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7章 沈少出马
    这边的建筑都偏向了寺庙楼宇的风格,而且寺庙随处可见。也因此又更添了神秘,而且这儿的气候偏暖。宋嫣一到这儿就忍不住脱下了风衣。她只穿针织衫时,身材的火爆更不必说。虽如此,沈默然却也绝对是目不斜视。

    入夜的孟买,华灯耀彩,金光万点。

    楚云飞找了一家桥帕蒂大酒店入住,住当然都是单独住的套房。沈默然并未进宋嫣的房间,在门外微微一笑,道:“我待会让云飞给你送晚餐过来。”

    他如此尊荣的人物,如此的对待宋嫣。宋嫣即便是知道他有企图,也不由自主的觉得有些虚荣。

    楚云飞果然在最快的时间里为宋嫣买来了孟买这边的特色小吃。有小吃,有主食,还有美酒,楚云飞放下晚餐后,便对宋嫣恭敬的道:“宋小姐慢用。”随后离开。而沈默然也没有过来要一起用晚餐的意思。他似乎知道宋嫣并不喜欢他过分亲近。

    身处这个佛教的国度,晚上宋嫣睡的格外踏实。晚上做梦,她先是梦见自己躺在陈志凌怀里。随后不知道怎么的,又感觉拥抱着她的是沈默然。

    她下意识的惊恐的跳开,但是她却感觉到内心深处并不讨厌沈默然,有的只是戒心和警惕。

    第二天,天亮之后。沈默然前来邀请宋嫣一起共进早餐。吃过早餐之后,沈默然与宋嫣上车。由楚云飞开车。

    宋嫣和沈默然并无任何交谈,沈默然是个绝对识趣的男人,宋嫣如果问什么,他会详尽的回答。宋嫣不想说话,他则一个字也不说。

    车子离开繁华的孟买之后,开始朝荒凉地带进发。似乎离开了城市之后,周围的印度全部是脏乱的代名词。

    下午,骄阳如火。性能极好的越野车行驶在印度文明发源地恒河边的公路上。

    宋嫣不自觉的欣赏沿途的风景,不过这风景显然不是什么好风景,因为她突然看见了恒河的水面上漂浮了不少令人恶心的浮尸,整条河里面的水,又脏又臭。

    就在这时,那边铁路上,一辆铁皮火车开了过来。宋嫣惊讶的看到这列火车的火车顶上坐满了人,而且窗户外面都粘满了人。

    “难道这些人都是高手?他们不怕掉下来吗?”宋嫣惊奇之余,忍不住问身边的沈默然。沈默然看了一眼,淡淡一笑,道:“印度是瑜伽的国度,这个并不稀奇。瑜伽,体术,已经糅合到了他们的生命里。但是如果打架搏斗,他们不行。

    宋嫣哦了一声,她看到前方出现一大片香蕉树林,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出香蕉林中有典型印度风格的寺院。一群平民正在牵着自家养的大象在河边饮水。一副安宁祥和的村庄场景。

    “你到这儿来到底要找谁?”宋嫣忍不住问。

    “一位神奇的上师,马上你就可以看到了。”沈默然说道。

    这时候,越野车开进香蕉树林中间的林荫道,最后在寺院前停下。楚云飞停车,下车先为沈默然拉开车门。楚云飞如今已经是如来巅峰的高手,说起来和陈志凌平级。当然他肯定不是陈志凌的对手。但是楚云飞在沈默然面前,却是开车跑腿的都要干。沈默然下车后,第一时间给宋嫣打开车门。

    宋嫣下车后,便看见骄阳下的寺院前,那泥土地广场上,有两个穿着红色衣服。赤着脚板。头发盘着,僧侣不像僧侣,眉毛很长都拉到眼角地印度人正在向一帮平民用土语传授什么教义。叽里呱啦的,宋嫣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

    这两个奇怪的僧侣,身上的皮肤虽然也是黄褐色地,但看上去很光滑,仿佛毛孔都没有了。平整得玉一样。就算坐在脏乱地泥土地上。仍旧掩饰不住这种异常。而且宋嫣看了几眼,居然看不出他们的年龄。好像很年轻,又好像很老。

    除此之外,寺院的广场边缘,宋嫣还看见了一个很奇怪的光头年轻人正在做着一个难度非常高的动作。

    那就是盘膝坐着,一只手伸到自己的裆下,另一根手指撑地,一根手指头的力量,把自己整个身体都支撑起来,看样子就好像是整个人悬空地盘坐着!

