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5章 关键时候,还是得陈志凌
    但是怎么击杀?归墟道长已经不是其对手了,陈志凌的修为还没到混元,打起来也很玄。陈锋和释永龙便已经让陈志凌这边感到难以应付了,更别谈林玉秀了。

    林玉秀这三人相当于远古级别的高手了,一个就让人应付的头疼。这下出来三个,尤其是他们不止修为厉害,打法个个都是出神入化,这才是最最头疼的地方。

    不管怎样,吴文忠与上面这边,都将希望放到了陈志凌的头上。眼下这个情形,陈志凌也无法逃避。说近了,武道大会需要顺利进行,不能灰头土脸结束。这关系到国家颜面,陈志凌义无反顾。说远一点,林玉秀三人不会放过这些高手,还会继续绞杀。绞杀完了之后,而且还很有可能会对大楚门下手。如果他们心情不好,再杀一个外国政要,那就更糟糕!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明天陈志凌在这个关键时候,只能顶上!

    如果体内的强大气血完全受控制,陈志凌有信心应付下他们三个。眼下却是觉得有些难了……

    在这种情况下,唐海灵对单东阳道:“明天让我来应付林玉秀和陈锋。陈志凌应付释永龙。”

    此言一出,让单东阳眼睛一亮。陈志凌想说什么终究没说出来。唐海灵的修为是混元初期,并且,她的打法应该是最灵动最恐怖的,可以和陈志凌的打法相提并论的。所以她若去应战,胜面反而是最大的。

    “陈锋让给我!”一直沉默冰冷的李暹道。

    陈志凌与唐海灵怔住,归墟道长也怔住。他们都知道李暹是如来中期,如今混元初期的归墟道长都不是陈锋的对手,他上……

    “我跟他比剑,大会规则由你们而定。”李暹缓缓说道。

    李暹乃是剑皇,他的剑法有多恐怖陈志凌是知道的。“可以!”陈志凌沉声点头,道:“李暹用剑对陈锋,胜面很大。”

    几番商量之下,便也这般决定了。

    说来凄楚,陈志凌居然是垫底,对付林玉秀三人之中最弱的释永龙。

    明天的对战,必须全胜。任何一场失败,都会带来灭顶之灾,带来连锁反应。

    明天的大战让陈志凌感受到了真实的压力,同时,陈志凌也不禁心中发寒。光明教廷派出的这支先锋队就已如此恐怖,一旦到时候正式东侵,那该是多么的难以阻挡?只怕到时候真的需要各方势力,包括西昆仑,沈门来一起阻挡。否则单凭自己,那是决计难以抵挡啊!

    这且不说,为了应对明日的战斗。陈志凌还需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找欧阳丽妃来进行阴阳调和,这样才会让明天大战顺利一些。

    林玉秀三人在公寓里被严密监视住,陈志凌则去欧阳丽妃所在的大酒店汇合。

    这一夜,缠绵旖旎自不必多说。激情三次之后,陈志凌沉沉睡去。越是大的压力,他越会让自己养好状态。欧阳丽妃有诸多担心,都被他轻描淡写打消了顾虑。

    就在陈志凌熟睡的时候,他在睡梦中的一片黑暗里见到了安若素。

    小丫头穿着一袭白色纱裙,艳若桃李的出现在陈志凌面前。

    “哥哥!”安若素飘到陈志凌面前,甜甜喊道。陈志凌看向小妮子,发现她身上有了许多的不同……

    这大半夜里忽然看见安若素还是让陈志凌微微一惊,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忙碌,几乎忘了这个小丫头的存在。

    安若素比之以前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以前的安若素太飘渺,孤苦伶仃,似乎风一吹就散。但是现在,陈志凌觉得她似乎就是一个人,有着温暖的气息。

    “哥哥,这么久没见我,有没有想人家。”安若素在陈志凌面前晃啊晃的,就是脚不着地。白晃晃的脚丫子颇为漂亮,如果是有恋足癖的人,肯定会对她的脚爱不释手。

    陈志凌哑然失笑,她还会问自己想不想她了。越来越接近成年人的思维了。当下一笑,道:“当然想。”安若素马上就喜笑颜开,陈志凌不由问道:“你修炼太阳金经到什么地步了?”

    安若素啊了一下,有些不理解陈志凌的意思。陈志凌便又将经文上对神魂的几个定义说了一遍。

    “我好像到驱物了。”安若素听了后,思索半晌,方才对陈志凌道。

    陈志凌顿时微微失色,道:“真的?”

