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6章 击杀魂巫
    赛琳娜的声音越来越高亢,那种奇异旋律的感觉越来越强。赛琳娜的表情也越来越狰狞,甚至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这样的情况下,无论是艾莉森还是罗福与罗兰两父女,都显得惊恐不安。陈志凌则是面色淡淡,灵物这些东西听起来满唬人的。但是陈志凌看穿了其本质,那是一点都不害怕的。他这种阳刚精气高手,就是灵物的克星。

    那头黑山羊就在陈志凌的手边,黑山羊开始显得不安,想要挣开,陈志凌一手按住黑山羊,黑山羊便动弹不得。

    便也在这时,一股灵魂波动的感觉在陈志凌心中传来。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是静夜里,湖面突然起了涟漪。

    艾莉森的表情变的极度痛苦,随后,她压抑的叫出声音来。明显的,有一样物事进入到了她的身体。她的身上散发出一种魔气深深的感觉,并且,她的双眼一刹那间狰狞恐怖。也是在这时,陈志凌出手了,迅速抓住她的玉手,朝黑山羊头上一按。

    灵魂波动的感觉在陈志凌手上更加强烈,就像是一股巨大的吸力,将一个灵魂瞬间吸进了黑山羊里。

    黑山羊陡然间变的力大无穷,突然一甩头,就要挣开陈志凌的手。同时黑山羊突然张口恶狠狠的咬向艾莉森的手。陈志凌疾速甩开艾莉森的手,一拳送进黑山羊的口中。

    黑山羊力气很大,这一口咬中陈志凌的拳头,那种力量的传递,陈志凌估计可以将普通人的手咬断。

    赛琳娜与艾莉森,罗福与罗兰全部紧张的看着陈志凌与黑山羊。

    陈志凌在这当口,突然起身,一拳砸碎黑山羊的脑袋,另外与另一只手分别抓住黑山羊,就这么一撕。黑山羊立刻被撕成两半,鲜血飞溅,血肉模糊。

    便也在这时,黑烟浓烈飘出,便要飞走。陈志凌那里容他,陡然一声吒,佛家六字大真言的最厉害杀器。

    一声吒出,神鬼震慑!

    这还不算,陈志凌又是狠狠一拳砸向黑烟。

    这一拳包含了陈志凌所有的武斗意志,中华龙魂的精气,浩瀚,宏大,镇压碾碎一切。

    轰!

    黑烟被打中,立刻身形涣散,飘飘荡荡。

    陈志凌待要再补上一拳,这黑烟却是聪明,忽然之间灵巧闪电一变,居然消失不见。

    陈志凌感官全身贯注,他陡然间闭上眼睛。便立刻感觉到了黑烟的存在。黑烟明显受了重伤,正要逃出去,他跌跌撞撞之间,左突又冲,速度真如闪电。而且他是在高空之中,碰撞间想要能撞出去的地方。

    这个黑烟很高明,知道陈志凌虽然厉害,可是却不会飞。

    不会飞又怎样,陈志凌的两支左轮手枪电闪摸出,砰砰砰,连开四枪。四颗子弹在黑烟闪避间却是一颗不落的击中黑烟。

    黑烟发出愤怒的咆哮,还有那种疼痛欲裂的情绪。这时候艾莉森她们全部看不见魂巫,陈志凌也是靠感觉。

    魂巫没有形成本体,急切间终于找准了二楼,向二楼逃去。这魂巫本身汲取了不少灵魂,已经很是强大。他虽然受了陈志凌一拳和四枪,但是在求生意志下,反而绽放出了最强的生命斗志。眼看这厮便要逃走。安若素忽然窜了出来,她的变化是一道暖风,暖风速度更快,将受伤的魂巫拦阻住。安若素化身为捆绳,将他牢牢缚住。

    然后朝陈志凌这边逮了过来。

    安若素如今已经能够驭物,接近大成的修为。力量绝对不弱了,虽然比不上魂巫,可是魂巫已经受伤,如何抵抗得了安若素。

    在安若素与魂巫的较量中,魂巫渐渐显现出本体,却是一个黑色如山羊的怪物。就连头都是山羊的像。安若素则如捆仙绳,将他紧紧缚住,令他动弹不得。

    “饶命,饶命!”魂巫的声音在陈志凌心中响起。

    陈志凌那里跟他客气,这时候大家都看到了魂巫的本体。陈志凌提起魂巫,走到壁炉那儿,将魂巫朝壁炉的汹汹火焰里一扔。一扔的瞬间,安若素已经飘走。陈志凌挡在壁炉前,魂巫想要撞出,立刻被反弹回去。接着,阵阵咆哮,厉吼在火炉里响起。很快,咆哮厉吼又化为凄惨的求救。最后,什么声音都已消失,炉火依然在燃烧。

