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4章 英雄与枭雄
    在大气运将要降临的前夕,中华大地的无数高手都在突破。并不是说只有陈志凌才是得天独厚,就算是周飞,海青璇,文涛等等,都已到达了通灵。

    气运的降临,造就了这个疯狂的时代!

    也是早就英雄和枭雄的时代。

    吴文忠在大会场外的一辆迈巴赫车里,这辆特别定制的迈巴赫重达六吨,连小型火箭炮都将其无法轰烂。

    单东阳上了车便看见华老和吴文忠都在。他在车里不便行军礼,吴文忠摆摆手,严肃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玉秀在搞什么鬼?”

    华老的脸色也很难看。

    单东阳道:“我和陈志凌一直在调查,但是没有确实的证据。不过现在我可以确定,林玉秀和释永龙,陈锋都是光明教廷的人。他们此来的目的就是要将我们的隐藏高手聚集起来,趁这个武道大赛将其击杀掉。”

    吴文忠横眉怒眼,道:“为什么不早说?”

    单东阳沉声道:“吴老,华老,不是我不想早说。第一,我没有证据,一切都是猜测。第二,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说了出来,万一是错了?林玉秀的爷爷那边,我们无法交代。第三,我即便说了,吴老您也只会以为又是陈志凌在使鬼,不让我们上面造就自己的高手。”

    吴文忠顿时说不出话来。

    华老眉头紧蹙,随后微微一叹,道:

    “说来说去,还是我们和陈志凌之间的信任不够。”顿了顿,道:“东阳,你去安排一下,今天的武道大赛到此为止,明天再继续。这件事还要好生合计一番。”

    “是!”单东阳说道。随后,他又突然向吴文忠道:“吴老,有件事我很好奇。电脑随机选人,我之前安排人做了一些手脚,但是今天的选人却完全不对,似乎向着林玉秀这边,您知道是为什么吗?”

    吴文忠脸色微微一窘,他道:“是林玉秀这个小畜生特意请求,希望公平公正,我将你安排的人给换了下来。却没想到这小畜生……”

    单东阳离开了迈巴赫!

    他无话可说,刚才能向吴文忠问话已经是愉悦的行为了,他当然不可能去责怪吴文忠。

    但是心中的悲愤是不可磨灭的。这位吴文忠老将军,说的好听点,装的是国家。但实际上,专政的思想深入骨髓,他永远不会信任陈志凌。因为陈志凌是不可掌控的。

    为此,他可以宽恕罗毅的儿子的恶行。可以容忍林玉秀杀害无辜的小女孩,还会说,玉秀的用意是好的。

    偏偏,不管陈志凌怎么做,怎么配合,怎么帮忙,他就是不放心陈志凌,欲除之而后快!

    就在武道大赛在今天要进行至尾声时,最后一场的对决却是归墟道长vs陈锋!

    陈志凌看到屏幕定格时,心下一紧,非常担心归墟道长的安危。但是归墟道长也是混元初期的实力,虽然归墟道长平时荒唐,但是他能有如今的修为,就不是个没有原则和坚定心性的人。所以,他不可能对旗鼓相当的陈锋退避。

    归墟道长站了起来,他朝陈志凌淡淡一笑,拍了拍陈志凌的肩膀,道:“陈兄弟,也是该打打他们的锐气了。”

    唐海灵也站了起来,凝神道:“道长不可大意,这个陈锋比释永龙还要不简单。”

    归墟道长点头。

    陈志凌也是跟着站起,他深吸一口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之前,他有万分信心打压下这一切。但是从释永龙的实力中,让陈志凌感受到了恐怖的压力。这一刻,他心中确实有些微微的动摇。

    如今这个情况,林玉秀三人只能在会场上杀。不然的话,想要在燕京将三名混元高手击杀,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是首领和沈默然一起来,就算是如此,将林玉秀三人逼急了所带来的后果也是灾难型的。

    不管如何,归墟道长一身烂道袍,已经上了擂台。这个时候的归墟道长并不邋遢,而是飘逸出尘。淡淡之间,自有一股凛然仙气。这才是真正的得道高人,就算一身邋遢,却让人感到了圣洁!

