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7章 凶宅
    陈志凌的车刚进白马新区的路口,两边树荫成群。

    路口处,吴美荣的父亲已经在等待。这是欧警长交代的。欧警长说了真实的情况,吴美荣的父亲也是害怕的不得了,连忙出来迎接。若是没人迎接,陈志凌与佟青青还真难一时半会找到吴美荣的家。

    吴美荣的父亲上了车后,便向陈志凌两人指路。吴父是个老实的香港人,一开口就是粤语。陈志凌一句话也听不懂,他觉得世界上最难听懂的就是粤语。粤语歌他倒是会唱一首。那首歌是黄家驹的真的爱你。

    陈志凌不懂粤语,好在佟青青也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很快便翻译给陈志凌听,陈志凌一路开了进去。

    粤语在佟青青这样的美女口中说出来,有别样的风情。

    黑灯瞎火的,吴父也不追星,倒是没有把佟青青认出来。再则他也害怕女儿会出事,担心之下那里还顾得其他东西。

    陈志凌驱车很快来到吴美荣的家前,这里的屋前像是大杂院一样,状况很不好,杂乱无章,车子很难开进来。

    香港的繁荣虽然令人向往,但底层的人一样过的很难。

    这种村屋类似大陆那边的筒子楼。吴美荣的家在三楼。吴父的带领下,陈志凌和佟青青随后跟上,楼梯间里没有灯光。佟青青上楼时急了,一个失衡差点摔了下去。陈志凌及时伸手一抄,便搂住她的腰肢。陈志凌帮她稳定身形后,立刻收手,绝不沾一丝便宜。

    这时候却也没什么旖旎之心。

    进入吴美荣的家中后,客厅里灯光有些昏黄。吴母是个五十多岁的妇女,一上来便叽里呱啦,满脸焦急。吴父脸色大变,连忙向卧室里冲去。佟青青跟陈志凌翻译道:“吴美荣好像很难受,正在做梦,可是吴母怎么也叫不醒她。”

    陈志凌在佟青青翻译的同时,也已跟着吴父,吴母进了吴美荣的卧室。卧室有些狭窄,但很整洁。

    电脑,书桌,小衣柜一放,连走路都很困难了。这个时候,陈志凌和佟青青便也看到白色炽光灯下,单人床上,十八岁的吴美荣穿着睡衣,满脸的大汗。

    她的长相算是姣好了,雪白的脚踝裸露在外。一头秀发如瀑布般披散。发丝上沾满了汗水,她这个样子,就像是要临产的产妇一样,辛苦的不得了。

    吴美荣的表情惊恐,双眼紧闭,她不停的摆头,摆过来,摆过去。一看就知道是在做噩梦。

    吴母连忙摇吴美荣,口里关切的喊着吴美荣的乳名。至于什么乳名,陈志凌也听不懂。吴母见吴美荣的辛苦凄惨,已经很大力的来摇她,但吴美荣却始终不醒,反而脸色越来越红,越来越糟糕。

    吴父无奈之下一咬牙,转身出了卧室。半晌后接了一盆冷水,对着吴美荣的脸就是一泼。冷水一激,吴美荣的衣服,头发全部打湿。胸前便有些若隐若现,煞是诱人。

    这大冬天的,虽说香港气候偏温暖一些。但是被冷水一激,也绝对是刻骨铭心了。偏偏吴美荣居然还是没有醒过来。这太不对劲了,一般人做噩梦,那有这样被外人叫喊都醒不过来的道理。

    陈志凌瞬间知道,恐怕归心慈和佟思雅也就是这么死的。

    难道是有鬼魅缠着?

