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9章 大佛
    宋嫣没有跟陈志凌再多聊,而是离开了陈志凌的房间。这一杯美酒的滋味,她需要好好的去品尝,这份余味才是最动人的。

    宋嫣走后,只给陈志凌的套房里留下满室的余香。

    男人的冲动并不是直接上了女人。比如陈志凌刚才的拒绝,绝对也是一种冲动。就跟男人和女人离婚时,有时候脑袋一热,就把家产全部给女人了。给过之后清醒过来,又后悔的要死。

    宋嫣走后,陈志凌便即睡觉,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奔波,而且提心吊胆。现在心神一松,瞌睡便也来了。

    睡着没多久,安若素这个小丫头便出现在陈志凌的梦里。小丫头荡着白晃晃的脚丫子,飘荡在陈志凌身边,喊着哥哥。

    陈志凌便也欢喜的告诉她,很快就可以帮她离开这个纯玉了。小丫头听后自然高兴不已,并在陈志凌的脸上亲了一下,喊着谢谢哥哥。小丫头是跟安昕长的像,不过看起来就青涩许多。她的吻很飘渺,没有实质感受。陈志凌看到她就不由自主的想起死去的安昕。想起那许多夜的缠绵恩爱,想起她为了救自己,输血到差点没命。

    忧伤悲恸的情绪在陈志凌心中充斥,他也没了兴趣陪安若素。便跟安若素说了声累了,安若素便也识趣的离开。

    这一下,陈志凌便真的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回到了古代当起了皇帝。倾城,许晴,海青璇,流纱,宋嫣,安昕全部成了他的爱妃。他在酒池肉林里喝她们嬉戏……

    美梦做到一半,莫名其妙的就醒了过来。陈志凌坐了起来,套房里幽暗宁静。陈志凌回想起这个美梦,忽然拍了拍脑袋,你丫的居然觊觎海青璇也就罢了。居然连师姐都觊觎,还敢更无耻点不?

    大多数的男人心里都有一个皇帝梦,并非为家国。而是为了酒池肉林,骄奢荒淫。纵使日后留下骂名无数,但那一世自个却是风光的。我死之后,又那管他洪水滔滔?

    陈志凌这个多情种子的皇帝梦怕是比任何人都要雄壮,当然,这个梦也只能在梦里想想。现实中他却是知道即便他是皇帝,但他的这些红颜知己也绝不可能都来做他的妃子。原因只因她们每一个都是那么独一无二,那么的优秀。但对于陈志凌来说,他能拥有许晴,叶倾城这两位娇妻,也已经此生无憾。而小倾是他的专属品,莫妮卡则应该算是他最体贴温柔的情人了。这些关系,他将来要捋清绝对是一件头疼的事情。

    未来还有无限的可能,但首先陈志凌要考虑的是活着。然后是她们全部平安。看起来很简单的愿望,但是对于将来大气运降临,他又是大气运携带着。所以,他会成为众多想要抢占大气运的入侵者的敌人。不杀了你陈志凌,那有他们的机会?这跟皇帝宝座就一个,大家谁都想坐。但是并不是你陈志凌拿了玉玺就是皇帝,老子把你杀了,抢过来,那么老子就是皇帝。

    早上七点,陈志凌准时起床。他起床后先将落地窗的窗帘拉开,晨曦柔和的洒在成都这座繁华的大都市。陈志凌看到玻璃窗上沾满了水汽,他用手将水汽扒拉掉,便看见了下面的主街道上已经车水马龙。芸芸众生都在为了生计而忙碌。

    陈志凌微微感触,他看到了那边人行道上过马路的一群小学生。小家伙们说说笑笑,好不自在。当然,也不能说他们无忧无虑。在他们这个年龄段,同样有许多的烦恼,昨夜,补习,兴趣班。他们的童年在被父母无情的压榨。有时候这些父母到底是因为攀比,还是望子成龙,谁又能说的清?至少陈志凌和许晴的观点就很相同。将来一定会让妙佳愉快的度过她的童年,少年,不给她繁重的作业。现在的许彤也是一样。

    想起妙佳,还有倾城她们,陈志凌心中就满是愧疚。她们跟了自己,几乎没享过福便就遭此厄运。

    陈志凌撇开思绪,他很喜欢这样安静的观看别人。他又看到了急着去上班的女白领,男白领们。还有开着面包车来接送民工的工头。每一个人的表情都有着茫然,每一个人都在一个圈子里,规则里跳不出去。

