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5章 信仰的缺失
    “你们的修为是怎么认定的?”陈志凌忍不住好奇的问。

    “初次修炼生命之源,将生命之源与身体糅合,融会贯通之后,便是微尘之境。也就是内家拳中的化劲。这是起步,每一个进入蜂巢的人三天之内就可以到达。”奥蒂斯说道。

    陈志凌不由失色,尼玛,太逆天了。生命之源这是强大的作弊器啊!我们练习内家拳,多少人连炸寒毛闭住元气都是万难。寒毛炸起,毛孔闭住,汗水流不出来,这就是闭元气。多少人都没有这个悟性,被拒在武学殿堂的门外。随后要悟出暗劲,要悟出洗髓诀的神妙进入化劲更是万难。可是生命之源倒好,三天就达到了。

    奥蒂斯看见陈志凌震撼的神色,当下解释道:“能被挑中进蜂巢的,全部都是百里挑一的天才儿童。加上生命之源的神妙,所以三天微尘是起码的。如果不能,就会被送给伊芙尔长老吃其心脏。”

    “你继续说。”陈志凌稍微消化了一下后,说。

    奥蒂斯继续道:“微尘之后是见尘,见尘就是内家拳的丹劲。见尘与丹劲又有不同,到达见尘顶阶之后就是通灵的修为。见尘之后是化尘,化尘毫无疑问就是如来修为。最后一旦到达灭尘修为,那就是真正的光明教廷的中坚力量。”

    灭尘就是混元了。

    奥蒂斯又道:“不过你们也看出来了,我们的修为提升的相对容易。但是这样提升上来,真正对上你们内家拳的混元修为,多半不是对手。”

    “我看罗斯和洛斐虽然灭尘初阶,但是他们两人的实力已经不弱于任何混元高手。”陈志凌蹙眉道。

    “罗斯和洛斐,以及林玉秀都是最有灵性的搏斗高手。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打法综合实力最强,也不会派到华夏去。”奥蒂斯解释道。

    “除了这些,你还没说你们圣骑士。”陈志凌道。

    奥蒂斯道:“我是圣骑士长,我手下有十大黄金骑士。全部都是见尘中阶的修为。这些圣骑士是为了守护长老,守护教廷而创立。也是专门为了诛杀教内叛徒。他们从小就开始练剑,也是因为此,他们的修为到达见尘中阶后,再也没有办法前进一步。”

    见尘中介就是如来中期了。

    这些人从小用剑,是绝对的用剑宗师。又是一股可怕的力量。

    轩正浩忽然道:“你似乎还没说你为什么会成为光明教廷的叛徒。”

    奥蒂斯闻言,眼中闪过苦涩,并伴随着一丝痛苦。道:“人生最大的痛苦,就是因为会思考。一直以来,我崇拜教皇,信仰教皇。愿意为教皇奉献出生命。我认为教皇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一年前,蜂巢里抓来了两名不错的孩童,两个都是男孩,才八岁,很可爱。眼珠子像天上的星星一样。他们见面嘴巴也很乖巧,喊着我叔叔。就算我不理会,他们也不生气。我始终觉得,他们就像是天使一样。但是他们三天之内没有领悟出微尘的奥妙来。于是,我亲眼看见梵迪长老将他们残忍的杀了。一向仙风道骨,慈祥的长老啊,他跟我们讲伟大的教皇是如何的仁爱,讲教廷的教义是如何要拯救世人,要如何的慈悲。但是我看到那一幕时,我忽然觉得一切都很讽刺。我觉得我很悲哀,我这么多年来,都是活在一个精神谎言里。”

    “一旦思考,就会痛苦,就会不甘心这样活下去。所以,这一年来,我一直在说服自己去忘记。但每个夜里,我脑海里都会闪过梵迪长老狰狞的杀那两个孩子的画面。我是一个人,我不能到死都这样欺骗自己。所以就在十天前,我终于下定决心,逃离光明教廷。”奥蒂斯说到这儿神情一松,好像是离开了光明教廷,他终于获得了新生一般。

    陈志凌道:“据我所知,生命之源有母体存在,母体能够控制你们体内的生命之源。你逃走,不会有危险吗?”

