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7章 诡诈
    卧室的大床上,欧阳丽妃也惊醒过来。坐起身看向陈志凌。

    李红泪道:“李霞和李双双被罗毅抓了。”

    “什么情况?”陈志凌吃了一惊,李霞和李双双这两个丫头他是知道的。大楚门门下的成员,陈志凌全部都记在心里,包括她们的特长。

    “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我正在向您的别墅赶过来。见面再向您报告。”李红泪道。

    “好!”陈志凌说完挂断了电话。他拿衣服迅速穿了,下沙发后对床上的欧阳丽妃淡声道:“没什么大事,你继续睡觉吧。”

    欧阳丽妃那里还睡的着,却也跟着起床了。

    李红泪很快就过来了,她的发丝微微散乱,没来得及梳理。看的出来也是听到消息火急火燎的过来的。陈志凌在客厅里与李红泪见面,欧阳丽妃也待在了一旁。

    李红泪道:“门主,事情是这样的。双双和李霞现在被我安排负责人间杀器这个部门。昨天晚上,她们收到一名隐秘人的密报,说是在燕京,四名公子哥儿对一位十岁的小女孩进行了**,这名小女孩下身大出血,据说还在医院里抢救。李霞和双双接到报告后,立刻就赶去燕京求证。结果今天早上我便收到了她们被罗毅抓走的消息。”

    陈志凌蹙眉,也不多说,站了起来,道:“你去准备一下,跟我去燕京一趟。”

    “是,门主!”李红泪便也起身。

    “不对!”陈志凌摸了下脑袋,突然来回踱步,停下后道:“红泪,这件事情不是这么简单。本来燕京的公子哥儿对我们就已经是噤若寒蝉。他们没必要冒这个险来做这件事。摆明了就是引双双和李霞过去。而最后冒出个罗毅来抓她们,罗毅这么几个月过去了不下手,一直隐忍。现在下手,我看是已经胸有成竹,等着我去上钩。他隐忍许久,不肯能仅仅是为了恶心我。”

    李红泪也是打了个寒战,她虽然关心双双和李霞。但是若因为她们两人,害得门主出事。那她是绝不会原谅自己,以及双双和李霞的。

    “门主,那您的意思是……?”李红泪当下问道。

    “林玉秀!”陈志凌脑海莫名其妙蹦出这个人来。从听到这名字开始,陈志凌就对他没好感。如果说京城有能威胁自己的人,就非这个家伙莫属了。

    陈志凌第一时间想到林玉秀,绝对是一种本能的直觉。也可以说成是第六感。

    思忖之间,陈志凌先对一边的欧阳丽妃打了声招呼,让她不要担心。然后便与李红泪先行离开了海边别墅。

    这时候天才刚放晓,天边的云彩中绽放出红彤彤的彩霞。

    晨风迎面吹拂,这海边的风光当真是极为美的。只不过在台风来袭时,也有些让人心惊胆战。

    一出别墅,周飞便也在最快时间来报道。陈志凌和李红泪上了奔驰车。周飞开车。

    目前发生的事情周飞却还是不知晓。

    “门主,您要去哪儿?”周飞恭敬的在驾驶座上问。“去欧阳家的私人机场。”陈志凌不假思索的说道。

    “好的!”周飞不再多说,启动车子。

    李红泪却是吃了一惊,道:“门主,您现在要去燕京吗?可是刚才您不是说罗毅有阴谋吗?”

    陈志凌道:“再大的阴谋,也要将双双和李霞救出来。我现在还猜不出来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玄机,不过大致是谁想对付我,我还是心里有底。”顿了顿,道:“红泪,把文涛也喊过来,全部带上水银高爆枪。”

    有了他们三个通灵高手拿枪相助,陈志凌倒要看看这个林玉秀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是,门主!”李红泪说完便给文涛打了电话。随后,陈志凌又道:“你还要安排人去查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那个小女孩的真实情况,到底是不是被人给侮辱了。被侮辱了,又是那几个人?另外,彻底重点调查一个人的身份背景。这个人叫做林玉秀,是前一号首长的嫡孙。刚刚回国,他之前出国十五年,查一查,他出国十五年在做些什么。”

