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1章 陈先生发话
    “我以为我们都活不成了,所以才先走一步。你不要愧疚……”

    “如果没有认识你,该……多好!”

    “林岚……”陈志凌悲痛欲绝的喊,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她是善良美丽的精灵,她本来性子豁达,没什么能让她不开心,让她皱眉头。她时常会像男孩子一样野蛮,称兄道弟。但她只有在面对自己时,才会有那淡淡的忧愁在眉宇。她怕给自己带来困扰,所以从来都将那份感情深深的藏着。

    如果没有认识你,就不会爱上你,就不会忧愁,不会痛苦。我还是那个乐天的林岚。

    陈志凌的拳头捏紧,一股血液直冲脑门。忽然起身,打开房门疾步冲向轩正浩的房间。到了轩正浩房间前,陈志凌一脚猛然踹开房门,双眼血红。

    轩正浩戴着墨镜,看不出他的神色。但很显然,没有惊慌。他正在看电视,闻声也看向陈志凌,平静的不像是他自己。

    “轩正浩,从今天开始,我收下你。你最好不要让我后悔今天这个决定。”陈志凌说完转身就走。

    他离开了酒店,大步驰骋在这拉萨高原地区。北风呼啸,厉风刮脸。

    不知道奔跑了多久,看到前方是一片茫茫草原。

    很久没有这样的奔跑了,只有在非常不开心的时候,陈志凌才会如此。

    他在那一瞬间,怀着激愤之心想要去诛杀轩正浩。可是在话出口的时候,却是收下轩正浩。只因他是陈志凌,是陈志凌就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尽管过程迷茫,痛苦,挣扎。但是面临抉择时,却会选择最正确的路线。

    林岚,是我对不起你。但是,我不得不这么做。

    这不是宽恕,而是必须的选择。

    在荒野上行走,夜色黑如泼墨。北风呼啸中,陈志凌放缓了脚步一直朝前走,不知道何处是终点。

    这是他第一次违背自己的本心去做一个可以选择的决定。这似乎确实有一种掌控命运波浪的感觉,而不是随波逐浪,顺天而行!

    轩正浩很可能是双刃刀,因为他没有感情,制定计划不会失误。但是,他也可能因为没有感情而做出伤害队伍的事情。

    不管如何,陈志凌都决定收下他了。他有一种预感,将来这个轩正浩会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天色渐渐亮了。

    黎明到来,陈志凌开始回返。从这儿朝布达拉宫看,可以看到雄伟的山脉,还有团团白云。今天是个好天气。

    回到酒店时是上午九点。艾莉森一直在焦急等待陈志凌,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知道陈志凌不见了。她去问轩正浩,轩正浩则说他不会有事,自然会回来。

    轩正浩是了解陈志凌的,陈志凌这种人,也许会情绪发泄。但绝不会被任何事给击倒。

    陈志凌回来后,艾莉森欣喜望外。

    陈志凌则没有多说什么,与艾莉森和轩正浩一起吃了早餐。吃早餐的时候,轩正浩道:“可以想见,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首领对你的试炼会更加严酷。以及首领将来的秘密目的,所以我需要加入华夏队。这样才好更加完整的来帮助你。”

    陈志凌点点头,道:“待会直接乘坐丽妃号去洛杉矶。”

    轩正浩微微奇怪,道:“这次你决定似乎很快。”陈志凌淡淡道:“既然已经做了决定,还何必婆婆妈妈。”

    轩正浩眼中闪过赞赏之色,随后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看艾莉森小姐身上所中的东西颇为奇怪,似乎是一种灵物身上的东西。我的养父是一位奇人,他收藏了很多上古典籍。后来我自己去也遍寻了不少,所以知道很多不为人知的东西。如果我猜的没错,这种灵物身上的东西应该与魔典有关。”

    陈志凌微微惊异,道:“你居然知道魔典。”

    轩正浩见了陈志凌神色,道:“这么说,你也知道魔典。”

    陈志凌道:“艾莉森小姐身上的是魂巫的灵魂触角,魂巫被我杀了。之前我还遇见了一只来自魔典的梦灵,也被我杀了。我不止知道魔典,还知道魔典在哪里。”

    艾莉森在一边则插不上话,但她听的很认真。

    轩正浩眼睛一亮,道:“既然如此,我们应该立刻去找魔典,免得被人抢了先。”

    陈志凌道:“魔典我是打算要去找的,这个东西为祸不浅。将来大气运降临,只怕要出乱子。”

    “莫非你要毁了他?”轩正浩惊讶道。

    陈志凌点头。轩正浩道:“万万不可!”

