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5章 出人意表
    陈志凌并不睁眼,道:“你是剑皇,你的剑法已经出神入化,而且你和你的剑融为一体,人剑合一。我却是从不练剑,那么你觉得我除了这般,还能如何?”顿了顿,道:“我之所以不进攻,不是怕你。而是因为我一旦进攻,就不可能对你留手。因为你是剑皇,我留手就是找死。但是我若不留手,轻则你死在我手上,重则两败俱伤。”

    陈志凌都能想象的出来,一旦闪电雷霆的进攻。剑光中,以李暹的技巧,肯定会将自己逼退。若自己一意进攻,不顾一切,那么很可能自己会被他杀死,他也很有可能死在自己的剑下。

    这个结果,不是陈志凌想看到的。

    而李暹却是打的憋屈至极。陈志凌这是用修为在欺负他,让他无计可施。如果陈志凌敢堂堂正正的跟他比斗剑法,他有信心在三息之间将其打败。

    转念,李暹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对陈志凌也不公平。对方从不练剑,来跟自己比剑,即便是赢了,自己又有何得意之处?

    “罢了,我随你下山!”李暹忽然收剑入鞘,说道。陈志凌顿时大喜,李暹绝对是一员虎将,他的剑给了自己最强的威胁。

    本来陈志凌来之前想过以快猛的身手,用剑主动进攻,将李暹打败。但是在李暹抽剑而出时,陈志凌就知道自己不可能用剑将他打败。这个人的剑意,剑势太恐怖了。以至于陈志凌不敢有丝毫大意,使劲全身解数,闭眼,以蛮力抵挡。除此之外,他没有别的办法了。另外,他这次之所以能够抵挡住,还是因为他抓住了李暹的心理。李暹爱剑,不敢将剑粗暴硬拼,否则陈志凌未必就能挡住他。

    不管怎样,李暹还是光棍的认输了。他觉得自己用剑拿不下陈志凌,这就是输了。而且自己若不拿剑对上陈志凌,那根本就是挡不下三招!

    所以这么一对比,显然就是输了。

    事已至此,欧阳丽妃以及流纱一众都是长松了一口气。虽然没有看到真正的惊天大战有些遗憾,但是他们看到陈志凌再次战胜,还是由衷的高兴。

    最高兴的自然还是属陈志凌了。今后有了李暹这支奇兵在手,以他的剑法再配合自己,绝对能够震慑群魔。

    陈志凌初步估计,李暹若是一剑在手,只怕混元中期的高手都未必能拿得下他。

    这边事情定了,而轰轰烈烈的武道论剑大赛终于也正式提上了日程。

    这一场集合了国外首脑,名流观看的中华武道论剑大赛,到了今天,已经再无任何后退的地步。

    届时,包藏祸心的林玉秀与两名红衣主教势必要掀起不可想象的腥风血雨。

    数百年之后的历史记载,中华大帝手下五大虎将。其中剑皇李暹的修为至死未曾进入过混元,但他在五虎将中却稳稳的位列第二,无人能撼动他的地位。

    剑皇李暹这一生的精彩却也是从正式跟中华大帝下山那一刻开始。他用他手中的奔雷剑为中华大帝南征北战。

    而在历史中,他与修罗大帝沈默然,与光明教皇的交手一直被传为传奇!

    三帝双皇,李暹从未弱过这一皇的名头!

    且不说这些,陈志凌一行人既然来了泰山。面对泰山如此好的景致,老爷子发了兴致,要在此游玩一天。况且今天的泰山的天气,着实是风和日丽,令人看了赏心悦目。

    陈志凌便也随了老爷子的兴,大家全程都陪着。

    这之前李暹则对陈志凌冷淡道:“既然如此,我先回去,你定个时间点,我来跟你汇合。”他虽然答应跟陈志凌下山,但是语气很冷,对陈志凌的态度说不上恶劣,也说不上尊敬。

    这大概也是因为陈志凌始终未能在剑上胜过他。

    陈志凌自然也不会跟李暹生气,这位剑皇初初跟了自己,以后的日子还长。是否能赢得他的尊敬,那就看自己的本事了。当下陈志凌一笑,便道:“好,明日早上,就在泰山脚下的景点门前汇合。”

    “可以!”李暹说完便抱剑离开。

    欧阳老爷子看在眼里,朝陈志凌一笑,道:“这个人确实是有大本事的人。不过陈志凌你不怕他离开了就不来了吗?”

