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749章 神秘长老
    “他要你做什么?”单东阳的脸色很不好。

    朱文定与三位小伙伴脸上都显现出痛恨悲愤之色,朱文定道:“罗毅这个畜牲抓了一名女孩,也就是张雨婷。他居然逼我们轮张雨婷,如果不从,他就要杀了我们。我们四个人那里是他的对手。但是我们四兄弟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是个正常人。再怎么下贱下流,也干不出对这女孩下手的事情。”

    顿了顿,朱文定继续道:“最后被他逼的没有办法,我突然想到罗毅这个畜牲为什么要这么做了。他是想引陈先生过来。当初罗飞扬被陈先生您杀了,他现在逼着我们干这事,摆明了针对陈先生您。而且如果我们真干了,我们就算不被罗毅杀死,也逃不过陈先生您的人间杀器。所以我向罗毅出主意,我说如果您只是为了引陈先生过来,没必要真的祸害这个小姑娘。我们配合您,就假装已经祸害了。这样也一样能达到您的目的。我还说,人同此心,如果这小姑娘是您的女儿,您忍心吗?虽然飞扬兄的死很无辜,但是这小姑娘同样也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

    说到这儿,朱文定看向陈志凌,道:“如果我向陈先生您所说有一句虚言,我全家包括我都不得好死。”

    这个毒誓真够毒了。朱文定能发出这个誓来,要么就是他太畜生,要么就真没说假话。陈志凌也感受到他内心的激昂,却也无心慌之态。当下对他的话不由信了。

    “那么张雨婷呢?她在医院里被陌生人抱走,你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吗?”陈志凌问道。

    “啊……?”朱文定吃了一惊,随后道:“我不知道,我们一直待在这个院子里,没有离开过。张雨婷小姑娘确实是被罗毅用暗劲伤了送进医院。”

    “原来如此!”林玉秀突然脸现怒色,拍沙发靠怒站而起。道:“我当罗毅是叔叔,他说他几个小侄子闯了祸。又说朱文定他们是喝醉了所致,我念及罗毅当初和我们家的关系,所以卖个人情给了罗毅。这才前来做个和事老。”顿了顿,又向单东阳道:“东阳,你也知道。我刚回来,这个圈子许多关系都要照顾到。罗毅找到我,我不能不给这个面子。事实上,我来只是因为面子拉不下。至于最终的决定还是要看这位陈先生自己的打算。我没想到的是,我才刚开口解释,陈先生便二话不说向我偷袭。还因此控制住我。”

    这家伙说到后来,语带悲愤。

    “陈志凌兄弟,我们借一步说话。”单东阳既然对事情经过了解清楚了,于是站起来对陈志凌道。

    陈志凌看了林玉秀一眼,这家伙简直堪称影帝的演技。丝毫无惧生死,义愤填膺。

    林玉秀无疑是个聪明的人,知道自己不会真杀他。

    目前这种情况,陈志凌确实不能毫无理由毫无证据的杀林玉秀。就算是用真气控制住他,也很说不过去。毕竟所有的算计猜测,都是陈志凌和林玉秀的心知肚明。但事实上,是陈志凌抢先发难暗算了林玉秀。所以这个理儿,现在陈志凌肯定是占不住的。

    林玉秀的身份太敏感了,是根红正苗的超级公子哥。尤其是他爷爷的身份,如果林玉秀任由陈志凌杀了。那么无论是上面还是下面,都会因此而雷霆震怒。那个后果,谁也不敢去想象。

    古时候的皇亲国戚犯了重罪都不能抓。而林玉秀现在也是皇亲国戚,陈志凌若无理由证据杀他,那无疑是捅了个超级马蜂窝。

    所以林玉秀向单东阳指出陈志凌控制住了他是很有必要的。这样一来,陈志凌不到雷霆震怒的时候,不会轻易对他林玉秀下杀手。无形中,林玉秀的生命多了一层保障。

    且不说这些,陈志凌随单东阳出了套房,来到走廊的尽头。那儿有一扇窗户,窗户紧闭,外面风沙弥漫,天气阴霾。

    单东阳看向陈志凌,微微叹了口气,道:“陈志凌兄弟,我知道我命令不了你,强求不了你。但是这个事情你现在也知道,一切都是罗毅再搞鬼。为了我们将来的大计,为了对抗沈门,所以我希望你能够解除玉秀身上的真气。你说这件事如果传出去,上面首长要怎么看待你?”

