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4章 收服李暹
    凌晨四点,一众人准时起床汇合。

    天色还未亮,酒店外一共准了两辆车。陈志凌开了一辆,海青璇开了一辆。陈志凌自然是载着老爷子,许彤和欧阳丽妃。老爷子坐副驾驶上,欧阳丽妃在后面抱着许彤。

    不管是老爷子,还是流纱她们,都对许彤欢喜的不得了。现在小许彤嫣然是大家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令陈志凌欣慰的是,许彤不会持宠生娇,一直都很乖巧,让人放心。

    来到泰山脚下,正式进入泰山的景点位置还未开门。不过陈志凌一行人是从另外的险峰上山,自不用考虑这些。上山之时,由朵拉绮雯背了许彤,由陈志凌背了老爷子。欧阳丽妃则坚持自己上山,如果遇到实在上不去的地方,再由流纱带着她。

    一行人倒也浩浩荡荡。

    山峰险峻,前方云海翻腾,山路间露水湿气非常的重。

    他们像是一群来登山看日出的驴友。

    等到登上昨天所在的玉皇顶侧面时,刚好是六点钟。今天的天气不错,很快,壮观的日出在山间出现。

    云海,以及五彩斑斓的云彩,这儿君临天下,俨然如人间仙境一般。

    山风吹拂,欧阳老爷子看着日出壮观,大为兴奋。许彤与欧阳丽妃也为这自然景观而惊叹入迷。

    “师姐,李暹一定会来吗?”陈志凌看向那边,并无人影出现。微微皱眉的向流纱问道。

    流纱非常肯定的道:“一定会来的,他这个人心志坚定,十年如一日,除非是死了,否则不会改变这个习惯。”

    陈志凌微微苦笑,道:“我们要请他下山,就是要他改变这个习惯。难怪他对我们意见很大。”

    流纱道:“其实也不是这个原因,主要他是剑中之皇,傲气十足。如果你能降服他,自然能带他下山。他现在来这儿是习惯,并非还需要借助这里的环境来修炼。如今的他,一切环境修炼都是皮相。恐怕他就是站在茅草屋前,也能有五岳独尊的心境。”

    说话之间,玉皇顶那端出现一道白影。流纱轻声道:“来了。”陈志凌众人放眼望了过去,便看见白衣李暹抱剑缓步而来。

    李暹看见众人之后,并未退缩,只不过脸上的寒意越来越重了。他走上前来,扫了一眼众人,目光最后落到流纱身上,寒声道:“想不到你还有脸继续来纠缠,看来我真不应该仁慈,就该让你履行诺言来给我做个抱剑的小婢。”

    这番话非常刻薄歹毒了,即使是从容如流纱,也忍不住目光中出现怒意。但是她却无法反驳。

    朵拉绮雯与海青璇均大怒,欧阳老爷子也是皱眉。同时,欧阳老爷子虽然不懂武功,却也看的出这李暹绝不是易于之辈。那走路的气势和身上散发的大势让人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就觉得他是皇,冒犯之后会引发天威。

    欧阳丽妃抱着许彤,她们两人都有些紧张。

    这个时候,陈志凌排众而出。

    陈志凌在出来的时候脱了鞋子,他同样穿着白色衬衫,白色西裤。这一站出来,衣衫和裤子被山风吹的猎猎作响。白衣赤足,目光如佛法蕴静,身上自有一种镇压天地的大势。

    他一站出来,众人都是心神一松。来自李暹的皇者大势被陈志凌完全阻隔。

    如果说李暹是长期受万山朝拜,君临天下。

    那么陈志凌就是宇宙上面的凌云大佛,镇压天下,俯视天下,布施天下。都是皇,但陈志凌的大势却高了几个层次。

    李暹扫了陈志凌一眼,他顿时看出陈志凌的厉害。不过,他一剑在手,有斩杀天地的信心,自也不会惧怕陈志凌。冷冷一笑,道:“你就是你后面这个女人请来的帮手,想要找回场子?”

