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6章 死因
    佟青青的妹妹叫做佟思雅,十七岁,正是花季年龄。太平间里还有两名警员在守着,毕竟佟思雅死的蹊跷,还没定案前。她的遗体还是必须要守护住,免得被人钻了空子。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陈志凌被拦在了太平间的门外,不让其进去,更不让其接触佟思雅的遗体。

    这件事,就算是佟青青允许,两位警员也要敬忠职守。

    陈志凌有些无奈,他不是很喜欢做以权压人的事情。转眼看到佟青青焦急,陈志凌干脆伸手啪啪两下,将这两名警员击晕。

    “他们没事吧?”佟青青吓了一跳。

    “没事,一个小时后就会醒来。”陈志凌说完便进了太平间。守太平间的是个老头儿,他在佟青青这个家属的要求下,打开了佟思雅的遗体所在的舱。

    那老头儿也知道外面的动静,悄悄退出去报警。报警陈志凌自是不怕的,也不在乎。

    随后,陈志凌将佟思雅的遗体放在了一块平台上。他对佟青青道:“我是练武的,对人体的构造非常清楚。我要全面检查一下你妹妹的身体,看看死因。”

    佟青青连连点头,道:“好!”

    陈志凌并没有脱掉佟思雅的衣服,因为他现在这个境界,不需要那么的入微才可查看。佟思雅双眼紧闭,面色苍白,嘴唇乌青。她的样子和佟青青有些相似,若是还活着,将来也是个绝对标准的美人坯子。

    陈志凌先将佟思雅搬出那个装遗体的封闭袋,然后开始查看。他看的很仔细,之前一直在狼牙特种部队里待着。对于人体构造,以及一些中毒或被谋杀的迹象多少是懂的。陈志凌先看了看她的眼皮。翻开眼皮时,那瞳孔中已是灰色。

    “你妹妹是被谋杀的。”陈志凌当即对佟青青道:“她的眼中有一种极度恐惧的情绪,这是在临死时凝固的信息。”随后,又开始在佟思雅的头上摸索,感受,看大脑内部是否受损。

    并无异样!

    接着,陈志凌开始一寸一寸的在佟思雅身体上检查。包括**,下阴,腹部等等,一个部位都没放过。

    掌力贴着,能够感受到她身体的状况。

    十分钟后,陈志凌对佟青青道:“身体内部外部都没有伤痕,不是内伤。我要见一见给她检查的法医。”

    便也在这时,守太平间的老头儿报警。警员们全也蜂拥而来。行动迅速,一进太平间便对陈志凌拔枪问候。

    陈志凌沉声对众警员道:“我是大楚门的陈志凌,佟青青小姐是我的朋友。我来是帮她查她妹妹的死因。”

    众警员不由怔住,在香港来说,陈志凌的名气很大。也许很多人不知道他的样子,但是他这个名字在警局内部,高层中那是绝对知晓的。

    很多普通民众倒是会将他淡忘,对大楚门的内部构造也不清楚。毕竟,一个门派不可能对公众公开。

    就像很多民众也不知道自己所在的城市,最厉害的黑老大是谁。

    但消息灵通的,总会听过一些传奇传说。

    很快警局的警长赶了过来,警长自然对陈志凌一番客气巴结。陈志凌提出了要见法医的要求。那警长也立刻配合。

    在香港,陈志凌就有种他就是法的感觉。所以在他面前,警长也不会去提秉公执法。

    再则,陈志凌也没有恶意。

    给佟思雅检查的法医叫做秦简,是个三十岁的中年医生。有些秃顶,来的时候穿着西服。进太平间的时候却换上了白色工作服,戴上了口罩。看起来很专业也很敬业。

    所有警员都已退走,只剩下警长在一边陪着。警长姓欧,欧警长!四十来岁,很会来事儿。

    “秦医生,佟思雅的死因判断是什么?有没有什么眉目?”陈志凌问道。

    秦简在进来的时候,欧警长向他介绍了陈志凌。面对陈志凌,他显得敬畏客气。当下回答道:“初步判断,死者是被吓死的。颅内出血,身体里外毫无伤痕。”

    “不可能的!”佟青青道:“我妹妹很喜欢冒险,胆子很大,怎么可能会被吓死?这一定是凶手制造的假象。”

    秦简道:“如果要制造假象,可以制造很多种别的假象。比如跳楼自杀,或则割腕自杀。但是偏偏,被吓死是无法假造的。瞳孔和脑内出血所释放出来的信息是无法做假的。所以,我的结论就是死者是被吓死的。”

    陈志凌也轻轻拍拍佟青青的香肩,又对秦简道:“有没有可能是被下药致死的?”