    陈志凌眉头微蹙,道:“为什么?”轩正浩道:“魔典是天下间少有的宝物,只比传说中的彼岸阁,崆峒殿差了少许。”

    陈志凌道:“里面灵物无数,可能个个都能力非凡。但是只怕不受控制。”

    轩正浩道:“那些灵物不是关键。具体的作用我需要看了再说,但是我在典籍中查到这件宝贝是与彼岸阁,崆峒殿相媲美的。所以,它一定还有我们不知道的用处。如今大气运没有正式降临,我们必须先抢了魔典,算是为抢占气运埋下第一个伏笔。”

    “彼岸阁和崆峒殿又是什么东西?”陈志凌奇怪的问道。彼岸阁这件宝贝,陈志凌听邱一清提到过。首领用血玉接安昕的血泪,好像就是为了作为打开彼岸阁的钥匙。

    轩正浩道:“具体我也不清楚,好像这两样宝贝就似道家中的航母。拥有躲避灾难因果,穿梭虚空的能力。”

    陈志凌道:“我们在献王墓时是为了血玉,后来首领又让我用血玉去找一个七月七日正午十二点生的女孩,用血玉接她所留下的十滴血泪。”提到这儿,不由自主想起可怜的安昕。他微微叹了气口,正色道:“血玉也是道家的宝贝,真正的名字是叫做造化玉牒。我听一位道长说,首领要十滴血泪滋润造化玉牒,目的就是为了要找寻彼岸阁。”

    轩正浩脸色微微变化,随即有些向往道:“未来的日子,还真是难以想象的精彩。首领能够看到未来的端倪,他未雨绸缪,对彼岸阁这种神器志在必得是肯定的。而魔典居然被你知道,这也是你的气运,所以现在,我认为我们最要紧做的就是拥有魔典。”

    陈志凌点点头。

    一边的艾莉森则听着像是听天方夜谭。陈志凌随后便也交代艾莉森千万不可将他们两人的谈话传出去。

    吃过早餐后,陈志凌三人便上路。先去乘坐丽妃号往洛杉矶。

    于m国时间下午两点,丽妃号到达洛杉矶。

    这中间的时差倒的让人阴阳混乱,艾莉森下了飞机就吐。到了机场,自然又是莫妮卡前来迎接。陈志凌特意让她换了一辆大一点的路霸车来。

    陈志凌已经私下里跟莫妮卡讲了关于轩正浩的事情。莫妮卡自然尊重陈志凌的决定,也为陈志凌收纳这样一个天才而开心。

    究实来说,陈志凌自从收了轩正浩后。他的心里安定了许多。以前他虽然手下众多,但是总有种是他一个人去面对所有为难的感觉。而现在,他觉得压力小了许多。

    轩正浩虽然没有修为,可是他能让人心安。这大抵也是当初巴西队遇上华夏队,却能一举差点制胜的原因。当时巴西队因为轩正浩,大概也是非常心安的。

    陈志凌与轩正浩先去造神基地,让轩正浩进行了入华夏队的仪式,并吞噬了雪龙蛊。

    随后,陈志凌与轩正浩赶回香港。陈志凌没有继续待在洛杉矶,他需要喝轩正浩回到香港,筹划后一切之后,便去西伯利亚的北冰洋夺取魔典。

    至于艾莉森,则被莫妮卡安排着回纽约。

    在回香港的时候,丽妃号上,陈志凌对轩正浩道:“谈论魔典的时候,我们应该避开艾莉森。这样可能给她带来麻烦,也可能把我们的秘密泄露。”

    轩正浩始终戴着墨镜,他淡淡道:“是我的疏忽。”

    这家伙这么坦诚的承认错误,陈志凌自然不好意思再怪责他。

    香港时间,凌晨零点。

    丽妃号降落香港国际机场。机场外,周飞开车前来接机。

    陈志凌与轩正浩出了机场,夜空下,香港的摩天大楼林立,恢弘璀璨。

    这是一座无法形容的繁华金融都市,夜晚更是美丽非凡,辉煌非凡。

    今晚的风很大,轩正浩将衣领立起,衣衫拉紧。他却是不可能像陈志凌这样不怕冷的。不过这家伙也不会劳累,他的精神力太强,三天三夜不睡觉,一点事情都没有。

    上车之后,周飞开车。

    陈志凌先安顿轩正浩在丽合大酒店里住下,一切都先休息好,明天再说。

    轩正浩点头。同时,陈志凌道:“我安排几个人保护你的安全。”轩正浩摆摆手,道:“不用。”陈志凌怔了一下,随即醒悟过来。这家伙能够感应自己的生死祸福,那有人能杀他。他这种能力比武者的敏感要强。