    奥蒂斯微微惊讶,道:“没想到你连这都知道。生命之源一旦修炼到灭尘的境界,就会形成独立的个体,也是独立的母体。”

    陈志凌哦了一声,表示理解。

    奥蒂斯继续道:“教廷之中得知我的逃离,自然是雷霆震怒。伊芙尔长老亲自带了四名黄金骑士进来抓我。我走投无路之下只有继续往这里面严寒的地方逃跑。他们也没带装备,所以速度也缓了下去。”

    轩正浩道:“你受了伤,却没有死。你是从伊芙尔长老这样高手的手下逃走的?而且还有四名黄金骑士?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奥蒂斯道:“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不过我既然能做圣骑士长,自然是有些本事的。我没有给他们围攻我的机会,一路冲杀出去。我也没想到我居然能一剑格杀一名黄金骑士,并且同时一掌打中伊芙尔长老。虽然如此,我还是中了伊芙尔长老一剑。当时伊芙尔长老受了伤,剩下的三名黄金骑士修为和我有差距,我拼命的逃,方才逃了出来。我是在第七天被他们追上的,今天是受伤的第三天,如果不是遇见你们,现在不被他们追上,便也是要冻死了。”

    顿了顿,奥蒂斯看向陈志凌众人,道:“我要说的话已经全部说完了,是杀是剐,都在你们。我也跑不动了,就算死,也就死在这里吧。”说完,他眼中闪过深深的疲惫之色,然后头一歪,居然睡着了。

    他受了重伤,刚才能讲这么多,也是因为求生意志,需要阐述清楚。现在说完,便是再也支撑不住。

    全程奥蒂斯说的都是中文,这家伙的中文这么好确实是让人始料未及。

    接下来就是面临如何处置奥蒂斯了。

    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去,不过四周依然是白茫茫的。陈志凌挥挥手,让大家出去商量。

    晚上又下起了雪,伴随着刺骨的北风。大家在另一边的山坡下聚拢。陈志凌先不说意见,第一个问轩正浩,道:“正浩,你的意见是什么?”

    轩正浩道:“这个人的修为很厉害,居然能打伤伊芙尔,还能杀一名黄金骑士。如果收到麾下,他会成为最猛的杀将。我觉得可以收下来。”

    “不可!”归墟道长道:“他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没人知道。我们目前是为了魔典,如果万一他这是苦肉计……”

    轩正浩道:“魔典的事情没有外人知道。”顿了顿,道:“所以我不认为有阴谋,若是真要杀我们。知道我们的行踪,伊芙尔加上奥蒂斯和四名黄金骑士,我们绝对打不过。

    而且伊芙尔他们很可能已经追了上来。如果我们帮奥蒂斯养好伤,还能一举将伊芙尔他们反杀。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

    陈志凌并不发表意见,而是看向李暹,道:“李兄,你怎么看?”

    李暹面色深沉,道:“来历不明,最好的办法是给他留点吃喝的。留个帐篷,然后各自分道扬镳。一切等找到魔典后再说。”

    这个意见很中肯。归墟道长便对李暹很是赞赏,道:“总算还有个明白人,我赞成李老弟的说法。”

    陈志凌又看向莫妮卡,道:“你怎么看?”

    莫妮卡道:“虽然轩先生说的很有诱惑力,但是我认为我们此行任务重大,还是保守一点好。我赞成李先生的说法。”

    陈志凌便看向文涛,道:“那你呢?”

    文涛被门主突然问起,顿时吓了一跳,随后思忖一瞬后道:“我也觉得李先生的说法最妥当。”

    陈志凌沉吟起来,最后,他道:“好了,我有决定了。我赞成正浩的说法,收下奥蒂斯。现在丢下奥蒂斯,他若遇上伊芙尔他们,那是送死。奥蒂斯这样的猛将,值得我冒险一次。”

    “陈兄弟,你……”归墟道长急的不行。

    莫妮卡便也道:“楚,我尊重你的决定。”

    陈志凌又看向李暹,李暹淡淡道:“我只负责说出意见,决定在你。”陈志凌便道:“那好,就这么定了。”

    商量好后,众人返回帐篷休息。奥蒂斯单独一个帐篷,其余人挤在一个帐篷里,反正倒也暖和。

    他们是不需要设置警戒的,修为在这里。来了敌人可以先察觉到。

    大家一直休息到凌晨三点,风雪小了些。这才又收拾行装,重新上路。

    黑暗中,一行人背着装备,扶着奥蒂斯艰难前行。大雪茫茫,刺骨的寒冷,天地之间,这群人像是被上帝遗漏的生灵。

    风雪在凌晨五点彻底停了,居然温和起来。这样子一来,行走的进度大大的加快。

    对于陈志凌留下奥蒂斯的决定,归墟道长一直不爽。有些情绪。

    轩正浩与奥蒂斯走的很近,两个人,一个是伤员,一个是手无缚鸡之力,好像特别亲近一些。中途休息的时候,轩正浩与奥蒂斯坐在一起,两人吃着压缩饼干,轩正浩道:“奥蒂斯先生,你好像对我们来这儿干什么一点也不好奇?”