    秦简摇头,道:“死者身体内没有任何毒素。”

    陈志凌沉吟一瞬,道:“好了,青青,之前我也怀疑她是被吓死。现在秦医生这么说了,我有理由相信你妹妹就是被吓死的。这就是她的死因,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出到底是什么人会让你妹妹活活吓死。”

    佟青青还是不能相信这个结果。但是陈志凌都已这么说了,她也只好作罢。

    之后,陈志凌与佟青青回到了佟思雅出事的地方。

    那也是一栋公寓,里面还住了佟思雅的两个同学。这公寓是佟青青给妹妹租下来的。因为妹妹还在读书,所以没跟佟青青住在一起。以免被曝光,或是被狗仔打扰。

    那两名同学在佟思雅出事的时候并不在公寓里,因为当天正是周末,她们各自回家了。

    在前往公寓的路上,陈志凌开车,佟青青坐在副驾驶上。欧警长则自己开车在后面跟着,之所以跟着也是因为那栋公寓被封锁了现场,他不去,陈志凌也进不去。

    佟青青向陈志凌低声沉痛的道:“我妹妹胆子很大,喜欢冒险。性格也很乐天坚强。”

    “可能问题就出在喜欢冒险上,你知不知道她最近去那儿冒险了吗?”陈志凌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佟青青摇头,道:“她一向不跟我说这些事情,每次她说要去冒险,我都会阻止她,骂她。所以

    她即使要去冒险,也绝不会跟我说的。”

    陈志凌点点头,又安慰道:“只要凶手还在香港,我一定帮你查出来。”

    佟青青悲恸点头。

    来到佟思雅所住的公寓前,天色大黑,天上没有月亮,一片漆黑。

    &nb

    sp;   公寓里黑灯瞎火,只有几名警员一直守在这里。

    这栋公寓的位置很幽静,又离繁华中心不远,一看就知道租金不菲。由此也可见佟青青很疼妹妹。佟青青几乎是哽咽着告诉陈志凌,她和妹妹从小就是相依为命。她们的父亲很早就患肝癌去世了。而三年前,母亲也积劳成疾,最终救治无效而亡。

    所以两姐妹从小就很苦,感情便也特别好。佟思雅性子野,但是学习成绩,每门功课都很棒。

    因此也可以想见,佟思雅的死对佟青青是多么大的打击。当然,全华夏每天都会死很多可怜的人,不该死的人。陈志凌也不会同情心泛滥,但就算为了佟青青给自己唱了一首歌。这份情谊也的帮她到底。

    陈志凌前来公寓,并没有多大的作用。警员和o记的人都已彻底查过这里,结果没有查到有外来人的踪迹。门卫处里有各楼道的监控录像。o记的人也调了其他几个路段的电子监控,全部比对,彻查十来个小时,都没有任何发现。

    结果就是,佟思雅死亡时间是凌晨两点。但是当天,没有任何人进过这栋公寓。但佟思雅就是这么被活活吓死了。

    而且,佟思雅没有心脏病的历史。不存在心肌梗赛,再则,人也确实不是心肌梗塞而死。

    这是一桩很诡异的刑事案件。佟思雅的房间一直被封锁的很好。陈志凌前去看了一遍,他观察的很仔细,这房间里,除了床上有挣扎的皱褶,其余的地方没有任何外来人的踪迹。包括天花板,地面,窗台,每一寸地方,陈志凌都检查的仔细了。

    在这样多的因素与事实依据加起来,最后o记的人得出的死因就是,佟思雅小姐在梦中做了噩梦,然后被噩梦吓死了。

    这个结果,佟青青如何也不能接受。

    站在科学角度来说,有许多人确实会在梦中死亡。但都出自于身体有毛病,年龄大了,或有心脏病史的人身上。

    而佟思雅的身体则一直都很健康,每年都有定期检查。

    一个健康的姑娘,被噩梦吓死了?匪夷所思,不可思议。

    “人怎么可能会被噩梦吓死?科学上从来没有这种例子。你们是在玩忽职守。”公寓里,佟青青激动的冲o记的负责人厉声吼道。她美丽的脸蛋显得狰狞。

    o记负责人摊摊手,道:“佟小姐,我们理解您的悲痛。但是这确实是唯一能解释的死因。”