    安顿好轩正浩后,陈志凌让周飞开车前往海边别墅。回海边别墅的路上,陈志凌给丁玲打电话。要丁玲给轩正浩安排一栋公寓入住。考虑到经费问题,公寓只是租下来的。

    另外,给轩正浩车也配上。

    这一切都要丁玲明早十点前搞定,并将车送到轩正浩的酒店处去。

    确定好这一切后,陈志凌才松了口气。他对归墟道长,朵拉绮雯这些人没有这么在意。因为大家是一家人,需要什么,都会自己去搞定,不需要他来操心。而剑皇李暹和轩正浩,终究还是没有那么贴心,所以要多礼遇一些。

    实际上,这两人也还真没有什么要求,也不会找陈志凌要薪水。他们也是那种不管给多少薪水都请不到的人。

    就在周飞开着车要进入海边别墅的庄园时,一道黑影突然闪了出来。

    周飞吃了一惊,立刻紧急刹车。陈志凌正在打盹,这一急刹让他来了一个趔趄,还是他出手快,伸掌抵住前面的真皮椅,这才没撞上去。周飞顿时诚惶诚恐,陈志凌也大致明白是有人闯出来,当下淡淡道:“没事,你下车去看看怎么回事。”

    他并没与感觉到危险,所以并不太在乎。

    周飞点头,推开车门下车。他立刻看见了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长的挺威严的。不过此时这男子表情上满是焦急,他看见下来的是周飞,立刻跪了下去,道:“我有急事要见陈先生,求您让我见见他。”他第一遍说的粤语,后来又改成了普通话。显然是意识到陈志凌和周飞听不懂。

    陈志凌听到有人要见自己,不由奇怪。当下按下车窗,伸出头看了一眼这中年男子,道:“你要见我?”

    中年男子看见陈志凌,立刻喜出望外,道:“陈先生,求您救命。我在这儿等了您四个小时。”

    陈志凌微微皱眉,随后道:“上车说话。”

    “多谢陈先生,多谢陈先生。”中年男子,连连磕头。

    随后,周飞给他打开车门。让其上车。

    这个中年男子没有修为,所以根本不需要有任何防范。中年男子上车后,与陈志凌拉开距离,他似乎有些怕脏了陈志凌的车。陈志凌温和道:“没事。”

    “陈先生,求您救我的家人。”中年男子焦急的说道。

    说话间有些口臭,显然是上火所致。

    陈志凌道:“你总该说清楚一些,我才好救吧。”

    中年男子连忙道:“我是西九龙扫毒组的警员林成武。我今天回来发现我的家人全部不见了,我猜应该是与我扫了丧荣他们几批货,他们对我的报复。”

    陈志凌道:“既然如此,你应该组织你们的警察队伍去找他们啊!”

    “没有任何证据,警长不肯发动警力,说不符合规矩。”林成武焦灼欲狂,道:“我求过很多人,但是他们都不能帮我。我想去找丧荣,但是丧荣也消失了。我女儿才十二岁,我妻子还有病在身,陈先生,我好怕我家人出事,您是香港最有本事的人,您一定要帮帮我。”

    “好!”陈志凌没有多说。当下拿出手机给李红泪打了一个电话,道:“给道上的人放个话,立刻放了林成武的家人。否则被我查出来而没有放,后果自负!”

    “是,门主!”

    林成武连连道谢,同时也焦急的在车上等待。陈志凌安慰道:“你家人不会有事的。”

    大约十分钟后,林成武收到了一个电话。他接了后,立刻欣喜若狂。对陈志凌道:“陈先生,是我老婆打来的。她们没事,她们没事。”说话间连眼泪都流了出来。说到后来,语声又成了粤语。

    一个大男人,被逼到这份上。也真是扫毒警察的悲哀。

    “好了,既然没事就早点回去休息吧。”陈志凌道:“以后他们不敢打扰你了。”

    这话绝对没说错,香港的陈先生开口保了一个人。谁还敢嫌命长来找林成武的麻烦。

    林成武再度道谢后,方才下车。他看着陈志凌的车开进庄园,又深深鞠了一个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