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3章 魔典
    夜色如水!

    酒店的套房内一片静谧。

    这个言灵当真是阴魂不散了,这样每次睡觉必须跟佟青青一起入睡还真让陈志凌头痛。

    天色还早,陈志凌和佟青青再度入睡。

    这一次,言灵再度前来找陈志凌,又是一番威胁论。最后眼看陈志凌不耐烦,要动手,这家伙又立刻跑掉。他对陈志凌也算是无奈了。

    黑衣冷面的言灵,被称作冷面杀人狂魔也不为过,可是这个狂魔遇上了陈志凌,却是纠结欲狂。

    第二天,陈志凌和佟青青回了香港。他直接让佟青青住在海边别墅里。陈志凌和欧阳丽妃讲了大致的情况,欧阳丽妃也听说了奇怪的凶杀案。虽然言灵听起来荒唐,但是欧阳丽妃却是相信的。所以她对佟青青也很温和客气。

    陈志凌能带回佟青青,这也让佟青青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陈志凌对她真的没有任何企图。再则她看到欧阳丽妃的贤淑时,更加觉得陈志凌绝对是一个让人尊敬,正直的男人。

    首领那边一直没有下达任务。

    其实陈志凌隐隐明白,首领是知道他的情况的。知道他有事没解决时,首领一般不会安排任务。

    圣诞节就在言灵困扰的日子中热闹的度过了。

    这是第五天,言灵再次出现在陈志凌和佟青青的梦里。

    言灵变的很暴躁疯狂,对陈志凌展开了无所不用其极的攻击。可惜这家伙的想象力和灵变始终不及陈志凌,每次都被陈志凌打跑。

    第六天上午。陈志凌与佟青青,欧阳丽妃一起吃早餐。陈志凌吃完早餐就会去看报纸,有佟青青在场,他也一直没跟欧阳丽妃亲热。虽然凌哥私下里好色,但是人前还是显得很正派的。

    不过一般晚上睡觉,陈志凌一直坐在沙发上。佟青青睡床。而欧阳丽妃则在另外的卧室入睡。陈志凌不想让欧阳丽妃太靠近佟青青,以免沾染了言灵。尽管理论上是不可能就此沾染的。但小心总是驶得万年船。

    陈志凌看报纸的时候,手机响了。他下意识的接过,电话是师姐流纱打来的。

    “师弟!”流纱的声音带了一丝兴奋,道:“我查出你说的那个言灵的来历了。”

    陈志凌一听,顿时大喜。这个狗日的言灵这段时间太磨人了。

    “师姐快说!”陈志凌迫不及待的道。

    流纱深吸一口气后,道:“我是在一位老神父那儿打听来的。言灵这个东西他没听说过,但是根据这言灵的本事,他的真名应该是梦灵。”

    陈志凌恍然,这言灵也够狡猾的,居然跟自己说了个假名字。

    “师姐,你继续说。”陈志凌连忙道。

    “世间上有一本神奇的魔典,魔典上有一些古怪的神话传说记载。每一页记载了一个信仰的存在。然后这本魔典便能吸收信仰,让里面的灵物有自己的意识。本来梦灵是不存在的,可是由于众人信仰,加上魔典吸收。便产生了梦灵这个怪物。梦灵起初是纯洁的,可是由于魔典的魔性黑暗熏陶。在它拥有自己的意识后,就会渐渐产生恶念。眼下你说这言灵要汲取十八个人的灵魂电波,只怕它就是想依次来强大它自己的本体。从而可以达到离开魔典,不受束缚,自由行走天地。”

    “那还得了。”陈志凌道:“如果他真能不受束缚,自由行走。只怕以他的恶念,会不知道杀多少人来汲取灵魂电波强大自身。”

    “没错!”流纱道:“这种灵物没有任何人类感情可言,下手不会有犹豫的。”顿了顿,道:“要消灭它很简单,用烈火焚烧掉它所在魔典的那一页。那么它立刻就会烟消云散。而且它既然出现在这里,那说明魔典应该就在附近。这种灵物是不能离开魔典太远距离的。”

    “魔典有什么特征?”陈志凌心中有了计较,立刻问道。

    “没有人见过魔典,所以我们也说不出特征。你去找寻,只要是有关于各种灵物挤在的书籍,就可能是魔典。”流纱说道。

    “好,我明白了。”陈志凌与流纱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随后,陈志凌当机立断的起身,喊上佟青青,道:“我们再去看看你妹妹的遗物。”

