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1章 剑皇
    四大超级高手中,其中有两个的来历很不明。陈志凌自然也无法接触到。另外两名陈志凌却有所耳闻,一个是出走海外的孔雀王岳大鹏。这个老家伙练的一手守枯禅的功夫,看起来就像是风烛残年。如今却已经是绝对的如来巅峰高手,离混元只差一步之遥。他这次回来,主要却是想和陈志凌过招,争一争这天下第三的位置。

    虽然陈志凌没说过自己是天下第三,但是潜意识里,大家都将他陈志凌和首领以及沈默然相提并论。所以确定了前两名,他就自然是第三名了。

    另外一位高手则是归墟道长。归墟道长是位绝对的杀生主义的道长,认为杀恶就是行善。杀气深重,戾气非常。他的修为结合了道家养丹功夫,非常玄妙,即使是岳大鹏也要忌惮他三分。两人如果不打一场,谁也判断不出其胜负。

    那两名陈志凌不知道的超级高手最是深不可测,一点也看不出其中的修为来。只知道他们符合参赛条件,是华夏人。

    而其实这两人就是美女长老派来帮助林玉秀的红衣主教。分别叫做罗斯,洛斐。

    罗斯与洛斐这两位红衣主教的修为虽然不如林玉秀,却也差不了多少。全部都已是类似混元初期的实力。

    他们全部出自光明教廷,光明教廷中虽不说个个是绝顶高手。但能做主教,自然要有本事。没本事也不会派到华夏来行先锋之事。

    香港这边的天气时常都是明媚风光,不像燕京那边一到冬天便充斥着风沙。

    武道论剑大赛的筹备中,他并不是那么忙碌。

    这一夜,他睡在欧阳丽妃卧室里的沙发上。自从假结婚以来,他们两人都是这样的方式相处。陈志凌也从未跃雷池一步。

    欧阳丽妃在陈志凌心中,是个非常珍贵的存在。陈志凌知道自己不能给她未来,所以一直不去沾染她。让她保持处子之身,这样他自己的心里才稍稍安稳一些。

    睡梦中,陈志凌身体内的霸王血再度产生了变化。他只觉浑身燥热无比,这种燥热一旦发作,便让他从梦中惊醒过来。

    他看了眼席梦思大床上的欧阳丽妃,卧室里开了空调,很是暖和。欧阳丽妃此刻的睡姿让陈志凌顿时吞了口唾沫。因为欧阳丽妃穿着睡袍,她这时候是侧着睡,可能是梦中翻身的缘故。她雪白的大腿裸露出来。

    陈志凌想了想,下了沙发,赤脚前去浴室冲起澡来。卧室里就有浴室,陈志凌用冷水冲洗。寒意浸透每一寸皮肤,这样方才好了一些。等冲完澡后,擦干身子,穿了四角短裤出来。

    刚一出来,那边欧阳丽妃就已醒了。

    她坐起来,头发如瀑布。脸蛋娇柔美丽,带着一丝娴静动人。她以前是个泼辣严明的女警长,现在为了陈志凌,抛弃了工作,成了一个标准的全职夫人。她的牺牲太大,陈志凌每每想起,都觉得就算把全世界给她,也是无法偿还。

    “怎么了?”欧阳丽妃打开台灯,奇怪的看向陈志凌。大半夜的跑去洗澡,太怪异了。

    这一幕欧阳丽妃自然也是看在眼里,她的脸蛋腾地就红了。

    陈志凌觉得再待在卧室里,只怕要犯下大错了,当下道:“我去书房里睡。”

    “你不能去。”欧阳丽妃突然鼓足勇气,说道。

    陈志凌微微一怔,却是没想到她会说出这句话来。

    “你可以到我床上来睡。”欧阳丽妃撇过了头,不看陈志凌。她却又并不像是在娇羞,而是带着一丝难过。随后,她说道:“我宁愿你有需要来找我,也不愿意你去那个女人。你有没有想过,你去找那个女人的时候,我是什么感受?我至少还是你名义上的妻子,不是吗?”

    陈志凌周身一震,那个女人显然是说厉若兰了。欧阳丽妃是女人,女人的直觉还真是可怕。

    陈志凌说不出话来。欧阳丽妃道:“因为找她,你可以不用有任何顾忌和心理负担对吗?那好,我也明确的告诉你,我同样不会要你负任何责任,你不需要有负担。但是请你不要再去找她了,我受不了,真的受不了你明白吗?”

