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7章 灵魂触角
    挂了电话后,罗兰向陈志凌道:“陈先生,出了一点意外的状况。艾莉森小姐身上还有……”她看了眼驾驶飞机的驾驶员,没有继续说下去。陈志凌微微一惊,罗兰接着道:“可能要麻烦您回去一趟。”

    陈志凌没有推辞,点点头,道:“好!”

    罗兰便立刻吩咐驾驶员回返。

    在艾莉森的卧室里,陈志凌,赛琳娜,罗福,罗兰都在。

    艾莉森的脸色苍白,就在刚才,她呕吐不止。身子忽冷忽热。此时,艾莉森虚弱的躺着,这种折磨让她憔悴不堪。

    “怎么回事?”陈志凌不解的问赛琳娜。

    赛琳娜道:“魂巫虽然已经死了,但是他先前用了灵魂触角来削弱艾莉森的精神。现在灵魂触角失去了主人控制,进入到了艾莉森的身体里面。”

    “艾莉森会怎么样?”陈志凌问。

    赛琳娜道:“灵魂触角的任务就是给艾莉森制造幻觉,削弱她的精神。现在灵魂触角在艾莉森的身体里失去了控制,刚才艾莉森喝水时觉得喝进去了一只小老鼠。所以呕吐不止。如果不想办法把灵魂触角引出来,艾莉森会一直被折磨到死为止。”

    陈志凌隐隐有点明白,灵魂触角就好比是神魂念头。跟狼神的念头放进野兔里是一样的。陈志凌疑惑道:“魂巫已死,灵魂触角没有滋养,应该会枯萎而消散的吧?”

    赛琳娜道:“灵魂触角在艾莉森身体里,以血肉为滋养,不会枯萎的。等到艾莉森死后,没有血肉滋养,灵魂触角失去了目标,倒是会渐渐枯萎而死。”

    罗福开口道:“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帮到可怜的艾莉森?”

    赛琳娜道:“灵魂触角融入到艾莉森的血肉里,并且不断制造幻觉。这种情况,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帮到艾莉森。”

    罗福表情难过,道:“难道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可怜的艾莉森受尽折磨,离开人世?她还是个孩子,这太残忍了。”

    赛琳娜道:“尽管我也不愿意看见艾莉森小姐出事,但是我依然只能说,没有办法救艾莉森小姐。”

    随后,赛琳娜道:“罗福先生,请不要难过。您已为艾莉森小姐做的太多了。这不是您的过错。”她又对陈志凌道:“陈先生,您的任务也已经完成了。”

    艾莉森并没有睡着,她的瞳孔里满是恐惧。她听到了赛琳娜的话,最后,她求助的目光看向了陈志凌。

    陈志凌走上前,坐在窗前。他伸出手去抚摸艾莉森的额头,轻声道:“艾莉森,我一定会救你的,不要担心。”

    艾莉森眼中闪过喜色,连连点头。这一瞬间,她的眼眶中有喜悦的泪花。其实就算是死也没多么可怕,可是她害怕被遗弃。

    那样被遗弃的死去,未免太过悲哀。

    “你没办法救她的。”赛琳娜觉得陈志凌挑战了她的威严,皱眉道。

    陈志凌向赛琳娜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努力过之后,再谈放弃。请原谅我的冒昧!”

    赛琳娜知道陈志凌是高人,又见他如此礼遇温和,便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陈志凌又道:“若我让同样的灵物进艾莉森的身体里消灭灵魂触角,您觉得可行吗?”

    赛琳娜眼睛微微一亮,随后道:“有一定的希望,不过这样对艾莉森会很危险。因为灵魂触角在她身体里,另一股力量去与灵魂触角较量,对她身体伤害很大。”

    陈志凌点点头,道:“我大概知道了,既然如此,我还是想试一试。”当下便对纯玉轻声道:“素素,出来。”

    白衣若雪的安若素立刻跳了出来。她俏生生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时,让众人都吓了一跳。不过众人见识了魂巫,也见到了昨天魂巫被擒,倒没有觉得多奇怪。

    陈志凌对安若素讲明了利害关系后,安若素便道:“好嘞,哥哥,看我的。”她说话是意识交流,便也只有陈志凌能听到。随后,安若素化作一道暖风,从艾莉森的鼻子里钻入进去。

    这般功夫,真有些像是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了。

    只是很快,艾莉森突然一声尖叫,从床上翻滚下来。安若素也跳了出来,她充满沮丧的情绪,道:“哥哥,那东西跟这位姐姐粘在一起,我没办法剥离她们。稍一用力,这位姐姐就承受不了。”