    只能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去度过,直到老死。

    这难道就是天地之间的规则,无形的规则束缚了太多的平凡人。就算是自己,首领,沈默然,一样被自己心中的规则束缚。首领被天道束缚,沈默然被心中的皇权束缚。

    如果说真有无忧无虑的,那应该是那些公子哥,富二代了。这一帮人大多是上帝的宠儿,做尽坏事却又被庇护。等他们玩累了,倦了,一旦稍稍的洗心革面,所获得的成功便是常人无法企及的。

    气运!这就是无形中的气运吗?陈志凌顿时明白过来。

    陈志凌站立半晌后,微微叹了口气。随后去了浴室洗漱。

    成都这边的天气寒冷下来,陈志凌穿衬衫以及朵拉绮雯穿裙子,虽然他们两不冷,但是与周围的环境都格格不入。所以在一起吃过早餐后,陈志凌开着一名叫司马静的商人送来的路虎,载着朵拉绮雯和宋嫣前去购买衣物。至于那只野兔依然很健康乖巧,一直由朵拉绮雯保护。

    这只野兔是任务成功的关键。所以不管是陈志凌还是朵拉绮雯,都非常在乎,不容有任何闪失。

    司马静在给陈志凌送车时,对陈志凌表现的非常敬畏。陈志凌也没跟他多寒暄,挥手让他离开。对司马静这种商人来说,陈志凌就是传说中的神话人物。如今一见,陈志凌虽然清秀,但是那股子沉稳中的浩瀚威严是丝毫不假的。

    陈志凌开车技术自是不用说,朵拉绮雯与宋嫣坐在后面。朵拉绮雯不免对陈志凌再度产生好奇。觉得之前在克比尔岛,觉得这个男人是武学奇才,而且思维敏捷,非常沉稳机智。而到了洛杉矶后,便觉得陈志凌的关系很深,连m国中情局都很给面子。等到了华夏后,便又觉得陈志凌简直就是手眼通天,到哪儿都能有人为他服务。这便也罢了,她还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位狼王殿下武功高,关系广,这些也就不说了。但是你丫的快艇会开,开路虎的技术貌似也很好。简直就是万能的小叮当了。

    所以此刻,朵拉绮雯不由道:“狼王殿下,您好像什么都懂,什么都精通。”

    陈志凌从后视镜里扫了一眼朵拉绮雯,这位狼王千金公主的眼眸中确实充满了惊奇。

    陈志凌一笑,道:“战斗机我也开过。我们华夏男人都像我这种,都是全能型人才。你以后就嫁在我们华夏好了。”

    朵拉绮雯则不以为然,道:“我不喜欢全能型的。”

    陈志凌顿时窘住!宋嫣则掩嘴轻笑。

    买完衣服后,各自穿上。然后便开始前往四川乐山。陈志凌身上有李红泪那边快递过来的中将证件。这份证件在,那里还需要什么驾驶证。只要一拿出来,收费站的警察同志立刻肃然起敬,恨不得出来恭送,更别谈敢收费,敢拦截了。

    这就是一个特权社会。陈志凌也不会刻意去做到如一般人一样的低调。浪费时间,与其矫情这些小节,不如去做好该做的事情。至少他陈志凌没有拿特权去害人。

    开车上了高速之后,陈志凌便将速度加快。

    太阳升起,阳光洒遍整个高速公路,乃至路边的田野,田野上的阡陌。这阳光带着温柔明媚的气息,让人看一眼就觉得心情舒畅。陈志凌随手打开了路虎里的音乐盘。

    很快,一首豪迈明快的歌曲响起。这首歌曲并不大众,但听起来却很不错、

    刀光,不依不饶,跌进谁的怀抱

    午夜战场大漠荒烟,如狂草

    霜降,满城萧条,冷了长亭短桥

    眉间朱砂乱世年华,如刻刀

    塞上,乌衣年少,换谁遗世的笑

    剑指天山西出阳关,人迹渺

    风沙,磨断古道,蔓延谁的眉梢

    旌旗连城浊酒倾觞,暮云烧。

    适时,陈志凌将车窗打开,冷风灌进来,这样的歌曲,这样的阳光,这样的佳人相伴,路边美好风光,却是有种让人心醉的力量。

    到达乐山时是中午十二点。那只野兔一直安然的坐在座椅上。对于它的存在,陈志凌感到很奇怪。到底现在狼神的念头在它身体内起什么作用?这只兔子虽然静悄悄的,但也不似有其他的智慧。

