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5章 魂巫
    也算是宾主尽欢,大家围着茶几,在沙发上各自落座。保姆立刻送上热咖啡。

    随后,罗兰向陈志凌道:“陈先生,接下来的事情就由我和艾莉森小姐向您述说。”

    陈志凌点点头,作洗耳恭听状。罗兰微微一笑,道:“您是位很有风度的东方男人。”顿了顿,正色道:“这次之所以冒昧请陈先生来,是想请陈先生帮我们对付一个东西。”

    陈志凌微微一怔,对付的居然是一个“东西”什么“东西”?

    “这个东西有另外一个称号,叫做魂巫。魂巫是古希腊神话中的一个存在。专门吸食人的灵魂来强大自身。本来我们都以为魂巫是不存在的,是一个神话传说。但是十八年前,我八岁的哥哥捡到了一条被下过魂巫诅咒的项链。后来我和我父亲便眼睁睁的看着我哥哥被魂巫纠缠,吞噬灵魂而亡。当时我哥哥瘦成了皮包骨,他离开我们时的样子触目惊心。”罗兰缓缓说道,说起哥哥来,仍然心有余悸也带着痛恨。而罗福老先生则是老泪纵横,悲伤不已。

    陈志凌皱眉道:“这也太离奇了吧。有些话我或许不该说,但是罗兰小姐,你确定你哥哥真是因为魂巫而离世的吗?”

    罗兰道:“我们也有过怀疑。但是当初哥哥死的样子太怪异了,不像是病痛。再则之前哥哥也是身体健康。而那条项链经过赛琳娜大师的鉴定,确实是吉普赛人下了魂巫诅咒。”顿了顿,又道:“现在,艾莉森小姐遭遇了和我哥哥当年一样的事情。不过这次,赛琳娜大师将魂巫的诅咒施法延迟了一些时间。我们请陈先生您来,就是想今晚通过赛琳娜大师将魂巫骗来,由您将他给除掉。,也算是救艾莉森小姐,也是为我哥哥报仇。”

    陈志凌点点头,道:“如果是真的,我晚上会义不容辞。”顿了顿,看向赛琳娜,道:“赛琳娜大师,请恕我冒昧问一句,诅咒这东西是真实存在的吗?还有延迟诅咒,我听着觉得像是一些小说里的桥段。万事万物都有根有据,您能否拿出一些我信服的理由来。”

    赛琳娜对陈志凌的质问并不生气,道:“湘西的赶尸,苗疆的蛊术,泰国的降头术,吉普赛人的诅咒都是渊源流长的文化传承。蛊术是养蛊,降头术也是异曲同工。吉普赛人的诅咒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而是通过某种与魂巫相同频率的咒语来建立一种媒介。等于是给魂巫指引了一条前来的路。魂巫要汲取灵魂,自然是很乐意。其实就是这么简单。至于我延迟诅咒,也是通过某种咒语欺骗魂巫,让他按照后面的日子来。”

    陈志凌点点头,经历了梦灵,他也不是说完全不相信魂巫的存在。当下道:“这么说,今晚魂巫就要前来?”

    “今夜零点。”赛琳娜说道。

    陈志凌又看向艾莉森,道:“艾莉森小姐,你是怎么沾染上魂巫的?”

    艾莉森道:“一位吉普赛的老太太的房贷到期了,我们已经为她延迟了三个月。但这个月她依然交不出来。她恳求我,再给她延迟一个月,她说她的女儿会寄钱给她的。按照银行的内定规矩和我的权限,我没有办法再为她延期。这位……老贱人,她一再恳求我,于是我试着向经理申请。经理一口拒绝了我。经理说,程序上没有问题。那么这时候收掉她的房子,对银行的业绩是有很大的帮助的。所以没必要再延迟。我承认,我的确有错。我没有继续再为她争取权益。”

    “当我向她说明无法再延期时,她对我说,艾莉森小姐,我是一个有尊严的人。但是今天,我求你再给我延期一个月。她当着所有人的面向我下跪,并试图来拉我,我吓坏了,连忙躲开。结果她一下拉空,摔倒在地。当时的确很多人在场,她显得很狼狈。她见我不同意,便又站了起来。那时候,她的目光很可怕,她说我侮辱了她的尊严。然后她便离开了。”

    “我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我下班去停车场取车。而她就跟在我后面,在我开车门时,她冲了过来。她的力气出奇的大,一下将我推倒在地,并抓掉了我一根头发。她拿着我的头发便开始念念有词,我听不懂她在说什么。最后她将头发丢给我,说我会为今天的行为后悔的。”

    艾莉森说到这里的时候,赛琳娜开口了,道:“艾莉森,接下来由我跟陈先生述说吧。”艾莉森对赛琳娜很是信服,当下道:“嗯!”

