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8章 归虚道长
    “另外,与孔雀王他们一起被国安邀请的另两名超级高手的资料弄到了吗?”陈志凌问道。

    “我已经安排红妆仔细在查,这两人的初步调查结果。一个是出自陈家沟陈氏太极,叫做陈峰。另外一个是出自河北嵩山少林寺,叫做释永龙。不过奇怪的是,陈锋和释永龙在之前并没有表现出过人的资质。但是这次出来,他们的修为已经到了可以和孔雀王齐名的地步。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一起消失过十年之久,这次是突然出现。”李红泪说道。

    陈志凌沉吟道:“你安排人去少林寺和陈家沟一趟,请认识这两个人的熟人过来。此事要隐秘,不要惊动任何人。”

    “是,门主!”李红泪说道。

    随后陈志凌挂了电话,他深刻的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这时候也没什么心思去看杂志了,这读者杂志上有不少深刻的小故事。但是这些小故事对陈志凌这样的人都已经是笑谈了。他放下杂志,决定出去走一走。

    穿好白色衬衫,又套了一件薄薄的黑色外套。陈志凌就这般下楼。出了公寓,今晚的风特别大,天也是一片漆黑。寒冬的意味已经很浓。尤其是这燕京,一到冬天格外的寒冷。

    便也在这时,一辆黑色的迷你宝马停在了公寓前。陈志凌不由驻足看去,宝马车的车门打开,很快里面下来一名邋遢道士。为什么说是道士,因为他穿的是道士服,而且梳的是道士的发髻。并流了胡须,不过他的道袍确实有些脏了。

    道士开车足够怪异了,更让陈志凌跌破眼镜的是。这位看起来四十来岁的道士还搂了一名漂亮的女孩儿。女孩儿穿着红色大衣,下面是热裤,黑色蕾丝袜。脸上化了淡妆,脸蛋姣好,看起来才二十来岁。

    道士和她在一起,简直就是挑战人类眼球的极限。

    不过这一刻,陈志凌却认出来这名道士就是传说中的归墟道长。因为陈志凌凝神下也无法清除的感觉出他的修为来。

    能够让陈志凌有这种感觉的,那绝对是绝顶高手。所以陈志凌不难想象出这位道士就是归墟道长了。

    归墟道长搂着女孩儿的蛮腰,准备进公寓大门时便看见了陈志凌。陈志凌尽管心中怪异,面上还是友善的冲归墟道长一笑,道:“您就是归墟道长吧?久仰大名。”

    归墟道长疑惑的扫了陈志凌一眼,道:“你是大楚门的门主陈志凌?”

    倒不是陈志凌就真那么神通,这么多高手都认识他。主要是这些人都是人精,估量陈志凌的修为,再一联想,却也不难猜出来。陈志凌不也一见面,就已猜出来了吗?陈志凌点点头,道:“正是!”

    归墟道长当下松开搂住女孩儿的手,捧出两手,热情十足的道:“哎呀,你好,你好!”态度十分谦恭的跟陈志凌握手。就跟见了大领导似的。搞的陈志凌也不得不伸出双手。

    握过手后,归墟道长又道:“陈兄弟,你的大名我可真是如雷贯耳啊。这些年你做了不少事,尤其是人间杀器让贫道佩服,来来来,今天既然见面了,贫道一定要和你痛饮一番,不醉不归。”

    陈志凌不由怔住,随后也是一笑,觉得这位道长倒是真性情了。嬉笑怒骂皆由心。当下道:“好,好,不醉不归!”原本他以为归墟道长是那种一身正气,仙风道骨的类型。谁知道这一见,却是猥琐之余,又甚是率性。

    归墟道长转身对身边的女孩儿道:“妹子,麻烦你开贫道的车去帮贫道和陈兄弟买些下酒菜回来。酒就要五粮液。烧鸡一定要有。嗯,贫道不让你白跑腿,再给你加一万的小费,你看中不?”