    陈锋则是眼珠湛蓝,穿着黑色的中山装,身材清秀,他内里什么都没穿,只穿中山装,倒有些像真子丹饰演的精武陈真。

    归墟道长冷眼直视陈锋,陈锋目光淡漠,完全不将归墟道长放在眼里。这个陈锋,狂妄归狂妄,但是这股子精气神,敢将归墟道长这样的绝顶高手不放在眼里的气势,着实是份本事,这也证明他的底气十足。

    铃声陡然响了,代表比武开始。

    便也在这一刻,归墟道长的仙风道骨消失,突然之间好像化身成一头远古凶兽。

    这位风流道长发起怒来,却是绝对的凶煞神!

    归墟道长一步之间瞬间就扑到了陈锋的面前,双手手臂骨头向外,护住面门。前胸,做出似抱欲抱地动作,同时右腿膝盖猛烈提起,顶向了陈锋的裆部。

    这一记低膝硬撞,膝似一面铁盾,狠狠带风击去,四面呜呜作响,陈锋的衣服立刻飘扬,猎猎作响。归墟道长这一膝顶肘带起的劲风撕裂空气,扬起炽热的火浪,这股劲风就像是要把陈锋整个人吹飞出去。

    归墟道长这一招护上盘,以腿攻击,出其不意,而腿的力道又强于手臂,当真是令人心惊胆战,防不胜防。

    这一招便是古战场上演变而来的暴龙杀!

    陈锋面对这样凶猛的打法,脸色却是丝毫不变,身体微弓,手臂下落,轰,清秀的他硬捶砸下,狠狠的捶在归墟道长的铁膝上。

    碰!筋肉骨骼相搏,发出了重物落水的声音,膝盖拳头相交的地方,汗水四溅。

    第一招中,两大绝顶高手便硬碰硬,着实让人意外。

    归墟道长在这一瞬,只觉所有力道都已被对方化解。但对方的力量也被自己的冲击力所化解。

    一击之后,陈锋立刻化捶为爪,一记刚柔并济的龙爪手擒拿,反手下摸,抓抠向归墟道长膝关节后面的韧带筋肉。

    进手搏击,无论是捶,炮,劈,崩,交接瞬间,自然带着擒拿。

    捶中就拿,拿中就抠,连撕带扯,这才是上乘的打法。这种打法与野兽之间的搏斗类似,但是真正的功夫,大多却又是从野兽搏斗之间演化而来。

    归墟道长只觉得膝弯关节凉气突起,筋肉猛跳,知道被陈锋这一爪擒拿抠中,就算筋骨再强悍,也要被抠碎,心神一动,腿部肌筋一牵,膝盖下面的整个小腿,好像弹簧刀一样射了出去,吧嗒一下,踢破空气,炸向陈锋的胸膛。

    归墟道长地腿,柔韧无比,就好像藤鞭,软起来,连骨头都是软的,硬起来,和钢铁一样。

    陈锋面对这一手弹刀一般的腿,另外一只手疾伸而出,横着格挡,一记横拳硬架了这一下。

    一架之间,他地拳头又自然的变为的龙爪,反擒拿。

    手臂扭了两扭,筋肉从肩膀到手臂,刹那间如蛇一般的蜿蜒扭曲下来,一下就搭上了对方的小腿。

    臂似蛇缠,绞杀,手似龙爪,抠捏擒拿。

    瞬间,陈锋的手抓就捏到了归墟道长的小腿肚子肌肉。

    一经动手,陈锋的恐怖完全展现出来。这个人的打法比之释永龙更加的有灵性,如跗骨之蛆。尤其是他的擒拿手,简直就是天下无双了。而且陈锋很沉着,气势中带着掌控一切的节奏。于不见不闻中,往往就已杀机凛然。