    奥蒂斯吃了一口饼干,苦笑道:“我身份敏感,大家都未必信任我。我若再多问,岂不是更加惹一身狐臭了。”轩正浩呵呵一笑,道:“你放心吧。我们门主陈志凌心胸宽广,既然已经决定收留你,那就是绝对的信任你了。我以前跟他有生死大仇,但是他也有这份心胸收下我。收下我之后,也将所有的决定权都放在我身上。”

    “哦?”奥蒂斯似乎来了兴趣,道:“什么生死大仇?”

    轩正浩道:“以前的事情了,不提也罢。想起来,我也很后悔当初那么糊涂。还好门主对我既往不咎。”

    他们两人的谈话大家自然都能听见,陈志凌与莫妮卡坐在一起,也在细细的交谈些什么。归墟道长在一边冷哼一声,道:“我们陈兄弟高风亮节,可是你轩正浩却是个糊涂蛋。要是因为奥蒂斯惹下什么躲不过的灾劫,看你怎么面对陈兄弟。”他的话声音很大,又很刺耳。

    轩正浩颇为生气,道:“我担保奥蒂斯大哥不会有什么二心,如果他真有变节,我以人头担保。”

    归墟道长冷笑道:“你的人头又值几个钱,这么莽撞,真够蠢的。”

    “够了!”陈志凌忽然冷冷道:“归墟大哥,我尊重你。也请你尊重我,尊重正浩。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陈兄弟,你……我是为了你好。”归墟道长道。

    “用不着!”陈志凌断然道。

    “你……”归墟道长气的吐血,颇有种陈志凌是纣王,他是比干,而轩正浩是祸乱朝纲的妲己的感觉。

    归墟道长不是小孩子,自然不可能说陈志凌两句重话,便袖子一拂,转身就走。

    于是他也只能忍着。

    奥蒂斯见状,苦涩道:“看来我始终是不大受欢迎。”说罢站了起来,看了眼轩正浩,又看了眼陈志凌,道:“陈先生的救命大恩,我奥蒂斯没齿难忘。请陈先生给我一些食物,我这便离去。他日我若有机会活着出了这片雪地。定重重感谢陈先生和轩兄弟的大恩。”

    轩正浩连忙拉住奥蒂斯的手,道:“奥蒂斯先生,你现在离开我们,如果遇到伊芙尔他们,岂不是死路一条。你不能走。”

    “你们华夏有句话我很喜欢,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虽然惜命,但是也不愿苟且乞讨的跟着诸位求个活路。”奥蒂斯坚定的说道。

    轩正浩一咬牙,道:“奥蒂斯先生,我们大楚门现在正是求贤若渴的时候。你若加入我们大楚门,我们一定誓死护得你的周全。”

    奥蒂斯不免奇怪的道:“轩兄弟你能做得了这个主?”

    陈志凌便立刻道:“正浩的任何决定都是算数的。我绝对尊重他的决定。”

    奥蒂斯沉吟起来,半晌后,他道:“罢了,罢了。我还是离开吧,虽然我已逃离光明教廷。但不管怎么说,光明教廷都是养我育我的地方。他日光明教廷东侵是铁上钉钉,不容改变的。要我将来与光明教廷为敌,办不到。”

    “这……”轩正浩脸色难看起来。道:“奥蒂斯先生,你本来应该是从小有幸福家庭。但是蜂巢无辜将你掳走,让你父母痛苦终生。他们培养你也不是为了你,而是要你做他们的工具。这并不是恩,如果你资质稍微差上一些,不能悟出微尘之境来。你的下场就是你所看到的那两个小男孩的下场。这其中那儿有一丝情分在啊!”

    “不必多说了。蜂巢不仁,我却不能……”奥蒂斯颇为坚决。轩正浩再一咬牙,道:“可否借一步说话。”

    奥蒂斯微微怔住,随后,他看向陈志凌。陈志凌只道:“请便!”奥蒂斯便向轩正浩道:“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