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9章 万里苍凉
    整个燕京看起来祥和一片,但实际上,此刻正在经历着一场外人所不知道的灾难。能否化解,就全靠上面和陈志凌的能力了。

    唐海灵则安心备战,她的修为比林玉秀弱了一筹。这个一筹并不是制胜的关键点,最主要的还是打法和临机变化与气运所在。

    唐海灵也知道,林玉秀就是她如今修行上的一个魔障。一旦战胜了林玉秀,她一定可以更上一层楼。

    而陈志凌面对林玉秀,则希望渺茫。一来是陈志凌与释永龙的交战,让林玉秀明白了陈志凌的打法。二来是林玉秀的气血并不比陈志凌弱。但是他对气血控制强过陈志凌太多。陈志凌现在的控制能力就是残疾人。

    这也是陈志凌一直不想跟林玉秀正面交锋的原因了。

    这一夜,平稳度过。

    陈志凌一直驱车在林玉秀所待的附近等待。他就睡在车上,等着安若素的消息。心底里还是害怕安若素会出事情。

    安若素是安昕最后的念想,最后的愿望。如果安若素出事,陈志凌真觉得无颜去面对在天之灵的安昕。

    然而,越担心什么就越会发生什么。

    在早晨六点的时候,天还未亮,天上又下起了鹅毛大雪。

    陈志凌所待的地方是一条林荫道,他开的路虎车已经被大雪掩盖。那树木上也是积雪累累。天地雪茫茫的,路上没有一个行人。

    陈志凌迷糊中正在打盹,车窗外忽然传来一声碰撞。陈志凌吃了一惊,立刻按下车窗。随后冷风夹杂着大雪灌了进来。陈志凌看的分明,冷风中一团暖风吹了进来。随后,安若素出现在副驾驶上,面色苍白至极,连整个神魂都在摇荡,就跟水里的倒影一般。

    “怎么了?”陈志凌大惊失色。

    安若素的意识在陈志凌脑海里出现,那是一副画面。画面中林玉秀潜入超市的仓库里。仓库是第一层,安若素便在仓库的通风口上一直监视。小丫头对陈志凌交代的任务很上心,很认真,一整夜都这么熬着。

    只是盘膝而坐的林玉秀突然一扬手,一粒小石子便激射而出。安若素反应不过来,神魂被打中。这粒石子含着林玉秀的阳刚劲力,瞬间让安若素如遭雷击,神魂错乱。好在她有太阳金经这等神术,危机中,先行飞走。然后在空中,脑海里观想弥陀佛,最后方才勉强稳定了身形,飞了回来。

    太阳金经的弥陀观想法,能够治疗神魂念头。只要念头不被碾碎,便可恢复过来。安若素随后进了纯玉里修养。并没有生命危险,只不过要恢复却需要一段时间了。

    与此同时,林玉秀彻底失去了踪迹。这个林玉秀,原来一直什么都知道。包括了大楚门特殊成员的跟踪,还有安若素的监控。

    林玉秀是狡猾的狐狸,陈志凌他们想要狩猎住,太难了。

    林玉秀足足消失了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后,又出现在国安和大楚门情报网的视线里。这两个小时,他干了什么,却还是需要好好的查。

    武道大赛的开始时间是中午十二点,这个时候也才上午八点,天刚微亮而已。

    在上午十点的时候,林玉秀再次消失。

    他打的是**仗,就是要到处释放烟雾,给国安局和大楚门的情报带来麻烦和难以尽快查出。这样的话,他在武道大赛上的安全便更加的有保障。

    中午十二点,陈志凌一行人陆陆续续进了奥体大会馆。燕京的天气特别的严寒,但是对于武者们来说,则就不值一提了。

    林玉秀随后出现。

    很快,各自落座后,武道大赛开始进行。

    而大楚门的情报与国安局配合了全燕京的电子监控,网络监控,等等。所有的力量发动,燕京的安全级别本来就是最高的。所以在短短半个小时内,大楚门和国安局已经找出了三名被林玉秀做了手脚的人选来。这三个人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是通过观察询问找出来的。

    不管怎样,这三个人迅速被隔离起来。

    只是还不确定的是,林玉秀还有没有对更多的人下手。所以大楚门的情报与国安局这边并不敢怠慢。

    然而,不管怎样!

