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6章 绝杀
    现在众武者已经不关心自己的战斗了,他们都有种感觉,今日是王对王的决斗。所以今天也是他们最为期待的时候,这也是他们这么准时前来的原因了。总之,这些高手中的任何人只要被选上去与林玉秀三人比斗,都会选择弃权。

    陈志凌一众入座没多久,随着陆陆续续到齐的人中,林玉秀三人也进入了大会馆。

    林玉秀依然是一身黑色的袍子,与陈志凌的太极袍呈现两极化。

    林玉秀面色淡淡,淡淡中带着从容。

    释永龙的眼中着带着杀气,他扫视全场时,很多武者都不敢与他对视。

    而陈锋则是一柄藏住锋芒的利剑,随时要爆起杀人。

    全体入座后,安全室的国外大佬,吴文忠,一号首长,华老等等也全部就座。

    大屏幕开始缤纷狂乱的闪烁,最后定格为大楚门门主陈志凌vs释永龙。

    众武者顿时心中明亮,果然是昨天的情况属于失控。今天上面这边和大楚门联合出手了。释永龙一身黑色中山装,他们三位主教简直就是黑客帝国了。

    陈志凌则是一身太极袍,飘逸出尘。

    陈志凌是所有人心中的希望,所有武者都觉得仁唯有仁心无敌的大楚门门主才能拿下这三个恶魔。

    唐海灵,海青璇,李暹一众也全部目不转睛的盯着走向台上的陈志凌。

    佛山武王顾潇庭屏着呼吸看着陈志凌,他对陈志凌是最先接触的。也几乎是见证着陈志凌的强大无匹,从当初的擂台为爷爷报仇的清秀少年,到如今的雄霸一方,这让顾潇庭心中有无限的感慨。

    欧阳丽妃脸色微微发白的看着她的老公,她永远都在为他担心。

    老爷子则兴奋的看着自己的孙女婿。

    另外华老,一号首长,吴文忠以及单东阳也是憋了一口气,希望陈志凌能扭转局面。如今的陈志凌,绝对已是万众瞩目,华夏这边太需要他的胜利了。这场武道大赛发展到此刻,外国的大佬们看的一头雾水。不过他们也是直呼过瘾,不解的是何以会如此的惨烈,腥风血雨。

    陈志凌与释永龙相对而立!

    便是在这个会场上,孔雀王岳大鹏被释永龙斩杀,不是斩杀,而是屈辱的残杀。

    释永龙几乎是武者们心中的恶魔了。大家便是提着一口气,看看陈志凌这位大楚门门主是否能降服这恶魔了。

    铃声还未敲响,释永龙眼中尽是残忍残酷之色,那眼中的光芒择人欲噬一般。他忽然开口用英语对陈志凌道:“你的力量刚猛,却是不受控制。比之岳大鹏还要不如,三招之内,要你狗命!”

    他的英文在场中还是有很多人能听懂的,不懂的也被那些懂的给翻译。

    “三招?”陈志凌嘴角拉扯出一丝轻浅的笑容来。他随后缓缓道:“很久没人跟我这么嚣张的说话了。好,好,好,你来吧……”

    “哈哈……”释永龙厉声一笑,道:“好,你急着要死,便如你所愿。”刚好这时,铃声敲响。这一瞬间,释永龙和陈志凌同时动了。

    陈志凌在这一刹,双目陷入血红,太极袍无风自鼓,猎猎作响。他刷的一个弓箭步,闪电雷霆,同时提膝猛顶,一掌平推向释永龙的脸门,另一手暗藏于屁股后面。

    陈志凌这一手攻击,下盘是杀招,掌力是无穷变化,且又刚猛。暗藏与屁股后面更是将劲力糅合的强猛后招。

    这一出击,便是绝对凶猛异常。而且陈志凌这攻击糅合了全身的刚猛劲力,力量大到让释永龙也不敢轻缨其锋芒。

    脚下大理石寸寸碎裂,端坐三江汇流的凌云大佛不再平静,陡然发动雷霆之怒。

    释永龙面对陈志凌这样强猛绝妙的凶悍打击,他身子提溜一转,瞬间就躲开了陈志凌的攻击,来到陈志凌左侧。然则,这个变化在陈志凌预料之中。这一瞬间,劲力强悍转换,全部劲力到了陈志凌藏于屁股后面的手臂上。

    轰!苍龙出海,这一拳如平地炸雷,来的好生猝不及防。一瞬间便已鬼魅炸到了释永龙的太阳穴前。陈志凌就像已经算准了他的变化一般。

    论及打法天才来,陈志凌又岂会输于释永龙。

    尤其是陈志凌已经看了岳大鹏与释永龙的战斗之后。这一后招炸出,浑然天成。只是这一瞬间,陈志凌也不好受,剧烈的转换让他头脑热血上涌,几乎要产生晕眩。眉毛上,脸蛋上渗出血液来。这全是血液奔腾的太厉害所产生的后果。

