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2章 铩羽
    朵拉绮雯从沉醉中清醒过来,她闻听了流纱的话,当下淡声道:“流纱姐,若他不识抬举,就我们三个人一起将他擒了。”

    流纱摆手道:“不可,不可!”

    海青璇与朵拉绮雯看向流纱,流纱自然是三人中的大姐大。“为何不可?”海青璇不由问。

    流纱道:“李暹的剑意浩瀚,心若大地之皇。这样的人傲气十足,宁折不弯。若是强来,只会激发出他的杀意,到时候他不但不会为我们所用,反而会成为我们的仇人。”

    海青璇与朵拉绮雯顿时恍然大悟。

    夜色逐渐降临,漫天星辰在天空出现。如果在地面看,似乎玉皇顶上就可遥手摘星辰。但是实际站在这儿,却会发现天地浩瀚,根本就是遥不可及。

    山风开始狠狠的吹拂,吹的帐篷猎猎作响。四女待在帐篷里,钻在睡袋里很快就陷入了睡眠。

    在香港,陈志凌与欧阳丽妃初尝禁果。欧阳丽妃比之以前的娴静又多了一丝妩媚。她的脸上柔情更多,虽然与陈志凌发生了关系。但是她没有跟陈志凌提过关于以后的事情。甚至陈志凌想说以后的安排时,她会岔开话题。她似乎只是很享受现在,很享受现在做陈志凌的妻子的时光。

    陈志凌便也想等以后再说,现在正开开心心,恩恩爱爱,说那些也太煞风景了。

    夜晚,陈志凌和欧阳丽妃再次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欢爱。欢爱过后,欧阳丽妃忽然主动说到了厉若兰的问题上。她的话语很奇怪,说了类似感同身受的话。并表示不会管他和厉若兰怎样。陈志凌大致也听明白了,就是她觉得她自己有多离不开陈志凌,厉若兰就也有多离不开。所以她觉得强行将厉若兰和陈志凌分开,对厉若兰很残忍。

    事实上,一切都显得操蛋。不管是欧阳丽妃,还是厉若兰,以及许晴,叶倾城,莫妮卡。她们谁也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和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

    但是陈志凌是异数。是一旦接触了,爱上了,就无可自拔的那种。陈志凌所做的那些事情,也不是平常男人能够企及的。在爱上了陈志凌这样气吞山河,顶天立地的男人后。她们又如何还能再去对别的男人给以正眼?

    陈志凌对欧阳丽妃的身体爱不释手,尤其是接吻中,总是有种难以自拔的甜美。

    且不说陈志凌这边,在泰山的玉皇顶上。

    天终于放亮了。

    流纱第一个醒来,她出了睡袋,拍拍身边的朵拉绮雯。朵拉绮雯睁开美眸,流纱微微一笑,道:“来这里不看日出是暴殄天物,大家都起来吧。”

    “好嘞!”海青璇也立刻起来了。

    四女整理衣衫头发,然后出了帐篷。

    这个时候黎明刚刚破晓。四女站在山巅等待了一会儿。

    片刻后,朵拉绮雯远眺东方,只见那天边一线晨曦由灰暗变成淡黄,又由淡黄变成橘红。而天空的云朵,红紫交辉,瞬息万变,漫天彩霞与地平线上的茫茫云海融为一体,犹如巨幅油画从天而降。浮光耀金的海面上,日轮掀开了云幕,撩开了霞帐,披着五彩霓裳,像一个飘荡的宫灯,冉冉升起在天际,须臾间,金光四射,群峰尽染,好一派壮观而神奇的云海日出。