    宋嫣顿时色变,这不是易筋经中最上层的功夫,一柱擎天吗?“一柱擎天”的功夫,并不是下的一柱擎天,而是一根手指,把自己全身都支撑得悬空。这是从释迦牟尼的“触地印”大手印功夫演化来的。

    传说之中,佛祖一结“触地印”,群魔皆倒。所以说,能把拳法练到“一柱擎天”这个地步的。几乎能够降伏一切外道妖魔!

    “你要找的就是他吗?”宋嫣问沈默然。

    沈默然点点头,道:“他是华夏人,法号海慧。你别看他好像很年轻,实际上已经八十岁了。他早年在国内,在文革的时候是个很厉害的杀魔。后来幡然悔悟,觉得无颜呆在国内,便来到了这边传诵佛教的教义。”

    宋嫣道:“他现在的修为我看不出来,但我感觉他就像是无法无为的一个和尚,没有任何杀伤力。”

    沈默然道:“这是你的错觉。太极拳练起来最柔,打起来最刚。海慧的修为已经是混元中期,而且他修佛性,有佛根,能够预知前事,一旦发威,没几人能制得住他。”

    “什么叫预知前事?”宋嫣奇怪的问道。

    沈默然道:“这是一种很奇妙的境界,比如我心里有想法,要一拳砸碎你的脑袋,但是我这么一想,海慧就会有感觉。”

    “这么神奇?”宋嫣吃了一惊,随后道:“你好像什么都知道?”

    沈默然道:“为了找寻这些高手,我的人花费了接近三年的时间。”他与宋嫣说话之间,海通那边忽然发生了变故。

    原来是寺院外面的一头大象,被汽车的轰鸣声音惊吓了,以为是遇到什么怪物,突然间发狂了,猛烈朝广场上面的人群冲了过来。

    发狂后的大象,是怎么的猛烈?四条跟人一样粗的大腿震动地面,砰砰砰!地面好像是被擂动的鼓皮。

    那大象正朝中间广场人群冲来,速度如雷霆快猛,并带着惨烈的味道。

    宋嫣微微失色,这样冲撞过去,只怕要踩死不少人。要杀一头大象宋嫣还是有这个本事的,她便要出手相救。便也在这时,沈默然拦住宋嫣,道:“海慧上师会解决的。”话音落处,那海慧上师果然雷霆而动,电芒一般冲向发狂大象。海通上师拦住大象,一只手倏然而出瞬间挽住了大象的鼻子,,另一手却按在大象的小腹下面,随着他一声猛喝,一声炸响之后,海通上师居然把大象生生的举了起来,同时向着外面一扔!

    扑通一下,这头发狂的大象被直接扔到了三十米外地河流之中,溅起了巨大的水花!

    这一幕让宋嫣呆住了,她自负能力超群。但是却也绝对没有这个本事,可以将如此发狂的大象制住,扔出如此之远。这个海慧上师俨然已经不是人,而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了。

    天下之大,其中奇人异士更是数不胜数。如果盲目自大,永远都只是井底之蛙。

    海慧上师此举立刻迎来了众多印度教徒的惊叹和掌声。便也是在这时,海慧上师的目光到了沈默然三人身上。

    沈默然带着宋嫣和楚云飞走到海慧上师的面前。海慧面容平静,双掌合什道:“阿弥陀佛,三位施主俱已是肉身大菩萨,突然造访本寺,不知所为何事?”