    陈志凌笑道:“不会的,他乃剑中之皇,一言九鼎。既然答应了,刀山火海都不会有所反悔。”

    欧阳老爷子微微一叹,道:“是真龙,身边自然会聚集一帮有大本事的人。陈志凌,你很不错。”

    他这么当众夸赞还是让陈志凌有些不好意思,陈志凌便道:“爷爷,我们先从这儿下去吧。”

    “好,好,好!”

    下山之后,众人在泰山脚下吃了一些特色早点。休息够了后,阳光已经普照整个泰山。空气中带了一丝寒意,但是阳光和煦,晨风吹拂,让人心里所有的烦恼都随着这好天气而烟消云散。

    众人从景点大门进入泰山,拾级而上。陈志凌扶着欧阳老爷子,欧阳丽妃牵着许彤的手。

    流纱忽然说道:“我去过很多地方,但是只有华夏最让我留恋。在我们巴黎,有许多历史的沉淀,但是大抵都脱不开那种浪漫唯美的感觉。而只有在华夏这里,才能感受身心自然,天地洒脱,以及这五岳雄奇。”

    欧阳老爷子闻言也感叹道:“我们中华大地,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传承。绝对是得天地之万千宠爱于一身,人杰地灵,龙盘虎踞。”

    朵拉绮雯则也表示,华夏这边有太多她想去看的地方。陈志凌众人也回应,一定会有机会一起去游玩的。他们无形之中已经就像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

    陈志凌又对欧阳丽妃道:“我对泰山的第一印象是小学的时候,课本上的一篇挑山工。”

    欧阳丽妃则表示没学过,香港小学的教材跟大陆自是不同的。旁边的许彤也表示没学过,陈志凌哑然失笑,捏了下许彤的小脸蛋,道:“现在时代变了,挑山工早被淘汰了。不过也是时代的进步,课本肯定与时俱进,不会再有挑山工了。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特别的缩影。”

    “什么是缩影?”许彤倒是好奇。陈志凌忽然蹲下身,将许彤抱了起来。许彤顿时喜笑颜开。陈志凌解释道:“每个时代特有的东西,都可以解释成那个时代的缩影。懂了吗?”

    “不懂!”许彤摇头,很诚实的道。

    陈志凌微微尴尬道:“好吧,其实我也不懂。”

    许彤嬉笑,道:“爸爸,等我去学校弄懂了,我再告诉你好不好?”

    陈志凌一笑,道:“那敢情好!”

    一直到下午两点,众人从泰山下来后,便去一家特色餐厅吃了午餐。午餐过后,便又去了济南的趵突泉观赏一番。对于挑山工和趵突泉的印象,陈志凌则全是从小学课本那儿得来的。依稀还记得趵突泉是他读一年级时,学自老舍的一篇同名文章。

    到了晚上,老爷子累了,身体跟不住,便在酒店先行休息。流纱则在酒店陪老爷子,其实主要是负责他的安全。许彤好不容易出来,自然想要出去玩。还有朵拉绮雯也是处处充满了好奇。

    晚上十点,一众人回到酒店休息。海青璇跟陈志凌之间的相处依然是如以前一般,如醇厚的红酒。无需多言,一切尽在不言中。

    虽不是情侣,但是彼此在彼此的心目中,却是绝对重要的存在。

    回到酒店后,欧阳丽妃先洗澡。陈志凌洗完澡后出来,便迫不及待的钻进被子,与欧阳丽妃亲热起来。

    次日,陈志凌一众回到香港。李暹带着他的奔雷剑,跟陈志凌一起回来。

    欧阳丽妃经过陈志凌的灌溉,比之以前娇媚多了。现场也就除了李暹这个木头与许彤这个小孩不懂。海青璇也看了出来。她私下里调笑过陈志凌,狼爪子还是没忍住。陈志凌打了个哈哈,也没否认。

    到底海青璇内心是怎样想的,外人看不出来。她表现的很随意,很自然。

    到达香港后,陈志凌让丁玲给李暹安排了一栋别墅。价值八千万的别墅,无论是地段还是位置都算上佳了。李暹也是大楚门中,享受最好待遇的一个了。因为无论是朵拉绮雯,还是流纱她们,都还是跟陈志凌一起住海边别墅的。