    佟青青与陈志凌上了车后,陈志凌跟佟青青说了刚刚得知的情况。

    陈志凌一边驱车朝前开,一边对佟青青道:“言灵第一个找上你妹妹,加上你妹妹喜欢收集珍藏书籍。很可能魔典就是被你妹妹在古宅的书房里拿走了。”

    佟青青默然不语,她只是觉得妹妹死的太不值了。

    来到佟思雅之前所住的公寓时是上午十一点。

    阳光和煦。陈志凌和佟青青进入公寓后,便在佟思雅的卧室里对她所收藏的书籍开始寻找。

    佟思雅的书籍并不算很多。陈志凌跟佟青青整整找寻了三个小时,结果一无所获。

    “难道不在这里?”陈志凌疑惑起来。毫无疑问,魔典绝对是在佟思雅这儿。不然不会是佟思雅第一个遇难。

    但是这么多书里,确实没有关于各种灵物记载的书。

    到底问题出在哪里了?陈志凌苦思冥想起来。

    言灵是个很狡猾的东西,它绝不会让自己这么容易找出来。那么如果我是言灵,我会怎么做?

    陈志凌开始思考起来。

    一个小时就这样过去了,陈志凌一动不动。而佟青青默默的看着妹妹的遗物,暗自神伤。便也在这时,陈志凌忽然兴奋的一声大喊,道:“我知道了……”

    陈志凌说他知道了,但是佟青青却是一头雾水。她真感觉自己的智商和陈志凌大哥比起来,自己就是头猪了。

    “知道什么?”佟青青也忍不住兴奋起来。言灵是杀害妹妹的凶手,如果能除掉言灵,她怎么会不高兴。

    陈志凌道:“如果我是言灵,我又能进入别人的梦境里。如果有别人接触魔典,我一定会让人将我所在的那一页撕下来,镶嵌在一本珍藏的典籍里。这样身份就会隐蔽起来,也会一直完好保存。毕竟魔典的传说还是有人知道,待在哪里不太安全。所以,我们现在就在珍藏的典籍里翻找,如果有一页是关于记载梦灵的。那么就一定是它的藏身之所了。”

    说干就干,陈志凌和佟青青为了找出言灵来。当下不辞辛劳,开始一本本,一页页的翻查。为了不使遗漏,陈志凌并没有喊其他人来帮忙。

    这一次足足翻寻了三个小时,一直到下午两点。阳光透过窗户夕射进来,这样的午后,佟青青秀发披散,美丽动人。加之年关将近,多少还是有些年味儿。这样的一副画面,有种永恒画卷的味道。

    也是在这时,佟青青对陈志凌不太肯定的道:“陈志凌大哥,你看是不是这个东西?”她手中捧了一本典藏版本的圣经。圣经中有一页是一副图像。

    陈志凌接过,这一页的图像就是黑暗中看不清楚的一个幽灵。

    但是看到这个幽灵,却又看不清它的面目。只是一看到这个幽灵,就让人觉得它是梦的起源。很神奇的感觉,也正是因为这幽灵与周遭的黑暗图像的配合,太符合人类对梦的追求。这幅图像有种跟太阳金经上的弥陀佛异曲同工之妙。弥陀佛一看见后,就让人觉得此佛乃是自己的前世。而这幅幽灵图一看见,就有种梦境的感觉。这也是上面没有字,而佟青青却问陈志凌是不是此物的原因。

    陈志凌仔细注视这幅幽灵图,只觉明明是大白天,但图看久了,就觉得四周都是黑暗,幽静。幽静中,这幅幽灵身上散发着光光点点,倒像是人类的信仰依附在上面一般。

    陈志凌看了半晌后,对佟青青道:“你看过圣经没有?”

    佟青青点头道:“以前看过。”

    “那么传统圣经上,是不是有这幅图像?”陈志凌问。佟青青显得有些赧然,道:“我记不清楚了,大致看过,没看很细。”

    陈志凌当下拿起手机给李红泪打了电话,让李红泪查圣经上是不是有一副黑暗梦境的图像。

    这种典藏版的圣经被译成中文,上面还有耶稣在十字架上被钉死的插图。所以中间有一副黑暗梦境并不显得突兀。

    李红泪那边很快去查,大约半个小时后,李红泪肯定的回答。“没有!”