    陈志凌皱眉,他连忙将艾莉森抱住,抱到了床上。这时候艾莉森的痛楚减少,但那一瞬间,汗水已经浸湿了整个漂亮的脸蛋。她是位皮肤白皙的m国白人女孩儿,但现在因为这个诅咒,将她折磨的生不如死。

    但艾莉森绝对是个坚强的女孩儿,她一直都没有因此崩溃,也没有自暴自弃过。

    安若素不习惯在人前久待,随后进了纯玉。

    赛琳娜叹息道:“我说过,这会很危险。现在看起来比我想象的还糟糕。”

    “难道真的没有一丝丝的办法?”陈志凌不甘心的道。

    赛琳娜道:“倒也不是没有,如果有精神力很强的高手,可以隔着艾莉森的身体对灵魂触角进行催眠,将其自动剥离出来。如此倒是有机会救艾莉森。只不过,世间之上几位有名的催眠大师,我敢断言,他们都没有这个本事。”

    这一瞬间,陈志凌想到了赌魔吉米。也就是那个加入中情局的格蕾丝。

    “我认识一个这样的高手,我去联系。”陈志凌说完便站了起来,离开了卧室。

    陈志凌直接跟中情局的马丁斯诺联系,说要借格蕾丝一用。马丁斯诺当即便也答应了,立刻派格蕾丝前往纽约。

    陈志凌舒了口气,预计六个小时后,格蕾丝就能前来。

    陈志凌转身进入卧室,跟大家说了这个情况后。他又来到床前对艾莉森微微一笑,道:“忍一忍,六个小时后,就有高手来帮你除掉那个怪东西。”

    艾莉森看着陈志凌的目光,她显得安定了很多,轻声道:“谢谢你,陈先生。”

    陈志凌一笑,不再多说。

    这之后,罗福与罗兰,赛琳娜出了卧室。陈志凌便在卧室里陪着艾莉森。

    “陈先生,您为什么要这样帮我?”艾莉森坐了起来,靠着床,问陈志凌。

    陈志凌一呆,接着温温一笑,道:“因为你很漂亮,你应该有美好的前程和生活。我既然能帮到你,当然要伸出手来。”

    艾莉森笑的有些微弱,打趣道:“那我要是长的很丑,您就不管我了吗?”

    陈志凌笑笑,道:“不会。”顿了顿,道:“我这一生,救过人。但造的杀孽更多,不过我从不后悔我做的任何一件事情。”

    “陈先生您是一个好人。”艾莉森由衷的说道。

    “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陈志凌听了艾莉森的话后,不禁在心里问自己。“我曾经斩草除根,让手下杀人全家。我在大阪纵容铁牛他们强奸**,诛杀出云禅师,手上沾染的无辜生命多达几百条。而如今,你却为一条生命去煞费心思?是你内心在作秀,还是你变软弱了?”

    这瞬间的犹疑立刻被陈志凌自己斩断,他的眼中光芒变的坚定无比。

    我陈志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是给任何人交代,也不是做给任何人看。只因为,我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

    陈志凌一直在卧室里陪着艾莉森,期间她产生幻觉,呕吐,惊恐,抠抓她自己等等。陈志凌全部陪着。现在艾莉森也不肯吃任何东西,只是喝一些酸奶压压肚子。

    她也不能看任何人吃饭。所以中午的时候,陈志凌离开了卧室到小餐厅里进餐。

    同时,有保姆进去照料艾莉森。

    陈志凌在小餐厅用餐时,罗兰陪着陈志凌。

    “陈先生,您是一个很特别的人。”罗兰由衷的说。

    陈志凌勉强一笑,没有多言。

    格蕾丝在下午三点到达纽约机场,这一次依然是罗兰前去迎接。三点四十分,格蕾丝来到庄园别墅。陈志凌楚门迎接,雪已经停了。格蕾丝穿着黑色皮衣,戴着墨镜,酷气十足。这女人进入了中情局,倒是像焕发了新生一般。只是陈志凌往那儿一站,她立刻低调下去。摘下墨镜,带着一丝敬畏的向陈志凌伸出手,道:“陈先生好!”

    陈志凌与她一握即分,也不做多的客套,道:“格蕾丝,让你远道而来,这次要劳烦你了。”

    格蕾丝道:“能帮到您,是我的荣幸!”

    陈志凌将格蕾丝向艾莉森的卧室引去。

    一边走的同时,陈志凌将艾莉森所遭遇的情况说了出来。格蕾丝皱眉道:“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可不敢保证能够成功。”

    陈志凌心中微微一凉,随即道:“尽力就好!”