    “中,中!”女孩儿眼中闪过喜色。归墟道长便将钥匙递给女孩儿。女孩儿当即转身去开车。

    女孩儿开车走后,归墟道长对陈志凌笑道:“陈兄弟,我们进屋说话。”

    “好,好!”陈志凌说道。当下两人进了公寓,便也在一楼客厅里入座。这时候保姆却是下班了。

    归墟道长打开客厅里的灯光,顿时一片华光,明亮之至。归墟道长接着和陈志凌落座,归墟道长甚是热络,道:“陈兄弟啊,贫道这次之所以前来,就是因为听说是你主办才千里迢迢跑来。不然这鸟什子武道大赛关贫道何事。反正不管将来气运如何,贫道不想死,逃是逃得走的。”

    陈志凌微微一怔,却没想到归墟道长居然如此看重自己。当下道:“多谢道长赏脸。”

    “嗨!”归墟道长道:“别喊贫道什么道长啊,你如果看得起贫道,就喊归墟。”

    “那可不敢。”陈志凌一笑,道:“归墟大哥!”

    归墟道长顿时眉开眼笑,显然对陈志凌这个称呼甚为满意。

    归墟道长又感慨道:“可惜啊,贫道没这个眼缘。没看到你和首领对战西昆仑的精彩场景。你可不知道,你们那次的事情,在我们这些老家伙这儿传开了。西昆仑我们是知道的,不过也没见过,一直感觉西昆仑是我们东方的一个武学标志。却没想到就算是强悍如他们,最后也还是败在你和首领的手上。贫道这一辈子就佩服过两个人,第一个是首领钝天。第二个就是陈兄弟你了。”

    陈志凌干咳一声,道:“西昆仑的事情说起来还是因为首领和沈默然的存在。我的本事始终是不济的。”

    归墟道长道:“沈默然再厉害,贫道可没半分佩服他。陈兄弟你千万不可妄自菲薄。”

    “哦,为什么?”陈志凌来了兴趣。

    归墟道长道:“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陈兄弟你和西昆仑结下梁子也是因为要伸张正义。正义这两个字在现在这个社会说起来挺可笑的。但是正因为如此,贫道才要佩服你。你敢去做,你也确实在做。”

    陈志凌被他这么一夸,还真有些不好意思了。当下绕开话题,谈论别的,随口道:“归墟大哥,您似乎不忌讳任何道家规矩?”

    归墟道长闻言顿时哈哈一笑,道:“什么道家规矩?贫道是散修,贫道的师父也没教我什么规矩。只是要贫道不可做伤天害理之事。所以贫道这辈子,也就是嬉笑怒骂一生,见不平事,便拔个剑快意恩仇。贫道喜欢女色也是公平交易,不叫人小姑娘吃亏。这没什么伤天害理,对不对,陈兄弟?”

    “对!”陈志凌道:“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是啊,是啊!”归墟道长道:“不过国家需要你这样的人。都像贫道这幅懒散性子可不行,贫道是懒人,所以也特别佩服陈兄弟你的勤勉与侠义心肠。”

    两人谈话之间的声音却是惊动了唐海灵。唐海灵站在楼梯的玄关处,朝两人微微一笑,道:“这大晚上的,两位的兴致似乎很高啊!”

    归墟道长见了唐海灵,立刻变的周正起来,不再嬉皮笑脸,而是正色道:“唐小姐,贫道让人出去买了酒菜。不知道有没有兴趣一起共饮?”

    唐海灵呵呵一笑,道:“我刚才听你这老道儿说生平佩服的人只有陈志凌和首领,却是没我半分。才不陪你这老家伙喝酒。”

    归墟道长连忙站起,拍了拍脑袋,道:“瞧贫道这糊涂的,贫道佩服陈兄弟和首领。对唐小姐您那却是一片仰慕了。”

    唐海灵嫣然一笑,道:“你这老倌儿啊,一大把年纪了却没个正经。偏偏你还是个道士,真是天下一大奇。也罢,我反正也左右睡不着,陪你们喝一杯。”顿了顿,道:“孔雀王也在,不如喊他一起来吧。”

    归墟道长忙摆手,道:“算了,我看见那老家伙就喝不进去酒。道不同,不相为谋。他看不起贫道这个邋遢道士,贫道跟他也不对眼。”

