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4章 蜂巢
    大约十分钟后,艾莉森忽然发现不对,道:“你这条线路不是去机场的。”她心中产生警觉,同时突然发现玻璃窗上有血迹。这一瞬间,艾莉森惊骇失色,她意识到自己面临到了抢劫。

    “停车!”艾莉森大叫,同时,她便欲去打开车门。这时候开车的司机忽然回头伸出一指,一指点在艾莉森雪白的脖颈处。艾莉森顿时觉得呼吸一窒昏死过去。那一瞬间,她看见这司机是个年轻帅气,阴冷的男子。

    艾莉森死了,她的尸体被发现时是下午三点。在一栋公寓之中。

    罗兰前来为艾莉森安排后事,她看见艾莉森的死状极为安详,并无痛苦。她万万没想到,昨天艾莉森还跟她报喜,说已经没事了。怎么会如此残酷,今天便就……死了?

    罗兰为艾莉森的死感到痛苦。她严厉要求警察彻查此案件。

    验尸结果很快就出来,死者艾莉森,死前并未遭受性侵犯,死因是被人用毛巾捂住,窒息而死。

    至于事发的公寓,公寓的主人一家被打昏迷,捆在了堆物间里。根据公寓主人的交代,打晕他们的是一个年轻,帅气,阴冷的m国男子。

    艾莉森是被谋杀,但因为什么被谋杀,警察们没有一点头绪。

    罗兰想要将这件事情告诉陈志凌,可惜陈志凌那边却收不到信号,电话无法打通。

    虽然陈志凌所带的是卫星手机,全球都有信号。但是恶劣的气候还是影响了卫星接收。

    陈志凌一行人在凌晨六点时决定停下来休息。一行人找了避风的山坡后面,分别支撑起帐篷,用生火工具热了牛奶之后,大家就着牛奶吃压缩饼干。吃过后,便裹进睡袋里开始休息。

    在经历了极度寒冷之后,喝上热牛奶,睡进温暖的睡袋里。这种冷热交替的变化让人感动的热泪盈眶。才知道,原来能有个温暖的窝睡觉,已经是天下第一幸福的事情。

    图拉乌山脉这边,昼夜的时间比不成正比,黑夜特别长。直到早上八点三十分时,天光才开始放亮。没有朝阳,但是由于一片雪白的情况下,天还是很亮的。为了防止雪盲,大家都戴上了特制的墨镜。

    这个时候,大家纷纷起床,收拾装备。便也在这时,莫妮卡忽然朝一边跑去。陈志凌正感诧异,却见莫妮卡抓了一只通体雪白的北极狐过来。

    小精灵并不怕生,也没有护理的狡猾,倒是有一些憨厚。莫妮卡拿出饼干放到地上,然后也放开了小家伙。这小家伙迅速扑上去,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太可爱了,我要把它带回去收养起来。”莫妮卡不由对陈志凌欣喜的说。便也在这时,轩正浩的声音传来,道:“离开了这儿气候,它是活不成的。还有,不要给北极的生物喂食物,这是一条北极特有的纪律,否则会使其失去自我觅食的能力。”

    莫妮卡一听,眼中顿时闪现出失望的神色。但是她很快不再纠结,决定放小白狐离开。大家收拾好行装,继续上路。

    走出一截,莫妮卡回头看见那只小白狐。小家伙把爪子在半空中上下挥动,好像向莫妮卡告别。莫妮卡顿时心情无限的好了,笑着挥手,与小白狐告别。

    白天的风雪没有那么大了,轩正浩也适应了很多。大家赶路的进程快了一些,后来轩正浩跟不上,累的时候。便由陈志凌来背轩正浩。之所以是陈志凌背,是因为陈志凌体力最好。文涛体力有些不继。而归墟道长和李暹显然是不干的。

    一路向前,停停走走,下午五点的时候。这片雪环森林还有四分之一的路程。再努力两小时,就可以出雪环森林了。

    四处雪茫茫一片。

    “这地上怎么有血迹?”轩正浩忽然说道。他指了指左边的位置。不仔细看,还真难察觉。

    陈志凌放下轩正浩,众人也都看了过去。果然是血迹。而且这血迹一路朝左边延伸,陆陆续续都有。

    轩正浩伸出手指抠起雪团上的血迹在鼻子前闻了下,道:“是人的血,而且流的时间不长。如果朝左边去看看,应该能找到这个人。”

