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8章 噩梦杀人
    的士司机是个五十来岁的大叔,他停下车后,善意的冲陈志凌一行人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大晚上到这里来做什么?这栋宅子邪性的很。不是我说你们,少那么多好奇心,还别真不信邪。这宅子里出事的人不在少数。”

    当然,这些话是佟青青翻译给陈志凌听的。

    “这宅子有什么典故吗?”陈志凌不由问。

    司机大叔道:“这宅子在香港七十年代是一家太平绅士所住的。后来家里发生了凶杀案,全家被人杀了个干净。之后这宅子被政府运作卖给过不知情的人。但是不久后,买宅子的人就死的死,走的走了。于是这栋古宅子便一直空了下来,作为文物保护着。政府工作人员会定期来维护。”

    透着邪性!如果里面真有鬼魂,陈志凌倒是不惧。不理会司机大叔的好意相劝,陈志凌三人下了车。司机大叔当即开车离开。

    站在宅子外面,这宅子的大门紧闭。陈志凌转身对佟青青道:“你们就在外面等着,我进去看看。”

    “我和你一起进去。”佟青青坚持。

    陈志凌转念一想,还是让她们跟着自己安全一点,当下便也不再阻止。吴美荣对这里显得很害怕,只不过如果不跟着陈志凌的话,她会更怕。

    来到大门前,陈志凌用暗劲震开了大门。

    大门一开,里面黑漆漆一片。陈志凌的眼睛却是看的分明。这屋子里很整洁,桌子,椅子都带着老式的风格。

    灯泡的格局是七十年代农村那种。一进屋,陈志凌迎面便感觉到了阴森森,寒意侵袭的气息。

    这里面似乎特别的寒冷阴森。

    陈志凌跨步而入,佟青青和吴美荣紧张的跟在后面。

    陈志凌打量着屋子四周,虽然阴森寒冷。但是并没有任何鬼魂存在的迹象。陈志凌也没感觉到这里有什么怨气,这里的阴森寒冷似乎是因为地质关系。而这种寒冷不是鬼魂的怨气,是一种冬暖夏凉,类似地窖的风格。

    “你们进这宅子后,去过哪些地方,带我去看看。”陈志凌对吴美荣道。说话间,他将屋子里的灯光打开。灯光开的瞬间,吴美荣与佟青青都吓了一跳。总觉得这屋子阴森,藏着无数的魔鬼一般。

    “后面有个书房,里面有很多古书。”吴美荣道:“白天这里有工作人员,我们出了五千港元,才被允许进入书房。”

    “去书房!”陈志凌当机立断的说道。

    吴美荣在前面引路,佟青青拿出手机来照明。

    书房的门也是锁着的,锁是铜锁。陈志凌伸出手指一弹,啪嗒一下便将铜锁弹碎裂。这一手让吴美荣看的目瞪口呆。同时不可避免也觉得更加有安全感了一些。

    书房里收拾的很整洁,陈志凌打开灯光。昏黄的灯光下,一切透着古老的气息。

    就像是恍惚间,回到了七十年代一般。这让陈志凌突然明白,为什么政府要保留这个宅子。这个宅子的文化意义,文物意义都很重大,意义非凡啊!

    书架上有不少的书。上面的灰被擦拭了个干净。陈志凌一眼看去,这些书都是古老的修订版本,每一本书拿出来,只怕都是价格不菲的珍藏版本了。

    也难怪进个书房,便需要五千港元了。

    陈志凌对书籍没多大的热爱,隐约看到有道德经,法华经,自然经。又有资治通鉴,射雕英雄传,书剑恩仇录等等。

    在书房也没发现什么不妥。传说中的凶宅,在陈志凌到来后,变的温情脉脉,一点异样也没有。

    陈志凌也没感受到任何地方有怨气,恶鬼的存在。如果有,他一定是能感受出来的。

    没有答案!