    释永龙躲开的瞬间,只觉眼前陡然一黑,劲风爆裂,一记拳头炸来,强猛穿透的劲风炸的他皮肤生疼,所有头发也朝后猛一跳。

    空气中都似乎撕扯出了火浪。

    短暂的一瞬交手,便已是凶险绝伦。国术不动手,动手要人命却不是白说的。

    释永龙惊出一身冷汗,也终于知道陈志凌的厉害之处。他在这一刹,几乎是本能反应,脑袋一缩。比乌龟缩头还要快,这一缩,便躲开了陈志凌的暴龙炸拳。陈志凌飞快的拧身,快步抢进,一拳落空,立刻化拳为擒拿手。龙爪手抓击向释永龙的脑门,五根手指如五根利剑,寒气森森。

    同时,陈志凌另一手狠狠一拳砸出。

    砸向释永龙的胸腹。龙爪手隐秘连绵,炮拳怒龙出海。脚下快步抢中线,陈志凌一旦发动进攻,他的打法绝对让人叹为观止。

    唐海灵看的连连点头,而归墟道长则是由衷敬佩。李暹也是脸色凝然,觉察出了陈志凌的真正可怕之处。就连林玉秀与陈锋都是脸色凝重起来。

    面对陈志凌这般狠辣刚猛的雷霆攻击,释永龙终于不能淡定,疾退。

    陈志凌的厉害在于力量强大,出招一往无前的刚猛。所以释永龙一退,陈志凌必须跟进,必须大开大阖,杀破一切。

    所以,这一刹那,释永龙闪电退出。陈志凌便如千斤重弓蓄力,轰的一下冲出去,脚步瞬间踏进释永龙的中线。盘古杀拳,砸!

    轰!拳头拉扯出火浪来,空气扭曲的像是水面起了波纹。释永龙的衣衫被陈志凌的这一拳劲风吹得贴紧了身体。

    只是,这一刹,释永龙也动了。这一退并不是单纯的退避,而是如杀岳大鹏一样,暗中蓄了奇妙的力道。他陡然之间身子一缩,朝前一扑,双手着地,双脚如烈马扬蹄,狠狠的踹向陈志凌的胸腹。

    这一下的变故是那般的神妙,那般的猝不及防!陈志凌的盘古杀拳瞬间失去了释永龙的踪迹,而释永龙的双脚蓄积所有力道点杀而来,比之弹簧腿更加凶悍凌厉。

    而释永龙双手着地的地方,那大理石寸寸龟裂,龟裂的范围有一米之远,由此也足可见释永龙这下的力道有多恐怖了。

    陈志凌的身子在前冲,快的不可想象。就像是冲上出膛的子弹似的,便也可以想象,释永龙这下的变化,该有多么的让陈志凌难以想象和猝不及防。

    这刹那,唐海灵一众心提到了嗓子眼。而其余的人则根本看不清这个变化。陈志凌面临绝顶危机,眼看就要被踹中,惨死当场。便也在这时,陈志凌的姿势变的奇妙无比,前冲中,盘古杀拳在闪电之间转化为大摔碑手,往下一压,就如带着巨磨石压下。

    同时,陈志凌身子凌空而起,那一掌摔碑手压在释永龙的弹簧刀腿上,将他凌空的身子顿时借势弹出去。

    陈志凌凌空弹出三米之远,险险避开了这次杀机。

    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这一下,林玉秀与陈锋面面相觑,觉得不太对劲,陈志凌这反应太超乎常理了。

    就好像他本身就已知晓释永龙的变化,从而能够跟释永龙演好这一手妙到毫巅的对招一般。

    且说陈志凌一经退出,释永龙点杀腿落空,立刻就势曲腿盘旋,然后如离弦之箭,身子前倾冲杀向陈志凌。

    轰!

    陈志凌还未站稳,眼前一黑,劲风炸裂,释永龙的光明神拳已经炸了过来。

    强劲的劲风吹的他的太极袍猎猎作响,皮肤生疼。陈志凌不及细想,倒踩莲花,接着身子一提溜一转,蓄积劲力。咿呀一声厉吼,轰!盘古杀拳迎了上去。

    两拳对碰,释永龙因为前倾姿势,不可能继续连击。陈志凌因为猝不及防,也没占到上风。

    这一刹,陈志凌退后两步,稳定身形。释永龙所有前冲之力化解,瞬间站定,接着毫不停留,一个箭步踏进陈志凌的中线。

    这家伙的修为高过陈志凌,对劲力的转换出神入化。如果陈志凌运用这么复杂的变化,肯定是力所不及,气血不随,最后导致发生细微的变化,从而惨败。

    陈志凌刚刚稳定身形,释永龙已经抢进了中线。一脚踏进陈志凌双腿之间,身子起伏,肩肘狠辣点向陈志凌的前胸。同时释永龙另一手后发先至,施展出光明教廷中的一招杀招,断破晨光袭击陈志凌的双眼。

    断破晨光,释永龙的双指如利剑,寒气森森!