    而魂巫,已经被灭了。

    安若素进了纯玉,陈志凌也是长松了一口气。幸好幸好,没有多的波折。

    这事儿,陈志凌解决起来看似简单。好像是轻轻松松,分分钟钟就赚了康布斯家族三成股份。实际上,要能办成这事儿的人,还真不多。

    赛琳娜长松一口气,向罗兰与罗福道:“魂巫已经死了,再也没机会出来害人了。”

    罗福与罗兰顿时喜极而泣。罗兰随后在胸前划十字祈祷,嘴里念念有词。陈志凌隐约听到她说,哥,你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艾莉森小姐,你没事了。”赛琳娜又向艾莉森说道。艾莉森激动不已,泪水涌眶而出。这段时间她受了太多的惊吓和委屈,如今终于消除一切,方知平淡的生活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艾莉森接着来到陈志凌面前,她张臂拥抱住陈志凌,有些语无伦次的道:“谢谢,谢谢你,陈先生。”

    她抱的很紧,身上有种幽香。陈志凌感觉到了她胸部的柔软和弹性。不过这种拥抱的感谢却是属于她常有的礼节。随后艾莉森又向罗福和罗兰鞠躬致谢,向赛琳娜致谢。

    这一夜,也算是惊险过,刺激过,最后全部心愿达成。陈志凌头一次这么快完成任务,心头也是轻松。大家都已疲累,时间也已不早,自然就都在别墅里休息。这别墅够大,客房也多,陈志凌被安排在豪华的客房里休息。

    纽约的夜晚对于陈志凌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区别。从进入狼牙特种部队开始,一直到今天,风风雨雨的走过来。陈志凌的生活很少有过安定,今晚在纽约,明天就可能在香港,后天又可能是在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

    这种生活虽然充满了不安定,奔波,但是却也充满了刺激新奇。如果有一天真的安定下来,陈志凌心想自己会不会感到生活无聊呢?

    他不确定。

    之前一直求安定,就跟一个人拼命求一个向往的职位。等真正站在那个职位上时,却也未必味道就是那么好。但人生就需要这样的追求。

    客房里有卫生间,陈志凌去洗了个澡,穿了四角短裤便准备上床入睡。

    床显得柔软舒适,被子是白色纯棉。

    陈志凌刚一上床,安若素便跳了出来。小丫头喜欢白色,白色的裙子,两只脚丫子格外的白皙。她一下就坐在了陈志凌的身前。

    “哥哥,今天我表现的好不好?”安若素一副要邀功的姿态,也像小孩一样期待着陈志凌的表扬。

    陈志凌伸出手刮了下她的脸蛋,刮起来,像是触动了水面的涟漪一样。陈志凌有些不自然收回手,微微一笑,道:“表现的很好,哥哥为你自豪。”

    安若素顿时大喜。“哥哥,我要听你讲故事。”

    陈志凌虽然有些困倦了,但还是满足她的要求,道:“好。”顿了顿,忽然又问道:“素素,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以前的事情吗?”

    “以前什么事情?”安若素不解的问。

    陈志凌看她表情茫然无措,便也知道她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罢了,她这样也挺开心,就不要跟她提了。对于自己跟安昕之间的事情,不管怎么去解释,都难逃安昕是因自己而死。所以要跟安若素说清楚是很艰难的。但是陈志凌知道,安昕如果在世,也一定希望素素跟自己和睦相处。

    这一夜安稳度过。

    陈志凌在早上六点便醒了过来,陪安若素到凌晨四点。但是陈志凌这种人,深度睡眠一个小时便可精神百倍。

    陈志凌穿了衣服,又穿上那套黑衣西服与鳄鱼皮鞋。整个人显得清秀,儒雅,温和。

    洗漱完毕后,来到别墅前的庄园。陈志凌便看见了罗福和罗兰正在大门前看雪。

    罗福坐在轮椅上,裹着厚厚的毯子。而罗兰依然是白色紧身风衣,金色发丝披在身后,干练,美丽,英姿飒爽。

    “罗福先生,您真早!”陈志凌一出来,便打招呼。同时也对罗兰点点头。

    罗福抬头看了一眼陈志凌,他的目光温和,笑了笑,颤巍巍道:“陈先生您也很早啊!”

