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3章 陈志凌出手
    说完后,李暹来到流纱身前,拿过他的宝剑,然后转身就走。身形终带着孤傲,带着宇内浩瀚的气势。

    流纱忽然懂了,李暹是剑中之皇,有着自己的骄傲,是不可能为任何人服务的,也不可能听从于任何人。

    朵拉绮雯想动手,流纱拦住了她。朵拉绮雯不觉憋屈至极,但她没有忤逆流纱的意思。一来是尊重流纱,二来是因为刚才她看见了李暹的剑法。那种天地滔滔,江山如画的剑法让她也觉得没有丝毫把握能赢。

    当天晚上,流纱四女灰头土脸的回到了香港。

    她们是住在海边别墅的。陈志凌为了迎接她们的回来,吩咐厨房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同时也让周飞去开车从私人机场将她们接回来。陈志凌不可能每次都去亲自接,关系再好,他也是堂堂的大楚门门主。李雯自个去向李红泪述职,没有跟着一起来。

    陈志凌在别墅前迎接时,看见流纱三女灰头土脸,垂头丧气,不禁微微失色。

    “怎么了?”陈志凌向流纱问道。

    流纱三人进入别墅,在沙发前坐下。欧阳丽妃亲自给她们泡了热茶和咖啡上来。也给陈志凌来了一杯热茶。陈志凌刚一入座,流纱便叹了口气,道:“师弟,这次师姐给你丢脸了。跟那个剑皇李暹交手,五秒钟的时间便败在了他的手上。”

    “什么?”陈志凌大惊失色“怎么可能?”

    朵拉绮雯和海青璇也是默不作声,这一次的邀请太失败了。

    欧阳丽妃也呆住。同时,许彤跑过来,陈志凌自然的让她坐在了自己身边。许彤对这些事很感兴趣,却是想听。陈志凌也不便呵斥她走,再则反正也不是什么黑暗的事情。

    流纱当下便将上泰山玉皇顶的事情说了。同时认真仔细的描述了李暹的剑法与剑意。

    陈志凌听的认真,剑中之皇,剑法如万里江山,浩瀚无边。

    最后,流纱道:“师弟,看来李暹这个奇才我们是没办法邀请过来了。”

    “那倒也未必!”陈志凌眼中绽放出精光,道:“我亲自去会会他。”

    流纱微微失色,道:“师弟,你可要谨慎。”那边海青璇也道:“是啊,陈志凌!你的拳法虽然厉害,但是李暹的剑法我看也不是你能对付。”

    一边的朵拉绮雯却对陈志凌有种盲目的崇拜,她觉得狼王就该是所向披靡。所以她对流纱和海青璇的话不以为然。再则,她也不希望陈志凌心有畏惧。就像自己的父亲,当初修为通玄,却一直忍气吞声。

    “我爸爸不会输的。”许彤握了握小拳头,很坚定的说。

    陈志凌扫了一眼流纱和海青璇,道:“好了,情况我知道了。他不过是一个如来中期,我若连他都对付不了,还怎么去对付沈默然。我们先吃饭,吃完饭后就直接去泰山。”

    “爸爸,我也想去看。”许彤连忙道。

    那边欧阳丽妃也是跃跃欲试。陈志凌看在眼里,便道:“好了,你和丽妃阿姨都去。”

    顿了顿,陈志凌又对流纱道:“师姐,你可认真看过李暹那把剑了?”

    别墅的水晶吊盏灯散发出柔和的华光。

    吊盏灯下,陈志凌一行人都坐在真皮华贵的沙发上。那边的丰盛饭菜已经做好,只等众人前去用餐。陈志凌他们这一群人本该过着豪门生活,每天醉生梦死,周旋于各个舞会酒会之间。但事实上,陈志凌这一群人头上就像有个紧箍咒,时间和形势逼着他们丝毫不敢松懈。

    陈志凌执意要去会李暹,流纱和海青璇担忧之余见陈志凌似乎成竹在胸。便也不再阻拦,毕竟陈志凌确实给过她们两人太多的奇迹。

    这时候流纱沉吟一瞬,回答陈志凌道:“李暹的剑抽出时有一种类似龙吟的声音,我的指甲接触过他的剑身,应该是一种赤纹精钢,而且是经过千锤百炼的。阳刚之余有着超乎寻常的韧性在里面,即便是我,也很难有机会将他的剑震碎。”