    陈志凌呆住了,他确实没想到自己去找厉若兰的举动让欧阳丽妃这么痛苦。

    “对不起!”陈志凌深吸一口气,道:“我答应你,不再去找她便是。我会跟她说个清楚。你睡吧,我去书房里睡。”

    “对不起!”欧阳丽妃突然下了床,站在床边。她看向陈志凌,目光中的情绪显得非常复杂,道:“我知道我没有资格管你,我也知道你一直坚持睡沙发是因为尊重我。我应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陪你继续演好这场戏的。但是……陈志凌,你知道的,我心里有你,我也没办法把你从我心里赶出去。”

    欧阳丽妃脸庞上流下两行清泪,她着实是复杂痛苦。真的不应该揭穿,在话说出来的瞬间她就后悔了。可是一直憋着却很难受。

    柔弱凄美,令人恻然。

    陈志凌无法做到对她铁石心肠,这个时候,再多的语言都是苍白的。陈志凌唯有上前,轻轻将她拥在怀中。

    陈志凌揽着她的香肩,沉声道:“丽妃,谢谢你。你的心意我明白,你为我付出了多少,我都看在眼里。我所能做的就是不让自己沾染你,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不然我岂不就是把你给彻彻底底的害了。沈门的势力越来越强大,倾城她们还被关着。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可以走到哪一步,也许一不小心,便也就此丧命。这种情况下,你说我应该怎么对待你?厉若兰跟你不同的,你还什么都没享受。”

    “你觉得我离开了你,将来还会嫁给别人吗?”欧阳丽妃抬起头仰望陈志凌,眸子是那般明若秋水,又带着让人心疼的情意。

    “一辈子很长,爱情终究不是生命的全部,也许很多年后,你结婚生子了,回想起今天,会觉得我们此时这种纠结的状态会很青涩幼稚。”

    “不……”欧阳丽妃准备说话时。陈志凌拍了拍她的肩膀,道:“睡觉吧。”说完便躺了下去,闭上眼睛。

    欧阳丽妃无奈,她自己也知道陈志凌就是个火坑。跳下去会一辈子说不清,道不明,糊里糊涂。但是他这个火坑总是这般吸引着她,让她觉得飞蛾扑火,无所畏惧。

    可以说,若不是陈志凌自己克制着。欧阳丽妃早已是陈志凌的人了,即便是让欧阳丽妃也做他众多妻子中的一个,欧阳丽妃也会慢慢的接受并同意。

    目前来说,在沈默然这般压力下。陈志凌根本不愿意考虑个人的感情。但这些感情始终存在,不能摈弃。

    浮图中的万物,需要静静去品位。

    上午七点,阳光虽然无法照射进来。但是床上的陈志凌还是感受到了外面阳光的明媚。欧阳丽妃还在熟睡,她很少有这么贪睡的。却是因为昨晚的累乏所致。

    她的睡容安静,美丽的脸蛋上带着一丝满足与娇艳。陈志凌吻了下她的唇,心中生出一种满足和快乐来。

    这个女人,真正属于自己的了。

    所以此刻陈志凌并没有去懊悔会跟她发生关系,他是雄性,是猛虎。这个女人以后便也只能属于自己了。这便是他此刻的想法。

    在陈志凌的身边,似乎聚集了所有优秀的女人。

    也不知道是气运所致,还是皇者气势所致。无论是流纱,还是海青璇,亦或是宋嫣,朵拉绮雯。乃至叶倾城,许晴,欧阳丽妃,小倾这一群老婆们。每一个单独站出去,都是绝对人群中最闪耀的存在。

    此时此刻,流纱,朵拉绮雯,海青璇三女同坐一辆迈巴赫里。开车的是一名大楚门的成员。是个女孩子,叫做李雯。

    朵拉绮雯不算很合群,也不至于孤僻。所以流纱与海青璇在和她的相处上,都带着一种尊重的意味。

    上午七点,三女与李雯乘坐丽妃号到达济南的国际机场。下车后,便由情报部门中的商业联盟的商家安排了一辆迈巴赫过来。这辆迈巴赫是那商家的宝贝,这次为了巴结大楚门,方才心疼的借用出来。

    这一次,三女前来是要请一位超级高手到大楚门。她们三人一起来,便是代表了足够的诚意。诚意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安全。因为这位超级高手在资料中显示,确实是个危险人物。

