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3章 聚会
    “心中有国,手中有术之后……”陈志凌继续道:“这还不够,练拳就是做人。牌品也是人品,所以有一句叫人情如刀,世故如拳。拳法到了这时候,不是说要去结交人际关系,而是要像圆滑的人。什么招式都能揉捏在手上,见太极破太极,见形意破形意,一切都应付自如。不存在无招胜有招,所谓无招胜有招,那是绝对的碾压,绝对的强大,对低等生物的一种藐视。”

    “我今天要讲的,如果结合起来就是二十四个字。心中有国,手中有术。人情如刀,世故如拳。心如赤子,意如钢铁!如果在座诸位能领悟到这二十四个字,相信功夫一定能提升到不同的境界。”

    掌声如雷!

    陈志凌讲的这些,李暹这些高手自然是懂的,也明白,也能做到。但是他们肯定没这个口才讲出来。

    这个演讲,不是针对他们这些高手。而是那些化劲,丹劲的高手。他们这些人,在气运降临下,进展的很快。但终究,没有深厚的底蕴。所以比之陈志凌以前那个时代,要差了很多。

    这个情况就好比改革开放之初,月工资三百得是多厉害的富豪。而现在月工资三千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以前的化劲高手,进展慢,但是扎实。

    现在的化劲高手,丹劲高手,功力是有了,气血是达到了。但是心中的国不强,这是问题之根本所在。

    欧阳丽妃听的似懂非懂。倒是许彤被她抱着,听的兴奋不已,直呼爸爸好帅。

    确实,陈志凌绝对是能文能武的典型。不动如山,侵略如火。

    他演讲时,带着很强的感染力。

    随后的环节便是各自提问了。

    “陈师傅,您认为搏斗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

    一名化劲高手起立提问。

    陈志凌毫不犹豫道:“胆气,胆气壮,则阳刚。搏斗不是搞学问,而是出手见生死的事,没有胆气,一切都白搭。”

    “谢谢陈师傅。”

    随后,又有人提问:“陈师傅,同等修为的人,若对方手持武器,明显占据很大优势。我等习武,是否该利手中器?”

    陈志凌一笑,道:“相信这个问题,曾经在很多人心里疑惑过。尤其是在看到对方施展武器之利后,便会越发的去想利手中器。这个说法,也就是跟风。我看到他跟我一样的水平,他卖臭豆腐赚钱了,于是我不开水果店,跟着去卖臭豆腐。但是这样对吗?其实这个提问,我之前已经有过回答。心如赤子,意如钢铁。任何外力,诱惑,都不可改变我向往大道的心思。武器确实可以增加威力,但是会让人依赖,从而导致修为停滞不前。”

    “当然,我也不是说持武器就是下层。最关键的还是要看个人的向往。有人要站在泰山之巅,俯视苍生。有人向往小富即康。”陈志凌说道。

    “但是剑皇李暹前辈手持剑器,却可纵横驰骋,无人能敌。”那人反问。

    陈志凌淡淡一笑,道:“关于李暹的这个问题,我想我来说也不合适。既然大家谈论起剑器,那不如就让李暹这位剑器宗师来跟大家说说,有请李暹!”

    台下李暹始终白衣抱剑,闻言不禁一怔,他不善言辞,实在不愿上台。只不过陈志凌已经开口,他也不好拂了陈志凌的面子。

    李暹自从见了陈志凌对战林玉秀之后,便已经决定加入大楚门。不再那般自私的站于岸上,看烈火滔滔。

    那一瞬间,陈志凌所携带的爱国龙魂气势,让所有国人动容。

    也因此,李暹决定永远跟随陈志凌。

    既然已经决定了,李暹就会对陈志凌保持永远的尊敬。

    李暹抱剑上台,陈志凌让到一边。台下马上响起热烈如雷的掌声。

    李暹咳嗽了两声,方才习惯开声。他沉思半晌后,面向众人,这时候他的气势依然如大地之皇,俯视天下人。这是属于他常年站在泰山玉皇顶上所养成的一种气势。

    见惯群山雄奇,自有宽阔胸怀!

    “别的话我不会多说,我手中此剑叫做奔雷剑。十岁时,我师父将此剑赠于我。此后三十多年,奔雷剑从未与我离手,我的肌肤,血液,呼吸与奔雷剑心意相通。这三十多年来,我时刻紧守心神,不沾尘世一丝污染,不饮酒,不近女色。我的大道不是我一个人的大道,而是与奔雷剑一起站在同一个高度。剑皇这个名声不是我一个人的,而是因为有奔雷剑,才有李暹。”李暹说完,再度扫视一眼众人,然后下台。

    这次却没有掌声,带给众人的却是深深的思考。

    三十多年,数十年如一日,这得是多大的毅力。这得需要熬过多少的寂寞与岁月?