    格蕾丝很快进入了卧室,她让所有人都离开卧室。

    罗福身体不好,没有前来观察。陈志凌与罗兰,赛琳娜都在卧室外面等候。

    大约二十分钟后,格蕾丝打开了卧室门,出现在众人眼前。她的脸色微微苍白,额头上有汗水。“抱歉,陈先生。我已经尽了全力,但是我只能调动精神力催眠住艾莉森小姐。那灵魂触角毫无反应,我甚至怀疑到底有没有那个东西存在。大概也是我功力不够。如果有精神力更强大的人存在,能够让艾莉森小姐每一寸肌肤,血肉都受控制。或许就能成功催眠住那个奇怪的东西。”

    “有比你精神力更强大的人吗?”陈志凌不由问。

    格蕾丝道:“当然有。”顿了顿,道:“这个人陈先生您认识。我进入中情局后,对您的一些事迹有所了解。这个人您不止认识,他还是您的仇人。”

    陈志凌皱眉道:“轩正浩?”

    格蕾丝点头,道:“轩正浩是天生精神力奇异的人,我连他三分之一的功力都没有。如果是他来,百分之六十能够催眠成功。”

    陈志凌道:“他只怕已经不在人世了。”在他心里,轩正浩绝对死了,任务失败,巴西队就他一个人。下场只有被抹灭。

    “他没有死!”格蕾丝肯定的说道。

    “你见过他?”陈志凌问道。

    格蕾丝道:“我没有见过他,不过他是个能够知晓自身祸福的人,趋吉避凶,无所不能。他不想死,没人能杀他。我觉得陈先生您可以查一查他,也许会有收获。”说完后,她又道:“很抱歉不能帮上忙,我还有要事在身,便向陈先生您告辞了。”

    陈志凌点头,也不为难格蕾丝。

    在格蕾丝离开后,陈志凌给李红泪打了电话。让他追查轩正浩的下落。之前以为轩正浩已经死了,但是现在知道他还没死。那么林岚的仇也该是时候清理了。

    抓住轩正浩,然后逼轩正浩救艾莉森。之后再杀了轩正浩。这就是陈志凌此刻的想法。

    陈志凌也不打算在曼哈顿多待,让罗兰帮忙订了明早回洛杉矶的最早的机票。同时,陈志凌决定带上艾莉森一起。

    对于陈志凌要带走艾莉森,罗兰一家自然是乐意的。

    当然,陈志凌依然陪着艾莉森。这个m国女孩儿在梦里惊恐不安,陈志凌则不眠不休的陪着。其实这与一切的伟大情义无关。仅仅是陈志凌力所能及的做一些事情。他想如果是自己面临绝境,一定也希望遇到一个人来帮助自己。

    如果我手上有一百块钱,而你快要饿死,我是愿意拿出十块钱给你的。但如果我手上只有一块钱,那么你也别怪我无情无义。因为我更爱的是我自己。

    这就是陈志凌的做人准则。

    第二天,罗兰送陈志凌与艾莉森前往纽约机场。

    在机场外,罗兰与陈志凌真诚拥抱分别。罗兰也与艾莉森做了拥抱。

    从纽约前往洛杉矶的航班上,飞机在万里高空驰骋。陈志凌与艾莉森坐的是贵宾舱。舱里只有艾莉森和陈志凌两人。

    艾莉森显得很怕冷,穿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纯色的衣服配着她,让她纯洁知性。

    可以想见,平常的她一定是在银行朝九晚五的上班。穿着职业的服装,带着职业的微笑,语音温润。她的脸蛋光洁漂亮,一定会有不少的追求者。

    灵魂触角的发作是一阵一阵的,这时候艾莉森便很安定。

    这时候是m国时间上午九点三十分。

    没有窗户,所以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但是陈志凌还是能感受到这高空里氧气的稀缺。但也没稀缺到需要戴氧气罩的份儿。

    即使有暖气,舱里的温度还是很低。可以想见,因为气候的寒冷,飞机正在穿越寒流。

    陈志凌与艾莉森分别喝着热咖啡取暖,两人相对而坐。

    “我本来有一个男朋友的。”艾莉森的声音很悦耳,说话时很是秀气。她抬头对陈志凌说。

    陈志凌见她有说话的兴趣,便也附和道:“哦?”

    艾莉森道:“他长的很帅气,在一家金融公司做销售主管,月薪不菲。对我也很好,体贴,细心,耐心也很好。我觉得似乎所有男人的优点都在他身上。所以很多时候,我跟他在一起就会感到自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