    念头印记!陈志凌想了许多,应该是这些念头印记已经没有狼神的主念头控制,等于就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现在只剩下本能,它的本能就是带陈志凌一行人找到太阳金经。

    不管如何来说,狼神确实已经消失在这天地之间了。

    在乐山吃过午饭后,陈志凌突然起了一个念头。去看看乐山大佛,他的大势就是这具天下无双的乐山大佛,如今既然已经来了,如何能不去观摩。

    陈志凌是说做就做的性格,一经提出。宋嫣和朵拉绮雯便也不便反对。实际上两女是觉得先拿了太阳金经最为稳妥。但是宋嫣不愿违逆陈志凌的意思,朵拉绮雯要给他这位狼王殿下的面子。

    乐山大佛位于四川省乐山市南岷江东岸凌云寺侧,濒大渡河、青衣江和岷江三江汇流处。乐山大佛为弥勒佛坐像,通高71米,是我国现存最大的一尊摩崖石刻造像(摩崖石刻并非是石窟艺术)。大佛开凿于唐代开元元年(713年),完成于贞元十九年(803年),历时约九十年。大佛两侧断崖和登山道上,有许多石龛造像,多是盛唐作品。

    这乐山大佛闻名国内外,古便有上朝峨眉,下朝凌云的说法。这凌云自然便也是凌云大佛了。

    宋嫣和朵拉绮雯都不是经常旅游的人,先前她们不解陈志凌要来看乐山大佛的含义。但是等她们随陈志凌来到乐山大佛的景区后,买门票入场时却为乐山大佛所震撼了。

    三江汇流,江水浑浊湍急。

    而那尊世界第一大佛凌云大佛端坐中间,宁静,浩瀚,镇压天地一切,俯视苍生!

    大佛的两边有两尊威武天王守护,为之一佛两天王。

    只有真正目睹这尊天地至尊的大佛,才能确实的体验到那种震撼,历史的沉淀,自己的渺小。这种渺小是因为在历史的洪流中,你是多么的微不足道。但世事变迁,唯我大佛永存。

    朵拉绮雯和宋嫣都是第一次来见识这尊只在书籍中看到的传说大佛。

    这时候,陈志凌静静的观看着这尊大佛,他忽然闭上了眼睛。这一刹,内心有种莫名的涌动。天地之下,似乎就只有他自己存在。他就是那尊凌云大佛,佛即是我,我即是佛。任它江流湍急,江中妖魔作祟,天上有众多佛神。但这天地之间,只我一人,可坐守苍穹。一切都要被镇压,一切都在我眼皮底下。

    宁静时,乃是天地至极的静,静如浩瀚星辰,浩瀚无声。若是怒时,天崩地裂,碾碎一切。

    凌云大佛,大佛的真蕴存入陈志凌脑海里。此时此刻,陈志凌的气质再度产生了变化。以前的陈志凌拥有大佛的气势,但是终究少了那层历史的沉淀和感动。岁月无声中,一切流逝,我自长存!

    沉淀与感动!

    当陈志凌再次睁开眼时,宋嫣和朵拉绮雯分明的感受到了陈志凌身上有了一丝佛蕴。佛蕴是什么?当你有诸多烦躁,心神不宁时,一位大师出现在你面前,他不需要说话,你便已感应到了内心的宁静。而且,前方纵使是修罗地狱,只要这位大师在,你的内心便依然宁静,无所畏惧。

    以前的陈志凌,有天地之怒,一发不可收拾。但现在的陈志凌,可让众人心生宁静。这就是佛蕴,底蕴!

    陪着陈志凌三人的还有景区的导游,导游是为接近三十岁的青年。实际上陈志凌也二十七岁了,但他看起来也才二十二岁的样子。

    陈志凌了解到这位青年导游叫做陆吟。观摩大佛时,陆吟想要解说,陈志凌却让他闭嘴,此刻观摩完后。陈志凌向陆吟道:“麻烦你跟我详细说说这尊凌云大佛的由来。”