    “我是大楚门的门主陈志凌!”陈志凌也不跟李暹客气,并不抱拳,说完后又干脆利索的道:“我今天来就是请你跟我下山,以后听从我的命令。”

    “哈哈……”李暹还是第一次见到陈志凌这样狂妄的人。之前流纱好歹还一口一个先生。结果这位门主来了,直截了当,毫不客气。这下真正激怒了李暹。

    “不错!”陈志凌断然说道:“你若败了,以后你的命就是我的。我若败了,我便从这泰山玉皇顶上跳下去。这个赌约你可敢接?”

    流纱众人不禁失色,陈志凌完全已经把后路堵死了。

    可是她们三人深知李暹的厉害,这下一瞬间,将流纱三人急的额头汗水涔涔而下。

    陈志凌这番话,俨然就是天地之佛,出口气魄十足,毫无转圜余地。也显示出了他绝顶的信心,掌控一切的信心。

    欧阳丽妃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而欧阳老爷子则眼中闪过大为赞赏的神色。他将家族的赌注压到陈志凌身上,跟陈志凌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也是他的一种大魄力。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也是老爷子真正看重陈志凌这个人。

    而陈志凌却也一直没让他失望过,短短半年多,让大楚门发展到如此强悍凶猛的地步。更让香港成为了他的铁桶江山。

    李暹闻听陈志凌的话,不禁怒极反笑。这个陈志凌一开口狂妄,这个赌约更是狂妄到没了边。当下他迎上陈志凌的目光,冷声道:“好!”好字一落音,陈志凌忽然动了。

    轰!

    陈志凌脚下在地上一蹭,衣衫一鼓,带动猛烈劲风。陈志凌与李暹五米的距离就好像是不存在一样。这时候的陈志凌勇猛天下无双,混元中期的力量。一旦发动攻击,根本不是如来中期的李暹能够抗衡的。

    陈志凌电芒来到李暹面前,劲风炸响,空气撕裂。他一手单扬,捏成黑青颜色的鹰爪,五指剑锋抓向李暹的手腕,另一手兜在胯下,吧嗒一下由下向上勾去。

    陈志凌这一下突然出手,左手鹰爪,右手“肘底捶”,两手攻击均已快到让人产生幻觉。李暹只觉得耳朵里面声音一到,对方的影子也同时到了面前。

    “他要夺我的剑!”李暹心下一寒,心脏瞬间提紧,浑身寒毛炸起。面对陈志凌的雷霆攻击,他吃了一惊。虽然如此,李暹并不惊慌,反而在心中涌起了强大的战意。千钧一发之际,转身一踏,身体好像陀螺旋转了一个圈,一下就转到了陈志凌的侧面,同时手握住剑,往上一抽。

    李暹的步法,身体似圆旋转,浑然天成,他这一下便是要抽出剑来。只要一剑抽出,便再也不惧怕陈志凌的攻击。

    但是他快,陈志凌比他更快,陈志凌一爪抓空,豁然缩身,倒踩莲花,左走两步,又是一爪抓向了李暹拔剑的手腕。

    同时另外一手从身体侧线捣出,四周的劲风一吹,如鞭炮一样的轻响,脚下的地面,也剧烈的震动,五米外地一些小石头,都受地面的震动跳了起来。

    “不好!”李暹刚刚要拔剑,陈志凌的手已经抓到,离他的手腕只有一厘米,凌厉的劲风。刺得他的手腕寒毛都立了起来,与此同时,侧面一声拳击产生的空气爆炸也震惊了他的耳朵。

    面对这样猛烈地攻击,李暹连忙顾不得拔剑,又退。

    陈志凌进身,疾闪,又是轰烈一记劈拳斩向了李暹的面门。另外一手,始终如鬼魅跟住李暹拔剑的手腕。

    李暹刚退,对方如影随形,面前一只青黑的手臂急速扩大,手腕同时候也感觉对方又抓到。

    李暹面对陈志凌附骨之蛆的进攻,脸色沉着。他其实现在很不妙,这位剑中之皇若是拔不出来剑,如何也不是陈志凌的对手。而陈志凌就是这个主意。

    并且,这场比斗传出去,李暹绝对丢不起这个人。堂堂剑皇,对上大楚门门主,连剑都没拔出来便败了。这是何等的侮辱,耻辱!