    陈志凌道:“算了,也跟我们无关,不要浪费精力了。”他也知道这个受伤的人就在附近。因为昨夜下雪,不是刚流的雪,血一定会被雪淹没。

    轩正浩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道:“那好吧。”顿了顿,道:“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什么人也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这种地方,只有科学家才会有兴趣来考察探险。”

    陈志凌蹙眉道:“你的意思是也有人知道魔典,前来了?”

    轩正浩道:“魔典的位置,除了你知道,没人知道。我看不会。不过大家多小心些就是。”

    众人继续向前行走,两边树林,有的树还有枝叶。有的是光秃秃的。

    大约十分钟后,一行人看到前方躺了一个人。

    这个人面部朝下,周遭满是血迹。他在这么冷的天,居然只穿了一件奇怪的银色盔甲。说是盔甲却又不是,准确的说应该是银色软甲。

    陈志凌对众人道:“你们别动,我去看看。”当下一人走到银衣人面前。陈志凌是老江湖,保持了警惕,他先道:“喂!”没有反应。

    随后,陈志凌用脚准备将他翻过身来看看。便在这时,这银衣人忽然翻身,出手如电,龙爪手扣向陈志凌的脚。同时一掌撑起,人也跟着窜了起来,推掌抓向陈志凌的胸口。

    一切变化都是电光石火。陈志凌脚被抓自然要退,但是银衣人似乎知道一般,立刻窜起推掌。

    银衣人受了伤,气息紊乱。但是这一动的修为非常凌厉迅猛,如电如光。一推之间变化无穷,又似完全没有变化。

    陈志凌心神瞬间提紧,这人的修为居然是……混元巅峰了。陈志凌在这一瞬间陡然也是一拳打出去。

    轰!

    银衣人被撞飞出去,摔在地上。纵使如此,陈志凌也觉气血翻涌,急忙幻想江山如画,将躁动的气血镇压到平静无波。

    陈志凌刚才险到极点,如果躲开,很可能要被银衣人连续攻击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但是陈志凌不躲,他一拳也已经是混元中期的力量。而这个银衣人又受了伤,又是从地上窜起,自然不如陈志凌。只是这一下,银衣人腹部顿时鲜血如注。他本来腹部就被受了伤,这下的拉伤更是严重了。银衣人倒也真是强悍,摔落在地,立刻又爬了起来,撒丫子就逃。速度飞快!

    砰砰!这时候莫妮卡开出两枪。枪是水银高爆弹。

    银衣人立刻悲剧的摔倒在地,莫妮卡只是开枪打他的腿而已。她也知道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突然出现这么个高手,绝对是有诡异,要留活口来查看。

    水银高爆弹打中银衣人的腿,奇迹的没有爆开,而是被瞬间挤飞。混元巅峰的高手,对劲力的把控真是说不出的变态。

    虽然如此,银衣人也无力再跑了。他仰天躺在地上,大口的喘气。陈志凌感觉的出这个银衣人刚才的攻击是本能行为,并不是要暗算自己。谁会用个受伤这么严重的人来暗算他陈志凌。

    陈志凌一行人走上前去,银衣人看向陈志凌,他忽然眼中闪过惊异之色,道:“是你?”说话却是英文。这个银衣人仔细看,能看出似乎是m国人。

    “你认识我?”陈志凌顿时觉得诡异极了。

    银衣人努力的坐了起来,吃力的道:“你是陈志凌,之前你在华夏杀了我们三名主教。是我们光明教廷的头号敌人。如果不是因为大气运未降临,我们早已派人去杀了你。”

    “你是光明教廷的人?”陈志凌说道。其实他并不奇怪,m国人中能有这么恐怖修为的人,自然非光明教廷的人莫属。

    &nb

    sp;   这个银衣人不止是光明教廷的人,而且身份绝对不弱于林玉秀。

    银衣人道:“我乃是光明教廷的圣骑士长奥蒂斯。”

    陈志凌道:“光明教廷与我陈某是大敌,你如此坦诚不怕我杀了你?”