    就在这危机千钧的瞬间,归墟道长小腿肌肉自然一松,随后又橡皮一般弹起,坚硬如铁,稍微的滑了一下,便逃开了陈锋的擒拿。
    r />

    与此同时,归墟道长双眼绽放出骇人精光,两只手猛烈甩出,身体前倾,山一般的压了下来,双手肘关节狠狠撞向了陈锋的脖子两侧。

    归墟道长一旦攻击,总是全身一起,不留余地,狠辣凶猛,不死不休。

    陈锋眼神沉着,面对归墟道长双手肘关节的攻击,身体一矮,头猛缩躲开。

    陈锋一缩之间,躲过双肘,整个人手脚全部没有,接着斜步踩出,提溜一下就从右侧转到了归墟道长地背后,身体突然暴涨。

    归墟道长眼前失去陈锋的踪迹,眼中并不慌乱,这一刹那,陡然后腿反弹,好像马扬后蹄,踹向了陈锋的身体。

    这一下反应飞快,连心理活动都没有时间。

    陈锋的一切攻击都被阻挡,归墟道长飞快前踏步,提溜转身,正面面对陈锋,算是化解了这一次危机。同时,归墟道长脸色也凝重起来,刚才短暂的交手,陈锋让他陷入两次小危机,一次大危机,这个陈锋的打法比之释永龙真正厉害多了。

    陈志凌与唐海灵相视一眼,这两位绝顶高手都已看出了陈锋的厉害和恐怖。而且陈锋的生命之源糅合气血之力,只怕要比归墟道长的力量要强横一些。

    无论打法还是气血之力,归墟道长都弱了一筹。不好,再打下去,归墟大哥只怕要步孔雀王岳大鹏的后尘。

    刚好也在这时,单东阳敲响了会场的铃声,通过喇叭道:“今晚的比武大赛到此为止,明天继续!”

    轰!在铃声响起这一刹,陈锋却是突然动手了。这家伙眼中寒光绽放,呈现血红之色,却是要下死心来杀死归墟道长了。

    陈锋杀意爆发,往前一窜,只一瞬间,便已到了归墟道长的面前,一瞬间,龙爪手抠向归墟道长的耳根子,另一手黑虎掏心。人的整个劲力也往前撞,这一个起手式,狂暴强猛,犹如泰山压顶而来,简直躲无可躲。

    这个起手式的攻击狂暴到让归墟道长皱眉,他不能退,一退便是先机尽失。这一瞬间,归墟道长的额头上冷汗涔涔。在铃声响起时,他并未被单东阳说比赛结束而放松心神。因为他被陈锋的杀机锁定,也知道陈锋不会轻易罢休。

    面对陈锋的两手攻击,归墟道长头一偏,堪堪避开对方的龙爪,同时胸膛向后一缩,一拧转!内含了一尺,刚刚躲避开陈锋的黑虎掏心。与此同时,他的腰身拧转,右手突然炸出,小火焰钻心拳,只一闪,便出现在了陈锋的脖子左侧。

    归墟道长是成名已久的杀神,却也绝不是易于的。

    一瞬间,陈锋危险之极。

    拳法高手生死决斗,都是瞬息之间判定生死,武功,运气,力量,精神,敏捷相差一线,立刻就是生死之别,绝对不会有拖泥带水,打上三天三夜,几个小时的情况出现。

    陈锋的眼神依然沉着,面对转瞬即到的小火焰钻心拳,他丝毫不惧。也根本没有躲闪,突然之间,他的另外一只手闪电抬起,两根手指竖立起来,叉开,指头稍微的弯曲,螺旋,锋芒闪烁,正好对准了归墟道长打过来的手腕,斜里一刺!

    这一手变化正是光明教廷中的无迹可寻!就像是陈锋的两根手指和拳头,变成了一只强壮地大公羚羊,用自己的长角去划虎豹豺狼的肚皮!

    归墟道长眼中越发凝重,电光石火之间,手腕扭曲一缠,晃了晃,突然也刺出两指,宛如毒蛇吐箭,点向陈锋的掌根处。这一手,正是少林寺的一指禅。

    道士用上了少林的功夫,而且还出神入化,真够让人跌破眼镜的。

    但这时谁又顾得这些,都紧盯着台上。他们精密诡秘的变化,乃是绝对的绝顶上层的打法,这几手的变化,修为低的人看不清楚。但是陈志凌这些人却是看的分明,看的心惊胆战。无论是归墟道长还是陈锋,都已是当世的人杰。这样的高手决斗时,就已是命运的主角。