    沈默然淡淡道:“上师是佛门高人,理应知道我来是为了什么。我既然亲自来了,也是代表了我的一个诚意,还请上师合作,不要逼我出手。”

    海慧上师抬眸看了沈默然一眼,道:“施主好生霸道。老衲在此处静修四十余年,那儿也不想去,恐怕是要让施主失望了。”

    沈默然目光淡然,却并不着恼。道:“我沈默然万里迢迢而来,上师就想这么拒绝我,怕是不可能。”

    海慧上师扫了沈默然三人一眼,微微叹了口气,道:“三位请随我来。”说罢朝寺庙里走去。

    沈默然当下对宋嫣微微一笑,道:“请!”

    他当真是无论任何礼数,都对宋嫣做足。

    沈默然三人随海通上师进了寺庙。寺庙里供奉的正是释迦牟尼佛祖像。里面的印度僧人看见海慧上师后,立刻恭敬行佛礼。又有一位四十来岁的华夏僧人来到海慧上师面前,立掌恭敬的道:“师父1”

    海慧上师微微点首,又对沈默然道:“施主请随我来。”

    沈默然三人便即跟在后面。海慧上师将沈默然三人引着穿过走廊亭台,最后来到了一处院子里。

    海慧上师直接进了其中一间厢房里。沈默然三人跟了进去,这时候正是下午五点,夕阳西斜进来,屋子里暖洋洋的。

    这间屋子收拾的很整洁,有着淡淡的檀香味儿。宋嫣看到床前有一对华夏夫妇在守候,这对华夏夫妇看起来三十多岁,打扮很华贵洋气。而床上正躺着一个六岁的小男孩儿。小男孩儿长的虎头虎脑,端是可爱,不过此刻这男孩儿双眼紧闭,呼吸安稳。

    海慧上师转身对沈默然道:“施主,老衲看得出你是一位神通人物。这对夫妇的孩子因为不幸从二楼摔落,重伤了头部。头部淤血不散,命不久矣。老衲试过用佛家大真言术为他驱散淤血,但都没有成功。如果施主能够为这对可怜的夫妇救回孩儿,老衲便答应施主的要求。”

    那对中年夫妇听到海慧上师如此说,便知道沈默然是更厉害的高人。两人立刻站起,殷切的看向沈默然,男子道:“如果兄弟您能救回我儿子,我必定重谢。”

    沈默然扫了一眼海慧上师,不理会中年夫妇,来到那孩子面前。众人都期盼的看向沈默然,希望沈默然能够施展神通。

    沈默然凝视小男孩一瞬,忽然伸手如雷霆,一把将小男孩提在了手上。他的动作猛烈,顿时将海慧上师吃了一惊,也让这对中年夫妇骇然失色。男子厉吼道:“放开我儿子。”便冲向沈默然。

    沈默然道:“给你!”便将孩子递还给男子。男子接过小男孩,便在这时,他惊恐的发现这孩子全身骨骼都似乎已碎,身体软的不成样子,却是已经……死了。小男孩的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来。

    “我跟你拼了!”男子见爱子已死,顿时怒吼出来,将孩子的尸体交给妻子,然后一拳砸向沈默然。

    “住手!”海慧上师眼中闪过怒意和杀意,他这声住手自然是喝止沈默然。同时,他闪电出手,出手就是佛家的触地印。

    但是他终究是迟了,沈默然一脚踢出,将那男子踢飞着撞向墙壁,当场摔死。

    面对海慧上师的触地印,那指风瞬间便已到了沈默然的眼前。并炸起爆裂劲风。

    沈默然眼神丝毫不变,只一拳出,这一拳平平无奇,但却生生的将海慧上师所有的气势,攻势都给阻挡了。海慧上师不得已退后三步。

    那名妻子这时眼看丈夫和孩子顷刻惨死,双眼流出血泪,便即狠狠的抓向沈默然。楚云飞当即出手,便要了结。宋嫣看不过去,蓬的一腿出,将楚云飞震退。同时,宋嫣将女子一指点晕。毕竟沈默然真不是个可以说道理的人。刚才变故发生的太快,她也来不及阻止。