    任何人的成功都不是轻易而来的。

    这场演武大会继续进行中,陈志凌回答各类问题,并以武演示,毫不藏私。演武大会完后,六十多名高手全部加入了大楚门。

    至此,大楚门的实力从狼族战士的加入,到归墟道长与李暹以及六十多名高手,乃至刘霸王等等人的加入。让大楚门的实力瞬间提升了三倍左右。

    虽然比起沈门还有不如,但是这股实力已经超越了国内的任何实力,包括洪门。

    而目前陈志凌最要做的,就是将这些实力整合起来,将一切的不安定因素扼杀在萌芽之内。

    香港的冬天,圣诞节显得特别的隆重。不过现在这个年代,也不止是香港了。大陆很多地方都把圣诞节看的比任何节日都要重。如今是年轻人的时代,情人节,七夕,圣诞节,成为了重中之重,各大商家也因此而大兴发财之道。

    离首领所说的大气运正是降临还是四个月二十天。

    但造神基地却还是一直未给陈志凌下达任务。

    陈志凌便也逍遥自在的待在了海边别墅,他现在不会去练功。任何功法的修炼都是多余,需要的是心境的磨练。这中间,他倒也大享齐人之福,晚上和欧阳丽妃快活。白天和厉若兰制服诱惑。这种日子,男人总是乐此不疲。

    然而,陈志凌也断不会被美色所迷惑,从而消磨意志。

    海青璇最终回了妙佳岛,流纱也回了法国。海青璇与朵拉绮雯之间的感情倒也是很好,而她们则以其尊敬着流纱这位大姐大。归墟道长到了香港,依然的闲散性子,不过奇怪的是,他与李暹倒是相处的很不错。李暹虽然古板冷漠,却也欣赏归墟道长的率性。

    归墟道长为人也识进退,并不会做出让李暹不快的事情来。

    且说这天,快要临近圣诞节。大街上已经是张灯结彩,洋气异常。

    阳光依然明媚。并且天气不热,让人心里舒爽透了。

    也是在这天早晨,陈志凌和欧阳丽妃上了帝王雷爵的车子。许彤也跟着一起去了。

    今天的陈志凌穿了白色的西服,潇洒俊逸,气质不凡。而欧阳丽妃则是高贵深红色的皮大衣。这种大衣的皮毛并不是狐狸皮,而是采用特殊的材料。但是效果并不比真皮差。价格也非常不菲。不管是欧阳丽妃还是陈志凌,都不会去穿动物皮毛。那样总觉得太不人道。

    而八岁的小许彤穿的是紫色小风衣,洋皮鞋,看起来就如粉雕玉琢的小公主。

    他们此行却正是要去参加欧阳老爷子的生日宴会。老爷子今年六十八岁,虽没有大开宴席。但是依照往日例子,各名流以及行政长官,还有老爷子的儿女们全部都是要来的贺寿的。老爷子年纪大了,倒也不是图虚荣,主要是想和大家都聚一聚。用他的话说,那就是黄土进了半截,聚一次就少见一次了。也许那天腿一蹬,便再也看不见大家了。

    生日盛宴就在欧阳老爷子的别墅里。

    此刻,阳光明媚下。别墅的庄园里已经办起了酒会,宾客如梭,屋内屋外都是前来的香港名流。而且就连香港主流电视台也有明星获邀前来助兴。

    不过老爷子也不喜欢高调,所以媒体是一律拒绝采访的。就算是采访到了,也没人敢刊登出来。香港的道都与欧阳家渊源深厚,谁敢得罪?