    便也在这时,陈锋眼中闪现残酷的光芒。他咿呀一声低吼,手忽然下沉了一寸,指头一下变得雄浑,坚实,有力,宛如千斤重弓一下弹出。

    陈锋这一骤然发劲,全身毛发倒竖,血液倒流,所有的力量都汇成了一点,汇到这一弹指上。这样的一弹指,又如何是归墟道长阴秘的一指禅能够抗衡的。

    陈锋这样突然的变化,实在是太巧妙了,就好像是先前所有招式都是为了引归墟道长上当一般。就好像是布好了口袋终于等待到归墟道长钻入,再集中最大的力量,一举歼灭强大的敌人。

    归墟道长骇然失色,啪嗒一下,他的指头被陈锋弹中。他疾收时还是慢了一瞬,顿时一股强悍的螺旋钻劲如电流涌入,让他手掌立刻陷入麻痹。

    归墟道长在这一刹已经知道不妙,疾退,疯狂电闪退出。陈锋逮准这个机会,疯狂反扑,猛虎下山,身子如重弓,轰轰轰拉出一长窜拳影,便要将归墟道长生生砸死。

    便在归墟道长生死一瞬之间,场上突然闪现出一道白影。这道白影的爆发让整个会场的人都感受到了,那是一团如火的巨大狂暴力量。白影冲出时,火浪撕裂了空气。

    这道白影自然是陈志凌,陈志凌积蓄了所有的力量,三步之间便已窜了上去。每一步都让地面微微一震,震到人的心间。

    轰!陈志凌上前来到陈锋身后,二话不说就是一拳。这一拳正是盘古杀拳,力道的狂猛自不用说。陈锋只觉背后忽然一寒,泰山就要倒塌一般,令他感到危险之极,浑身寒毛也倒竖了起来。危急中,陈锋朝前一窜,灵鼠滚油锅顺势滚了出去。

    这一瞬,陈志凌若是追击,三秒之内绝对能斩杀陈锋。只是这时,他感觉到林玉秀和释永龙也动了。他心念电转,林玉秀和释永龙同时出手,追击杀了陈锋,这样背后露出来,没有时间回身,那么自己也死定了。任何人都来不及救援的,到时候还要连累归墟道长而死。

    陈志凌当即转身横退,面向奔来的林玉秀与释永龙。

    同时,海青璇,周飞,文涛,唐海灵也奔了过来。李暹却是冷淡的看着,并没有要动的意思。

    彼此僵持,林玉秀冷声冲陈志凌道:“你这是在破坏大赛的规矩。”

    陈志凌淡淡道:“既然说到规矩,适才大会主办人已经说今日结束,那么就不应该继续再动手。”

    林玉秀冷冷道:“那里有比斗未完,竟说结束的道理?”

    陈志凌冷淡道:“这个问题你要去问主办方,不应该来问我。我们是按照大会规矩来进行。”

    林玉秀扫视了陈志凌这边一眼,暗自思忖,就此闹翻也不好收场。当下也不再争辩,他又一笑,对陈志凌道:“看你明天还是否敢这般侃侃而谈,希望今夜你不要吓的睡不着觉,哈哈……”

    这是**裸的看不起陈志凌了。林玉秀也不再多言,转身离去。释永龙和陈锋便也相继离去。

    今天这场大赛就这般糊里糊涂结束。

    国外的大佬们看的一头雾水,虽然如此,他们却也领略到了华夏武术的恐怖之处。简直就是人形高达机器啊!这会场地面像是被重型碾压机碾压过一般。

    陈志凌一行人回到了所住的公寓。

    这场武道论剑大赛已经进行,并且有全世界的关注,乃至外国的大佬们。如果不继续进行下去,显然会让其成为笑柄。

    单东阳很快代表吴文忠来见了陈志凌。

    公寓里,陈志凌没心思责怪吴文忠如何如何,只是想着如何应对明天的武道大赛。显然,今晚去绞杀林玉秀不太可能。这三个家伙的厉害超出了想象,而且,只怕任何军队前去,都围捕不了他们三个。一旦闹翻,他们杀几个外国政要大佬,那华夏就会陷入无穷的危机。

    唯一的和平过渡办法,还是要在武道大会上来击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