    陈志凌呵呵一笑,道:“以前练功习惯了早期,改不掉了。”

    外面的雪依然在下,庄园里银装素裹,好不美丽。

    罗福微微一笑,道:“人老了,在这世上的日子,去一天就少一天。所以我总是想多看看这世界。陈先生,您说人死后,真有天堂和地狱吗?”

    陈志凌反问道:“那您有自己的信仰吗?”

    罗福道:“我信上帝,信耶稣。”

    陈志凌道:“既然您是上帝的子民,自然死后要进入天堂。”

    他没必要跟罗福一个老人家说什么无情的无神论。老人家听了心安就成。

    罗福果然神情愉悦了很多,道:“陈先生您是当世高人,您这么说,肯定就是有道理的。人这一生,再多的钱,到了我这个年纪才会明白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道理。用这些钱,能够帮我那惨死的道尔报仇,我感到很欣慰。也多亏了陈先生您。”

    陈志凌温和一笑,道:“您客气了。”

    罗兰这时候也开口,道:“陈先生您好不容易来曼哈顿一趟,可得多逗留几天,让我们敬一敬地主之谊。”

    陈志凌微微一怔,随后道:“抱歉,我完成了任务必须即刻回洛杉矶复命。”这话是推辞,他心里也没有心思在纽约待久。

    罗兰听了,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不过却也没有再继续挽留,道:“那您以后有机会可一定要来这边游玩。”

    陈志凌道:“一定!”

    轮椅上的康布斯罗福又忽然道:“陈先生,我听闻中华功夫的神奇,昨晚也见了您的厉害。我曾经也练过太极的养生法,但一直似乎不得其髓。要是陈先生不觉得我冒昧的话,能不能让我开开眼界?”

    这话如果是年轻人跟陈志凌说,那就是大不敬了。陈志凌如今一代宗师的身份,岂可给人表演。但说话的是罗福,罗福年龄在这里,身体也不好。所以说出来并没有任何不敬。当然,陈志凌也没有义务来表演。他的身份也是在这里的。

    罗兰微微紧张的看向陈志凌,她也知道陈志凌如果拒绝是理所当然。谁知道陈志凌却是微微一笑,道:“没问题。”

    当下,陈志凌将西服脱了下来。罗兰连忙伸手帮他拿着。接着,陈志凌将鞋子脱掉,赤足进入雪地里。

    陈志凌先是双足并拢,身体提起,站的笔直。接着举重若轻踏出一步,然后开始演练起太极云手来。步法与手势配合,脚步移动之间,轻盈无比,带着奇异的旋律与韵味。每一个手势都是精准无比,带着一股颤劲,调动全身的气血。

    他的太极云手练起来,飘然若仙。可是又像是在搅动水面的波纹,让空气的气流变得实质起来。

    罗福和罗兰看不大懂,但也能看出这人是有真功夫的。

    到得最后,陈志凌身子柔,脚柔,手法柔,柔若无骨。

    太极拳,练起来至柔,打起来至刚。所有的精髓都在陈志凌的演练之中。

    陡然,陈志凌手一抽出,啪嗒一声巨响。就像是一池平静的水塘,惊起千层巨浪。最后这收手势,将所有至柔蕴育的刚一下打出。火浪层层,声音如爆炸的轮胎响起,久久不绝。

    “啪啪啪!”罗福与罗兰看的目瞪口呆,最后连连鼓掌起来,直呼精彩。

    陈志凌之所以演练,也是因为要满足下老人家的心愿。既然演了,就要练的精彩。不可堕了华夏功夫的威风。

    随后陈志凌走上台阶,脚上晶莹如玉,没有沾染一丝尘土。他便就这样穿了袜子,鞋子。罗福也累了,让罗兰将他推进大厅。

    吃过早餐之后,罗兰亲自送陈志凌乘坐直升机前往纽约市区那边。飞机起飞后,罗兰向陈志凌道谢,感谢陈志凌肯为父亲表演。为了表示这个感谢,矜持的罗兰对陈志凌来了一献吻礼。唇湿冷中带着温润,吻过后,罗兰的表情依然自然无比。这是她的礼节。

    便也在这时,罗兰的手机响了。她优雅的拿出手机接通。这时候直升飞机已经在空中,微雪对飞机起飞并没有影响。

    罗兰接通电话后,很快脸色就变了。

    “好,我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