    不得不说,这一刻宋嫣清楚的认识到了沈默然和陈志凌的区别。是绝对本质的区别,沈默然的所作所为,让她后背发寒。

    沈默然面对海慧上师,冷漠的道:“海慧,我来请你,是给你面子。你最好不要把主题搞混淆。指使我沈默然做事,天下之间除了首领,再没有任何人有这个资格。”顿了顿,道:“你识相的,从此跟着我,我给你荣华富贵。不识相的话,我便毁了你这庙宇,将你徒子徒孙杀个干干净净。我不是在跟你说笑。还有,我的耐性不好。”

    沈默然说完后对楚云飞道:“我们走。”又对海慧上师道:“给你五分钟考虑时间,不肯来的话,后果自负。”

    五分钟之后,海慧上师孑然一身,上了沈默然的车。

    宋嫣与海慧上师都清楚的认识到了沈默然,他是魔,绝对的天魔。楚云飞开车,沈默然

    又如无害的儒雅男子。这个男人的内心,没有人能想象到其中是多么的恐怖,无情,狠毒。

    “到孟买之后,我们就此分手。”宋嫣咬牙说道。

    一旁的海慧上师闭眼,手中捻动念珠,不为任何外物所动。就在刚才,沈默然在他身体里打入一道玄龙真气控制住了他。

    沈默然转头看向宋嫣,淡淡一笑,道:“宋小姐,难道你不好奇我接下来要做什么?还有,也许因为你的存在,可以救很多人。你的面子,我总是要给的。你不了解我的本事,不了解我手下的本事,将来也许你就只能眼睁睁看着陈志凌死在我手上。”

    宋嫣一呆,随即,她深吸一口气,决定跟着沈默然到底。

    虽然陈志凌说跟她断绝关系,但是她心中始终还是关心陈志凌的。

    第二天上午,海通上师被沈默然安排独自回华夏,去找楚云翔汇合。而火神号私人飞机则载着沈默然几人前往华夏海南。

    “这次又要去找什么人?”宋嫣冷声问道。

    虽然她的语气冷,沈默然却是好脾气,道:“这次要找的一个人,是有着精神异能的。他叫做轩正浩,曾经和陈志凌的队伍轮回对战过。当时他和他的队伍,实力根本和陈志凌的华夏队不能比。若不是陈志凌运气好,得了一枚龙玉,现在陈志凌早已死了。”他说到陈志凌运气好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难得的愤懑。的确,在众多次对战中,这个陈志凌的运气真是好到了极点。这个运气也是沈默然最无可奈何的东西。

    他继续说道:“轩正浩身上有太多神秘,当初他的队伍全灭,只剩下他一个人。按照道理,他要被首领杀了。但事实上,他到现在还活着。这个人可谓是首领第一个为其破规矩的人。”

    飞机在云层中穿梭,宋嫣忽然感觉到一阵困意袭来。她不知不觉的靠在沈默然肩上入睡。只觉得他身上那种熟悉的味道沁人心脾,让她只要一放松意识就忍不住迷恋。

    此时在洛杉矶,陈志凌与莫妮卡愉快的度过了两天。也终于到了他回国的时候。而在国内,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正在酝酿,侵袭着他。……

    世间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属于自己一人的专属味道。你会为了这丝莫名的味道去驻足良久,魂牵梦绕。

    宋嫣以前很欣赏沈默然,但自从与陈志凌相处一段时间后,却越发看不惯沈默然了。觉得沈默然所做一切,虽是他的大道,但没有人伦,没有感情,没有快乐。

    此刻,她随着沈默然。心中想的是了解他,帮助陈志凌打败他。因为她也知道沈默然确实太过可怕了,这世间只怕除了首领,已经无人能制他了。

    但宋嫣的内心深处,却有觉得沈默然身上那一丝说不出的味道让她想要靠近,想要安心。这种感觉来的奇怪,让宋嫣产生了警惕。但她说不出所以然来。

    华夏海南省是全国仅次于台湾的第二大岛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