    唐海灵微微一怔,当下也不再多说,信步下楼而来。

    便也在这时,孔雀王岳大鹏也下了楼来。老家伙脸色阴森的看着归墟道长。归墟道长却是丝毫不惧,满不在乎的道:“岳老儿,你瞪着贫道也没用。贫道刚才的话也不是故意说给你听,但却是贫道的心里话。你如果听了不舒服,想划下道来,贫道自也接着。”

    “好!”岳大鹏嘴里蹦出一个森寒的字眼来。他说着便也下得楼来。归墟道长见这老儿杀气腾腾,便也走到场上面,挽了袖子就要干架。

    练武之人,便都是有着一副暴脾气。一言不合便是大打出手,这也是上面为什么要大力禁止民间武力的原因。

    眼看这两人就要大打出手,陈志凌和唐海灵连忙拦在中间。唐海灵道:“武道大赛马上就要开始,如果要较量,还是等到那一天吧。”

    岳大鹏似乎颇给唐海灵面子,当下冷哼一声,又对归墟道长道:“也罢,待武道大赛上,老夫就看你是不是还这么硬气。”说完转身上楼。

    归墟道长冷笑一声,却是没再继续冷嘲热讽。

    唐海灵微微皱眉,道:“这次武道大赛,虽然都是真刀真枪,不限生死。但是大家都是华夏人,都是难得的高手,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留人性命,便不要轻易杀戮。”

    归墟道长仍是有些恼火的道:“遇上他这种人,那可是没法留手,只有见生死了。”

    唐海灵微微一叹,不再多说。

    过不多时,那女孩儿买了丰盛的宵夜回来。女孩儿帮着摆开宵夜,归墟道长和陈志凌两人去了厨房找了碗筷。

    酒是五粮液,买宵夜的女孩儿叫做小优。估计也不是真名,陈志凌他们这些人自也是不在意的。当然,他们也没有神经质,要劝人家姑娘从良,更没有兴趣打探她的身世。虽如此,但还是留她一起喝酒吃宵夜。

    不管是陈志凌还是归墟道长,以及唐海灵,小优,四人都是豪爽之辈。这一顿大酒大肉,四人吃的舒畅无比。陈志凌也没刻意压制酒力,所以几杯酒下肚后便有些微醺,这种微醺的感觉真心不错。

    喝完酒后,四人自是懒得收拾桌子的。有唐海灵在,归墟道长对小优非常规矩,唐海灵最后是先回房漱口之后便即休息。等唐海灵一走,归墟道长便非常热情的向陈志凌道:“陈兄弟,小优今晚就去陪你吧。”

    那小优一听,顿时一喜。如果陪陈志凌这种帅哥还有大把钱拿,她会非常高兴。陈志凌一听,剧烈咳嗽两声,道:“归墟大哥,谢谢你的好意,我不需要。有家室,有家室,咳咳!”

    归墟道长立刻做了明白的手势,又道:“那贫道就和小优先去休息了。”

    “好,好!请便!”陈志凌说道。

    归墟道长当即搂着小优的小蛮腰,朝卧室里走去。小优眼神里有微微的不情愿,但没表露出来,。她也不傻,看的出这几个人都不是简单人物。另外归墟道长虽然邋遢了些,但是人不坏,又大方。也是因为他实在太大方了,小优才没忍住诱惑,陪他出台。

    陈志凌待归墟道长走后,扫视桌上的满盘狼藉。最后发现还有半盘花生米和半杯五粮液。当下便自饮自酌起来。

    大约五分钟后,陈志凌表示不淡定了。因为他听到了归墟道长的卧室里传来的娇喘声音。这小优大概是职业习惯,呻吟地特别动听。当然,也还有一种原因,那就是归墟道长太勇猛了。想来归墟道长一身本领,所以床上功夫也绝不会差。

    陈志凌听的下面也有了反应,连忙上楼。

    这一夜,朵拉绮雯和海青璇居然一夜未归。陈志凌打了电话给海青璇,最后得知她们两人住了酒店。陈志凌便也没有多问。倒是楼下的归墟道长和小优足足折腾了大半夜方才消停。陈志凌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半夜起来上洗手间,他敏锐的听到了。

    第二天一大早,海青璇和朵拉绮雯便回来了。给陈志凌带了早餐。汤包,牛肉粉,非常的丰盛。陈志凌起床洗漱后,便吃了这顿饱饱的早餐。

    随后,陈志凌又对朵拉绮雯和海青璇道:“今天你们自由活动吧,我要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海青璇不由好奇的问,顿了顿,道:“会不会有危险?”