    李暹住进别墅后,也不与人交流。对陈志凌,对大楚门都没有任何的多余语言。这个人孤傲的紧,也因此陈志凌在花了八千万的代价后,连让他来参加加入大楚门的入门仪式都办不到。

    入门仪式是个形式,但是这个形式却必须要走。入了门,才是真正的大楚门门人,才会渐渐产生归属感。

    在第二天晚上,陈志凌单独到李暹的别墅见李暹。

    李暹的别墅在九龙湾,里面有专职保姆服侍他的生活起居。陈志凌驱车前来时正是晚上八点,别墅里这时候居然已经没有了灯光。

    陈志凌对这个李暹感到头痛,好像对他用强也不行。用软的更是不行,只会让他看不起。分明就是有些油盐不进。不管如何,陈志凌停好车后,来到别墅的庭院前按了门铃。

    不一会后,那保姆前来开门。保姆是个四十岁的香港大妈,说的是一口粤语。她并不认识陈志凌,所以自然而然的将陈志凌拦在门外。陈志凌郁闷至极,当下用标准的普通话道:“这栋别墅是倾城集团名下,是我送给你们主人李暹的。你现在去跟他说一声,就说陈志凌来找他。”

    那保姆也看出陈志凌气度不凡,当下将信将疑的回去跟李暹汇报。大约五分钟后,那保姆姗姗来迟,却是道:“陈先生,我们老板说今天已经很晚,他已睡了。要您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陈志凌闻言,只觉脑子里血往上涌,怒不可遏。太他妈狂妄了。这一刹,陈志凌直想踢门而入,但是在提脚一瞬却又忍住了。转身离开。

    容人之量!一定要有容量。既然李暹已经下山,自己不用急在一时。他之所以这般狂傲,也确实是有大本事。那好,自己就好吃好喝供着他。

    陈志凌努力压抑住情绪,开车回返。

    当晚,陈志凌正有一股气在身,在欧阳丽妃身上便是特别勇猛。让欧阳丽妃几度死去活来。陈志凌与她自从跨出那一步之后,便也对她的身体显得格外迷恋。

    第二天,天一亮,陈志凌又驱车去见李暹。来到李暹的别墅前时,他看见李暹正在院子里抱剑傲然而立,仰望东方还未从云彩里跳出的朝阳。

    他就这么随意站着,自有一种大地之皇的气势。

    陈志凌停好车后,也不进院子,就靠在车上默默的等待李暹。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他连忙走到另一边去接电话,唯恐惊扰了李暹。电话是李红泪打来的。“门主!”她的语音恭敬,听了就让陈志凌身心舒畅。不像李暹这厮,竟给他堂堂一门之主气受。

    陈志凌的语音温和,道:“怎么了?”

    李红泪道:“国安那边又请来了一名超级高手,叫做唐海灵。这名唐海灵是从海外请回来的,此女在海外有个很响亮的名号,叫做中华双凤。”

    “双凤?”陈志凌微微奇怪。

    “中华双凤,唐海灵为一凤。另外一凤您应该很熟悉,便是沈出尘小姐。”李红泪说道。

    陈志凌微微讶异,同时也来了兴趣。却没想到这唐海灵和尘姐居然有渊源。当下道:“这倒也奇了,我之前并未听过她的名头。也未曾听过尘姐提过她这个人。”

    李红泪道:“我们查到唐海灵小姐之前组建了一个组织,叫做唐门。唐门在印尼那边很有名望,曾经组织军队和政府军抗衡过。也全是为了华人的利益。后来她为了成全沈出尘小姐,将唐门解散,但是大部门的势力都由沈出尘小姐接手。否则沈出尘小姐即使再厉害,也不可能在海外赤手空拳如此之快打下这么大的基业。据调查,她还曾指点过沈出尘小姐的功夫。”

    陈志凌来了兴趣,道:“这么说起来,我倒是一定要去见见她了。她现在在燕京吗?”

    “是的,门主!”李红泪回答道。

    陈志凌道:“想不到这单东阳这次还真是出人意表,请了这么多能人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