    奥蒂斯道:“我现在已经是光明教廷的叛徒,是大长老让我的圣骑士在追杀我。”

    “怎么回事?”陈志凌问。

    奥蒂斯腹部鲜血如注,他抽了口冷气,然后道:“可否先帮我包扎一下,我再细说。”

    由于天气寒冷,血液一流出,便有些凝固。

    陈志凌当下对莫妮卡道:“拿止血喷雾剂出来,还有胶带。”

    莫妮卡点头,她自是陈志凌贤惠的内助。

    莫妮卡递上止血喷雾剂,陈志凌接过,丢给奥蒂斯,道:“你自己止血吧。”他没弄清楚前,还是不跟奥蒂斯接近。这家伙修为太可怕了。

    奥蒂斯也不多说,用喷雾剂止血。喷雾剂喷上去的时候,这家伙眉头都没皱,但陈志凌知道喷雾剂喷上去是非常疼的。

    奥蒂斯自己包扎后,又对腿上被子弹打中的地方做止血包扎。随后,他又道:“可不可以给我点吃的。”

    陈志凌点头,让莫妮卡拿来压缩饼干。

    奥蒂斯接过饼干,吃的有些狼吞虎咽。这家伙在这鬼地方,看起来吃的苦头着实不小。

    等一切搞定后,陈志凌道:“奥蒂斯,你如果说的不能让我们信服的话。今天这里,就是你的葬生之地。说吧……”

    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二十分。

    天空微暗,又开始有风雪开始肆虐。奥蒂斯面对众人的质问,他眼中闪过一丝焦灼,道:“我们先找个隐蔽的地方休息,我再详细跟你们解释。如果你们不满意,可以立刻杀了我。”

    陈志凌没有擅自做主,而是看向轩正浩,道:“正浩,你觉得呢?”

    轩正浩淡淡道:“可以!”

    一旁的归墟道长忽然开口,道:“这个人来历不明,出现在这里着实诡异。又是光明教廷的人,不管他是不是有企图,救了他都会惹来天大的麻烦,还不如就此将他杀了,一了百了。”

    也不是归墟道长就心狠手辣,他对光明教廷的人一直没有好感。而现在大家身负重任,杀了这家伙是最安全的做法。陈志凌也在一瞬之间动过杀念。但是他更好奇这个奥蒂斯是怎么落到这个田地。还有,光明教廷一直以来太过神秘,这次可以借机揭下其神秘的面纱。

    更重要的原因是,轩正浩已经答应。陈志凌相信轩正浩的判断。

    于是,陈志凌向归墟道长道:“归墟大哥,我自有主张。”归墟道长便也明白了陈志凌的决心,当下不再多说。他不会对陈志凌怄气,实际上,方方面面,陈志凌也很照顾他的面子。

    接下来,陈志凌让文涛来扶奥蒂斯行走。让文涛来扶是有深意的。文涛修为最低,通灵初期。但是陈志凌在一旁,奥蒂斯如果敢妄动,陈志凌可以瞬间将其雷霆击杀。如果由陈志凌来扶,也还顾忌奥蒂斯有什么隐藏的杀招。

    还只五点三十分,天色居然便黑了下去。

    日昼之间的时间比太过不成比例。众人找到隐秘的树林下坡处,开始安营扎寨。

    这大雪天,地面全是雪,倒不会显得脏乱。话说回来,这儿一年四季也都是这个鸟天气。帐篷扎好后,大家煮了热牛奶,牛奶是袋装的,到了这个地方,也不用担心会坏掉。

    大家喝了热牛奶,陈志凌也给了奥蒂斯一杯热牛奶和一些压缩饼干以及牛肉罐头。

    由文涛在帐篷外警戒,茫茫雪地上,并无任何蹊跷。归墟道长,李暹,陈志凌,莫妮卡,轩正浩围着奥蒂斯。奥蒂斯吃过东西后,气色好了很多。不过他腹部中剑很深,这种内伤一时半会儿却是好不了的。

