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9章 各方联合
    陈志凌启动车子,道:“事情是这样的。武道论剑大赛不是我提出来的,是一个叫林玉秀的年轻人和上面提出来的。他们的原来目的是想通过这次武道大赛来聚集高内的高手。然后等大气运降临,好应对国家可能出现的乱象危机。”

    归墟道长闻言并不生气,道:“这个主意不错。陈兄弟你为什么突然提这茬?”

    陈志凌道:“主意确实不错,否则我也不会同意帮忙。只不过这个林玉秀很可疑,之前发生过一件事情……”说到这儿,陈志凌干脆将车停到车位上,对归墟道长讲了林玉秀的诡计。

    归墟道长听完后也不由恼羞成怒,道:“这个林玉秀真是狗娘养的,你这么配合帮忙,他居然如此阴你。”他对陈志凌是百分百的相信,只因为他佩服陈志凌的人格。

    陈志凌道:“林玉秀这么做,按照道理来说,是害怕我大楚门会抢归墟大哥你们这些高手。合情合理……”

    “合情合理个狗屁。”归墟道长道:“不管他什么理由,这种人品,我断然不会帮他。陈兄弟,你不用多说了,你的意思我明白。你放心,等武道大赛之后我便加入你的大楚门。”

    陈志凌不由大喜,随后又苦笑道:“归墟大哥,你就不怕是我在挑拨离间,故意让你加入我的大楚门吗?”

    归墟道长看了陈志凌一眼,哈哈一笑,道:“陈兄弟,我看起来是个邋遢道士,糊里糊涂,老不正经。但是我的心不瞎,你说的是真是假,我分的清楚。”

    “多谢归墟大哥!”陈志凌心中一热,只觉暖暖的。人世间最令人温暖的就是信任。

    “不过归墟大哥……”陈志凌又道:“林玉秀要是只想多拉些高手,忌惮我,这个情况虽然卑鄙,但也情有可原。但是现在我通过情报调查,林玉秀与国外联系过密。他的身手也很神秘,我们初步查出,他很可能与传说中的光明教廷有关。”

    “光明教廷?”归墟道长吃了一惊。

    “归墟大哥您也听过光明教廷?”陈志凌微微讶异。

    归墟道长道:“东方西昆仑,西方光明教廷。这些势力都是古老传承,贫道多少了解一些。既然西昆仑出世了,光明教廷出没也不为怪。”

    陈志凌道:“大气运即将降临在我们中华大地,无论是光明教廷还是血族都想东侵,占据气运,做

    气运的主人。我是担心林玉秀是光明教廷派来的先行先锋。”

    “血族?”归墟道长倒没有吃惊,只是一叹,道:“果然是什么魑魅魍魉都想跳出来了。”顿了顿,他凝重起来,道:“你说这个林玉秀可能是光明教廷派来的。但是这有些说不通,既然是光明教廷的先锋,他召开武道论剑大赛,聚集这么多高手干什么?那也应该是分别逐个击破,而不是将我们聚集呀?”

    “我想到了。”陈志凌眼睛忽然一亮。本来非常不明白林玉秀的用意。这时候归墟道长这个说法却让他茅塞顿开。“归墟大哥,你看是不是这样。他如果要去寻找你们逐个击破,但用时太长。而如果是召集起来,举行武道论剑大赛。这个大赛是非常残酷的真实性质,即使在擂台上,他将这些高手杀了,那也是光明正大。”

    归墟道长抽了口寒气,道:“好毒辣的手段。”顿了顿,又疑惑道:“但是他当真有这个本事,能一个人屡战屡胜?”

    陈志凌道:“所以我怀疑这次武道大赛有其余的光明教廷的人混进来了。至于归墟大哥你,孔雀王,还有海灵姐。你们三位超级高手,都是流传已久。即使光明教廷的人想冒充也很难。”

    “你是怀疑那个陈家沟的陈锋和少林的释永龙?”归墟道长也是聪明之辈,立刻想到了这里。

    陈志凌道:“没错,这两个人突然冒出来很诡异。我已经安排人去陈家沟和河北少林寺找跟这两人熟悉的人过来辨认。另外,今天我是想带归墟大哥你去见见这两人。如果他们是假冒的,那么就是来自光明教廷。光明教廷的人不可能把陈家沟的太极,和少林寺的功夫练出真意来。到时候一试手就可辨真伪。”

    “这个主意妙哉!”归墟道长立刻拍掌称赞。

    不过马上,归墟道长就奇怪道:“你怎么不喊上唐小姐,难道是信不过她?”