    陈志凌思索一瞬后,道:“如果真有恶鬼的话,也许是因为现在是晚上,由于害怕我躲了出去。可是一旦天亮,他们必须回到宅子里来。天亮之后的阳气,不是鬼魂能够承受的。”顿了顿,道:“为了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今晚我们就待在这里。”

    “好!”佟青青毫不犹豫的说道。吴美荣自然也只有陪着。

    陈志凌又道:“还有今晚,我们两人轮流陪着吴小妹,别让她睡着了。”

    佟青青也点头。

    三人来到客厅,找了几张干净的椅子,便自坐下。由于有陈志凌这么一尊类似如来佛的存在,阴森的宅子倒也显得没那么可怕。

    陈志凌随后又拿出手机给邱一清打了个电话,关于玄学这方面,邱一清才是行家。电话很快通了,邱一清直接道:“你小子找我肯定是有麻烦事了。”

    陈志凌一笑,他也没避开佟青青和吴美荣。当下道:“确实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邱一清便也正色道:“说吧。”

    陈志凌道:“我这边发生了三起恶性杀人事件,其中两名死者在睡梦中梦见被一个黑衣魔鬼追杀,导致死亡。第三个快出事的时候,被我用六字大真言吼醒。邱师傅,关键点是,我们先前用冷水泼这名女生,她没有醒。我用六字大真言吼了两声才将她吼醒。”

    邱一清当即凝重起来,道:“你的六字大真言,能将无数怨魂震得魂飞魄散。什么阴物居然如此厉害?而且梦中杀人简直就是匪夷所思,我从未听说过这种事情。”

    佟青青和吴美荣凝神屏息看着陈志凌,两人也猜出来陈志凌是在请教高人。陈志凌继续道:“她们三人之前进过一栋古宅子,这古宅子被传成了凶宅。我现在就在凶宅里,可是我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怨魂存在。”

    “你说的这事情确实蹊跷,电话里也说不清楚。这样,你安排你的丽妃号前来接我,我最快赶到你这边来看看是什么情况。”邱一清说道。

    “好,那邱师傅你现在在什么位置,我立刻派飞机过去。”

    “我在海南三亚度假!”邱一清道:“你把我的号码给你手下,到时候到了再行联系。”

    “好的!”陈志凌说完挂了电话。

    随后,陈志凌便跟李红泪联系,将一切事情都交代完毕后,方才挂了电话。一旁的佟青青听到陈志凌为了自己妹妹的事情,居然出动了专机去请高人,不由感激万分。她想说些感谢的话儿,陈志凌摆摆手,道:“事情搞定了再说谢谢吧。我们不是朋友吗?有什么好计较的。”

    便也在这时,欧阳丽妃的电话打了过来。陈志凌淡声道:“有事情牵扯在外面,今晚不回来了,你早点和彤彤睡。”

    欧阳丽妃自也不会多问,轻声应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佟青青见状,不由微微担忧,道:“嫂子不会生气吧?”

    陈志凌淡声道:“放心吧,丽妃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

    佟青青点头,心想也是。陈志凌大哥这样英雄盖世的人物,他的妻子自不会是善妒,不明事理的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佟青青丧妹,那里有心思聊天。古老的钟发出沉闷的声音,似乎每一下都响在人的心弦上,让人心里渗得慌。

    便也在这时,吴美荣沉沉欲睡。陈志凌连忙一声喝,这声喝逼成一条线,直接灌入她的耳膜,立刻将她惊醒过来。

    吴美荣清醒了一些,陈志凌看见佟青青也是沉沉欲睡的样子,当下道:“我们还是聊聊天吧。”

    吴美荣道:“好,聊什么呢?”

    陈志凌犯了难。死了佟思雅和归心慈,气氛压抑,他还真不知道聊什么好。

    佟青青却忽然道:“我给你们唱首歌吧。”

    吴美荣眼中闪过一丝微微的兴奋。佟青青主动说唱歌让陈志凌讶异,陈志凌便也点头,道:“好!”