    武道大赛上,林玉秀不愿意再拖下去了。他打电话给华老,道:“你们如果继续拖延,后果自负!”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大屏幕开始缤纷闪烁,最后定格为林玉秀vs唐海灵!

    就算林玉秀会给燕京带来灾难,但是这一刻,唐海灵已经决定要击杀林玉秀。不带杀他的心而去比斗,那就是找死的行为了。唐海灵绝不会做送死的事情。她离开座位,站了起来。陈志凌看向她,归墟道长,海青璇一众也看向她。

    唐海灵云淡风轻的一笑,然后上台。

    这个女人,一身紫衣出尘脱俗。带着一种比沈出尘还要强烈的雍容大气,缓步朝会场上面而去。自然而然的,她身上洋溢出视死如归的惨烈!

    这是一种精气神,一种中华的魂!

    林玉秀依然是一身黑袍,他来到会场上面与唐海灵相对而立。林玉秀面色冷淡,眼中却有阴毒的光芒。

    他在今天必须杀了唐海灵和陈志凌,如此方才可以有功绩向长老交代。这是他回归光明教廷的路。

    两人一句话也不多说,唐海灵跨出一步,一个太极起手式刚柔并济的摆出。

    林玉秀也是后弓步,蓄势待发。他可是一点都不敢小看唐海灵。

    便也在这时,铃声终于敲响。

    轰!轰!两声爆响!

    国外的大佬,国内的名流,被允许的媒体,所有武者,陈志凌他们全部看的目不转睛。

    两声爆响是两人脚下的大理石地面被踩龟裂所发出的声音。这一开打的气势,石破天惊!

    还没交手,便让人觉得心惊胆战,惨烈无双。

    这一瞬间,唐海灵后面的头发啪嗒一耸,根根如剑。她的发劲方式非常奇特,就像是江河之水汇入大海,由腰到胯,由胯到膀,由膀到臂。再由臂到肘,由肘到手,节节雷动,如鼓!如炮!如雷!

    双拳一推之间,犹如高达机甲忽然合拢成一拳,轰然出击,互相配合!正是唐海灵的毕生杀招,泰山雷霆捶!

    浩瀚的拳意,拳力,拳力。铺天盖的挤压向林玉秀,令他瞬间有一股窒息的感觉。

    这一捶的意境被唐海灵练到了极致,也是因为她有这样的泰山胸怀,才有如此浩瀚的拳意。出招的劲力一气呵成,快如闪电,发劲突然,一瞬间,就如整个泰山雷霆炸向林玉秀的面门。

    出手便是不留余地!这是唐海灵的自信和本事。

    林玉秀吃了一惊,心道果然是进了混元的高手,没一个是简单的。不过他毕竟是光明教廷中培养出来的实战绝顶高手。心态已经磨练的比钢铁,磐石更为坚实。

    瞬间,他借着自己这一惊之意。全身的血液猛然沸腾。聚集到了手臂之上。手臂顿时坚硬无比。鼓胀了起来,条条大筋,皮膜鼓起来,粗大,黑青。

    他整条手臂如铁棒,斜步踩出,携带着风和雷的声音。狠狠的斜劈在唐海灵的双拳侧面,立刻阻住了其攻势。不过林玉秀面对唐海灵如此巨力,也自后退了一步。

    唐海灵双拳发动力量并不逊色于林玉秀。

    林玉秀后退一步,身体却向前一涌。坚硬的手臂一下带了柔劲,由大铁棒变成大铁链,风雷劈棒的刚猛变成了,缠绕,横拦。

    这是关节技,是缠绕擒拿的手法。光明教廷中对擒拿手特别注重,陈锋的擒拿手就是天下无双。可惜遇上了使剑的李暹,死不瞑目。

    唐海灵眼神凝重,那里会让林玉秀缠上她。双拳豁然一分,轰轰两声,脚跺在的面。发出了要把大地踩穿的声音。随着声音的炸起。分开的双手一前一后,作猴拳狠狠啄向林玉秀的两边耳根子和太阳穴。

    变招奇快,浑然天成!这样的变化,目前的陈志凌根本就来不及变出。只因他不是混元。

    林玉秀微微一惊,耳朵一动,就感觉到猴拳猛烈啄击。不过他的心如止水,并不慌乱,双手向上一抬一格挡住了双啄,同时,他的脚下一弹,腿如刀,削向唐海灵的裸关节。

    这一腿,无声无息,突然爆发,起腿又隐蔽。比暗腿还暗腿,阴毒至极。正是光明教廷中的武术,毒龙钻!