    陈志凌心念电转,当下凝神极目看这卧室内。并且用心用皮肤去感受。

    结果就是,没有任何的阴风和鬼魂。

    陈志凌的感知敏锐,如果有鬼魅存在,他一定能感受到。再则这个房子的采光度很好,不应该有阴魂能生存。

    到底是为什么会这样,即使是见多识广的陈志凌,一时半会也搞不明白。

    “怎么办?怎么办?”吴父与吴母手忙脚乱,吴父请求陈志凌将吴美荣送往医院。

    便也在这时,痛苦的吴美荣在梦中居然双眼流出血泪来。这种血泪自然不是安昕那种血泪,而是极度恐惧下,眼部细血管爆裂所致。

    吴美荣的情况越来越糟,只怕绝对是无法支撑到去医院了。再则这种情况,医生只怕也是束手无策。

    “你们都出去,我来喊醒她。”陈志凌见状,一咬牙,说道。

    佟青青见陈志凌这么说,顿时一喜,她觉得陈志凌是无所不能的。时间已经真的不能拖了,救不回吴美荣,一切线索都会中断。

    陈志凌的话吴父和吴母还是听的懂的,可是两老却不肯出去,觉得陈志凌就算救女儿,那也不用他们出去啊!说到底,还是怕陈志凌趁机占他们女儿的便宜。

    “出去!”陈志凌见状顿时恼了,冷哼一声。这一声威严如寒霜刀剑,顿时让佟青青与吴父吴母都是心惊胆战,居然都听话的出了去。

    陈志凌转身关卧室门,关门之前对三人道:“捂上耳朵,张开口,走远一点。”

    吴父吴母脸色都是一边,艾玛,您这是要干撒,还不让人听?他们偏偏不肯捂耳朵,不过佟青青还是绝对信任陈志凌的,依言做了。

    陈志凌关上门,深吸一口气,对着吴美荣猛然张**出一个字“吒!”六字大真言中的降魔之音。

    这一声吒如春雷贯耳,让电脑桌旁边的水杯立刻炸裂。

    卧室外的吴父吴母只觉耳朵轰轰,什么也听不见了,连眼中都满是金星。

    吴美荣的耳朵留出鲜血来,这下眼睛流血,耳朵流血,还真是一副凄惨的七窍流血景象。偏偏吴美荣依然没有醒过来。陈志凌急了,加大力度再暴出一声吒。

    这一下,吴美荣啊的一声惨叫,瞬间坐了起来。她眼中惊恐未去,却又抱着头喊着疼。

    陈志凌明白,这疼是因为自己的魔音贯脑,气血紊乱所致。

    陈志凌当即立刻又凝声运气,开始口吐镇魂曲,为她平定体内气血。镇魂曲的声音带着永恒的宁静,即使是在群魔之中,也可觉身心安宁。便可感觉到身体内的血液汩汩而流,如山河宁静一般。

    好半晌后,吴美荣终于平复过来。而外面的吴父吴母与佟青青也被镇魂曲所震慑。佟青青倒是见怪不怪了,而吴父吴母便将陈志凌惊为天人了。

    吴美荣终于醒了过来,这让吴父吴母大为欢喜。对陈志凌也满是感激。

    吴美荣需要安静修养一会儿。这个期间,陈志凌给欧警长打了电话,询问归心慈的死状。欧警长回答道:“与佟思雅一样,没有任何外来物的情况,也没有任何伤痕。瞳孔里全是恐惧的情绪。死因是一样被吓死的。”

    陈志凌挂断了电话,他对佟青青说了归心慈的情况。然后下结论道:“肯定是你妹妹她们三人去经历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但是到底是什么东西,还需要来问吴美荣。”

    佟青青点头,她想起妹妹的死,仍然是悲痛欲绝。

    大约半个小时后,吴美荣的情绪好了一些。她依然显得很是恐惧,就连去洗澡换衣服,也不敢单独一个人去。

    无奈下,只有吴母陪着她。

    等吴美荣洗完澡,换上干净衣服出来。她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在客厅的简陋沙发上,大家相对坐下。吴母找了吹风,给吴美荣吹起头发来。

    陈志凌则沉声向吴美荣问道:“吴小妹,现在思雅和归心慈都已经遭遇了不幸。今天如果不是我有些特殊本事,你只怕也步了她们的后尘。所以你现在老实的告诉我,你们三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你梦中到底遭受着什么?”

