,连说不敢当。陈志凌笑笑,道:“这个点,外面不好拦车,我也正好要出去兜兜风。”

    见陈志凌刻意坚持,郑姐便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陈志凌拿了车钥匙,出去便随便开了一辆黑色的nz,然后载了郑姐,问清楚了地址,按照导航仪开了过去。

    夜色中一路开过去,香港街道的繁华,车流的穿梭,霓虹的闪烁都让这个超级金融大都市光怪陆离,五颜六色。

    郑姐所住的地方是偏僻的村屋,到了地方,郑姐下车后。陈志凌便与郑姐挥手告别。

    郑姐站在当场,看着陈志凌打转方向盘,开车离去。这时候她家里人闻听声音,她的老公和十五岁左右的女儿都出了来。

    “刚才是谁?”郑姐的老公奇怪的问郑姐。

    郑姐回过神来,道:“是陈先生。”

    郑姐的女儿郑欣茹立刻激动起来,道:“妈,您说的是那个陈先生?是大楚门的陈先生吗?”

    郑姐白了女儿一眼,道:“那不然是那个陈先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