    “果然是一柄宝剑。”陈志凌心中有谱。一名剑术高手所拿的剑一定会是天下有名的宝剑,一来符合身份。二来,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没有一柄好剑,在交战中,会使身手大打折扣。

    这是现实,不可能像武侠小说里,草木皆可为剑。越是宝剑,越能发挥出剑皇的实力。所以这个时候,陈志凌微微蹙眉道:“我必须也要有一柄宝剑,否则交战起来,诸多限制,或者一拼之下剑若断了,那就无法胜过这李暹了。”

    “你要跟他比剑?”流纱与海青璇还有朵拉绮雯都是吃了一惊。而欧阳丽妃和许彤则不明就里,觉得对方拿了剑,陈志凌拿剑跟他比不是很正常吗?

    而流纱三女之所以吃惊是因为陈志凌的选择太不明智。为什么不明智?对方是用剑数十年的剑皇,这是他的长处。陈志凌根本不懂剑术,却去比剑,简直就是以己之短,迎敌之长!

    陈志凌点头,道:“要收服他,就得在他最得意的领域里打败他。”顿了顿,向流纱三女道:“你们放心吧,我向来不做没把握的事。现在当务之急应该是去哪儿给我找一柄宝剑过来。这是当务之急。”

    流纱三女闻言便也不便再多说,流纱道:“我家里倒是有一柄宝剑,不过如果要去取来得花费些时间。”

    陈志凌蹙眉,道:“那就让红泪去查查看,看看能不能在最短时间内找出一柄宝剑。”他本来是想天亮之前到达泰山玉皇顶,会一会这个李暹。但是现在看来,利器不准备好却是不行。如果实在找不到宝剑,那只有将时间推后了。

    海青璇道:“现在要找到真正的宝剑没那么容易。至少需要几天的功夫。”

    言下之意,今晚是去不成泰山了。本来兴奋不已的许彤顿时小脸上充满了失望之色。

    便在这时,欧阳丽妃开口道:“我爷爷家里有一柄宝剑,他老人家稀罕的不得了。”

    陈志凌闻言一喜,当下起身对欧阳丽妃道:“走!我们立刻去找他老人家。”

    欧阳丽妃点头,道:“我进去换身衣服。”

    陈志凌便对流纱她们道:“你们先吃饭,我们取完剑立刻回来。”

    “好!”流纱点头。

    随后,陈志凌开了奔驰车,载着欧阳丽妃前往欧阳老爷子的别墅而去。欧阳丽妃坐在副驾驶上,后备箱里带了一些礼物。

    话说回来,陈志凌自从和欧阳丽妃大婚后,一直都在忙碌状态。很少有去主动见过老爷子。

    不过老爷子也是明事理的人,知道陈志凌忙,所以一直都很理解支持。

    去的路上,欧阳丽妃对陈志凌微微苦笑道:“每次看见你出去跟人比斗或则是执行任务,我虽然知道你一定会赢。但是心里还是有些害怕。”

    陈志凌伸出一只手握住她的柔夷,微微一叹,道:“现在我把大家都带着卷入到了这场纷争里,只有勇往直前。否则大家都会万劫不复。其实我本意也不喜欢这种日子,我宁愿带着你们去过一种宁静的生活。想吃什么就去吃什么,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这样的生活,想想就令人向往。”

    欧阳丽妃闻言冲陈志凌微微一笑,却不说话。陈志凌奇怪的道:“你好像一点都不向往?”

    欧阳丽妃微微一怔,随即道:“向往倒是向往,可你觉得会有那么一天吗?”

    陈志凌道:“至少这是我奋斗的目标。”

    欧阳丽妃道:“只怕将来即便你战胜所有敌人,你身处在这个高位上,也不可能有真正的宁静。高处不胜寒啊,越站在高处,就越是……”

    陈志凌一笑,道:“你想错了。高处不胜寒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真正能站在那高处的强者,岂会害怕这么一点点寒冷。要想真正的宁静,也不是归隐山林。归隐山林是逃避,真正的宁静是手上拥有无上权力,势力,即便在闹市朝堂上,也无人敢来打扰。”

    毫无疑问,陈志凌的见解是一种属于现实的见解。欧阳丽妃若有所思,同时看着陈志凌说话间的飞扬色彩,不觉被他这种自信所感染。似乎他的一举一动,总是让她不自觉的心动。认识这么久,在一起的时间越长,对他的迷恋就越多。

