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0章 忘却旧事
    轩正浩轻描淡写道:“随便你了,死也要做个饱死鬼。”

    陈志凌没有吃东西,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轩正浩。

    艾莉森并不是傻子,她吃的稍饱后,身体非常舒畅。这么多天来,此时此刻是她最舒服的时候。所以她心里非常感激轩正浩。她也知道陈志凌要杀轩正浩,这时候她显然进入了两难的境地。

    “陈先生,我……”艾莉森还未开口,轩正浩却先淡声道:“艾莉森小姐,你想为我求情吗?不用了。我不想死,没人能杀我。”

    这句话,陈志凌赞同。他轩正浩显然是自动送上门来的。如果他做些准备,自己见了他,也不敢杀他。

    而且,轩正浩据说有预知自己祸福的能力。难道他是预料到今天不会死,来试探运气?陈志凌绝不很不可思议,他决定在弄清楚前后来龙去脉之后,一定杀了轩正浩。

    吃完饭后,轩正浩招手买单。买完单,他站了起来对陈志凌道:“如果你要动手,这里多少不方便,我们出去吧。”他倒是洒脱,也有些视死如归。

    轩正浩在前先行,陈志凌与艾莉森起身跟在后面。

    天色已黑如泼墨,晚上有很大的北风。布达拉宫那边辉煌璀璨,广场上仍然有络绎不绝的游客。

    西藏,是很多人想要旅游的地方。不是有首歌都叫坐上火车去拉萨,另外还有首歌叫我要去西藏。由此可见这块神奇的土地对人们有多大的吸引力。神秘的草原,恢弘的宫殿,生命之河,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珠穆朗玛峰,大雪山,昆仑山,等等!

    不过究实来说,如果要旅游,冬天来绝不是什么好主意。

    布达拉宫的附近,酒店,小吃店林立。轩正浩指了一家酒店,道:“我住在这里面。”

    他踏步进入酒店,陈志凌与艾莉森跟在后面。

    轩正浩订的酒店房间是标准大间,里面的装修也带了藏族的风格,地毯是深红色的。房间里还有风铃挂着坐装饰物。而墙壁上,是一副活佛的壁绘图。

    活佛着喇叭衣,露出半个臂膀,脸色悲天悯人。

    轩正浩坐在沙发上,忽然淡淡说道:“你要杀我给林岚报仇,那便动手吧。”

    陈志凌呆住!

    这样的来杀轩正浩,让他心里很不痛快。故事里,剧情不应该这么演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陈志凌不解的问。

    轩正浩道:“我倒也不是求死,但我知道,若要你就此放过我,你断不会肯。但我若要你就这般杀我,你也不会杀。所以,你现在应该有兴趣听我说下去了对吗?”

    陈志凌道:“好,你说吧。如果你能说服我不杀你,便也算你本事。”

    陈志凌说完便也坐在了轩正浩的对面,艾莉森则紧张的站着。她真不希望陈志凌和轩正浩生死相对。两个人都算是她的恩人,而且她觉得轩正浩不是坏人。

    “你是天煞皇者,大气运马上要降临。”轩正浩说道:“如果我说我对你有用,可以在将来帮你很大的忙。我想你一定不会因此放过我,因为你无法宽恕,无法忘怀我是如何杀了林岚。因为我是你的仇人。但是,宽恕仇人也是一种力量。你是将来的皇者,为了很多东西,你的千秋大计,你必须学会和仇人亲密的合作,学会两面三刀。”

    “我无法宽恕!”陈志凌说道。

    “那你永远也难进混元,因为你是在随着你的心性随波逐流。看似顺天而行,但是,你掌控不了你的人生,掌控不了波浪的运行。”轩正浩的声音很淡很冷,字字催心。

    陈志凌依然不为所动,道:“如果你想仅仅凭这番话就像灭了我的杀念,那似乎是你太天真,也太不了解我陈志凌了。”

    窗外的北风在呼啸,那风声听起来像是在鬼哭狼嚎。

    陈志凌如今的修为,自然不会为轩正浩的言语所动。一切斗口的言语都是弱敌人气势的伎俩。陈志凌在化劲时就已不为任何言语所动,更何况是如今。

    轩正浩沉默下去。

    “如果你无话可说,那我可要动手了。”陈志凌眼中闪过精光寒意。

    轩正浩身上并没有任何沮丧的情绪,淡淡道:“我索性把话说明。我没有投靠沈默然,只因为我在等你。”

    “等我?”陈志凌道:“为什么?”

