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2章 大佬发话
    回到别墅后,欧阳丽妃已经入睡。陈志凌回来并没有告诉她。他也没有惊动佣人,开门之后悄悄洗了个澡。又静悄悄的先去看了眼许彤,小丫头睡的很熟,房间里一片幽暗。陈志凌忍不住在她脸蛋上吻了下,没想到这一吻,居然将她吻醒了。许彤睁开眼,虽然看不大真切,却是知道陈志凌的味道。睡眼惺忪之下又立刻清醒,欢喜道:“爸爸,你回来啦。”

    陈志凌点头,笑笑,轻声道:“有没有想爸爸?”

    许彤道:“想死了。”

    陈志凌道:“真乖,好了,继续睡觉。明天还要上学呢。”

    “我们放假了。”许彤说道。陈志凌不由小小的汗了一下,道:“那也得睡觉了,明天爸爸带你出去吃东西。”

    “好!”她显得极为欢快。

    随后,许彤声音忽然又有些落寞,道:“爸爸,什么时候我才能看见妈妈啊,我好想她。”

    陈志凌一怔,不禁心疼起许彤来。外人对她再怎么好,那都是不及母亲在身边的。他也想起了妙佳,想起了许晴和倾城,还有妹妹。

    “快了,再过几个月就可以看见了。”陈志凌说道。“真的吗?爸爸,你不许骗我。”许彤兴奋起来。

    陈志凌道:“当然不会骗你,爸爸骗过你吗?”

    “那到时候,丽妃阿姨怎么办?”许彤忽然问。她已经八岁,如今八岁的孩子,又会什么都不懂。陈志凌呆了一呆,道:“你想什么呢,快睡吧。”

    到时候,只怕还真是一团乱麻呢。

    安顿了许彤,陈志凌方才回到欧阳丽妃的房间里。

    静夜中,房间里有她的香味儿。

    陈志凌还刚进来,尽管已经很轻手轻脚,但是门开的时候,她还是醒了过来。

    欧阳丽妃打开了台灯,坐起身轻柔的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欧阳丽妃一头蓬松的头发衬托着娇媚娴静的脸蛋,陈志凌便也知道她肯定是有心事,睡的太浅。

    当下,陈志凌也到了床上。伸出手,将她拥在怀里。拥住她娇柔丰满的娇躯后,陈志凌关上了台灯。

    “事情都处理好了?”欧阳丽妃问。

    陈志凌恩了一声,道:“不过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办,就这两天,我要去西伯利亚那边去。”欧阳丽妃语音里顿时涌出一股失落情绪。

    陈志凌轻柔道:“怎么了?等到将来,我们还有大把的时间啊!”

    欧阳丽妃却是顾左右而言他,道:“今天彤彤问我,她妈妈什么时候回来。我也希望许晴回来,但是我又怕她回来。”顿了顿,道:“刚才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在街上逛街,迎面遇见了许晴。我连忙躲了起来,我拼命的跑,我好怕她会看见我。”

    这个问题似乎越来越逼近了。

    但是陈志凌真没想到应该怎么去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个人关系。“一切都有我在,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他只能这么安慰,随后,便吻上了她的唇。

    欧阳丽妃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很快便融化在这热吻之中。

    男儿在世,当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天刚亮,不到七点。陈志凌的手机响了,是轩正浩打来的。

    “我需要对大楚门内的实力全部有个了解,这样才好规划一些事情。”轩正浩说道。

    陈志凌坐了起来,道:“好,我到你住的酒店来。”