    光明教廷的武功,有太多国术的影子。但是又更加糅合,和注重杀敌。

    释永龙的打法确实恐怖,几下化解陈志凌的猛攻。马上又浑然天成的展开反攻,一点时间空隙都不曾留下。从被陈志凌逼退,弹簧腿挽回,暴起,被挡,再踩中线,两手绝杀,一切都如行云流水。让人看的心惊胆战!

    陈志凌似乎陷入了被动之中,而且他如今擅长抢攻,猛攻,一旦近身诡秘搏斗,对他的强猛气血无法控制,很是不利。

    面对释永龙的肩肘和断破晨光的攻击,陈志凌在这一刹,眼中精光闪过,杀意大现。他并没有继续退避,而是前胸一缩,内移一尺。接着刷的一下,横掌挡住释永龙的断破晨光的双剑指。释永龙冷哼一声,便要在陈志凌手掌来不及有任何变化时,将他手掌一戳一抓,将其废了。便也在这时,陈志凌的手腕晃了一晃,好像眼镜蛇的脖子横向张开了一下,柔和筋都朝外挤。

    这一晃的功夫,实在是太巧妙了,又有蛇形,又好像是滑溜的鳝鱼泥鳅,正好从释永龙的指甲缝中溜了过去。刹那的感觉,就是鱼儿钻过了网的缝隙,逃出了生天。

    这一手,正是陈志凌学自西昆仑的昆仑蚕丝牵。

    蚕丝牵从释永龙的手指缝中穿出,陈志凌立刻又将蚕丝牵化作血族双弦月。一瞬间,月满京华,惊鸿中,陈志凌的双手指反刺向释永龙的双眼。

    这场攻防战,巧妙的又被陈志凌占回了主动。

    释永龙脖子一缩,疾闪,堪堪避开了陈志凌的血族双弦月。轰!陈志凌一招盘古杀拳轰然砸向释永龙的腹部。

    释永龙打的心惊肉跳,陈志凌恐怖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他一向与人对战,都能控制住大局,游刃有余。而今天陈志凌偏偏就像是异数,每次以为他入了局,结果却是自己入了他的局。面对陈志凌这一拳,释永龙双手一格。

    “哼!陈志凌冷哼一声,盘古杀拳一撞到他盘肘横格时,突然改力,掂了一掂,整个人好像燕子一样轻盈跃起,同时三脚连环蹬去。一脚比一脚快,一脚比一脚重。

    身如燕子轻,脚如马蹄重。

    飞马踏燕!这一杀招,陈志凌击杀过无数高手,一旦施展出来,就是判了对方死刑。

    砰砰砰!

    第三脚中楚终于踢开释永龙的双肘,一脚踢中他的下颚。

    随后,陈志凌落地。落地的瞬间,释永龙狂喷一口鲜血,脑袋一晃,双眼散乱着退后三步。这一脚,陈志凌将他脑袋里面完全踢碎了。

    陈志凌毫不留情,抢将上前,轰,一拳杂碎了这厮的狗脑。同时一脚踹出,轰,释永龙的尸体飞出三十余米远,又滑出十米远。昨天他是怎么对岳大鹏的,今天陈志凌便是怎么对释永龙。

    释永龙死了,陈志凌……胜利了。

    全场一片寂静,接而爆发出轰天价的叫好声。陈志凌白衣飘飘屹立当地,他的眉毛上还有渗出的血珠。这一场激战,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分钟,但这一分钟的心力交瘁已经不可想象。这时候结束战斗,陈志凌的汗水涔涔而下。

    但不管怎样,大楚门门主没有辜负众人的期望。

    随后,陈志凌回到了座位坐下。

    大屏幕开始缤纷狂乱的闪烁起来。

    陈志凌闭上了眼睛,手心里全是汗水。

    吴文忠等人自是松了一口气,单东阳也是欣喜,觉得陈志凌真个从未让人失望过。

    欧阳老爷子倒是没看出什么名堂,就是觉得他的孙女婿确实厉害,欧阳丽妃长长的舒了口气,瘫坐在座椅上。

    那顾潇庭觉得恍惚间,刚才那台上的陈志凌似乎还是当年战龙玄的青年。这两年过去,他的灵性和赤子心性却是一点没变啊!

    林玉秀的脸色很难看,他突然有些明白了。陈志凌才是真正的布局高手。之前,自己跟释永龙讲过陈志凌的缺陷,力量太刚猛,适合近身缠斗。

    这一点,显然陈志凌已经预料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