    吴美荣眼中满是惊鸿之色,她嘴唇动了动,始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佟青青道:“别害怕,我们在这里,你慢慢说。”吴美荣一向是很崇拜佟青青的,可是现在却也没这个心思追星。但是佟青青的话多少给了她安定的感觉。

    “有人要杀我。”吴美荣半晌后说道。

    “是什么人?”陈志凌与佟青青相视一眼后,陈志凌沉声问吴美荣。

    吴美荣显得凄凄惨惨,楚楚可怜。她道:“是一个魔鬼,他出现在我梦里面,拿着亮闪闪的铁钩子一直追着我。我怎么逃都甩不掉他。”

    “这个魔鬼长什么样?”陈志凌顿时大觉蹊跷,这太古怪了。

    “不知道,他的脸被黑色的布裹着,身上有种很臭的味道。他说要杀了我,汲取我的灵魂意识来强大他自己。”吴美荣战战兢兢的说道。

    毫无疑问,佟思雅和归心慈也就是这么死的。本来吴美荣今晚就要死,可是被陈志凌吼醒了过来。

    但这个所谓的魔鬼到底是什么存在?这令陈志凌很费解。以他的博学,也想不出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因为在房间里,完全没有这个魔鬼的存在。

    “为什么这个魔鬼会突然找上你们三个?”陈志凌半晌后,凝神问吴美荣。

    吴美荣摇头,道:“我不知道。”

    陈志凌沉声道:“你必须知道,否则下次我未必就能把你喊醒。我能感觉的出,这个魔鬼随着纠缠你的时间越长,你会越加衰落,越想睡觉。如此便越难醒过来。”

    这并不是陈志凌在吓她,而是刚才的情况,陈志凌喊醒她已经很是不易了。

    吴美荣被吓了一跳,随即陷入沉思。半晌后,她眼睛一亮,道:“我们三天前,一起去过离岛长洲的一栋古宅子里玩。那栋古宅子里据说有许多凶鬼出没,思雅……”说到这儿,她哽咽着道:“思雅说不相信,我和心慈也想去看看是不是那么玄,就一起去了。我们进去后,感觉里面阴森森的,空气也不好。待了一会就走了。”

    “这么说,你们没在那里过夜?”陈志凌问道。

    “没有!”吴美荣道。顿了顿,又道:“本来思雅想在那儿多待一会,但是我和心慈很害怕,就拉着她离开了。”

    陈志凌陷入了沉思,他又仔细打量吴美荣。她的身上绝对没有那种被阴魂沾染上的气息。那么在她梦中出现的索命东西到底是什么魔鬼呢?

    “如果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必须去一趟她们所去的古宅子。”陈志凌沉吟半晌后,对身边的佟青青说道。

    “我跟你一起去。”佟青青立刻勇敢的说道。

    “不用了。”陈志凌道:“我一个人去就行。”

    佟青青却是前所未有的坚持,道:“不行,我一定要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害死我妹妹。”说到这儿,泪水忍不住盈眶。

    佟青青的决心很大,陈志凌无奈,便也只得依她。在去往长洲时,陈志凌带上了吴美荣。一是要她引路,二来害怕她睡着后,再度被魔鬼追杀致死。

    本来吴父吴母也想跟着去,陈志凌拒绝了。尼玛,带着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已经够头疼了,再加一对爹妈,你以为是去聚会啊!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要去长洲的轮渡也已没了。陈志凌干脆跟李红泪联系了下,要她跟政府沟通下,派一辆直升机过来。这种短程,陈志凌自然不可能乘坐丽妃号,丽妃号的起落,降落很麻烦。

    政府那边自然要给陈志凌面子,立刻答应派出直升机。陈志凌于是载着佟青青与吴美荣,快速和政府派出的直升机汇合。接着便飞渡离岛长洲。

    大多数人印象中的香港是一座华美的钢筋水泥森林,但其实香港也是有乡下的。在香港境内,除了香港岛以外的所有岛屿,统称离岛。离岛均属新界。大屿山是全香港最大的岛,面积有两个港岛那么大。

    而长洲是香港离岛中,人口最多的一个岛。

    到达长洲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今晚没有月亮,天黑如泼墨。陈志凌一行人下了飞机,那辆直升机便一直在原地等地复命。

    落地的地方是海边,海边有许多奇形怪状的石头。这些石头都很有名气,分别为馒头石、花瓶石、人头石、玉玺石。

    这样的海边乡村,有着乡村的宁静,又有美丽的风景。另外热闹的地方也繁华如市集。总之这样一个风景宜人的地方是非常适合长久居住的。

    乘坐的士,在吴美荣的指路下,三人径直前往那栋传说中的凶宅。

    穿过繁华的市集,海鲜排挡,又过村屋,入林荫道。仿佛如穿山越岭一般,在半个多小时后,三人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凶宅。

    凶宅前有一口古井特别的显眼,另外有一棵蓬勃古树,参天蔽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