    此番美景,四女都为之震撼,沉浸在其中久久不能自拔。晨风吹拂,发丝飞扬之间,四女犹如天上的四位仙女降临尘世。

    便也在这时,流纱轻轻道:“来了!”她和余下三女转过身时便看见了在山巅另一边正走来一名男子。

    这名男子穿着白色的太极袍,晨风吹拂,袍子猎猎作响,让他显得更加的仙风道骨。

    这男子手上提了一柄剑,越走越近。流纱看清这男子时微微惊讶,因为资料里说李暹已经四十五岁。但是这名男子看起来却是个二十多岁的美男子。

    流纱仔细看了眼这男子,很快便确定他就是剑皇李暹无疑了。倒也不奇怪,绝顶高手都是会养生之辈。

    之所以确定他是李暹无疑,这是因为流纱感觉到了他的气度,走路之间龙行虎步,带着大地之皇的气势。

    而且,流纱隐隐感觉到他身上清气环绕,这是一种道家返璞归真的境界。这个李暹的修为至少是如来中期了。

    李暹的脸蛋俊美飘逸,他的眼睛有若星辰一般。

    李暹走上前来,本来他看见有陌生人进入到他的固有领地时,脸上就已出现不悦之色。这时候走近了,扫视流纱四女,敏锐的他顿时发觉这四女中除了李雯可以看透之外。其余三女都给他深不可测的感觉。尤其是流纱和朵拉绮雯,甚至让他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

    李暹虽然远离尘世,但是并不是不谙世事的傻瓜。马上意识到这四个女人是冲自己来的。

    流纱首先抱拳道:“大楚门流纱见过李暹先生!”

    “大楚门?”李暹眉头皱起,随后道:“没听说过,我也不认识你们。你们立刻离开我这儿。”他的话很冷,毫不留情。想想这家伙本事俊,长的俊,却孤独一生。这个孤独一生也是有原因的,看见流纱四女这种绝色,居然没一点怜香惜玉,开口就让人滚蛋。他不光棍一辈子哪里还有天理。

    如果换成是陈志凌,肯定就干不出这事儿。

    朵拉绮雯和海青璇闻听李暹说话如此不客气,均是皱眉。

    流纱却也不生气,微微一笑,道:“我们大楚门久仰李暹先生您的本事,所以今天特意前来诚心邀请您去大楚门做客。”

    “不去!”李暹很干脆的道。

    “不去?由得你么?”朵拉绮雯可没好脾气了,冷冷道。她不懂中文,说的是英文。

    李暹扫了朵拉绮雯一眼,这家伙居然懂英文,只听他冷声回道:“怎么?你们还敢用强不成?”

    朵拉绮雯气坏了,道:“莫非你还真以为你天下无敌了不成。”说完之后踏前一步。这一步踏出,武皇的修为毕露无遗。

    森严浩瀚的气势迫出,这一瞬的朵拉绮雯脸蛋冷厉,就像是可定人生死的女王。

    李暹微微惊讶,却也丝毫不惧,冷哼一声。

    眼看着就是剑拔弩张,引发一场恶战。流纱跨前一步拦在了朵拉绮雯的面前。朵拉绮雯无奈,便即收回了气势。对于流纱,她很尊敬,所以会无条件听从。流纱朝李暹淡淡道:“李先生,我们是诚意来邀请您下山去做客。您是高人,自也看的出这天下乱象纷呈。我们大楚门求才若渴,希望能得到您的帮助。”

    李暹却是丝毫不为所动容,冷哼道:“一切因果都与我无干。你们要请我下山,可以,先问问我手中的剑答不答应。”

    流纱道:“是不是只要我赢了先生手中的剑,先生便随我下山?”

    李暹微微一怔,随即脸上流露出狂傲的笑容。之后又看向流纱,不屑的道:“就凭你?”

    “不错,就凭我!”流纱淡淡的道。

    李暹道:“好,好!你若赢了我,我便随你下山。你若输了,我正缺个给我抱剑的婢女。你可敢接这个赌注?”

    好狂妄的李暹,竟然敢让流纱这样的人物给他做婢女。这可不是不自量力的找死,而是他本身做为大地之皇的气魄。就凭这一句话,就已证明李暹是当之无愧的剑皇。

    流纱微微一怔,她眼中绽放出寒芒来,她成名以来,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跟她说话。流纱肃然点头,道:“一言为定!”