    陈志凌道:“当然不是。他们若露出马脚,只怕要下死心来杀我。但我们人去多了,他们没有胜算,只怕会坚持不出手。”

    归墟道长恍然大悟。

    林玉秀的计划之所以出了纰漏,全部是因为他想暗算陈志凌而没有暗算成功开始。如果没有这件事,陈志凌断不会起疑,秘密派人去查他。但是事到如今,林玉秀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来掩饰。所以,林玉秀为了安全起见,便一直和陈锋与释永龙住在同一栋公寓里。

    陈锋和释永龙正是光明教廷派来的两名红衣主教。分别是罗斯和洛斐假扮的。两人连汉语都说不利索,只要一开口就要露出马脚。好在两人表演的是当世高人,不言不语以表示高傲倒也不足为奇。

    陈志凌开车来到东城区,林玉秀所在的幽静公寓前。他停下车后,便去按门铃。林玉秀也在这所公寓里,这一点他是知道的。

    林玉秀身体里的暴龙真气还在,这让陈志凌微微放心。不过陈志凌也隐隐猜出,林玉秀只怕有能力压制这暴龙真气,不然不会继续这么有恃无恐。

    不一会后,便有保姆前来开门。保姆直接说主人不见客人,便要关门。陈志凌却强自推开门,与归墟道长闯了进去。

    来之前,陈志凌已经交代好了。如果真的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由他掩护,归墟道长全力逃走即可。

    陈志凌之所以敢如此托大而来,一是冒险试探,二是他体内的霸王血的潜力无限。如果蛮力逃走,只怕没人能拦得住。

    陈志凌这一趟闯进林玉秀的公寓探明虚实,本质上来说,是非常不明智,充满了危险的举动。命只有一条,如果林玉秀和陈锋跟释永龙真是光明教廷的,那么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林玉秀这边很可能会猛扑陈志凌与归墟道长。

    不过陈志凌之所以要来如此冒险,也是想揭穿他们的真面目。如此一来,便可以让武道大赛顺畅的进行下去。这身体中的强横力量,让陈志凌坚信可以全身而退。更何况身边还有归墟道长。

    自从拥有霸王血之后,陈志凌的气势上,总有一种可以砸破一切的信心。这就跟一个富翁,并不知晓自己到底有多少钱。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经富有到了一个不可想象的地步。所以做任何事,都有一种天大的信心。

    不过同时陈志凌也知道,只怕今天事情没有自己想象的这么顺利。也有可能一切都是自己揣测错误,陈锋和释永龙是真实的,他林玉秀也不是光明教廷的人。这个结果是最好的。但基本没这个可能。而且即使他们是光明教廷的人,只怕也没这么容易让自己试探出来,还未做成要做的事便先行跟自己鱼死网破。

    一切一切,马上便要揭晓。

    陈志凌与归墟道长闯进公寓,迎面便在客厅里碰上了林玉秀。林玉秀一身黑色皮夹,正端坐于茶几前的沙发上,拿遥控调台。

    陈志凌和归墟道长闯进来后,林玉秀连头也没有抬,也未多看一眼。只是淡淡道:“两位不请自来,强横进门,难道不知道礼数为何物吗?”

    陈志凌冷冷一笑,道:“你我合作共同举办这场武道大赛,我前来与你商谈,你却拒而不见。我进门后,你更是视若未见。就你这种德性,也配跟我谈礼数?还有上次那笔帐我给你一直记着。”

    陈志凌开口绝不客套。林玉秀如果要假意客套,陈志凌还会表示出一个虚假的繁荣。但是这家伙既然如此作态,陈志凌便更加直接了当了。林玉秀微微一怔,却是没想到陈志凌人毒,嘴也毒。他转头看向陈志凌,道:“陈志凌,我看你是在国内嚣张久了,自认天下无敌手。也罢,在武道大赛上,我会好好领教你的身手。希望你到时候也能像现在这般嚣张。”

    陈志凌哈哈一笑,突然道:“你不过是我手下败将,有何资格在此跟我大放厥词。何须等到武道大赛,来来来,我现在跟你划下道来,一决高下。”

    锋芒尽出,咄咄逼人!