    但事实上,如果陈志凌空手让李暹拔出来剑了,也绝对是必败。话说出去给人听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双方的争斗瞬间到达白热化的地步,流纱三女不禁佩服陈志凌的聪明。她们提了心神看着这场变化,她们也明白,一旦李暹拔剑成功,陈志凌便是败了。

    电光石火之间,欧阳丽妃与许彤还有欧阳老爷子根本看不明白,。但是她们却也感觉出了其中的凶险。大家都看的眼睛一眨也不眨。

    李暹面对陈志凌凶猛凌厉的攻击,面对他的劈拳斩脸,鹰爪抓腕;眼中精光闪过,身体一弓,转身,手上翻了一个花,剑鞘瞬间到了背后。横拦住陈志凌的劈斩。

    这是九宫剑中一式绝招,名为“苏秦背剑”,剑后横,手握把,趁着一横之力,刷地抽剑亮光,然后转身,化为“白猿献果”。晃动剑尖,刺咽喉,胸口,下巴,鼻梁,眼睛。只要轻轻一点,任凭是武功如何高强的人,都要一命呜呼。

    古代刺客,不知道用这一招杀了多少大官将领。

    “真是好变化。”

    陈志凌一劈正好被剑鞘横拦住。但却没有变化为抓,因为一抓。对方乘势就可以借力,抽出剑来,自己只能抓到剑鞘。

    这一劈,和剑鞘碰撞,呼啦一下,陈志凌手臂一软,如蛇缠身游上,一探一捉,准确的碰到了李暹拔剑的手腕。

    陈志凌的速度和力度如今要做这么精巧的变化很难,也幸亏昨晚经过了和欧阳丽妃的阴阳调和。也因为他的力量太强,这力量被逼成一条线,就如水箭一样,更加的快和穿透力强。

    不过这种精巧打法,陈志凌坚持不了多久。就算是这短短几秒,他也感觉到力量开始不受控制了。

    李暹心中一凉,另一手并指如剑,立刻戳了上来。

    陈志凌左手一提,提手拳便荡开了李暹的凶猛剑指,同时右手手腕一旋转,向着李暹的掌心一戳一摸,剧烈狂猛的穿透力立刻就撬开了李暹的五指,抓到了剑柄。同时一提一带,把整个剑夺了过来。

    李暹见自己的爱剑被夺,双眼血红,忽然深深吸一口气,双臂一分,都并指如剑,伸缩吞吐,如暴雨一般的攻击上来。

    面对李暹的攻击,陈志凌此刻刚好所有气血之力再也压抑不住,也不闪避,一手提剑,另一手捏捶,当胸横抬擂出。这是一记太极搬拦捶。

    轰!

    一声爆响!陈志凌这一捶猛烈至极,有种轰爆天地的错觉,那空气中直接产生了一股火浪。这一拳一出,李暹大惊失色,那里敢接。所有变化立刻收住,身子一旋转,躲了开去。

    陈志凌却也不追击,将剑朝李暹一扔,道:“还你!”

    同时,陈志凌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感觉脑袋有些晕眩,刚才这么精妙的打法,实在不太适合现在的他。但是他要收服李暹,便也不能用最刚猛的打法,否则就会杀了李暹。

    陈志凌暗自吐纳,心中想象江山如画,逐渐将所有气血镇压下去。霸王血的强猛霸道,再次让他感到了头疼。

    头疼之余也带给陈志凌一种信心。这霸王血玄妙无比,自动提升血液的密度,强度。本身的基因也比任何人的血液要强。只要自己进入混元,能够适应这霸王血,到时候的自己会强大到一个不可想象的程度。只有强大,才能保护自己所爱的人。

    场中,李暹抱剑立在当地,脸色惨白,一言不发。

    陈志凌回身走向流纱一众人,流纱三女眼中全是钦佩之色。而欧阳丽妃则长长松了口气。老爷子看陈志凌居然已是崇拜之色了。只有许彤,她急急的问欧阳丽妃,道:“丽妃阿姨,爸爸是不是赢了?”