    陈志凌的话虽然温和平静,但是陆吟却觉得他有着浩瀚莫测的威严,如天威一般,不可违逆。所以陈志凌发话,陆吟便立刻解说。

    相传,唐朝的时候,贵州有个和尚,法名海通,是一位博学多才的高僧。他云游四海,发愿要为百姓做善事。这年夏天,他来到四川嘉州。不久听说府城城东凌云山下江水汹涌、波浪滔天,常常掀翻船只,危害生灵。一天,他想亲自去查看一下,便攀着岩壁来到凌云山脚。忽见一个激浪打在岩上,浪头退去后,一个壮年汉子躺在水边,左手拿钻,右手拿锤,一动不动。海通和尚忙上前,把汉子背到岸上,过了好一阵,他才慢慢苏醒过来。原来,这汉子名叫石青,是个石匠,他见凌云山下水势凶猛,来往船只常常翻沉,许多船工兄弟白白地送了性命,心里实在不忍,便决心在石壁上凿一路篙眼,好让船工们的竹篙插在篙眼中,撑住木船不碰在石壁上。不料刚打了几下,一个恶浪扑来,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石青的行动感动了海通。第二天,海通和石青相约又登上凌云山察看。他们站在百丈悬崖上,只见下面滩险水恶,江涛汹涌澎湃,如万马奔腾,直向峭壁冲来,发出惊天动地的响声。这时,正有一只木船顺江而下。突然,那船就象离弦的箭飞奔而来。眼看靠近岩石,这时,水中猛地出现一个怪物,掀起一股黑浪,把木船吞没了。海通一迭连声地口念“阿弥陀佛”,石青怒不可遏,苦于没有降妖的法力。海通道:”不如在这山岩上凿一尊弥勒大佛,一来借佛祖法力收妖镇怪,二来也可减弱水势,保护行船。”石青听了连连点头。于是,石青就在凌云山上打了个石洞,让海通和尚在洞内居住下来。

    海通和石青一面察看水势,一面测量地形,分头准备雕刻大佛的事。海通和尚翻山越岭,行船过水,到江淮一带募化资金;石青在嘉州城乡物色能工巧匠,打造工具。经过了三年的准备,开元六年便开始动工了。

    海通和石青修大佛的事,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传了开去。方圆数十里的百姓,出力的出力,出钱的出钱,纷纷前来相助。一时间,凌云山上,千人挥臂,万人呐喊,闹腾起来。从山岩上打下的石头,象下雨一样轰隆隆地掉进河里,激起无数浪花。

    谁知,滚滚而下的巨石惊动了江底的那条妖龙。它是李冰当年修都江堰时,用铁链锁在江底的一条孽龙。因铁链年久锈坏,孽龙挣脱枷锁,逃到凌云山下,兴风作浪,为所欲为。这孽龙见山上滚下许多石头,堵住了洞口,忙施起妖法,掀起狂风恶浪,把海通和尚卷入洞中。

    石青见妖龙卷走了海通和尚,忙带领众石匠,拿着铁钎、钻子、铁锤等工具下去寻找。不一会儿,找到了石洞,石青领头杀了进去,只见孽龙支使一群小妖正要将海通押向油锅。石青大喊一声:“哪里来的妖龙,胆敢伤我法师!”随即带领众石匠冲了过去,将孽龙团团围住。孽龙见寡不敌众,只得逃下了江底。

    工匠们又继续凿岩刻佛。可是没多久,平地忽然狂风不止,飞沙定石,天昏地暗,暴雨倾盆而下,接连下了七七四十九天,凌云山上洪水暴发,一股股山洪直冲大佛头顶。海通和尚发愁了:这样大的洪水,即使是铜铸铁造的佛像也会冲坏的。石青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忙安慰海通说:“师父不要担忧,我自有办法。”他和众石匠商量,决定在大佛头上、身上修凿排水沟排水泄流。只见石青腰系绳索,冒着生命危险,悬空凿石。狂风和洪水一次又一次将他冲得悬空吊在半岩上,他一次又一次攀着绳索爬了上去。石青和众工匠们舍生忘死,坚持不懈,终于凿成了排水沟,消除了洪水的冲蚀。

    那时,嘉州新任一个刺史,爱财如命。他打听到海通和尚募化了许多银子,就带着一群衙役来到凌云山上,气势汹汹地对海通说:“大胆和尚,你未经官府许可,私自动工兴修大佛,该当何罪?来人,给我锁走!”几个衙役冲过去就要动手,只见石青伸手挡住说:“修大佛是为了镇妖降魔,减弱水势,解除灾害,有什么罪过?你们要锁锁我吧!”海通忙对石青说:“工地上没你不行,天大的事我来承担。”那贪官见风转舵,便装模做样地说,“和尚听着,本官姑念你是出家之人,可免你牢狱之苦。不过,你等破坏我嘉州风水,得拿出白银三万两赔偿。”海通一听这贪官原是来敲竹杠的,顿时胸中升起一股怒火,说:“这银子来自千千万万的善男信女,我海通怎敢动用半文。自目可剜,佛财难得!”