    陈志凌道:“一个健康的人,如果做噩梦,梦见自己要死了,会惊醒过来。所以,不应该是被噩梦吓死。”

    “那您怎么解释这种情况?”o记负责人问陈志凌。

    陈志凌解释不出来,暗道:“难道是灵异事件,有类似的鬼魂进来吓死了佟思雅?”

    “不对!”陈志凌心想,这块地方的阳气很重,阴魂根本无法生存。那就更无从来吓死佟思雅了。

    陈志凌继续思忖,真正有修为的神魂就更不可能干这件事情了。会有因果报应,而且,能够存活下来的神魂必须是鬼仙。否则就得像安若素,有纯玉可以入住。

    鬼仙这天下就狼神一人,还给死了。即便有鬼仙,鬼仙也不可能来无辜杀人。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隐情呢?

    陈志凌带佟青青离开了公寓。

    “我们去找你妹妹的那两名同学,也许她们知道些什么。”陈志凌向佟青青说道。

    “上午她们做了笔录,并没有什么隐情。也没和我妹妹去冒过险。”佟青青说道。

    “也许有什么遗漏的地方。”陈志凌道:“我们以朋友的身份前去,也许能问出警察问不到的东西。”

    “好!”佟青青同时对陈志凌不免感激,道:“陈志凌大哥,谢谢你!”

    她是知道陈志凌这样的人,身份何等尊贵。今天却是为了自己的事情跑进跑出,不辞辛劳。这份恩情,她如何能不铭记于心。

    她也知道陈志凌是对自己没有什么企图的。因为陈志凌是欧阳家的孙女婿,与欧阳丽妃的感情也很好。最重要的是,佟青青知道陈志凌是一个令人感动的英雄,极其正派!

    与佟思雅住一起的两个女同学,一个叫做归心慈,一个叫做吴美荣。都是同岁的在读大学生。

    三女的感情很好,这一次佟思雅出事,她们也是伤心的不得了。

    陈志凌和佟青青先去找归心慈,归心慈家里住的是屋村,在元朗那一边。开车过去也需要一个多小时,在去的半路上,陈志凌忽然接到了欧警长打来的电话。

    “归心慈死了,死在家中的床上。”欧警长沉声说道。他虽然才跟陈志凌他们分开,但是元朗那边的警局接到报案后,也跟欧警长联系了。毕竟欧警长目前是处理佟思雅死亡的案件警官。

    而佟思雅与归心慈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归心慈的死让陈志凌与佟青青更加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佟思雅的死绝对是人为的,这是一个很高明的凶手。但至于为什么要杀这两个花季女孩,却是让陈志凌与佟青青不得而知了。

    “我们快去看看归心慈的死亡现场。”佟青青向陈志凌急急说道。

    陈志凌却是凝重摇头,道:“我们去找吴美荣,趁她还没出事之前,问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佟青青闻言不由眼睛一亮,大为佩服陈志凌的机变之快,思维之敏捷。

    陈志凌当即问佟青青,吴美荣住在哪里。佟青青却也不太知晓,于是佟青青连忙向欧警长询问。电话一通后,陈志凌叮嘱佟青青,道:“让欧警长向吴美荣的家人通气,注意吴美荣的安全。”

    “嗯。”佟青青点头。

    一会后,佟青青挂了电话,向陈志凌说了地址。陈志凌当即打转方向盘。

    吴美荣的家在白马新区那一块,家境也并不好。陈志凌这时候为了赶过去,将车速提了起来。本来去元朗这一块,是要通过环山公路,路况很险峻。陈志凌这时候开起来,神奇的漂移过弯让佟青青看的目瞪口呆。

    佟青青自己也很喜欢赛车这个运动,却没想到陈志凌这位偶像简直是全能选手。连开车都这么的彪悍。

    半个小时后,陈志凌闯过红灯无数,一路惊险刺激的来到了白马新区。

    这边也是有着许多的村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