    朵拉绮雯微微担忧,但这时李暹已经拔剑。她们也只能散开,让出场地。

    李暹的剑拔出来时,顿时惊起一泓秋水。并伴随着龙吟之声,他的剑在阳光照耀下,竟然让人看不真切。

    但是当这剑一出时,众人却感受到了一种激昂的情绪。这剑居然已经有了情绪。

    流纱与朵拉绮雯乃至海青璇都是色变。这就代表着李暹已经与他的剑融为一体了,人即是剑,剑即是人,心意相通,所向无敌。

    流纱的脸色非常慎重,虽然李暹是如来中期。但是持剑的李暹是绝对的恐怖。李暹将剑鞘轻放,长剑遥指向流纱。他的脸上流露出残酷的笑容来。

    流纱看向李暹,李暹给她一种很深的危机感。那剑的寒意刺痛了流纱的皮肤。

    流纱的目光如一副气势雄浑的万里江山水墨画,宁静异常,不带一丝的波澜。

    在这样的危险下,她能如此宁静,就显示出了她的绝顶本事。

    李暹看似随意,他脚往前踏一步,突然雷霆而动。剑光一闪,只一闪,便如一剑东来。斩断所有的辉煌,刹那之间剑尖已经点到了流纱的眉心前面。

    快的没有间隙,没有间隔!

    更为恐怖的是,这时候剑身上散发出来的不是一般小说里面描叙地迫人的寒气杀气。而是一种炽热,似乎钢铁被燃烧的气息!

    这显然是李暹一剑刺来,运力贯注剑身,剑走龙蛇,剧烈的震荡,再摩擦空气而使得百炼的纯钢剑身剧烈发热!产生一种烧焦钢铁的气息!

    这是多么快的速度?多么猛烈的力量贯注?

    流纱地眼睛看很清楚,李暹的刀戳来时并不是一条直线,而是不停的走动着“之”字,空气中被剑身震荡撕裂地空气,出现了许许多多的扭曲,令人视线捉摸不到准确位置。而且对方的身形也在扭曲的空气中似乎飘渺,让人感觉自己的视线似乎出了错觉。

    剑皇的出手与技巧,果然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只有对阵时才知道这一剑可怕到了什么程度。

    李暹这一剑,乃是他毕生绝学,糅合了太极剑,武当龟蛇剑,岛国北辰一刀流等等,最终成为他自己的剑术。此一剑为无极绝杀,剑身似曲非曲,似直非直,如无极生太极。从无到有,其中还深藏了剑法切割旋转的奥妙。

    铮!铮!铮!………………

    剑尖在千钧一发中已然到了流纱眉心一寸距离,她的耳朵里面的只剩下一片银铃的声音,好像是千万只风铃同时被风吹动,又好像上百张古筝在弹动,这是剑身震荡的声音,就好像是吹银元。

    但是,就在剑尖眼看要戳进流纱的脑门上的时候,流纱眼中绽放出骇人精光,也不躲闪,也不后退,竟然直接是抬起了自己的手,忽然朝自己的脑门上一抓!

    啪啪啪。啪啪啪!

    五声响动,流纱地五根晶莹指甲全部精准无比的搭在李暹的宝剑剑身上。

    流纱这一下弹出指甲,如若闪电雷霆。她的胆子也真是大,这种情况下居然不是躲避锋芒而是出手。她守株待兔,修为又高过李暹,所以李暹根本看不到流纱的变化,但是流纱指甲上巨大的力量弹出来的时候,李暹仍旧通过剑身感觉到了。

    李暹和剑是一体,可以说,每一寸剑身就是他的皮肤,在他拿起剑的时候,就算一只蚊子落在剑身上的细微力量,他都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现在流纱长长的指甲一搭上去,他感觉到地力量尤其清晰。

    在电光石火的瞬间,李暹冷笑一声,手腕顺着刺势左右一旋转!

    哧!

    剑身在流纱的手上居然如陀螺般旋转起来,旋转的速度极快!剑锋带起了一片银色的光。

    这一下转剑。和八卦掌地转掌运力如出一辙!李暹是要一下转断流纱的手掌!

    危机之中,流纱的手骤然一收!躲开了李暹剑的旋转!

    就在流纱手一收的同时,李暹旋转的剑跟着又一变!竟然顺着流纱身体地中线直拉下来!

    这一拉剑,招式如开膛破肚,凶猛无比。但意境却好像是一条天河从天上倾斜下来,滔滔不绝,夹杂着轰隆隆的雷霆之声,叫人连抵挡地念头都没有。

    疑是银河落九天!