    “顺便帮我准备一台加密的笔记本。”轩正浩说道。

    “好!”陈志凌道。生死存亡的关头,最后的几个月。他当然没有任何偷懒的借口。起床时在欧阳丽妃的脸蛋上吻了一下,方才穿衣起床。

    陈志凌自己开车去见轩正浩,同时打电话让李红泪准备一台加密的绝对干净的笔记本。

    这事儿,还只有麻烦李红泪。算起来,李红泪的工作强度不小,每天被陈志凌二十四小时麻烦。但李红泪却是绝无怨言,用她的话来说,虽然累,但是很充实,很快乐。

    酒店的总统套房里,轩正浩拉上了窗帘,他喜欢密闭的空间。笔记本和一辆银色彪悍的迈巴赫一起送了过来。对于迈巴赫车,轩正浩也没多大的兴趣。他接过了笔记本回到套房后,便打开笔记本开始调试起来。同时,李红泪也没有走。三人在一起吃早餐。早餐是酒店准备的,轩正浩吃了一个面包,喝了一杯纯牛奶。同时又麻烦李红泪去洗两个新鲜的西红柿过来。

    陈志凌知道,他的脑袋思考强度大,所以特别钟爱这些新鲜水果。

    李红泪自然照办。

    一直到下午三点,陈志凌三人都待在套房里陪着轩正浩。轩正浩负责在笔记本似乎做着方程式,他在了解大楚门的所有实力,每个地方的布防,人力,情报,财力,商业联盟的力量。以及流纱这些算是编外的人遇到紧急事情的意外状况。等等等等,轩正浩全部似乎都将其变成了方程式。

    轩正浩全程是都全神贯注,手指在键盘上如跳舞一般。期间,他会问陈志凌某个人的性格,怎么进的大楚门等等。

    他也向陈志凌解释,了解这些,是在考虑被抓后的忠诚度,可能泄露到什么程度。

    他的这些思考理论,是陈志凌平时想都不敢想的。如此精密的了解,简直不是一个人能办到的。

    终于,轩正浩一切搞定。只是这时,李红泪道:“轩先生,虽然你此举是为了我们大楚门的利益出发,但是全部算计在一台笔记本里。如果这台笔记本的资料外泄,那对我们来说,是灾难。”

    “你说的没错!”轩正浩道:“所以……”他将笔记本递给李红泪,道:“拿去毁了吧。”

    这个举动让陈志凌和李红泪都怔住了。

    轩正浩道:“这是类似一个九宫格局记忆法,我现在在脑海里建立了一个方程式数据库。数据库建立好,自然不需要这个东西了。”

    陈志凌和李红泪面面相觑,李红泪道:“您真有这么神奇?”

    轩正浩淡淡道:“你若不信,可以考考我。”

    李红泪道:“那便得罪了。李晓雨是何许人也?”

    轩正浩道:“李晓雨二十一岁,化劲修为。擅长伪装和毒针刺杀。接触核心的东西不多,如果被敌人抓到,心志不够坚强。一旦催眠,无法抵抗。不过没有什么威胁,因为她知道的不多。”

    李红泪道:“李晓艺。”

    轩正浩道:“二十三岁,同样是化劲修为,身若柔骨,擅长媚功。不论是李晓雨还是李晓艺,对大楚门的忠诚度都非常高。对你李红泪更是敬仰敬畏到了极点。不过她的媚功实际作用不大,迷惑不了绝顶高手。”

    李红泪道:“按您这么说,我们这些成员岂不一无是处?”

    轩正浩不理会李红泪话中的火气,道:“不尽然,人尽其才,物尽其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每一颗钉子都能发挥出奇效。”

    李红泪不再说话,她觉得轩正浩的理论很厉害。但是实际操作怎么样,却是不知。

    “现在我们来说说去西伯利亚北冰洋找魔典的事情。首先请陈志凌你将魔典的大概位置描述出来,我再根据地理环境来制定一个计划。”轩正浩说道。

    陈志凌道:“直接过去不就成了,还需要什么计划?”

    轩正浩道:“可能遇到的气候问题,意外,危机的应变,都是需要考虑进去的。有计划总比没计划好,你觉得呢?”