    夜游,日游,显形,驱物!

    这才多少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安若素便已到了驱物之境?那太阳金经上说的分明,普通神魂要修炼到显形都是需要非常大的机缘和悟性的。

    陈志凌不能置信,便也在这时候,他思索一瞬后对安若素道:“安静一点,我跟你出去,你驱物给我看看。”

    安若素道:“好!”

    陈志凌这便醒了过来,从入睡到醒,自然而然。实际上,他如果不想跟安若素交流,随时都可以将她驱赶出脑识里。

    陈志凌醒来后,便看见安若素在面前,好奇的观望着。

    陈志凌顿时感到尴尬,因为他和欧阳丽妃才快活过,里面什么衣服都没穿。当下向她打了个手势,要她先出去。

    安若素倒也乖乖听话,转身打开房门离开了。

    陈志凌轻手轻脚的穿了衣服,离开了酒店的房间。安若素就跟平常人一样,在门外等着陈志凌。

    这时候陈志凌已经相信这丫头真能驱物了,因为现在自己能看到她,说明她过了夜游,日游,到了显形的阶段。而一般的鬼魂虚无缥缈,风吹就散,肉眼很难看到。像自己这种能够电目生芒的的高手,也需要凝聚心神才能看出端倪。

    “先到玉里。”陈志凌对安若素道。安若素甜甜一笑,道:“好!”

    “等等!”陈志凌本来是觉得突然带个女人出现,让人怀疑。万一被欧阳丽妃知道就更不好了。但是这一瞬间突然想到这酒店走廊是有监控的。监控里要是看到安若素突然消失,那还不闹大发了。安若素闻言不解的看着陈志凌,陈志凌道:“不用了,就这样出去吧。”

    安若素点点头,不过她似乎不愿意接近陈志凌。陈志凌看在眼里,马上想明白了。她现在终究是没有大成的阴魂。而自己是积聚阳刚的肉身圆满高手,精气如狼烟,对她而言就像是太阳光一样。终究还是不能太靠近的。

    两人出了酒店,这时候外面的燕京又在下雪,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

    加上此刻是凌晨四点,外面连过往的车辆都很少。雪花飘飘洒洒,安若素一出来,沐浴在雪花之下,顿时整个身体都散发出愉快的情绪。随后,她身子一摇,居然成了一团暖风,接着席卷了一团雪花,再慢慢的将雪花席卷成一团雪球。

    擦!陈志凌看在眼里,尼玛,真能驱物了。

    安若素随后来到陈志凌前面停下,变化为人体原形,白衣赤足,像是倩女幽魂中的小倩。

    并没有那种半夜看见白衣女鬼的惊悚,反而让人爱怜。

    “哥哥!”她脆生生的喊道,人也俏生生的站着。

    陈志凌想到什么,问道:“之前是不是偷偷跑出玉了,不然你怎么知道可以驱物了?”

    他问话时倒没有生气,有什么好气的,该高兴才是。安若素看他神情,便也松了口气,当下点头。道:“趁你睡着,出来过三次。”

    “现在能驱多重的物体?”陈志凌目光温和,好奇的问道。

    安若素歪着脑袋想了一下,道:“我也不知道,不知道怎么计算?”陈志凌哑然失笑,小丫头还真是够天真无邪的。

    当下,陈志凌环顾四周,最后目光定格在那路灯的铁支架上。他走上前去,一走出去,雪花便落在他身上,凉凉的,带着一丝纯净。

    下雪后的燕京,空气让人特别的欣喜。陈志凌指了指铁支架,道:“你试试看,能不能折弯它?”

    安若素点头,她对陈志凌的话当真是百依百顺,也没有为什么。来到铁支架前,安若素身子再度变化为一团暖风,接着裹住了铁支架。

    不一会后,陈志凌便眼睁睁的看着铁支架微微弯曲,弯曲了一丝丝后,安若素便显出原形来,脸色有些苍白的对陈志凌道:“哥哥,我搬不动了。”

    陈志凌道:“好,我知道了。”顿了顿,又道:“对了,你知道你现在神魂念头有多少个吗?”