    狗官以为海通是说话来吓人的,就说:“那就把你的眼睛剜出来给本官看看。”

    海通听了,冷然一笑,不慌不忙地将双指插入自己的眼睛。两颗眼珠落入了手中的盘子里。海通端着盘子,直向面前的贪官走去。边走边说:“拿去吧!”贪官和那些狐群狗党,见海通和尚剜下双目,毫不动容,一个个吓得目瞪口呆,灰溜溜地逃回去了。

    海通虽然失掉了两只眼睛,但刻佛的意志毫不动摇。对修建大佛更加关心,常常拄着拐杖,由小沙弥扶着,来到工地,陪伴石匠们干活。大家见了,感动不已,含着眼泪劝他回去休息。海通执意不肯,说:“我虽不能看着大佛建成,也要听着你们把大佛建成啊!”

    然而,海通生前并没有实现自己的宏愿,不几年,他就圆寂归天了。以后,石青等老石匠也相继去世了。后来,西川节度使韦皋继承了海通和石青的事业,组织人力物力继续开凿,直到唐德宗贞元十九年,整整花了九十年,才修凿完工。

    后来,人们为了纪念海通,就把他当年住过的山洞叫做“海师洞”。直到现在,洞内还有一个盘膝而坐、神情坚毅、手托盛眼珠的玉盘的海通塑像.

    陈志凌听完陆吟所说的关于凌云大佛传说后,心中有一瞬间的恍惚。

    诸天神佛中,未必就有凌云大佛这一尊佛。但佛神全本是传说,而这凌云大佛屹立此三江之中,镇守天地,接受数千年香火信仰。在这些信仰中,它已然是世间第一佛!

    那如来佛祖终究是太过飘渺!

    观摩完乐山大佛后,陈志凌三人启程,前往峨眉市峨眉山。

    到达峨眉市时是下午三点。陈志凌三人直接前往峨眉山。

    四川是一个充满了传奇色彩的地方,无论是蜀山,峨眉山,青城山,都江堰,二郎神等等,全部都是在这块地方。

    中华大地,上下五千年,其中到底藏了多少神奇的人和事,谁也说不清楚。峨眉山的地势陡峭,风景秀丽,有“秀甲天下”之美誉。山路沿途有较多猴群,常结队向游人讨食,为峨眉一大特色。峨眉山又是华夏四大佛教名山之一,作为普贤菩萨的道场,主要崇奉普贤大士,有寺庙约26座,重要的有八大寺庙,佛事频繁。

    陈志凌三人买了门票,正式进入峨眉山。雄起的山峰,林立的寺庙构成了胜地峨眉。峨眉之上亦有金顶。

    由于现在不是旅游旺季,所以游客并不多。朵拉绮雯刚刚目睹了乐山大佛,又目睹这秀甲天下的峨眉山,不禁为之惊叹感慨。对陈志凌道:“狼王殿下,你们华夏真是地球的宠儿,所有的灵秀似乎都赋予给了你们。”也幸好她说的是英文,所以喊狼王殿下也未引起他人的侧目。陈志凌微微一笑,对朵拉绮雯道:“我们华夏的风景名胜还有很多,有机会我带你去看看。”

    “我也去!”宋嫣忽然说道。

    陈志凌一怔,随后看她神情还颇认真,不由也是一笑,道:“好!”

    进入峨眉山,朝上攀爬,无论是路还是寺庙都有种金碧辉煌的佛教圣地之感。空气中也弥漫了一股焚香的味儿。朵拉绮雯将兔子放到了地上,现在如何去找太阳金经可就全靠这只兔子了。这兔子倒也是懂的,乖巧的在前带路。

    只是兔子在经过一道山峰时,遇到了猴群,那些猴群看见野兔后便是龇牙咧嘴,其中一只刷的一下攻击向野兔。朵拉绮雯见状眼中一寒,她如何能容忍有畜牲欺负狼神遗留的念头。一步如箭矢上前,一拨之下,便将猴子拨了出去,摔在地上。好在朵拉绮雯也未下杀手,所以猴子并没事。不过这下猴子们也识趣的让开了。反观野兔,却是淡定无比。