    轩正浩道:“你应该还记得之前,我代表巴西队与你华夏队对决,最后我们惨败。但我却没有被基地抹去,这一点也应该是你最奇怪的地方对吗?首领那样的人,无论我有什么本事,也是跳不出他的手掌心。”

    陈志凌的确很奇怪。

    好在轩正浩并没有卖关子,继续道:“我当时催眠了首领在我身体里的金蚕蛊,让金蚕蛊自己离开我的身体。然而最终,首领还是找到了我。那天天色很晚,我躲到了东北,天气很冷。他像是一尊神祗站在我面前,不可抗拒,不可逃脱。首领静静的看了我三分钟,随后他转身便走。”

    “我本来以为已经死定了,这些年来,我的心中一直很徘徊。我有时候想就这样死掉,但是我又不甘心。不甘心是因为我活了这一辈子,从来不知道心痛,与人之间的感情是什么东西。在遇到首领的那一刻,我知道我活不成了。我反而觉得解脱了。可是这时候首领却离开了,我自然不懂不肯,于是大声质问,为什么不杀我?”

    “首领停下身形,他说,我本来是想看看能炼化我的金蚕蛊的人是何方神圣。却没想到你是催眠了它。我不杀你,是因为你是我的同类。”

    轩正浩说到这里,情绪低转,忽然苍凉一笑,向陈志凌道:“知道为什么说我是他的同类吗?”

    陈志凌干脆的道:“不知道。”

    轩正浩道:“其实你是知道的。因为不管是我,还是沈默然,还是首领,都是没有感情的人。他们是为了修为而抛弃感情,将自己的心志练得不像一个人。首领求仙道,沈默然求权势。而我,我生下来就因为精神力强,而被当做了试验品。我从一岁到十八岁的世界里,接触的都是冰冷的器材和封闭的实验室。直到十八岁,我的养父去世,我才得以离开那个实验室。”

    “当我离开实验室时,我试图去像一个正常人生活。但是我悲哀的发现,不管是什么样的事情,都在我心中起不了一丝波澜。有一天晚上,我看见一个歹徒抢劫一个女孩子。不仅抢劫,还劫财劫色。我看见那个女孩子望向我,眼里满是求助。我走开了,我试图说服自己去救那个女孩。但是我心底深处没有任何的波动,她的死活,与我有什么关系?”

    “我一直在这个世界上寻觅,我觉得我应该拥有正常人的感情。所以我靠自己的本事赢得了一笔财富。我买了房子,将自己打扮的像一个富二代。我去追求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是一个品性很好,不为任何钱财所动的好女孩。我每天准时等她下班,足足有一年的时间,我每天都把心思花在她的身上。终于,她被我打动了。就在那天晚上,我们进行烛光晚餐,她答应嫁给我了。可是就在那一刻,我丝毫没有感受到心中有任何的喜悦,任何的波动。就好像她答应嫁给我,是一件与我无关的事情。我甚至连愤怒的情绪都找不到。于是,我离开了那个女孩,去了非洲。我试图在非洲那边难民中找回良知,试图在风景中找回做人该有的乐趣。但是,我失败了。所以我宁愿被关在非洲的牢笼里,终此一生。在牢里那段日子,我反而觉得很宁静。”

    “后来,巴西队的人救我出来,邀请我加入。我觉得造神基地是一个充满危险的地方,也许在里面会有一些收获。所以我答应了。虽然我觉得在牢笼里很宁静,但我始终是一个人,这辈子永远都体会不到感情,我觉得这不算真正的活着。”

    “不管再多的尝试,我始终没有办法去拥有感情的波动。结束了巴西队的生活,我收养了一个小女孩。我给她取名叫轩冰云,跟她在一起生活的几个月里。我每天说服自己对她微笑,给她钱,关心她的生活。每天,我都需要在镜子前说服自己,命令自己必须这么做。有一天,冰云削水果将自己的手指几乎要削掉。她是想削给我吃的,鲜血如注。我就在一边看着,她忍着泪水看着我,悲切的喊叔叔。我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我不应该这么冷漠。我应该去帮她包扎的。于是,我命令我自己去关心她,给她包扎。”