    “三千六百个!”安若素不假思索的答道。

    陈志凌立刻又惊住了,这个基数比之狼神足足多了一倍啊!可以想象安若素这么修炼下去,将来念头逐渐壮大,力量会强横到不可思议的地步。这才短短一个月,她便已经能够驱物。就刚才驱物的力量,俨然已经是一个壮汉的力量了。

    这个铁支架建造的特别扎实,一般的壮汉无法撼动。至少要三百斤的力气,才可能将其驱动。

    也就是说,现在安若素的驱物能力就已接近三百斤了。

    这个进度,陈志凌只能说太恐怖了。

    陈志凌不禁想到邱一清所说的,安若素是天生的灵体,对灵魂修炼有着常人无法拥有的优越和天赋。那么现在按照这个情况来看,将来安若素成为鬼仙几乎没什么悬念了。

    这倒是个好事。陈志凌如是想,平白多了一个鬼仙级别的帮手,将来绝对能够起到鬼斧神工的作用。

    且不说这些,安若素向陈志凌央求,要他陪她在雪中玩耍。陈志凌点头答应,当下就在一边看着。而安若素则在漫天雪花中化作一团暖风随意席卷雪球。

    外人若是看到这一幕,也只会觉得这儿的雪幕中似乎有着龙卷风。

    安若素一直玩到凌晨五点,陈志凌感觉不能再待下去了。便招手让安若素进了那块纯玉里。

    陈志凌回到酒店的房间后,轻手轻脚的**,上床睡觉。一到床上,欧阳丽妃便醒了过来,她挤进陈志凌怀里,将他搂住。低声呢喃道:“去哪儿了呢?”话中还带着睡意。

    陈志凌拍了拍她的香肩,低声道:“睡吧。”却是没有解释。

    总不能说是去洗手间了,酒店的套房里就有。那就是明显的撒谎了。

    但是陈志凌也不愿意跟欧阳丽妃说这些鬼魂之事,太复杂了,三言两语讲不清楚。

    好在欧阳丽妃经过三场大战后,也是累乏,很快又进入了熟睡之中。

    对于武道大会里面的事情,流纱和朵拉绮雯这一众自是不知道的。陈志凌也没有跟她们去讲这件事情,所以流纱和朵拉绮雯并没有过来,依然在帮着维持燕京的安全工作。

    这一觉,陈志凌一直睡到上午九点。睡的很熟,并不为今日决战所困扰。他甚至放空了思想,就像待会是去走一个过场一般。

    以无法为有法,无为而有为,便说的是此番境界了。

    欧阳丽妃先起的床,她穿了紫色的风衣,内里是白色毛衣,紧裹着丰满的身材,非常的有韵味。一看便是贤妻良母的类型。

    陈志凌起床后,欧阳丽妃已经给他挤好了牙膏。

    洗漱完毕后,陈志凌一行人在酒店的餐厅里吃起早餐。吃早餐期间非常安静,唐海灵和李暹一句话也不说,陈志凌也没说话。他们三人不说话,那欧阳老爷子和欧阳丽妃以及归墟道长更是没话说了。

    海青璇与周飞,文涛,刘霸王也是沉默。

    只不过,在吃完早餐后,海青璇还是私底下悄悄担忧的问了陈志凌,道:“你到底有没有把握?”

    陈志凌对海青璇淡淡一笑,突然伸手在她脸颊上一拨,将她那根迷眼的发丝拨到她的耳后。这个动作亲昵之至,却无暧昧。

    陈志凌道:“那么多生死险关,我都走了过来,没道理闯不过这关。”顿了顿,道:“我说不清楚我的感觉,但是总觉得没有那么可怕。”

    海青璇脸蛋微微一红,后又听他如此说,想想便也觉得这家伙绝对的绝顶聪明,又是福大命大,一定可以闯过这一关。

    再说到唐海灵,唐海灵今天身上有着一种超乎寻常的安静,就像是一场人生的朝拜,这一生的准备就为今天这一战。

    陈志凌对她不由肃然起敬,这个女人,已经将自己的心态调整到了最佳的状态。

    还有李暹,李暹同样如此,那种冰冷冷漠并不是惺惺作态,而是一种掌控碾压,一种绝对的信心。

    那么陈志凌自己呢?陈志凌觉得自己的心态忽然之间有种天地混芒的感觉。说不清楚,明知道前途恐怖,心中却生不出恐怖之心来。这是一种很玄妙的心态心境。

    中午十二点,陈志凌率队准时前往奥体大会馆。

    欧阳丽妃和老爷子自然是前往安全室。

    今天参赛的武者也来的特别的准时和迅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