    赛琳娜沉声道:“魂巫要汲取人的灵魂,并没有那么简单。他通过头发的媒介先释放灵魂触角前来找到,锁定艾莉森,然后让灵魂触角制造各种幻觉让艾莉森精神衰落。也是在这种情况下,艾莉森通过别人的介绍找到了我。我知道罗福先生一直对魂巫耿耿于怀,于是也通知了罗福先生。这段时间以来,艾莉森受尽折磨。而我知道,魂巫非常强大,我们这些人对付不了。必须有像陈先生您这样的武道高手才可以抗衡。”

    陈志凌点点头,算是初步明白了。他道:“只是我还有疑问。既然是如此,那艾莉森直接将头发烧掉不就可以了吗?”

    赛琳娜道:“如果烧掉就有效,那么吉普赛人的诅咒便也太不值钱了。媒介一旦建立,魂巫便已找到了路径,锁定了艾莉森。这期间,艾莉森试图去求哪位老太太放过她。只是可惜,老太太却已经因为用了诅咒,身体消耗太大……死了。再则,魂巫是要汲取灵魂,一旦他找准了位置,是绝不会罢手的。所以说,没有人能够消除诅咒。”

    陈志凌道:“魂巫前来,可以到处杀人。为什么要唯独对被下了咒的人杀?”

    赛琳娜道:“魂巫是灵物,最怕因果。但是下了咒语,那么所有因果都会降临到施咒的人身上。他相当于打手。如果他对没有施咒的人下手,只怕天道无情。”

    陈志凌若有所思,果然是这么个道理。那么将来大气运降临,这些灵物不再怕天道报应,那时候岂不是无法无天了?

    梦灵一直依附在梦中杀人,等于是不存在于现实五行之中,所以不怕因果。

    原来道理走遍天下都是相通相同的。

    陈志凌同时心念一动,道:“赛琳娜大师,您可曾听过魔典?”

    赛琳娜眼中闪过惊异之色,道:“陈先生居然也知道魔典?”

    陈志凌道:“我看这魂巫只怕是出自魔典。”同时,心中一个念头生了出来。一切肇事的根源都是来自魔典。将来气运降临,魔典里的灵物更加肆无忌惮。气运又降临在华夏,到时候受苦的全是国人。如此看来,这魔典是留不得了……

    艾莉森小姐时常处于一种懊悔之中。但有时又会很是憎恨,憎恨那位给她下诅咒的老贱人。她就是在这样的矛盾中左右摇摆。

    离午夜十二点还有七个小时,庄园外还飘着雪花。天近暮色,但是雪地里看起来倒没多大的差别。陈志凌很快被安排着和赛琳娜,艾莉森等等一起吃了晚餐。吃过晚餐后,陈志凌要求康布斯罗兰给他找两支左轮手枪过来。

    这个要求让众人愕然,罗福颤巍巍的道:“难道魂巫这种灵物害怕火器吗?”

    陈志凌道:“火器阳刚,他自然是怕的。打在他身上,只怕比常人还痛。我要这两支枪却是因为魂巫可以在空中自由飞走,免得被他逃走了。”

    赛琳娜道:“但是魂巫这种灵物的身体可以自由变化,速度也快,要打中只怕不易。”

    陈志凌道:“我既然要枪,就自有把握。”

    他既然这么说了,众人便也没有意见了。随后,赛琳娜又跟陈志凌讲解了一下晚上的事宜,道:“晚上我和艾莉森小姐,还有陈先生你围坐在一起。我会负责召唤魂巫,到时候魂巫会通过媒介直接降临在艾莉森小姐身上。现在艾莉森小姐的神经已经很是衰落,因为那些魂巫的灵魂触角很是可怕。等魂巫降临的那一刻,陈志凌先生你抓住艾莉森小姐的手,迅速按在一头黑山羊的身上。黑山羊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这种黑山羊对魂巫有一种吸力,在他不防备的时候,会瞬间将他引导过去。等魂巫一旦到了黑山羊身上,那时候就要看陈先生您的本事了,迅速杀掉山羊,在魂巫跳出来的时候,将他击毙。”

