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8章 先行发难
    罗毅立刻伸手拦住,道:“我虽然放了她们,但是她们还不能出去。你陈志凌带了三名高手过来,摆明是来者不善。”

    “这……”林玉秀显得为难。但是罗毅坚持,林玉秀只得对陈志凌颇无奈的道:“陈兄,你看……不如大家一人退一步。”

    陈志凌心念电转,心中对林玉秀生出四个字。滴水不漏!

    这家伙今天这一手,进可攻,退可守。就算闹翻了天,他也是和事佬。如果到时候自己执意要杀那四名青年或者罗毅,那么他被迫出手,传出去,没有任何人会指责他。

    这个任何人是指吴文忠以及林玉秀的爷爷这些人。

    明面上,林玉秀让罗毅放了双双和李霞是给自己面子。实际上不让其出去,由他林玉秀锁定自己,罗毅锁定双双和李霞。那么李红泪她们三人投鼠忌器,就成了摆设。

    真个是连环毒计啊!这个林玉秀目前绝不会杀自己,因为大赛还需要自己出力。这也是他为什么大费周章的来设计这个计划,到时候他打伤了自己,自己还不能跟他撕破脸皮。

    这个罗毅和这四名青年就是他安排的炮灰了。

    “陈兄,请坐!”林玉秀又客气的伸手。

    陈志凌心思转动,当下坐了下去。这一坐,其实就是给了林玉秀发难的机会。但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自己一直不坐,摆明了就是知道了林玉秀的所有计划。因此陈志凌冒险而坐,他赌定了林玉秀要发难必须先找一个言语的由头。不然他这出戏怎么也演不圆。因此,暂时性的林玉秀不会突然出手。

    事情就是这么回事儿。必须是陈志凌坚持要杀四名公子哥和罗毅,不放过他们。因此林玉秀被迫出手。而不能是陈志凌还刚坐下,什么都没说,你林玉秀就出手干倒陈志凌。林玉秀真要这么干了,就得面临大楚门的倒戈,面临大楚门的疯狂报复。不占理儿啊!

    这就像警察要抓嫌疑犯,得有确实的证据。不能别人就心里想了,还没去干,你就给人定罪吧?

    陈志凌一坐下,林玉秀明显的神经一松。他在设计里,将一切设计的完美。等真正跟陈志凌见面后,才发觉陈志凌虽然不过是如来巅峰的实力。却给他一种很强的压迫力,而且也根本看不透他陈志凌的心思。

    “你们四个人过来。”林玉秀随后朝那四名青年冷冷呵斥道。

    四名青年闻言,全部耷拉着头走了过来。

    陈志凌冷眼扫了过去。

    这四名青年陈志凌已经有所了解,其中为首的叫朱文定,是四人中的老大。接着依次是孙飞,赵峰,林东。

    这四名公子哥的品性陈志凌并不了解,不过陈志凌还是有起码的观人之术。他看的出这四人身上都有些书生之气,不像是那种纨绔恶少。

    这些且先不说,只见林玉秀对陈志凌微微一叹,道:“陈兄,我知道你嫉恶如仇。人间杀器这个部门的成立,你力排众议,坚持自己,让人敬佩。”顿了顿,道:“但是如今事情已经发生,朱文定他们四人也后悔莫及,愿意做出足够的赔偿。还希望陈兄你能够高抬贵手。”他说话之间至始至终都不坐下。

    陈志凌一伸手,道:“林兄坐下说话吧。事情的经过我并不太了解,只是知道莫名其妙的我两个手下被抓了。再则,林兄你和罗将军又到底在这里面扮演什么角色,我现在都还是一团迷糊。”

    林玉秀便也在陈志凌对面的藤椅上坐下,他不能不坐。这时候不坐,那就是狼子野心毕露无遗了。毕竟他还是要先找出由头来发难的。

    “事情是这样的。”林玉秀道:“朱文定他们之前和罗将军的儿子罗飞扬是好朋友。因此便也跟罗将军认识了。这次他们自己知道闯下了弥天大祸,害怕之下就求罗将军帮忙斡旋,给一条生路。我也了解到他们之所以对那女孩……哎,说起来还是喝酒误事啊。如今酿下这等惨剧,我也委实心痛。”