    奥蒂斯眼神显得落寞,微微一叹后,道:“我们光明教廷以教皇为尊,从被选入蜂巢开始,我们就知道,这一辈子都要为教皇效忠。”

    “蜂巢?”陈志凌一行人自然不知道这个玩意儿。

    奥蒂斯道:“蜂巢就在离此三百公里外的融雪洞里。我们这些人都是从小被大长老挑选进蜂巢的。蜂巢一共五位长老,他们传我们生命之源的力量,培养我们的格斗技巧。每天做早课灌输我们为教皇敬忠的思想。”

    陈志凌暗自道:“这有点类似传销的灌输了。”

    奥蒂斯道:“但是我们从来没人见过教皇是什么样子。大长老也只说,时机未到。等到大气运降临,教皇和所有光明教廷的精英,勇士会全部从天墓里苏醒过来。到了那时候,光明教廷就入侵东方,做地下世界的主宰,皇者。成为真正的气运之王!”

    “五位长老是什么样的修为?”陈志凌蹙眉问道。

    奥蒂斯道:“五位长老的修为没人知道,大长老我未见过,据说是已经死了。所以后来,依次往上排,二长老梵迪就成了大长老,即便是我面临梵迪长老,也会觉得他威严滚滚,不敢抗拒。他们都已是将生命之源修炼到了极致的高手。”

    陈志凌道:“详细说说这四位长老的特征。”

    奥蒂斯微微一怔,却也没有犹豫,道:“大长老梵迪修斯,我们都称呼为梵迪长老。他看起来是最慈祥最忠诚教皇的老人。满头银发,仙风道骨。但实际上,梵迪长老心狠手辣,这么多年来,为了保持光明教廷的神秘性,他招收回来的小孩如果达不到要求,全部被他杀了。他也确实是最热衷于光明教廷,教皇的一个人。”

    “二长老隆吉安,他是我们的铁血教官。修为同样深不可测,但我有个感觉,他比梵迪长老还是差上一些。隆吉安长老是公认的搏斗天才,实战第一。我们所有人的武技,技巧,招式,对生命之源的领悟都是他教的。他的个子不高,常年穿一身黑色神袍。”

    “三长老伊芙尔,伊芙尔是天下第一美艳的人儿,擅长用剑。灭尘中期的高手。伊芙尔长老虽然美艳,但是喜欢吃小孩的心肝,她觉得这样可以美容。伊芙尔长老心肠如蛇蝎之毒,是四位长老中,心肠最毒的一个。虽然修为只是灭尘巅峰,但是剑术通神,反而是最具威胁力的一个。”

    “四长老我们全部没有见过,但是据说,他是一位绝对的天才。之前并不是长老,是和我们一样被抓进蜂巢培养的人,后来因为太过出色,破格提拔为了长老。四长老后来去了天墓守墓,所以我们都没有见过他。”

    陈志凌与轩正浩,归墟道长,李暹,莫妮卡互视一眼,都是心中沉重。这光明教廷的四大长老就已经厉害的不像话了。更别谈将来天墓里苏醒的教皇等人。对于那个天墓,陈志凌在时空隧道里曾经惊鸿一瞥过,很壮观的景象。

    所以,他相信天墓里的教皇等人,确实是会苏醒的。

    轩正浩道:“除了四大长老,蜂巢里还有多少高手?”

    在奥蒂斯说话的时候,陈志凌的眼中精光很浓,大家都看着奥蒂斯,所以奥蒂斯如果有说假话,有很大的危险会被陈志凌等人发觉出不妥来。

    奥蒂斯道:“我们一共有一名黑衣大主教,四名白衣主教,六名红衣主教。黑衣大主教之前在香港被你们造神基地的首领击杀了。白衣主教中的林玉秀被杀了。红衣主教的罗斯和洛斐也被陈志凌你杀了。”

    “其中一个是被我杀的。”一旁的李暹冷淡的提醒。

    奥蒂斯不由多看了一眼李暹,随后继续道:“我们还有十名黄衣主教。主教之间的晋升是由黄衣到红衣,到白衣,黑衣。修为到达灭尘之后自然就是红衣,接着是白衣,黑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