    “好,我知道了。”陈志凌说道。任务简单明了,就是杀掉魂巫。魂巫一除,这个任务便是完成,明早自己就可以回洛杉矶交任务了。

    这大概是自己这一年多来,碰上最简单的一个任务了吧。

    交了任务之后,自己再组织人去一趟北冰洋,将那魔典给毁了,免得再有人被害。

    陈志凌便是这般想着。

    他和沈默然有很大的区别就是,他愿意去做一些于人于己有利的事情,这是天性使然。所以很多时候,相同的事情,他陈志凌可以获得机缘。但是换了沈默然来,就未必有这份机缘。

    好比之前佟青青的事情,如果是沈默然在香港碰上了,肯定不会去管,不去管,就不会知道魔典。那么就算让沈默然来执行魂巫的任务,他也对魔典一无所知。就算知道了魔典,也不会有兴趣去灭掉魔典。

    且不说这些,陈志凌在别墅里待了没多久。罗兰便将两支左轮手枪送上。陈志凌拿枪在手,一拿上,便已知道两边都是六连发的子弹。曾经这枪是他最大的骄傲,就跟他的肌肤一样,一枪在手,鬼神不惧。但在后来,却是自动的将枪给慢慢遗忘了。虽然遗忘,但枪法绝对是有进无退。

    收了枪后,陈志凌对一边的罗兰道:“我想出去走走。”

    罗兰嫣然一笑,道:“我陪您一起吧。”陈志凌应允。

    罗兰出门时换上了白色的紧身风衣,显得非常有飒爽气质。虽然飘着雪花,但两人都没有打伞的意思。

    陈志凌和罗兰出了庄园,便走到一条林荫道上,林荫道很短,转角便是繁华的商业中心。

    这儿的繁华与霓虹,带着一种世界金融中心的气魄。顺便说一声,联合国总部也是在曼哈顿。另外闻名于世的百老汇,华尔街,帝国大厦,也全部聚集在这个岛上。称之这里为最繁华的地方,没有之一,一点也不为过。

    陈志凌和罗兰逛了大约半个小时,全是步行。之后便返回庄园。罗兰是尽地主之谊,她的知性干练让陈志凌欣赏。而罗兰也觉得陈志凌是积聚了东方男人所有的优点。风度翩翩,谈吐得当,不卑不亢。

    回到庄园后,陈志凌在安排休息的卧室里喊出了安若素。

    安若素的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陈志凌交代她凌晨的时候一定要帮忙盯着魂巫。免得被魂巫逃走了。

    安若素连连点头,能帮上陈志凌的忙,她显得很开心。

    快临近十二点的时候,陈志凌依然是穿着一身黑色得体的西服,他与赛琳娜,艾莉森小姐围坐在偏厅的圆桌前。罗兰与他的父亲罗福也在一边坐着,他们两人花费巨资,当然想看到仇人被手刃。

    偏厅里,壁炉的火烧的很旺。没有灯光,只是点了几根蜡烛台。烛台上散发出昏黄的光芒。整个偏厅散发着一种古堡幽灵的感觉。

    就连气氛都有些阴森森的。

    陈志凌与赛琳娜将艾莉森小姐围在中间,艾莉森显得很害怕,惊恐。陈志凌轻声安慰,道:“不要怕,艾莉森小姐,我绝不会让魂巫伤害到你。”他的话温润中带着一种安定的感觉。

    艾莉森不由看向陈志凌,陈志凌与她目光接触。她的惊恐顿时少了许多,肯定的点了点头。艾莉森对陈志凌显得很信任。这种信任让陈志凌觉得很珍贵。

    信任是一样让人暖入心扉的情绪。

    赛琳娜则脸色严峻,浑身浓罩在黑衣之下,像是中古世纪的邪恶女巫一样。

    陈志凌也是在罗兰口中得知,赛琳娜原来也是吉普赛人。午夜的钟声终于敲响。赛琳娜站了起来,法相庄严,口中念念有词,她闭上了眼睛,神情带着痴狂。所念的咒语陈志凌一句也听不懂,但是这咒语却让陈志凌听出了一种韵律的味道,绝不是和尚胡乱念经。

    蜡烛台上的烛光奇怪的摇曳起来,屋子里没有一丝的风,但是烛光真的摇曳起来。

    所谓山雨欲来风满楼,邪灵欲来,必有阴风。

    陈志凌也是在后来才知道,原来魂巫并不是如一般灵物,需要经过很长的距离飞过来。而是通过媒介,纽带,传送过来的。这个就好比小倾的分子串联,魂巫前一秒在魔典里,后面一秒便通过艾莉森这个媒介,纽带,直接传送到他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