    欧阳丽妃点头。许彤立刻欢呼起来。

    陈志凌返身过来,却是拿了朵拉绮雯一直帮他拿着的映雪剑。映雪剑在手,陈志凌转身走向李暹。

    李暹双目无神的看向陈志凌,他所有的骄傲都被陈志凌粉碎了。便也在这时,陈志凌抽出了映雪剑,寒光四射中,剑身上的阳光异常耀眼。

    陈志凌对李暹道:“也许刚才你会觉得我是用诡计赢了你。也罢,李暹,我给你一个机会,你拔剑吧。我现在就用剑跟你战一场,你若输了……”

    李暹眼睛一亮,身上散发出滔天战意来。他不由多看了一眼陈志凌,掷地有声的道:“不管输赢如何,我都随你下山。”

    这一刻李暹的变化类似涅槃重生,刚才的失败他不甘心至极。但是陈志凌现在给了他重新来过的机会。所以这一刹,他是感动的。

    没有什么比证明自己多年的信仰和信心还重要的事情了。

    流纱一众人不由失色,均不懂陈志凌的做法。明明已经成功,却还要冒如此大的风险来做这件事情。

    但是同时,流纱一众人,包括欧阳老爷子,欧阳丽妃都对陈志凌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敬意。

    只是,流纱三女也非常担忧。因为她们知道陈志凌是不懂剑法的,那陈志凌居然真的要跟剑皇比试剑法,他能赢吗?

    不管众人怎么想,这个时候,李暹刷的一下抽出了他的宝剑。龙吟之声经久不散,阳光下,他的剑散发出滔天的战意,与他本身的气势融为一体。这一刻的李暹白衣飘飘,再无任何颓废,而是大地之皇,掌控天下的信心。

    “可以开始了吗?”陈志凌眼神凝重起来,这一刻,他发现一剑在手的李暹气势和意境太恐怖了。

    李暹并不开口,也凝重的看着陈志凌,缓缓点了点头。

    陈志凌却不出手,心神守一,就如端坐在三江汇流的凌云大佛,静静的俯视天下。这一股静气将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只觉内心犹平静的大海一般。

    李暹不敢大意,脚在地上猛一蹬,如电光一般,人随剑上,出手就是无极绝杀。走之字路线,空气中被剑身震荡撕裂地空气,出现了许许多多的扭曲,令人视线捉摸不到准确位置。

    凌厉刺骨的杀气浸透陈志凌每一寸皮肤。李暹这一出手,绝对是剑皇的真正实力。

    陈志凌在这一刹,却闭上了眼睛,剑光一闪中朝前一劈,守株待兔。任李暹再多变化,他就是这一劈,这一劈阻断了李暹的所有技巧。

    迅猛雷霆之间,李暹倏然收剑,身子旋转。剑势陡然变化,藏剑势!接着,爆剑势!

    剑光惊起一泓秋水,剑光耀眼,剑尖精准点向陈志凌的眉心。快,鬼魅,雷霆!防不胜防,而且方才那剑光非常巧妙的对陈志凌进行了一次刺眼攻击。

    只是可惜的是,陈志凌闭上了眼睛。

    场中瞬间凶险到了极致,杀气冲天。

    刷!陈志凌心随意动,闪电出手,又是一劈!他完全是靠自身的反应加上对危险的感觉,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来防御。还有一点,他不把映雪剑当一回事,就这么狠劈下去。但是李暹却是爱剑如命,那肯跟陈志凌这么死磕。

    李暹的技巧强过陈志凌,但是速度快不过。而且该死的陈志凌闭上了眼睛,他再多技巧变化都被陈志凌这一力破十巧给破解了。

    遇到这样打法的陈志凌,就算是剑皇也会感到无奈。李暹收剑,脚步连连转换,一连刺出十剑,快若雷霆。每次刺出的方位都不同,陈志凌的脚步也开始变化,玲珑步,倒踩莲花。每次都巧妙的拉开距离一劈下去。十剑下来,李暹丝毫没有占到陈志凌的便宜,反而屡次被逼退。

    刀光剑影中,两人居然连剑和剑都没碰上一次。但是其中的凶险绝伦让流纱一众都捏了把冷汗。

    李暹咬牙,接连刺出数剑,结果依然无功而返。

    最后李暹停止进攻,冷声对陈志凌道:“你就打算一直这样防守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