    陈志凌看向窗外,沉默不语。就在单东阳等的有些焦躁时,陈志凌轻笑出声,带着一丝嘲讽,道:“东阳兄,你还真相信林玉秀所说?”

    单东阳微微惊愕,道:“什么意思?”

    陈志凌道:“你和你们上面这边对我始终有猜忌,但凡有一丝风吹草动都会觉得我有异心,极度对我不信任。这一点,我强求不了,也无话可说。但我请你用大脑仔细想想,罗毅为什么要这么干?林玉秀不给他底气,他敢这么做吗?今天是我出手早,所以现在是林玉秀受制。如果我出手迟一点,只怕就是林玉秀将我击成重伤了。”

    顿了顿,陈志凌又道:“你自己好好想想其中的因果,这件事摆明就是林玉秀在后面指使一切,把罗毅当做枪来使。一旦事情揭露,便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旦成功,林玉秀击伤我,这样他在武道大赛上就是一枝独秀。”

    单东阳顿时说不出话来,陈志凌所说的的确很有道理。

    陈志凌又道:“东阳兄,你不觉得这事很荒唐,很让人愤怒么?林玉秀利用我组建出自己的队伍,利用我把大赛办起来。没有丝毫感恩,却想着来击伤我?如此举动岂不令人寒心?他当我陈志凌是什么?任他揉捏的一枚棋子么?”

    “这些都是你的猜想!”单东阳底气不足的说。

    陈志凌眼中闪过怒色,道:“单东阳,你是不是真想等到我被他暗算成重伤,你才会说这不是猜想?到时候你帮得了我吗?你也只会在旁边看着。但是我不同,我不可能把我的身家性命置身在这种危险状态里。还有,这个林玉秀人品非常有问题,利用我,又想重伤我。这个恶劣程度就不多说了。他为了达到目的,给罗毅出的主意,居然想要轮无辜小姑娘。简直就是灭绝人性。我在过来时小女孩已经失踪,十有**是被他杀了。他本来是打算重伤我之后,跟你们有所解释。杀小女孩便是因为没有真的实施,而要毁灭证据,免得露出了马脚。机关算尽,他只怕做梦也想不到会是今天这个结果。”

    单东阳说不出话来。陈志凌这番话让他开始重新思考起来。说到底,他对陈志凌了解还是深一些。

    半

    晌后,单东阳收敛思绪,道:“陈志凌兄弟,就算我相信你的话。但是领导们不会信,现在正是武道大赛举行的敏感时期,你来这么一处,只怕……”

    陈志凌长吐一口气,道:“随便他们怎么想吧。这个林玉秀,我控制他是控制定了。不杀他,就已经是我给诸位领导的一个面子了。”顿了顿,道:“我还有事,要先回香港。你告诉林玉秀,让他小子好自为之,别以为我真不敢要他的命。”

    陈志凌迅速离开,并乘车前往机场。

    单东阳回到酒店套房里时,朱文定四人已经被允许离开。

    林玉秀看见他立刻焦急问道:“怎么样?陈志凌愿意给我解除真气吗?”

    “他走了!”单东阳淡淡说道。同时来到冰箱里拿出一听冷饮咖啡拉开易拉环喝了一口。

    林玉秀顿时愤怒不已,道:“这个陈志凌到底什么意思?他这是想要永远把持我们上面,狼子野心,狼子野心啊!”

    “玉秀!”单东阳回头看向林玉秀,道:“这里没有外人,你老实告诉我,在这件事里,你到底扮演什么角色?”

    “什么意思?”林玉秀脸色立刻更加难看,怒视单东阳。单东阳道:“够了,没有谁是傻子,你别以为你就做的天衣无缝。还有,那个小女孩到底去了哪里?”

    “搞不懂你在说些什么?”林玉秀道。

    单东阳道:“罗毅会突然有底气来做这件事,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跟这事没有一点关系吗?”