    “是,门主!”李红泪便又开始打电话部署。

    陈志凌坐在车上,开始闭目沉思。脑子里电光石火的开始思索一切的来龙去脉。等他想清楚后,一股子莫名的情绪在心中滋生出来。说不清是愤怒还是觉得好笑。

    这个林玉秀如果真的参与这件事,那意思很明显。这家伙是觉得自己是个威胁,所以想要在武道大赛前出其不意将自己重伤。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将所有高手收揽进去。

    陈志凌能想的出来,自己这边去找罗毅要人,肯定是剑拔弩张。到时候林玉秀就出来做和事老。做着做着和事老,就对自己下手。自己猝不及防被他打伤,丢脸不说,而且还不好发飙。人家是劝架嘛,多高尚,你被打伤只能怪自己学艺不精了。

    只不过,陈志凌觉得愤怒的就是,如果林玉秀真是打算这么做,那这个人也太tm不要脸,太无耻了。真当你陈家哥哥是头猪啊,前一手帮着你丫的邀请高手,出钱出力出人。后一手你却想着法儿来阴自己,真是叔叔能忍婶婶也忍不了。

    陈志凌又觉得好笑的就是,林玉秀这个人想出找寻隐藏高手,想出武道大赛来,这是个绝佳的好主意。但是却想利用罗毅来抓自己的人,引自己上当。这个主意太白痴了。

    想他陈志凌纵横国际这么多年,经历险关阵仗无数。什么阴谋诡计没见过,一向只有他阴别人,那里有他被别人阴。

    不对!陈志凌心思一顿,他先拿出手机给单东阳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陈志凌直接问道:“东阳兄,问一个问题,你老实回答我。现在罗毅手上有军权吗?可以调动军队吗?”

    单东阳微微一怔,随后答道:“没有。罗毅将军自从儿子出事后,情绪不稳定,已经被解除军权。现在是个闲职。”

    陈志凌哦了一声,又道:“那林玉秀呢?”

    单东阳微微奇怪,道:“怎么突然问这个。”但他还是老实回答道:“玉秀目前还没有任何编制,更加使不动军队。”

    “好,我知道了。”陈志凌说完便不顾单东阳的疑问挂断了电话。

    这个电话给了陈志凌两个信息,第一,罗毅和林玉秀是瞒着所有人在行事。第二,林玉秀倒不是白痴,能够

    拥有一身不俗的修为的人,不可能是白痴。不是白痴,那就是他林玉秀有着绝对的信心重伤自己。他知道自己即便猜出一切,也会去救自己的属下。

    这一刻,陈志凌心中闪过精光杀机。这个世界现在太疯狂了,什么阿猫阿狗都自以为天下无敌,可以干掉自己。

    到了私人机场后,文涛迅速赶了过来。陈志凌带领他们三人上了丽妃号。丽妃号很快起飞前往燕京国际机场。

    在飞机上,陈志凌先让李红泪跟文涛和周飞讲述了事情经过。随后,陈志凌蹙眉道:“这件事双双和李霞太过愚蠢,救出来后,要有相应的惩罚。”

    在陈志凌心里认为,这事如果汇报给他,他会立刻知道其中有问题。因为那里都可能出现类似这样的问题,京城里却不太可能。

    陈志凌觉得这双双和李霞做事也太不经大脑了。

    “是,门主!”李红泪道。她没有多说,现在事态严重,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况且,门主的话并不过分。

    三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燕京国际机场。出了机场后,李红泪接到一个电话,是关于那名小女孩的调查。

    小女孩今年十岁,名叫刘雨婷。刘雨婷在一个小时前被陌生青年强行带出了医院,现在下落不明。涉嫌轮刘雨婷的四名青年都是京城里边缘的公子哥。这些公子哥还挤不进高层的圈子里,父辈如果下放到地方是不错的官职。但在燕京却是小官了。

    目前这四名公子哥的父母还不知道这个情况,也没有任何媒体知道。

    四名公子哥此刻正躲在西郊外的一家四合院里。这个四合院是罗毅的院子。而双双和李霞以及罗毅便也都在那个院子里。

    这边的情报系统已经非常完善,所以能在这么快的时间查清楚一切。

    机场外已经由在京情报人员给陈志凌他们安排了一辆迈巴赫。陈志凌四人坐了进去,由周飞继续开车。陈志凌直接道:“去罗毅的院子。”

    李红泪暗中紧了紧手上的枪,没有多说。

    到底自己所猜想的正不正确,那就看院子里有没有林玉秀。如果有林玉秀,那么今天自己就一定要杀了这个畜牲。如此不择手段,如此残忍,真是该杀!