    “再之后,沈默然找了过来。他抓了轩冰云威胁我。我故意使出破绽,表现出很关心轩冰云。等到沈默然放松警惕,我立刻离开。我隐隐觉得不对,轩冰云还在沈默然手上,她的生死难道不管了吗?我这样问自己,可我心里却很明白,她的死活,与我有什么关系?我无法欺骗自己的内心。”

    “我自然是不肯效忠沈默然的,那怕我知道,以我的本事,在他那儿,一定会受到重用。但他同样是一个无心之人,我如何肯跟他继续沉沦?”

    轩正浩的述说淡淡,依然是没有丝毫的感情。

    但是陈志凌和艾莉森听的却有些震撼,不是去怪轩正浩的无情,而是觉得他很悲哀,非常的悲哀。那种想要拥有感情,想要去爱一个女孩,疼一个女孩的,却始终欺瞒不了自己的内心真实想法。

    “所以你想跟着我?”陈志凌说道。

    轩正浩道:“机缘,气运,以及你的秉性。你是天煞皇者,我之所以选择要来跟着你,是因为我问过首领。首领掌握天道,能在未来中看出世事变化的端倪。他看出我的气运在你这儿,所以,便有了今天我见你之说。”

    陈志凌道:“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是从感情上来讲,我没办法接受你加入我的阵营。”

    轩正浩并不意外陈志凌的反应,淡淡道:“你的心绪,感情,应该是被你掌握。而不是让感情,心绪来掌握你。”

    “如果我能掌握心绪,感情,岂不是和沈默然与首领乃至你是一样的人了?那样如此一来,你跟我又有何意义?”陈志凌说道。

    轩正浩道:“你没有选择,因为你的敌人在进步。你继续坚持你的这一套,你连混元都没法进入。如果你人都死了,你还谈什么感情,谈什么保护家人?”

    陈志凌陷入沉默。

    轩正浩道:“你我气运,相辅相承,缺一不可。你如果要成功的走出属于自己的天地,今天,容纳我这个仇人到你麾下,是你唯一的选择。那么现在,选择权在你手上,我该说的话也已经说完了。是要杀我,还是收我,你决定吧。”

    “我很奇怪,你到底要如何帮我?”陈志凌沉吟道:“我承认,你的催眠术很厉害。但是高手对战,你的催眠术能起到作用?”

    轩正浩道:“如果我说,你的手下所有人中,没有任何人的能量能及我一半,你会觉得这是大放厥词吗?”

    陈志凌道:“你能从沈默然,从首领手下逃生。能让我要杀你而不得。仅凭这两点,我手下确实没人能做到。”

    轩正浩道:“你还漏说了一点,当初如果不是因为你气运强盛,拥有龙玉破解了毒素。巴西队不会输。谋划,布局,洞察先机,这些就是我这个军师可以做的。那么你认为诸葛亮与关羽,张飞,赵云比起来,孰轻孰重?”

    “我需要一点时间来说服自己。”最终,陈志凌说道。

    “终究还是不够果断,这是你的缺点。”轩正浩淡淡说道。顿了顿,道:“不过有缺点才是一个正常的人,这也是我需要从你这儿学的东西。”

    陈志凌确实拥有着属于自己异乎寻常的偏执。

    他去宾馆前台开了两间房,和艾莉森一人一间。

    夜色深沉,北风呼啸。

    套间里茶几明亮,温暖如春。电视里放着拉萨地方台。是关于布达拉宫的景区拍摄,宗教介绍。

    陈志凌坐在茶几前的沙发上,脑海里浮现的是那一日林岚死的惨状。

    那一日,是一个午后。在鲜花大酒店里……

    自己将腹部满是鲜血,奄奄一息的林岚搂在怀里,泪如雨下。她的眼神微弱,吃力的伸出手,用沾满血的手抚摸住自己的脸。

    “你哭了?是不是因为你也爱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