    “对,我是答应罗毅。如果要对付陈志凌,我可以帮忙。”林玉秀道:“但是罗毅指使朱文定他们跟我无关。你若不信,可以去找罗毅来当面对峙。”

    “罗毅我一定会去找。”单东阳说道。

    林玉秀道:“我之所以要帮罗毅,之所以想要对付陈志凌。就是因为我明白他这个人狼子野心。如果不制住他,到时候我们所有的努力都会白费,都会被他夺取过去。你虽然有所保证,但是他若要反悔,你能奈他何?就像他现在要制住我,你又能改变他的心意?”

    “林玉秀!”单东阳简直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林玉秀,他深吸一口气,道:“我真没想到你居然可以如此冠冕堂皇的说出这种话来。你一面要仰仗陈志凌帮忙,一面来暗算他?你是不是以为你是天下第一聪明人,其余人都是猪?你还有没有一点起码的道义?如此不择手段,我凭什么相信你是一心为国。而不是为了自己的权利私欲?”

    “你懂什么。”林玉秀黑着脸道:“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要办成事当然要行非常之事。婆婆妈妈,如何能够做成事情。历史向来由胜利者书写。”

    “所以,你活该!”单东阳冷冷道。顿了顿,道:“至少,我敢确定陈志凌绝不会做出这等背信弃义的事情。对了,他走之前给你留话了,要你好自为之,别以为他真不敢要你的命。”说完便离开了套房。

    丽妃号正在飞往香港的空中,云层穿梭,陈志凌端坐在一边。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像掌控住了林玉秀,林玉秀的表现很古怪。而且在跟林玉秀对拳时,觉得他的力量也很古怪。不是内家拳的气血奔腾,不是任何真气。但是他的力量却又有种浩瀚星河,不可琢磨的感觉。

    不过就算如此,已经控制住了他的丹田。那道真气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陈志凌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那道在林玉秀体内的真气的存在。如此方才放心了一些。

    李双双和李霞耷拉着头,李红泪向陈志凌道:“门主,这次虽然双双和李霞太过鲁莽,但是……”

    陈志凌睁开眼,他目光扫了过去,两女都垂下了头。陈志凌微微生气的道:“何止是鲁莽,简直就是愚蠢。那女孩根本没有被侵犯。你们去医院查证时,但凡仔细一点就能发现其中的问题。做事完全不过大脑,以后还不知道要闯出多少祸来。”这一番话也是着实足够严厉了。两女只差没膝盖一软跪下去了。

    “现在什么都不要跟我说。”陈志凌打断了李红泪的话,继续闭眼养神。

    林玉秀独自住在了远东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待单东阳离开之后,他确定没人偷听,便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罗叔叔,你现在在那里?”林玉秀问道。

    罗毅那边却很是警惕,道:“你问这干什么?”

    林玉秀便也知道罗毅不傻,担心被杀人灭口。,当下道:“那就请你务必要躲藏好,等武道大赛完毕之后,我会给你安排新的身份随我出国。我不会亏待你的。”

    “你……你到底是在为谁办事?”罗毅这时候也知道自己是被这贼小子利用了,当下愤怒的问道。

    “这个你不用管,你现在只能信任我。等日后大事一成,我保证可以帮你杀了陈志凌,也可保你以后的荣华富贵。”

    “我凭什么相信你?”罗毅道:“你之前不也信誓旦旦能重伤陈志凌?结果呢?”

    林玉秀眼中闪过怒色,今天这一战对他来说绝对是极度的耻辱。他这一辈子还没受过这么大的挫折和侮辱。

    “罗毅,我警告你,别给你脸不要脸。现在你去向谁说,也没人会相信你。即使相信你,你也再无之前荣耀。你tm只有信任我。我对你没别的要求,最好不要被单东阳的人找到。如果你被抓了,我会让你和张雨婷一样,死的很惨!”林玉秀说到这儿变啪的一下挂断了电话。而罗毅那边却是心底发寒,这个林玉秀,真的已经将那小女孩杀了。

    林玉秀挂断电话后,他又站起身,拨通了国外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

    “长老!”林玉秀恭敬的喊道。

    那位美女长老的声音冷漠传来,道:“有什么事情要汇报?”

    林玉秀道:“武道大赛已经正式展开。”

    “好,我知道了。”美女长老道:“我会即刻安排两名红衣主教进入华夏内地,他们会伪装成你们华夏人的身份,你到时候假意去请来即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