    车子开出大约半个小时后,陈志凌接到了单东阳的电话。电话通后,单东阳语气严肃,质问道:“陈志凌,你想做什么?带这么多高手还有枪械?”

    陈志凌经过机场安检时,出示了军官证件,所以带着武器自由出入。但是机场的安检人员虽然放行了,却也立刻上报给了国家安全局。

    “你不用管,我做事自有分寸,不会给你带来麻烦。”陈志凌说完便挂了电话。

    他的眼眸中绽放出寒光。

    一个小时后,车子终于到达那家罗毅的院子。院子四周也有不少房子,不过没那么密集。这边也有便利店,环境偏清幽,离市区远。

    林荫道两边的树木枝叶繁茂。

    燕京这边的天气显得阴霾,风尘很重,风沙弥漫着天空,有种暗无天日的感觉。凛冽的寒风刮着人的脸蛋,令人生疼。

    陈志凌一行人下车,来到院子的朱漆大门处。大门紧闭,陈志凌闭眼沉思片刻,却并未感觉到任何的危险。这种情况要么里面没有林玉秀,要么林玉秀修为太高,隐藏了一切杀机。就算是陈志凌也感觉不出来。

    “砰!”陈志凌毫不客气的一脚踹开了大门。

    陈志凌刚准备踏脚进门,便看见那宅子的大门处,罗毅头发凌乱,双眼血红的分别掐住李双双和李霞的后脊椎骨。罗毅看见陈志凌,那是仇人见面,格外眼红。他厉声道:“不想要她们死,你就一个人进来。如果你的手下敢前进一步,我立刻杀了这两个贱婢。”

    李红泪与周飞以及文涛顿时失色,她们关心双双和李霞的生死不假。却也更关心陈志凌的安危。

    陈志凌当下便对李红泪道:“你们三人在外面待着,没我的命令,不要进来。”

    “可是门主您……”李红泪急了。

    陈志凌一笑,道:“没事,阿猫阿狗也能吓倒我?”说完便跨步而入。

    李双双和李霞两女长的明艳动人,但此刻也显得萎靡不堪。看到陈志凌时眼睛一亮,同时又觉得羞愧无比。

    陈志凌迈步而入,罗毅却也不跟陈志凌接近,也朝屋子里进去。

    陈志凌很快便来到了屋子里,这屋子里有八仙桌,藤椅,古画等等,一切都古色古香带着古韵。在左首的一排椅子上,坐了四名青年。四名青年脸色焦灼,坐立不安。

    而在正中上首的古画前也站了一个黑色皮夹的青年。

    这黑色皮夹青年背对着陈志凌,就那么一站,便有种天地玄黄,宇宙无极的感觉。就像他是宇宙中心,又像是无关重要的浮萍,任何力量都不能加诸在他身上。

    黑色皮夹青年这时候回过身来,他满面笑容的对着陈志凌道:“阁下一定就是鼎鼎有名的中华龙陈志凌先生了。我是林玉秀,久仰您的大名了。”说完便向陈志凌伸手,一副要握手的样子。

    林玉秀!

    陈志凌在看到他时便已经知道了自己所猜一切都已经被证实了。陈志凌面上含笑,道:“我也刚听了东阳兄所说的。江兄真是令人敬佩,在外学成归来,一心为国效力。当是我辈的楷模!”说完便也伸出手和林玉秀相握。

    两手相握,并无任何波浪。

    随后两人松手,并未有如电影小说里一样,正反主角握手,握得惊天动地。

    随后,林玉秀一指藤椅,道:“陈兄请坐。”

    陈志凌却是不坐,道:“我虽然敬佩江兄,但是我的手下还被罗将军这般提着,却绝无心情入座。”

    林玉秀却也洒脱,当下便对罗毅道:“罗将军,请放了她们。这件事情全是误会,大家说开就没事。既然你请我来做这个和事佬,还请罗将军你能给我这个面子。”

    罗毅深吸一口气,随后便道:“好,我给你面子。”便放下了李双双和李霞。李双双和李霞两女得救,羞愧的喊道:“门主!”

    “出去吧!”陈志凌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