    陈志凌

    叹了口气,道:“你说的有道理。”本来他这个人是不拘小节的,喜欢大开大阖,那里要什么计划。随机应变就行。之前他也反感朱浩天的计划。,

    但显然,轩正浩和朱浩天不在一个档次。轩正浩在巴西队的那个设计,可真是毒得没话说。自己要不是运气好一点,得到了龙玉。早就去见了阎王。

    而陈志凌没有想到的是,此刻香港道上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就是因为林成武而引起,矛头直接指向了他。

    对于要进北冰洋找寻魔典事情,轩正浩并没有立刻制定计划。而是要李红泪提供详细的地图,还有风向气候等等东西。

    轩正浩对陈志凌与李红泪道:“这个事情比较麻烦,我可能要明天才能给出计划。你们先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陈志凌道:“从早上到现在八个小时,大家都没吃午饭。吃完午饭你再慢慢计划吧。”

    轩正浩道:“给我来几个西红柿就好。事情没理顺之前,我不习惯一起吃饭。”

    他多少都有些古怪,不过陈志凌也习惯理解。当下没有多说,依言照办。为了照顾轩正浩,陈志凌与李红泪离开房间后,吩咐李红泪找一名成员来供轩正浩差遣。随时满足轩正浩的要求。

    李红泪应是,随后,李红泪又问陈志凌,道:“门主,这个人以后在我们大楚门里是什么职位?”

    陈志凌不假思索道:“军师。如果我不在,全体上下都听她的。这个等有合适的时候,我来公布一下。”

    “您如此信任他?”李红泪惊奇的道。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陈志凌道:“你们初进来时,我也没怀疑过任何人。但你们也没让我失望过,不是吗?”

    李红泪莞尔一笑,想起过往,不由信服道:“您的目光不会有错的。以后我唯您和军师马首是瞻。”

    陈志凌笑笑,不再多说。

    忙了一天,陈志凌打算回海边别墅吃午饭。也是在这时,他跟李红泪分别后,启动车子打转方向盘时。李红妆打来电话。

    “门主!”李红妆的声音显得有些小心翼翼。相比起李红泪来,她跟陈志凌则显得生分一些,敬畏一些。李红泪是纯粹的尊敬了。

    陈志凌语音温和,一边开车,一边道:“嗯。”顿了顿,一笑,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西九龙,铜锣湾,十个街区的社团大佬想要见您。”李红妆道:“他们说您昨天要求放了林成武的家人,是在破坏道上的规矩。”顿了顿,道:“您如果不相见,我可以将他们打发走。”

    陈志凌怔了一怔,他也理解李红妆的意思。毕竟这些街区的大佬在情报一环中很有作用。如果太过冷落霸道,终究是不好。毕竟人家十来个大佬一起来,还是想要一个交代的。

    如果要打发他们走很简单,李红妆是怕他们以后做事不尽心。这才会通知陈志凌。

    陈志凌想了下,便也道:“他们在那儿,我这就过去。”

    “在铜锣湾这边的舶来茶餐厅。”李红妆语气一松,连忙说道。

    “嗯!”陈志凌挂断电话,便向铜锣湾那边开去。

    到达舶来茶餐厅时是下午四点。茶餐厅外面停满了车,陈志凌放眼看去,在其余的地方还有不少警察在。他们并未靠近,显然是因为这么多道上的人出动,触动了他们的神经,怕惹出乱子来。陈志凌刚一下车,李红妆和周飞,文涛,以及另外一名大楚门女成员便上来迎接。

    在他们四人的簇拥下,陈志凌朝茶餐厅大门走去。外面还有不少混混和打手守着,陈志凌一来,他们却也不敢拦着。

    这个茶餐厅是这些人谈判经常用的地点,里面挺宽敞的,桌子都是圆桌。

    现在十来个大佬肃穆森严的坐着,身后都有保镖。

    这些大佬,有的肥头大耳,有的长相凶狠,有的斯文儒雅。反正陈志凌一个也不认识。这些小人物,他那有这个精力。陈志凌一进来,所有坐着的大佬都站了起来。脸上都带着难以言说的敬畏。