    能听到天后级别的佟青青独自清唱,这可是很不容易的尊荣。

    昏黄的灯光下,佟青青没有荧幕中那样的清冷从容。目光里是无限的哀思,隐隐含着泪光。

    长发披着,这样的美人哀思,让人心碎。她的歌声一起,第一句就让陈志凌与吴美荣感受到了她内心对妹妹悼亡的无限悲恸。

    你眼睛会笑,弯成一条桥

    终点却是我,永远到不了

    感觉你来到,是风的呼啸

    回忆像苦药,竟如此难熬

    每分,每秒

    我找不到,我到不了。

    这首歌是佟青青的大碟发行中的一首到不了。

    唱起来,就像是专程为了亡妹而作的歌曲。她唱完之后,泪水便又忍不住盈眶。

    这一天,佟青青哭的太多太多了,眼睛始终是红肿的。命运终究太过残酷……

    见佟青青这个情状,陈志凌心里对那魔鬼又多了几分恨意。无辜汲取他人性命成就自己,该杀!

    至少他陈志凌虽然也杀人,却绝不胡乱杀人!

    时间很快到了下半夜,这时候就连陈志凌都感觉到了倦意。他摇摇头,保持了清醒。只是吴美荣与佟青青便都已困的不行了。

    这边厢,陈志凌看着吴美荣,不让她睡着。小姑娘困的双眼都睁不开了,却一直听陈志凌的话,努力睁着眼。

    忽然,一声尖叫响起。却是发自佟青青的。陈志凌吓了一跳,看向佟青青。佟青青的头歪在椅子上,已经睡着了。刚才的惊呼也发自她。

    不好!

    陈志凌吃了一惊,连忙一声吒!声震云霄,佟青青立刻惊坐而起。

    佟青青脸有余悸,道:“我做了噩梦,梦见好多孤魂野鬼向我索命。”

    陈志凌顿住了,擦,怎么佟青青的噩梦跟吴美荣的噩梦不同呢?而且佟青青也太好叫醒了吧,自己这一声吒比叫吴美荣时轻多了。

    陈志凌估计,刚才只要摇一摇佟青青,佟青青便会苏醒过来。这么看来,佟青青遇到的不是吴美荣所说的那支魔鬼。

    “啊……”一声惨叫从吴美荣嘴里发出。陈志凌与佟青青看了过来,尼玛,吴美荣睡着了。吴美荣的表情痛苦至极,身体想动,是一种挣扎着逃走的姿态。

    陈志凌连忙摇她,只是怎么摇,她都没有反应。

    陈志凌无奈,对佟青青道:“张嘴,捂住耳朵!”佟青青立刻明白会意,依言而行。陈志凌当下凝气,对着吴美荣喝得一声吒。

    这声吒陈志凌留了余力,不过声音依然震得屋子内的桌椅嗡嗡发出响声,吴美荣的头发也是如被劲风吹了一下。

    而且她的耳膜溢出血丝来。

    偏偏,她没有醒过来,只是表情越来越痛苦。最后忽然哗啦一下从椅子上摔了下去。并朝前爬着,就像后面真有一支魔鬼在追杀她。

    佟青青急了,连忙央求陈志凌救她。陈志凌倒也想救,上前将吴美荣一把抓着坐了起来,这次加大力量,再度一声喝。

    吴美荣耳膜的血流的厉害了,人却没有醒过来。她的力气忽然变的很大,一下推开了陈志凌,又在地上朝前爬。

    陈志凌不敢再用真言术了,再吼下去,没被在梦中杀死,倒先让自己把她吼死了。

    一时间,这般情况下陈志凌也是束手无策。敌人完全看不见,怎么去打?

    陈志凌上前抓住吴美荣,急急的念起镇魂经文来。念了大约五分钟后,吴美荣停止了任何挣扎。当然,这并不是陈志凌的镇魂经文起作用了。而是她已经……死了。

    “艹了!”陈志凌不由暴躁的骂了一声,居然眼睁睁的看着小姑娘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吴美荣的死给这栋凶宅更加增添了一丝恐怖的氛围。由于吴美荣死了,陈志凌与佟青青也只能通知警方前来。

    这一夜,对于陈志凌和佟青青来说,自然是一无所获。

    吴美荣的死因与佟思雅和归心慈一模一样,所以陈志凌和佟青青并没有杀害她的嫌疑。倒是吴父吴母伤心欲绝,老两口一大把年纪了,就这么一个女儿。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世间最大的悲痛。

    陈志凌对吴美荣的死感到很愧疚,自发的让李红泪派人来给老两口一笔钱,表示小小的慰问。老两口自然也怪不着陈志凌,毕竟之前的情况他们都也看见了。这种梦中的杀手,谁有办法去救?