    老爷子端坐上方,乐呵呵的接受晚辈们的磕头祝寿。老爷子也乐呵呵的给红包。

    这一次,欧阳家的年轻一辈也全部来了。但是在所有年轻一辈中,只有陈志凌才是最引人注目。

    因为陈志凌是大楚门的门主,手下倾城集团,资产数百亿,本身修为中华大地之间,排名前三。而且,他是白手起家,年仅27岁。这些可怕经历也就罢了,他本身还是帅气逼人。

    仿佛天底下,所有的荣耀都被陈志凌一干人占领了。

    欧阳老爷子在陈志凌准备下跪祝寿时,拉住了陈志凌。所有晚辈的祝寿,老爷子都接受。唯独陈志凌,老爷子笑呵呵道:“我可受不起你小子的跪,你的心意我领了,来来来,坐我旁边。”这份荣宠,让不少欧阳家的长辈都是皱眉,微微不满。却也不敢表露,那些年轻晚辈,有的皱眉不爽,但也有小表妹们,堂妹们眼睛里露出崇拜的小星星来。

    这次的生日盛宴特别的热闹盛大,其中有几名明星到台上卖力演出。演出完之后,还有明星特意前来要求与老爷子合影,与陈志凌合影。

    这些大明星平素风光,可是在老爷子和陈志凌这样的人面前,还真只能放低姿态。

    当然,陈志凌和老爷子也绝对没什么倨傲的架子。这一顿盛宴可谓是主宾尽欢。中午的宴席开始,由香港著名的几位大厨一起在场外搭台制作。

    席间觥筹交错,老爷子满面红光,以茶代酒接受众人的敬酒。

    吃完宴席之后,一些名流,忙碌的政要先行离开。那些有意融入这个香港强势家族的明星,商人则没有离去。

    至于老爷子的几个儿子,女儿当然是得留下来陪着。天大的事都得推到一边。

    欧阳丽妃一直陪着许彤,照顾着,生怕这位小公主被冷落了。

    老爷子在宴席后兴致好,要拉着陈志凌一起打麻将。陈志凌却又那里会打麻将,几圈下来打的生不如死。最后老爷子呵呵一笑,放他离开。

    时间已近下午两点,晚上老爷子安排大家坐游艇出海去玩。

    陈志凌不打麻将后,出了别墅,出了庄园。今天吵闹了大半天,他需要好好透口气,别墅周围的风景不错,阳光和煦的像是要过春节一样。他站在一丛花簇前,还没站多久。一个明媚悦耳的女孩儿声音忽然传来,带着兴奋。“三姐夫,原来你在这儿呀?”之所以是三姐夫,是因为上面还有两个姐夫。但是最耀眼的,还是这位三姐夫无疑。

    陈志凌微微一怔,回头便看见一个十八来岁,穿着精致的白色风衣,长发飘飘的女孩儿。这个女孩儿陈志凌认识,叫做欧阳婧婧,是欧阳丽妃的堂妹。很开朗乐天却又懂事的女孩儿。长的也端是俏丽。有钱人家的姑娘,总是有着良好的先天基因。

    陈志凌微微一笑,道:“你怎么也跑出来了?”

    欧阳婧婧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来到陈志凌身边,道:“来找你呀。”

    陈志凌笑笑,道:“找我干嘛?”

    欧阳婧婧微微不满的道:“三姐夫,小芸她们都对你不满的很。你和我丽妃姐结婚后,还从来没跟我们一起聚过。你说你是不是该罚呀?”

    陈志凌不由一乐,道:“原来你是来兴师问罪的啊,好,我认罚,你们说怎么罚吧?”

    欧阳婧婧道:“这还差不多,那快点来陪我们打麻将吧。”

    陈志凌不由苦起了脸,又是打麻将。这不是刚离虎口,又进狼窝了吗?

    “好!”陈志凌还是咬牙答应。欧阳婧婧顿时不满,道:“三姐夫,你这什么表情啊?我们几大美女陪你打麻将,是你天大的荣幸呀!”

    陈志凌哑然失笑,道:“好好好,我们快去吧。”

    这桌麻将是在二楼的单独卧室里,里面有欧阳家的三位美女,都是堂姐堂妹。有个最小的十六岁,很羞涩,开口就是粤语加英语,让陈志凌听的很痛苦。叫做欧阳小童。另外一个叫欧阳芸,欧阳芸二十三岁,已经结婚。她的老公也在这里,是属于入赘的女婿,叫做何飞。

    何飞是个看起来老实的男人,长的也很普通。家世更普通,欧阳芸这个美女能跟他结婚,是冲破了很多阻力,当然,也是老爷子帮忙才成的。不过从侧面来说,欧阳芸能看上何飞,就已说明欧阳芸这女孩子挺淳朴的。

    欧阳芸和何飞看见陈志凌,都很中规中矩的喊三姐夫,带着一丝敬畏。陈志凌微微一笑,道:“你们好。”

    欧阳小童喊声三姐夫,则是羞的不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