    “这么说起来,这四位是因为喝醉酒所以才张雨婷这位姑娘进行了侵犯?”陈志凌的语气带着一丝戏谑。他的眼光扫视朱文定四人,朱文定四人感受到陈志凌如寒刀的目光,立刻羞愧的垂下了头。

    陈志凌这个态度让林玉秀和罗毅心中大定。因为在他们印象里,陈志凌就是这样又臭又硬的茅坑石头。当初罗飞扬的事情,闹下那般大的风波。多少人跟陈志凌求情,可陈志凌最后还是将罗飞扬残忍的处置了。其残忍手段简直令人发指。

    这时候林玉秀点头道:“陈兄,我调查过,事实确实如此。他们酿下大错,罪该万死不假。但是却也情有可原,如今大错铸下,还不如我们对那小姑娘多补偿一些。”

    “如此这事情便算完结了?”陈志凌眼光淡冷的看向林玉秀。

    林玉秀不动声色,那后面的罗毅也在渐渐靠近陈志凌。

    这两人要做好夹击之态。

    林玉秀看向陈志凌,道:“那陈兄的意思是要赶尽杀绝了吗?”

    陈志凌本来寒芒正盛,这时候忽然微微叹了口气,道:“我以为林兄一心报国,定是位热血儿郎。如今看来是我想错了,话不投机半句多,告辞了。”说着便起身。

    林玉秀眼中闪过精光,他没有先起身,他要等陈志凌转身的一刹发难。

    只可惜便在这时……

    陈志凌的脚在地上一蹬,地面的水泥地立刻炸裂。

    这一刹那,陈志凌眼中杀意寒芒绽放出来,天庭运劲,凌云大佛的气势轰然涵盖而出。

    这一刹那,日月无光,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

    盘古杀拳!轰轰轰!

    空中的空气产生如水一般的波浪,被撕裂,呈现出火浪。

    霸王血的力量瞬间让陈志凌的眉毛上,皮肤上滴落出血珠。这一拳的力量,即便是陈志凌以前动用心灵力量也达不到这一拳的威力。

    铺天盖地!

    林玉秀只觉眼前忽然一黑,那钵大的拳头就如泰山压下,无处可躲,无处可藏。林玉秀顺势疾退,千钧一发之际双拳格挡。

    轰隆一声!

    林玉秀连退五步,这五步,每一步都是林玉秀在

    泄开陈志凌的劲力。只可惜,五步之内他已经贴到了墙壁之上。不然多退几步,还可将力道完全泄掉。

    轰!

    凶猛魔神陈志凌抢上来,杀气冲天,又是一记盘古杀拳。

    陈志凌的力量已经是混元中期,甚至更盛。砰的一声,尘土飞扬中,林玉秀撞破墙壁,到了墙壁另一边。这林玉秀当真了不起,即使是这般打击,依然不倒,并且还在泄陈志凌的劲力。

    墙壁后面是一个卧室。

    轰!

    林玉秀还没缓过气来,陈志凌第三拳跟了进来。

    砰!

    林玉秀连退到了卧室的床前,那木床被他的后腿碰上,立刻粉碎。

    轰轰轰!陈志凌全身气血若山河奔腾,浑身浴血犹如周天魔神。又一连三拳砸去,这个速度罗毅在一旁也只能跪望。

    第三拳后,林玉秀又将卧室的墙壁撞穿,尘土喧嚣之间他被撞进了书房。这个时候林玉秀全身的气血之力终于被陈志凌撞散,跌倒在地。

    陈志凌抢将上前,趁着他还未恢复过来。闪电般将一道暴龙真气顺利打进他的丹田之内。

    丹田之内犹如人体核心,即便是道森格尔也只能听命于陈志凌。

    控制住了林玉秀,陈志凌终于长松了一口气。这般用力过猛,他的头微微晕眩,当即站起,脑袋里幻想江山千里如花,宁静浩瀚,这才将气血缓缓镇压下去。

    陈志凌同时也觉得周身皮肤酸痛,这般强猛用劲,身子终究不适应。林玉秀脸色惨白,他很快恢复了一成劲力,站了起来,戟指陈志凌,语带颤音道:“混蛋,你对我做了什么?”