    陈志凌对欧阳丽妃的表现觉得有些奇怪,她似乎从来不跟自己谈以后如何如何。不过陈志凌此刻正在想着如何收服李暹,却也没去细想欧阳丽妃的情况。

    事实上,以后的感情世界。他自己也觉得一团乱麻,目前能不提,不去想,他也懒得去自找烦恼。反正车到山前必有路。

    来到欧阳老爷子的别墅前,陈志凌停下车,提了礼物与欧阳丽妃相携而入。现在的时间还早,所以老爷子也没睡。

    欧阳老爷子见了两人,自是高兴无比。尤其是这位老爷子在看了欧阳丽妃一眼后,马上发觉出了端倪。他是人老成精的人物,之前欧阳丽妃和陈志凌一直不同床。他虽然没去看,但是看欧阳丽妃的精神状态也猜的出来。

    现在再看自己的孙女儿,不管是神情和精神状态都有种娇媚。当下便也知道她和陈志凌圆房了。老爷子看出这个变化,自是更加欢喜。

    陈志凌与欧阳老爷子分别落座,欧阳丽妃则陪着保姆给两人倒上热茶过来。陈志凌与欧阳老爷子寒暄了几句,便直接奔主题道:“爷爷,今天来又有事需要您帮忙了。”

    欧阳老爷子爽朗一笑,道:“一家人说什么见外的话,你现在忙,我知道你来见我肯定是有事。说吧!”

    陈志凌道:“我听丽妃说您有一柄宝剑……”欧阳老爷子的脸色顿时变的古怪,不自然的道:“你这臭小子,你又不用剑,怎么打起我宝贝的主意了。”

    陈志凌正色肃然道:“爷爷,我拿这剑确实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去做。您借我一用,我明日归还。”

    “哦?”欧阳老爷子顿时来了兴趣,道:“你有什么用,说出来给我听听。我这宝贝珍藏了一辈子,绝不轻易外借的,那怕你是我的孙女婿也不行。”

    旁边的欧阳丽妃不由嗔道:“爷爷,您才是不会剑的人,也只能干看着,还不如拿来给陈志凌用呢。”

    欧阳老爷子不由无语,这宝贝孙女儿,现在可是一心向着自己的夫婿了。陈志凌当下便也将要去收服剑皇李暹的事情与老爷子说了。哪知道说完后,欧阳老爷子立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道:“好,好,剑我可以借给你。不过你们比剑时,我一定要去看看。我这柄宝剑从未出鞘与人斗过,要是能拿它来跟号称剑皇的人斗上一场,也不负它这宝剑之名了。”

    陈志凌与欧阳丽妃相视一眼,老爷子人到老了,性格却是有些返童。当下陈志凌点头答应,道:“好!”

    欧阳老爷子当下起身,朝他的书房里走去,那宝剑却是被他藏在了保险箱里。他自己都很少拿出来欣赏。

    五分钟的等待后,欧阳老爷子手持宝剑出来。陈志凌立刻站起,欧阳老爷子来到陈志凌身前,将宝剑递给陈志凌。道:“这柄宝剑叫做映雪剑,是我当初在机缘巧合下得到的。什么来历不清楚,但是它的锋利和坚韧绝对当得起宝剑这两字。”

    陈志凌脸色凝重,他将映雪剑抽出鞘来。抽出的一瞬间,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银铃声,而且久久不散。

    剑一抽出,顿时寒气大盛。剑光闪烁着吊灯的光芒,似乎将所有光芒聚集一般。陈志凌伸出手指在剑身上弹了一下,剑立刻发出清脆的长吟声,经久不散。

    随后,陈志凌将剑在手中朝前随意一劈。剑如惊鸿秋水。顿时有种一剑光寒震九州的意境。而且,在劈出时,剑的韧度,力度都很好的配合了陈志凌的力量。这柄宝剑的做工已经到了巧夺天工的地步。

    “好剑!”陈志凌赞道。

    拿了剑后,欧阳老爷子收拾了下,便随陈志凌夫妻二人一起出门。

    之后,丽妃号载着众人前往山东济南市。到达济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这个时候自然不宜前往泰山。因为晚上的泰山顶,欧阳丽妃和许彤,以及老爷子是承受不住的。只有等到凌晨时四点开车过去,趁天还未亮时朝上攀爬。

    在济南市,陈志凌一行人入住酒店。许彤和流纱睡一个房间。陈志凌和欧阳丽妃自是住一个房间。老爷子单独一间,海青璇和朵拉绮雯住了一间。

    洗过澡后,已经是凌晨零点时分。只能睡四个小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