    陈志凌摇头,道:“能有什么危险,放心吧。”

    交代完后,陈志凌下楼时刚好碰见归墟道长和小优出了房间。小优脸蛋娇媚,整个身子骨都似乎软了。而归墟道长则是容光焕发。

    小优见到陈志凌时,脸蛋腾地红了。陈志凌却没理会她,冲归墟道长喊了一声“归墟大哥。”

    归墟道长只要听陈志凌这么一喊,就是开怀不已。“还没吃早餐吧?我请大哥你出去吃早餐。”

    归墟道长喜笑颜开,道:“好,好,好!”

    这个时候,唐海灵也起床下楼。她依然穿着清爽的白色运动服,就像是个知性的大姐姐。

    “我也刚好没吃,一起去吧。”唐海灵下楼来,说道。

    陈志凌微微一怔,随后道:“好!”

    唐海灵感觉敏锐,道:“你小子好像不太情愿啊!”

    “没,没,绝对没。”陈志凌连忙说道。归墟道长便也道:“是啊,陈兄弟那是这种小肚鸡肠的人。”

    小优也跟着一起出了公寓,出了公寓后,小优便要离开。归墟道长想劝她一起吃早餐,她却飞也似的逃走了。小姑娘毕竟不是没脸没皮的人。

    归墟道长并不介怀。陈志凌带着唐海灵和归墟道长上了那辆路虎。至于那名国安成员的司机,则被陈志凌请走了。

    陈志凌载着两人到了护国寺那边点了满满一桌早点,什么麻酱烧饼、马蹄烧饼、油酥火烧、糖火烧薄脆、油饼,绿豆粥等等。

    陈志凌却是吃过了,陪着喝粥。归墟道长本来要喝酒,但被唐海灵呵斥住,便也作罢了。用唐海灵的话说,大早上的喝酒,一整天都糊里糊涂。还真当糊里糊涂是人生啊?人生是要表面糊里糊涂,内心如明镜。要是里外都糊涂,那就是傻子了。

    吃过早餐后,陈志凌买了单。

    “今天左右无事,不如陈志凌你当导游,带我们去燕京四处逛下。”唐海灵站在路虎车前,对陈志凌说道。

    “这个主意好。”归墟道长拍掌赞成,道:“陈兄弟是个大款,我们可以使劲的宰他。”

    陈志凌呵呵一笑。随后又微微为难的道:“海灵姐,我接下来和归墟大哥有点男人的私事要办。等我们办完了再来接你,怎么样?”

    归墟道长顿时愣住,唐海灵则用古怪的神情看着陈志凌,道:“你们……你们……”顿了顿,点点头,一副非常了解的神态,道:“嗯,好,好!”说完转身就走。却是有些恼了。

    陈志凌便知道唐海灵误会了,误会自己和归墟道长大白天要去***了。其实也难怪唐海灵误会,归墟道长就是这种人,昨晚又闹腾了一夜。她唐海灵也不是聋子,自然觉得陈志凌也是按耐不住了。不过唐海灵生气并不是因为吃醋,而是觉得陈志凌太不像话,太没分寸了。

    归墟道长也以为陈志凌是这个意思,兴奋不已。上车后便对驾驶座上的陈志凌道:“去哪儿?可惜天上人间没开了,不然那儿是个好去处。不过我还知道一家不错的红袖俱乐部,那里需要会员卡。以陈兄弟你的关系,一定可以进去。”

    陈志凌不由苦笑,随即正色道:“归墟大哥,有正事需要你帮忙。”

    归墟道长顿时知道自己想岔了,不由赧然。随后也正色道:“没问题,只要是陈兄弟你的事,贫道上刀山下火海义无反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