    陈志凌冷冷一笑,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性命。林玉秀,你现在丹田之内有我一道暴龙真气,我意念一动你就会立刻身死。还有,我若一死,这道暴龙真气也会爆炸。所以以后你就求神拜佛,保佑我长命百岁吧。”

    “你……你好歹毒,你为什么要这般对我。”林玉秀厉声道。

    陈志凌扫了一眼林玉秀,冷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心里清楚。”说完便也不再理会他,朝大厅里走去。

    这个时候陈志凌身上尘土飞扬,脸蛋上都是血珠,看起来真如修罗魔神。他来到大厅时却已不见罗毅踪影。让陈志凌松一口气的是李双双和李霞安然无恙。

    陈志凌心念电转,很快就明白过来。罗毅终还是怕死,不敢杀了李双双和李霞。因为看到林玉秀已经不行了,而他一旦杀了李双双和李霞,自己就对他不死不休。那是绝对没有丝毫转圜余地的。

    朱文定四人还在当地,并未逃跑。他们四人看见陈志凌这般恐怖模样出来,顿时心惊肉跳。朱文定最是镇静,在陈志凌目光扫过来时,他立刻说道:“陈先生,我们并未对那小女孩怎样,一切都是罗毅主使。请听我们解释。”

    陈志凌点点头,随后,他的目光看向外面。又对朱文定道:“你们的事不着急,如果没错,我不会追究你们。”

    院子外面,单东阳急急赶来。李红泪三人也跟在了单东阳身后。

    同时,灰头土脸的林玉秀也出了来。一时之间,真个是三方齐齐汇合。

    单东阳一进来便看见了陈志凌和林玉秀的情状,当下目瞪口呆,道:“什么情况?”

    两个小时后。

    远东大酒店的总统套房内,陈志凌换上了干净的白色衬衫,刚刚洗过头发,头上还有水珠。

    林玉秀也洗了澡,穿上了黑色针织毛衣。

    套房里就只有单东阳,陈志凌,林玉秀。

    “什么情况啊?陈志凌兄弟?玉秀?”单东阳纳闷至极。

    林玉秀扫了一眼陈志凌,冷声道:“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你应该问问陈先生到底什么情况。他无缘无故,一言不发便对我下手。”顿了顿,看向陈志凌,道:“陈先生,你能解释下你在我身体里注入一道暴龙真气,控制我的生死的原因吗?是因为你知道我们要组建属于上面的队伍,所以你就想通过控制我,继续把持上面吗?”

    这家伙伶牙俐齿,飞快的倒打了陈志凌一耙。

    陈志凌微微一怔,他都有些无言以对了。单东阳更是脸色变的难看,看向陈志凌,道:“陈志凌兄弟,是这样吗?”

    陈志凌扫了眼林玉秀,随后对单东阳道:“我懒得耍嘴皮子,这事儿不是我挑起来的。具体什么情况,我还需要把朱文定四个人喊来。”

    单东阳此刻对陈志凌已经不能释怀,因为林玉秀所说的确实太符合陈志凌现在的利益了。

    这个时候大赛还没开始,陈志凌却先控制住了林玉秀。这对上面和单东阳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但是单东阳也不能现在对陈志凌发火。一来情势不容许,二来陈志凌的地位和权力势力在这儿,他也不敢发火。他也只能对陈志凌将就着性子。只是这一刻,单东阳的心多少有些发寒,他没想到陈志凌会是这样的人。前一天定好计划,后一天就来控制林玉秀。这般为了权利不折手段,已经让单东阳觉得陈志凌太过陌生了。

    单东阳终是对陈志凌抱了一丝侥幸,见陈志凌说要见朱文定四人。于是便也点头。

    很快,十分钟后,朱文定四人前来。

    “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陈志凌对朱文定四人道。朱文定四人耷拉着头。

    这时候朱文定抬头看向陈志凌,他的目光倒也清澈。道:“事情是这样的,其实所有的事情都只发生在昨天。你们这边所得到的时间点都是伪造的。罗毅先找到我,说有事情需要我办。我知道罗毅是位大人物,以前我父亲想巴结都巴结不上。所以有机会,我很愿意和他搭上关系。”他处在权力边缘,却是不知道罗毅现在没什么实权了。

    单东阳则还是蒙在鼓里,他现在才知道这事儿还跟罗毅有关联。

    朱文定继续说道:“罗毅让我找了三名哥们儿过来。”说到这儿有些愤懑,道:“我以为是有什么好事儿,若是早知道罗毅堂堂,居然要我们干这等畜牲行径,打死也不会喊他们过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