    这名超级高手叫做李暹,四十五岁。在资料记载中只有寥寥两笔。但是流纱敏锐的判断出这个人可能是超级高手。于是便让李红妆派人去着重查了此人。

    结果得出,这李暹在山野之中流下一些传说。传说他爱剑如命,从十岁开始,便在泰山中一处瀑布下练剑,任由瀑布冲击。后来又每天在泰山的玉皇顶上抱剑仰望苍穹,受日光沐浴。隐隐中,如大地之皇一般。

    在一些野史记载中,这个李暹被称作剑皇。

    资料紧紧记载了这些,还有一点就是李暹的脾气古怪。生平只爱剑,对其他万事万物都不在意,也不会给任何人面子。他的眼里,只有剑。

    便是在这些资料中,流纱认定李暹是绝顶高手。因为一个如此爱剑,懂剑的人。又懂得在玉皇顶上受万山朝拜,培养皇者之气的人,绝对是个高手。

    道理很简单,如果一个人痴爱某样事物。数十年如一日的痴爱,怎会不是其中的高手。

    泰山是五岳之首,五岳独尊!此山经常是皇帝设坛祭祀祈求国泰民安和举行封禅大典之地。第一个在此举行大规模封禅仪式的是秦始皇,在泰山封禅祭祀被人认为是天神必将赐予吉祥的“符瑞”,这便形成泰山大典的历代传统。

    同时泰山还是旅游胜地,其中四大奇观享誉国内外。分别是泰山日出、云海玉盘、晚霞夕照、黄河金带。

    流纱三人到达济南市后,先行找了酒店休息。于下午时间,带上帐篷前往泰山玉皇顶。她们便是要在那儿等候李暹的出现。传闻中,这位李暹不出意外情况,在天气晴好的时候,都会攀爬到玉皇顶上,抱剑接受万山朝拜,接受日光沐浴。

    十年如一日,此人的毅力和韧性非常人能想象。他有通天本事,被称作剑皇。以他的本事若是入世,当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但偏偏他一直在泰山之中居住破旧屋子,有时还风餐露宿。

    这人在常人眼里,是十足的疯子。

    泰山!

    玉皇顶!

    五岳独尊四个大字在云海中,在夕阳下绽放着无穷金光。

    前方是广袤的悬崖,下面已然看不清,云雾飘渺。

    流纱三女都是修为高深之辈,所以登上玉皇顶并不吃力,而李雯也是化劲高手,登高自不在话下。玉皇顶之上也是属于景区,不过流纱四人是通过另一条窍径爬上来的,这边则没有游客过来。一旦有游客想来,也会被工作人员劝阻。

    在炎夏的时候,正上面的玉皇顶上有很多游客来露营。因为可以欣赏到日出。但是现在这种寒冬,却是没有人来这么干。别看白天有太阳,但是到了晚上,以这儿这么高的海拔,绝对能将一般人冻死。

    流纱四人登顶之后便撑起帐篷,她们全部都是没架子的人,合作起来倒也默契无间。朵拉绮雯虽然话少,但与流纱和海青璇相处的绝对融洽。就算是李雯,也显得很自在,没什么压力。

    帐篷搭好后,正是下午五点半。

    冬天的夕阳下山的特别早。这时候夕阳已经没入西边的云彩之中,将云彩渲染的红彤彤的。

    四女迎风站在这万丈之高的玉皇顶上,晚风吹拂着她们的发丝。发丝飞扬,裙裾飞舞,当真是各有各的美丽和气质。

    流纱的优雅从容,海青璇的飒爽英姿,朵拉绮雯的冷漠动人,以及李雯的内敛之美。李雯虽然也算美丽,能进入玄洋社的都是美女。但是她跟流纱她们三女站在一起,便被她们的光芒掩盖了她的出众气质。

    这是不可避免的。

    朵拉绮雯看着天边朵朵残云如峰似峦,云峰之上均镶嵌着一层金灿烂的亮边,时而闪烁着奇异的光辉。那五颜六色的云朵,巧夺天工,奇异莫测。那边又有云海翻腾,真如人间仙境一般。

    这样的壮丽雄伟,是朵拉绮雯以前不曾见过的。她见识过海上的奇观,但陆地上,这泰山之巅上的壮观是第一次见。这一看见,便觉心胸开阔无边。

    在这样壮观的自然景观前,会发觉自己原来是何等的渺小。会觉得所有的烦恼不值一提。

    流纱这时候感慨道:“李暹在此处练剑数十年,这样的壮观雄伟便会让他的剑意如天地浩瀚,心胸也会壮阔如大地之皇。只怕真见到他,我也没有任何信心能够收复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