    陈志凌在上首一张桌子前坐下,李红妆四人在他身后肃穆站立。这四个人的气势自然不是大佬们的保镖可以比拟的。陈志凌那么一坐,犹如元始天尊,,后面四人则是四大金仙。

    这么简单的一坐,其中的气势和威严已经让人胆战心惊。

    陈志凌眼光扫视众人,扫视过去时,没一人敢跟他对视。陈志凌不由好笑,他们怎么又有勇气集结在一起来找自己了。

    “大家都坐吧。”半晌后,陈志凌淡淡一笑,又道:“我最近事情比较多,有些忙。诸位弟兄有什么话想说,现在就说出来吧。”

    众大佬忐忑坐下,这时候却又不敢站出来说话了。便也在这时,鼓动者丧荣站了起来,他看起来长的很凶恶,瘦瘦高高的,脸上有刀疤。偏偏面对陈志凌时,像个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小子。

    “陈先生,我叫丧荣。我……我心里是很尊敬您的。但是,我觉得任何行业都有规矩,规矩一坏,队伍就不好带。”

    他结结巴巴说出来。陈志凌却是一愣一愣的,最后苦笑道:“抱歉,我听不太懂粤语。”

    丧荣立刻有种要吐血的冲动。便也在这时,一个普通话说的很好的大佬站了起来,道:“陈先生,我是大元社的洪坤。”

    “你好!”陈志凌说。

    洪坤顿时有些激动,随后,他表达了一番对陈志凌的尊敬。又将丧荣的话翻译了一遍。

    陈志凌努了下嘴,道:“嗯,大家今天聚在一起来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认为我陈志凌坏了道上的规矩。大家组成社团,规矩这两个字尤其重要。否则以后一旦有什么事情,我若插手,会让你们很被动。所以,你们希望我以后乖乖的做人,不要管我不该管的事情,是不是这个意思?”语音平淡,倒是让任何人都听不出他的情绪来。

    但是他这番话却很“言重”立刻让众大佬吓的屁滚尿流。一帮人连说不敢,不敢有这个意思。这简单的一句话陈志凌还是听懂了。

    陈志凌手往下压了压,道:“安静点。”

    众大佬立刻噤若寒蝉。

    陈志凌道:“我今天既然来了,就跟大家说几点。第一,自古以来,你们这些社团都是存在的。所以我没有想过取缔你们。第二,这不代表我可以无限制的纵容你们。现在整个香港,无论什么道都以大楚门马首是瞻。我既然坐在这个位置上,也就不会纵容你们为非作歹,无所不用其极。”顿了顿,道:“猫有猫道,鼠有鼠道。都是讨口饭吃,能不杀人全家,就放人一马,有何不可?”

    丧荣道:“但是陈先生,林成武是在砸我们的饭碗。”

    洪坤替他翻译。

    陈志凌道:“他不砸你饭碗,就是他的失职。我相信经过这件事情,林成武也不会再继续为难你,他也没这个能耐。你们的事情,我不想多管。但我必须奉劝你们,做事不要过火。逼良为娼,诱人吸毒的事情以后不要做了。以前做的,我不追究,以后谁在做这两种事情,那么别怪大楚门下手不客气。香港和大楚门没有你们,一样是可以生存的。但你们离了香港,屁都不是。”说完,站起,冷冷扫视众人,随后离开。

    十位大佬在陈志凌离开后,不禁一起怪责丧荣出的馊主意。这次来,说法没讨到,反倒被上了紧箍咒。

    众大佬们眉头紧皱。洪坤忽然一叹,道:“大家也不要太灰心,陈先生是说不要逼良为娼和诱人吸毒。却也没说要禁止这两样。我们现在家大业大,也不差这么一点钱。以后少做一些,还是可以维持下去。没必要冒大险,得罪陈先生。”

    “也只能这样了。”另一位大佬叹息。众大佬们齐齐垂头丧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