    中午十二点,天色阴霾。

    邱一清终于被接到了香港。佟青青一直跟在陈志凌身边,这也是陈志凌害怕她也会被梦中魔鬼缠上。但……陈志凌心里也是泄气,如果梦中魔鬼真缠上了佟青青,自己怕也是没办法救她的。这种无力的感觉,让陈志凌非常厌恶。他也只能交代佟青青,现在千万别睡。等邱一清来了,看看大家一起,是不是能想出是什么情况来。

    与邱一清汇合后,由于人命关天的事情。邱一清也只是胡乱吃了面包,喝了一瓶水。,便随陈志凌与佟青青先去看吴美荣的尸体。

    看过尸体后,邱一清也对陈志凌道:“确实没有阴魂缠身的迹象,这一点我可以肯定。”顿了顿,道:“现在我们去你说的那栋凶宅看看,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法阵存在。”

    陈志凌点头。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而今天这个奇,是令陈志凌毫无办法的奇,梦中杀人,匪夷所思,闻所未闻啊!

    由陈志凌开车,载着邱一清与佟青青来到码头前。又乘快班轮渡前往长洲。

    几经辗转,于下午三点,三人到达了凶宅前。

    天气阴霾的让人心里沉闷,海风很大。

    空气里带着咸湿的味道。

    凶宅被封锁了现场,陈志凌前来,一众警员也自不敢阻挡。邱一清带着陈志凌与佟青青在凶宅内四处查看。他一进凶宅便道:“这哪里是凶宅,分明是块风水宝地。门前一口井,一颗树,与这宅子成品字形。又是山山水水,绝对的风水宝地。这里不可能酝酿出什么阴魂鬼物的。”

    佟青青道:“可是我昨天确实一睡着,就梦见很多阴魂鬼屋在逼近。”

    邱一清道:“心里害怕什么,自然就有什么。也是日有所思,便有所梦。这不奇怪。”

    佟青青道:“但是以前这里还有别人都出了事,难道大家都是因为害怕而做的梦?那我妹妹的死又是怎么回事?”她心焦妹妹的死,说话便不免冲了些。好在邱一清生性豁达,也不在意这些小节。

    邱一清在凶宅内停留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无奈的对陈志凌道:“我确实没发现这宅子里有什么古怪,没有任何聚阴阵法,也没有藏什么小鬼。再则小鬼也没有能力在你眼皮底下行凶。”

    “那就在宅子周遭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古怪?”陈志凌并不甘心的说道。

    邱一清也不甘心,他大老远飞来,最后就得出个跟陈志凌一样的结论。那也太显示不了他高人的风范了。

    宅子外面是一条林荫道,附近还有田园。

    要寻找,当然是先从宅子旁边来寻找。只是很快,邱一清便发现了不对劲。他在大厅的窗户外面发现了一种细小的绿色植物。

    邱一清采下了这绿色繁茂的一株植物,然后深深的嗅了一口。又递给陈志凌,道:“你闻闻。”

    陈志凌闻了一口,立刻感觉到了植物的香味儿。淡淡的散发着奶腥味儿的香。

    “怎么了?有古怪吗?”陈志凌问邱一清道。

    邱一清说道:“我时常会在山中采些珍贵的药材。这种植物应该是绿绮罗了,很罕见。我只知道绿绮罗可以给人镇痛,具体还有什么用却说不上来。这样,你把这绿绮罗拿去让医学专家研究研究,看有没有新的发现。”

    陈志凌点头。

    邱一清又道:“我一个人在这里看看情况,你去吧。”陈志凌不大放心,道:“那魔鬼非常古怪,邱师傅,你还是跟我一起吧。”

    邱一清一笑,道:“跟你一起,你也没辙。还是尽早找出源头吧。放心吧,我老邱什么阵仗没见过,还能在这儿翻了船?祖师爷还是给我留了些本领的。”

    陈志凌一想也是,当下便不再多说,带着佟青青与绿绮罗先行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