    流纱的美丽的脸蛋上满是凝重,她双脚向左一抓,身体瞬移似的移出了一尺的距离!堪堪躲避掉了这一下轰的拉剑。

    但是,就在她脚一动的时候,李暹却在这一瞬间闭上了眼睛,似乎是意念完全融入了对决的境界之中,感觉敏锐到了一种微妙细微的地步,流纱脚一抓地的时候,他的脚下就感觉到了,一个跟步窜了过去。

    同时,她下拉的剑骤然一收!声音立刻停止!同时那片下落的剑光似乎也凝固住了!

    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李暹这一下收剑,就好像是一片瀑布骤然被冻住了!刚刚轰隆隆的声音,下落的力量,全部凝固起来,甚至剑光也在这一刹那凝住了!

    这样的情景,那是速度突破了一个极限之后才能发生的景象!

    剑皇之威,天地之间已无语言能够形容。

    这两手便也让朵拉绮雯和海青璇脸色凝重起来,她们都看出了这李暹虽然是如来中期,但是一剑在手,却已经有了天下之间我为第一的气势。

    只怕是对上沈默然,沈默然也要忌惮三分。

    李暹一停住剑光,随着脚步跟窜,一剑爆,由极静到极动,再轰然爆炸开来,条条剑光如电蛇乱窜,罩向了流纱!

    李暹的剑声依旧如雷爆,剑光如霹雳电蛇乱舞。但是剑意却好像在一只巨大地画笔,在随意的挥洒着一副宏大的江山图画。

    剑法如画。

    宏大浩瀚!这李暹长期在这玉皇顶上观望,果然已得泰山浩瀚真髓!

    流纱感受到随之而来的剑势,剑意,她的眼神凝重至极。

    吼!

    流纱陡然吐出一个字,一条白线从嘴中冲了出来!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响彻了整个玉皇顶。瞬间将李暹的雷霆剑爆之声震碎。

    同时,这条白线直接击中了李暹的宝剑剑身,打得崩的一响,宛如金铁交鸣。

    李暹的江山如画的浩瀚剑势受阻,流纱逮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闪电出手,抓向他的手脉。李暹眼中寒意绽放,手腕一抖,剑便缩了回来。似乎藏入了自己的袖中。

    武当藏剑势!

    这一藏剑,好像剑入鞘。光芒全收。

    同时,李暹的身体急退一步,藏剑的小臂向外扬起。

    藏剑势之后,就是爆剑势。他的变化浑然天成,快如闪电,闪电之间,每一手变化都是妙到毫巅。这样的人,被称为剑皇绝对当之无愧。

    用剑之中,有剑皇在,再无剑中敌手。

    这位剑皇的剑法已经到了一种艺术的极致,流纱破坏他的气势,他立刻藏剑之后,内敛所有气息,再度以最强猛姿态爆发出来。

    这样的情况,流纱终于再也无法掌控。她头一偏,虽然偏的足够快。但是在那一刹,在爆剑势的剑光之中,还是有一缕发丝被李暹的剑割断,掉落下去。

    这一剑,几乎是贴着流纱的鼻子斩过去的。

    便也在这时,李暹退了出去,收剑傲然而立。

    很显然,刚才如果李暹继续执意进攻,他已占了上风。加上他鬼神莫测的剑法,流纱是必死无疑!

    这时候的流纱脸色惨白!

    她败了。整个过程不到五秒,她流纱纵横这么多年,御敌无数,一向鲜有对手。但今天却被李暹在五秒之内击败了。

    李暹看向流纱,忽然收剑入鞘。将剑随手扔向流纱,流纱接住。她的眼中闪过屈辱之色,李暹这是真要她当抱剑的婢女了。

    “岂有此理!”朵拉绮雯与海青璇以及李雯大怒。朵拉绮雯踏步而出,怒视李暹。

    “哈哈哈……”李暹大笑出声,忽然又敛住笑容,扫视向流纱和朵拉绮雯,冷声道:“我这是要警告你们,别以为有几分本事,就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里。你们大楚门我没听说过,你们也没资格邀请我下山。当然,你们四人若是强行动手来杀我李暹,我李暹自不是对手。但是你们想要我下山,却是没这个资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