    两人瞬间交手,刚猛一变,化为阴柔。阴柔中杀机惨烈。每一次变化,都是两人的精华演练。都是他们两人一生传奇的变化。

    这些变化都是他们感悟人生,大道,最后化为拳术!

    林玉秀的暗腿毒龙钻虽毒,但是唐海灵脸色丝毫不变,明察秋毫。同时脚也起来,反拐一踢。以马形铁蹄拦截,两腿碰撞,又落到地面。

    唐海灵拦截一腿,并不停留。脚下砰砰砰连踏,身体作势疾冲,好像一头蛮荒巨兽。而手上斜劈,一剖下来。划了一道新月似的弧线。切割向林玉秀的身体。

    这一手,极刚极利。体如猛兽,手如裁减新月。正是她根据各派无数糅合的杀招新月如刀。

    这个时候,陈志凌什么也顾不得了。他紧盯着场上的变化,自己的精气神也糅合到了场中,感受着唐海灵的精神,林玉秀的阴毒。这样的高手交战,对他的帮助太大了。

    在唐海灵杀招距离林玉秀的脸有三寸距离的时候。林玉秀甚至感觉到了,那剖下来的劲风。把自己的脸划开了,流出血来。林玉秀当然知道这是一种错觉。是因为唐海灵的力量太犀利了。带起的劲风给人一种如刀锋凌厉的切割效果。

    林玉秀的脸色阴沉的要滴出水来,唐海灵的厉害超乎了想象。这个女人的杀招凌厉,进攻有序,不知不觉就把人引进死路。她的打法比岳大鹏,归墟道长要厉害多了。岳大鹏和归墟道长是对战凌厉,但是没有大局观。而唐海灵不同,她的每一招都是凌厉,且有无限后招。

    林玉秀觉得唐海灵似乎就是陈志凌的一个翻版。但是陈志凌刚柔不济,而唐海灵却弥补了这个刚柔不济。

    果真是个劲敌!

    林玉秀知道,这一下就算是稍微被唐海灵手指,指甲带到了。也肯定要被刮走一大块一大块的皮和肉。比剔骨割肉的屠刀还要厉害。

    面对唐海灵如此凶狠的杀手,林玉秀眼睛陷入血红,忽然暴喝一声,声如炸雷,双臂向上一翻,身体左右晃动了一下,手臂猛烈上磕。好似两面精铁大盾。正是太极拳中的如封似闭。

    只不过是,他把如封似闭改了个打法,护住了脸门。林玉秀自小在道观长大,对太极拳本就熟悉。如今修为大成,一切武学都在心中。他的如封似闭碰到唐海灵的手臂,抵住攻势,随后好像是乌龟缩头,一触立刻就缩了回去,人也跟着退!

    一缩回去两三寸,林玉秀陡然再次猛烈发力!手臂再次猛烈的碰撞到了唐海灵的手臂。竟然一下把新月如刀这一杀手招彻底抵挡住了。

    一触即退,轻盈无比。退过三寸,再次爆发。林玉秀的这手功夫,深得太极拳刚猛柔和之道。

    一下抵挡住唐海灵的手臂之后。林玉秀眼中寒芒绽放,手再次晃了晃,一声长啸,一拳向前自上而下的打去。这一式发出,气势磅礴!而他的拳却就如潮头上的一艘快船,巍然而立,乘风破浪!

    大漠,黄沙!

    万里苍凉,西出玉门关,前方是归墟尽头,还是大道?

    武者的痴,在于追求那不可琢磨的生死玄关,挑战自己,见天地,见众生,见本来的自己。

    林玉秀这时候完全沉浸到了武学的圣堂之中,一拳而出,乘风破浪,由上至下,这一拳的碾压散发出浩瀚的拳威与拳意来。

    唐海灵面对林玉秀这一拳,她的整个精神忽然产生了变化。全身紫衣无风自鼓,发丝朝后飞扬,她的脸色呈现娇润的红。陡然之间,双弓步,由下至上,双拳印,如女神娲皇一般的威严,轰!

    天王托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