    这就是陈志凌此时的气势,一旁的归墟道长心中大呼痛快。武人就得如此,不爽你就不爽你,绝不你假客套。

    绵里藏针,即使心里恨的要死,表面还是一团和气。那绝对是政客!

    林玉秀眼中闪过一丝怒气,随后他用遥控关了电视。站了起来面对陈志凌,道:“武道大赛之前,你我若打起来,传出去是让国家蒙羞,让这次武道大赛沦为笑话。你不必现在言语激我,武道大赛已经不远,到时候你我的恩怨会有个了结。”

    “你就不怕到时在比赛中,我用暴龙真气爆了你?”陈志凌并不为他的话所动,淡淡道:“还是说你有办法化解我的真气?因为你体内是生命之源,生命之源乃所有力量的源泉,自然也能化解我的真气。”说话之间,紧紧盯着林玉秀,看着他脸上的变化。

    可惜陈志凌失望了。林玉秀只是淡淡道:“随你怎么想,我不作任何辩解。”

    陈志凌点点头,道:“我想我明白了。”顿了顿,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陈锋和释永龙也不在这里了吧?他们会在武道大赛进行时再出现,对不对?”

    林玉秀道:“他们都是成名的超级高手,难道阁下觉得我能约束他们的行踪吗?他们去了那儿,我不知道,即便我知道,我也没义务告诉你。”

    “走!”陈志凌当下不再多言,对归墟道长说了一声,转身便走。

    归墟道长不明就里,但见陈志凌已走,便也跟在后面。

    出了公寓,归墟道长后一步上了路虎车的副驾驶上。陈志凌启动车子,归墟道长奇怪的道:“怎么说走就走了?”

    陈志凌一边发动车子开出去,一边道:“林玉秀已经知道被我查了过来,所以现在跟我已经是心知肚明。那两个人藏了起来,我们想试探也没有办法试探了。”

    归墟道长不由吸了口凉气,道:“这个兔崽子,好毒的心计。到时候武道大赛还有外国首脑前来观看,我们必须把这件事情和政府说明白啊!”

    陈志凌道:“说不明白的。林玉秀的爷爷虽然退休了,但是地位斐然。再则,一切都是我的推断和揣测。至于真实的证据,那是半分也没有。我说出去没人相信,反倒会让军**得我是针对林玉秀,用心叵测。林玉秀也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狗日的。”归墟道长怒道。

    便也在这时,陈志凌忽然感觉到那道在林玉秀体内的暴龙真气就此消失了。

    果然是光明教廷的人,生命之源的神奇也是非外人所能懂。

    “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陈兄弟?你只要言语一声,贫道一定配合。”归墟道长又说道。

    陈志凌道:“什么都不用做了,喊s市灵姐,我们去四处逛逛。”

    “那林玉秀的事情难道就这么不管了?”归墟道长不可置信的问道。

    陈志凌道:“也不是不管,我还会派人查他到底有多少同伙。林玉秀的修为恐怕比我还有归墟大哥你都要高。所以如果闹翻,真要去杀了他可能有些难度。再加上他的同伙,到时候会闹出很多乱子来。”

    归墟道长沉吟起来。

    便也在这时,陈志凌的手机响了。陈志凌拿出来看了眼来电显示,却是单东阳打过来的。

    陈志凌接通。单东阳的声音传来,道:“你刚才去见了林玉秀?”

    “对!”陈志凌淡淡道:“你的消息很灵通嘛!”

    “陈志凌兄弟,你现在到星巴克咖啡厅来,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商议。”单东阳凝重的说道。

    “好!”陈志凌说道。

    挂了电话后,陈志凌对归墟道长道:“归墟大哥,我要单独去见国安的局长,也许事情有些转机。”

    归墟道长闻言一喜,随后便爽快道:“那你放贫道下车,贫道不耽误你正事。”

    陈志凌找准地方,缓慢靠边停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