    陈志凌心中一喜,当下将这页黑暗梦境图撕了下来。这页图在手中的质感很是不同,带着冰冷的意味,仔细去体会,似乎能感觉到如流水汩汩的声音。

    当然,这种体会必须是陈志凌这种高手才能感觉到。

    陈志凌得了黑暗梦境图,立刻又联系邱一清,告诉了邱一清这个好消息。邱一清被周飞开车送到了这栋公寓。大家汇合时已经是下午五点。

    汇合后,窗外夕阳如血,微风吹拂,天空湛蓝一片。

    客厅里,陈志凌与邱一清落座。佟青青也坐在陈志凌身边。邱一清听了魔典的传说,又看了黑暗梦境。他看黑暗梦境很是认真,最后啧啧称奇道:“想不到世间上还有如此鬼魅神奇的东西。如果这东西不是梦灵的根基,那还有什么东西比这更神奇?”这话一出,三人便都完完全全肯定此物就是言灵的根基了。

    陈志凌正色道:“为了证明这玩意确实不是假的,待会我和青青进入梦境会会他。如果我没有醒过来,邱师傅你就将这页黑暗梦境烧毁。如果他在十分钟的时间段出现异常,乃至消失。那么就证明他是真的消失了。”

    “好!”邱一清爽快答道。

    陈志凌长吐一口气,被这狗日的言灵折磨了好几天。现在把握住他命门的感觉真是有说不出的爽快。

    之后,陈志凌与佟青青分别在安若素的帮助下进入梦境。这一次的梦境是在空旷的长街上。长街上犹如古代的建筑,又如剧组拍摄的地方。四周没有人,天是一片奇怪的白,没有太阳,却又有些燥热。

    陈志凌和佟青青站在一处,言灵并没有出现。

    陈志凌便朝天大声道:“言灵,滚出来吧。否则我烧了你那副黑暗梦境图,让你魂飞魄散。”

    话一落音,言灵忽然凭空就出现了。这几下场景,像极了国产电视的狗血神话剧。

    言灵依然是黑衣,蒙面,手上是钢爪。只不过这时候他的眼中不是阴冷狠毒,而是惊惧莫名。

    “你那副黑暗梦境图藏在圣经里,便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了吗?”陈志凌盯着言灵,看他脸色神情,又继续道:“魔典的传说我已经知晓,你倒是聪明啊。不过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你还有什么遗言就尽快交代吧。”

    言灵眼中闪过惊骇之色,忽然扑通一下跪了下去,之前嚣张的他这时候只差没一把鼻涕一把泪了。“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陈志凌并不知道言灵是不是假装,让自己放松警惕。如果黑暗梦境是假的,到时候自己不管青青,青青惨死,那就是再怎么挽回也不成的。当下,为了试探真假,陈志凌冷笑一声道:“你杀那三名无辜女孩儿时,怎么就没想过不要杀她们?现在来求命,晚了。”

    言灵眼中闪过极度恐惧,跪着快步朝陈志凌而来。陈志凌一脚将他踹开,道:“有话好好说。”言灵被踹在地,好不狼狈,他又跪了起来,苦苦哀求道:“爷爷,我只是一支不受狡猾的畜牲,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给小妖一个活命的机会。只要您不杀小妖,小妖以后上刀山,下火海都听您的。”

    陈志凌淡淡道:“晚了。”

    言灵眼中闪过绝望之色,忽然丢掉钢爪,给自己左右狠狠扇起耳光来,道:“爷爷,我得来这身灵魂意识是经过千年的信仰积聚,您杀了我,也是毁了灵物,也是种了恶因啊!您如果留着小妖这头畜生,小妖以后就是您得力的助手。”

    陈志凌只觉得这言灵论及卑鄙无耻,当真是天下第一了。得势的时候嚣张跋扈,凶狠阴毒。到了要死的时候,又寡鲜廉耻,什么下作的求饶手段都弄的出来。这种人,如果不是把握他的命门,还真不敢用他。

    陈志凌并不答话。言灵便知道陈志凌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当下又可怜巴巴的道:“爷爷,小妖修行不易,修行不易啊!这么多年来,从无到有,从拥有自己的意识开始,小妖都不是一个人,是一个畜牲。畜牲没有喜恶,没有感情,也不知道世事的对与不对。只要爷爷您以后教导小妖,小妖一定会改的。您就给小妖一个机会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