    野兔一直将陈志凌三人领到了峨眉八大寺庙中的清音阁。清音阁又称卧云寺,唐时名牛心寺,明朝初年,僧人广济将其改名为“清音阁”;清音阁只有一个殿堂,阁前有“接王亭”;清音阁虽小,但地势险要,居高临下,气势逼人,山环水绕,景色优美,其整体布局体现了“自然造化,天人合一”的意境。

    陈志凌三人向僧人买了香火,前往殿堂上香。陈志凌花了大价钱,三炷香花了一万的人民币,让那僧人顿时喜笑颜开。

    殿堂里供奉华严三圣,中为释迦牟尼佛,左为文殊菩萨,右为普贤菩萨。

    佛像庄严,陈志凌三人跪拜之时。野兔却悄然窜走,陈志凌看的分明,这野兔是窜向了边上的书架,那书架中满是各类经文,专门向游客赠送。

    书架有些高,野兔是无可奈何,于是转头看向陈志凌。它的眼神颇有些居高临下。那两名香火僧人见这野兔如此灵异乖巧,不禁也是称奇。陈志凌上完香后,便朝野兔走去,并对两名僧人道:“我这兔子喜欢经书的味儿,可否让我这兔子挑选一本经书?”

    两名僧人自是从未听说过兔子居然会喜欢经书的味儿,狐疑的看了陈志凌一眼,却也没阻止。他们心中也在揣测,会不会这些经书里有什么宝贝?想了想又觉得不可能,这些经书都是寺内的高僧亲自抄写后出版成册,怎么会有宝贝?又不是演武侠电视剧。两名僧人心念电转,最后只觉得自己神经质了。

    陈志凌也不管这两名僧人如何想,抱起野兔。野兔扒拉着经书,陈志凌一一抽出。但野兔均不认定,陈志凌心念电转,这些经书流动性很大,所以太阳金经不可能在里面。仔细想想,应该是在夹层里吧。当下将所有经书哗啦啦的扒了下来。那两个僧人顿时看不过眼了,要来呵斥。宋嫣立刻将其拦住,道:“不要多管闲事,我们再给你们捐十万的香火钱。”她说话时,混元高手的威严也流露出来,竟是让两名僧人噤若寒蝉。

    陈志凌扒拉开经书后,伸出手贴着里面的书壁。他的感知敏锐,很快便找到了夹层。接着一指弹开,弹开后,陈志凌便看到了夹层里有一样用羊皮纸包着的物事。大喜之下立刻伸手取出。

    将这物事拿在手中,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股沉淀的灰味儿。陈志凌将羊皮纸打开,这时朵拉绮雯与宋嫣也走了过来。两女的神情显得慎重而激动。陈志凌的手心也在微微颤抖,道家至宝,长生之术啊!

    这重宝还未正式看到,便已令陈志凌他们这样的高手心神激荡,难以守住本心了。陈志凌将羊皮纸随手丢掉,等看清楚里面的物事后不由呆住了。

    那物事赫然是一本老旧的手抄本法华经。

    陈志凌打开法华经,里面的经文倒是迎面而来一股宁静的佛蕴,一看就是真正的大师所摘抄。

    法华经等于太阳金经?这个玩笑开大了吧。陈志凌随手丢掉羊皮纸,仔细翻看法华经。很快便确定这坑爹的法华经不是太阳金经。这纸质里面不可能有夹层,而且也没有狼神所说的五幅神奇的图像。

    陈志凌不甘心的将法华经递到兔子面前,兔子摇摇头,却要挣扎离开陈志凌的掌控。陈志凌微微奇怪,便放开了兔子。兔子一落地,便叼起了那张羊皮纸。

    陈志凌心中一动,我勒个去,难道羊皮纸才是太阳金经?他一直觉得太阳金经是一部经书,就没想过会是一张纸。

    “这个就是太阳金经?”陈志凌问兔子。兔子点点头。那两个僧人见状当场便吓傻了。

    这兔子……太灵异了。

    陈志凌仔细打量羊皮纸,这羊皮纸很破旧,也挺厚的。如果不注意,想不到里面有玄机。但是这时候陈志凌注意到了,便觉得似乎里面真有东西。当下便将羊皮纸收进内里的荷包里。然后便向两名僧人展示军官证,表示这羊皮纸是国家重点宝物。另外所答应的香火钱会在三天之内有人送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